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嫡女策:覆君江山

更新时间:2019-01-04 13:08:03

嫡女策:覆君江山 连载中

嫡女策:覆君江山

来源:微小宝 作者:金倚清 分类:穿越 主角:虞悠慕靖 人气:

金倚清新书《嫡女策:覆君江山》由金倚清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虞悠慕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剑穿心,她含恨重生。这一世,她假扮残疾,成为人人讥笑嫡小姐。本以为,由此躲过情债,诛心诛情,颠覆江山。岂料,一杯酒入喉,她失了清白……腹中孩子叫嚣找爹。某男邪笑:“夫人好好养胎,你的仇为夫来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带回去!明日再审!”赵丞相一声命令,已先一步大步离开。 后方的士兵忙着搬东西的,赶人的,清理的,乱成一团。 接着,尚书府被贴了封条,事情很快传进奕王府。 回来汇报的黑衣男子单膝跪地,将所发生之事一一说给慕靖。 慕靖脸色阴沉,咬牙问:“知道是谁告的密吗?” “不清楚,只知道这件事是太子授意,至于赵丞相是怎么知道藏匿钱物之处的,实在不清楚。听说跟一封密信有关,但得出的消息,上面的字迹是模仿前人书法,无法查证。” “那总要知道密信的来处吧!” “查不出来,没人知道。”黑衣人摇头,答的慎重。 “既然如此,未免夜长梦多,今夜就动手!绝对不能让工部尚书把本王供出来。”慕靖握紧掌心,眼眸中浮起一抹杀意。 “属下明白。”黑衣人低首应下,随后便折身离开。 眼下时近黄昏,就算是下手,也要做好万全之策。 慕靖深吸口气,握紧的掌心指节“喀吱”作响。他实在想不通,这些事情他做的足够隐秘,为什么还会有人知道。 国公府书房,虞悠静坐着练字,郑天离白色的衣袂自门口晃悠进来。 虞悠皱了皱眉,却没有抬头。 郑天离走近她面前,淡声道:“你知道吗?昨夜,关押在天牢的工部尚书在牢中自缢而死。” 虞悠抬头,微一皱眉问:“真的是自缢吗?” “悠儿,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郑天离困惑的盯着她净暇的双眼,说不上来的觉得哪里不对。 “我怎么可能知道。”虞悠放下手中的笔,支着腮望向郑天离。 “那你说说,工部尚书到底是不是自缢的?” “无非就是杀人灭口而已。他的背后,肯定还有人,而这人位高权重,他还得罪不起。”虞悠讪讪说着,眼眸微垂盯着桌上的几张纸,随手拿起来之后,丢在燃纸的炉子里烧了个干净。 “会是奕王吗?”郑天离突兀的低问,虽然虞悠和慕靖没有任何矛盾,可总觉得虞悠再也没了以前对慕靖的那份热情。 “天离哥,话可不能乱说,小心被人抓到把柄哦。”虞悠浅笑,笑容看起来倒是天真无害。 郑天离蹙了蹙眉,感觉自己可能是想多了,“好吧,可能是我想多了,后天就是薰公主生辰,你记得好好打扮打扮,我到时候带你去。” “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安王殿下要去,自然不会食言。” “这样不大好吧!”门口处压过来阴影,虞悠与郑天离同时看过去,慕靖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眉目微沉,似乎是对郑天离很不满。 “奕王殿下。”郑天离低首施礼,相对的也没什么笑脸。 “郑世子,就算悠儿要去赴薰儿的生辰之宴,也该是本王带她去,你带,怕是不合适吧!” “奕王殿下别忘了,您和悠儿的婚约,已经取消。她和谁在一起,需要谁带,恐怕跟奕王殿下没有关系。” 慕靖的脸色骤然阴沉,冷笑道:“郑天离,你说的是不是太多了?” “奕王殿下负了悠儿,难道还不让别人说两句吗?”郑天离眸色薄淡,丝毫无惧慕靖的质问。 “郑天离,你是觉得,本王不能拿你怎么样吗?” 郑天离微微一笑,朗然问道:“奕王殿下是想怎么处罚我?” “天离哥,悠儿到时候跟奕王殿下去入宫,你就不用担心了。”虞悠苍白一笑,如果再任右他们这般下去,慕靖日后肯定会针对郑天离。 “悠儿,你不是答应跟我同去的吗?” “是因为之前殿下没有说要带我去,所以我才答应跟你同去的。既然现在殿下开口了,我自然要跟殿下同去。”虞悠暗暗使了个眼色,示意郑天离不要再说下去。 郑天离蹙眉叹口气,淡声道:“好,既然你要跟奕王殿下同去,我也就不再多说。不过,还请奕王殿下照顾好悠儿,她现在腿脚不便,殿下可要悉心看护。” “郑世子费心了,本王自会照顾好悠儿。”慕靖挑衅般望着郑天离,牵唇冷笑,旋即转身走至虞悠身侧。 虞悠柔声道:“天离哥,你先回去吧!我们改日再见。” 郑天离沉着眉,微一点头,折身便离开。 慕靖走至虞悠身侧,温柔的牵起她的手,轻声问:“悠儿,你是不是还在因为退婚的事怨我?” “没有啊!殿下为什么会这么问?”虞悠望着他修长干净的手指,微微咬唇。如果不是因为她死过一次,不想再重蹈覆辙,她还是会爱上他的,可眼下更多的,是恨。 “我看,郑世子似乎对我意见很大,我以为,是你跟他说了什么。” “殿下想多了,我和天离哥自幼一起长大,他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一向对我维护过重,难免会因此愤懑,希望殿下不要跟他计较。” “我怎么觉着,他好像喜欢你呢?”慕靖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夹杂这酸涩之味,看似真的很在乎一样。 虞悠一阵反感,心底冷笑的同时,微笑道:“殿下这是在吃醋吗?” “本王怎么会吃醋呢?”慕靖眼神算是平和,俯身的同时,唇却凑近虞悠唇畔。 虞悠惊觉,心思一转,忙捂住嘴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慕靖神色有些不自在,只好直起身,尴尬道:“现在天凉,你记得多穿衣服,千万不能让自己冻着了。” 虞悠浅然一笑,安静点头。 慕靖想着还有事要忙,叮嘱了几句后才算是离开。 虞悠松口气,待慕靖走远后,喊碧玉推她回房。 事情已经生变,也许,她有把握改变结局。更重要的,是要弄清楚慕靖的真实身份,他既然狠得下要心屠尽钟吾皇族,身世自然也就令人生疑。 转眼几日过去,一早,慕靖便派王府中人给虞悠送了一套新衣。 虞悠坐在床上,盯着那套新衣出神。 衣服的做工非常考究,满布着柳叶刺绣的花纹,衣料是上等的淡桃色丝帛所制,外衫是淡粉色的绫纱衣,帔紗也是同色的绫纱。 碧玉抚着衣料赞叹:“小姐,这衣服好漂亮。” “是挺漂亮的。”虞悠招了招手,命碧玉帮她换衣。 她的神色并没有任何的惊艳或是欢喜,碧玉都忍不住怀疑,这真的是那个曾经爱奕王爱的非他不嫁的国公府嫡小姐吗? 换好衣衫,碧玉眼中透出惊艳之色,这身衣衫穿在虞悠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 虞悠垂着眸子,神色清淡。 此时,慕靖也已赶来,他惊异的望着眼前女子,除了双腿残疾的缺陷,这绝色芳华,怕是无几人能及。 虞悠浅笑,“殿下,我们该走了。” 对于慕靖的惊讶,虞悠心底只觉讽刺。慕靖已经入局,好戏,也才刚刚开始而已。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