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宦妃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4 13:08:05

宦妃权倾天下 连载中

宦妃权倾天下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素绾 分类:穿越 主角:苏笙陈二莲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素绾原创的穿越小说《宦妃权倾天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笙陈二莲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本为现代化先被继母和姐妹们欺凌致死,穿越成不受宠的相府嫡出大小姐,运用前世的制香技能,斗姨娘斗庶妹斗它个天翻地覆! 本想靠双手在这异界挣个锦绣前程,谁知道被九千岁看上,还逼婚??? 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厂督,人称九千岁。妖异邪肆,心狠手辣。偏偏被她的桀骜不驯吸引,一心收为己用。却不料嗜宠上瘾,发誓得到她的身和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正在胡思乱想,香薷却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她:“茯苓,夫人叫我来问你话,我们到别的屋子里去可好?” 茯苓的牙齿咬得更紧了——以前香薷都是叫她茯苓姐姐的。 另外几个婆子分别把泽兰、木香、青柳和张松都叫走了,一时间饭厅里就剩下了紫苏和苏笙和。 紫苏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好蹲下来继续给张之广熬药。 苏笙和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扫了一眼饭厅里稀稀拉拉的人,径直离开了。 苏箫乐看着她的背影,目光中更是鄙夷:“姐姐你看,这大过年,她穿的什么衣服啊!脏兮兮皱巴巴的!” 苏笛音从苏笙和的身上收回目光,叹着气看着苏箫乐:“笙和的娘一直在佛堂里,她又没人照看,自然只有穿旧衣服了。虽说旧,但也还算整洁……走吧,回房去收拾一下,明天还要跟着爹爹回本家祠堂呢!” 苏箫乐点了点头,拉着苏笛音走了。 苏笙和知道,苏笛音是跟沈氏说了,把现场所有人都分开审问了。不过苏笙和一点都不担心——本来她也没有想到张之广大年初一的会来她这里,也没有想到茯苓会把那“加料”的点心拿来给张之广吃。更没想到张之广点儿那么背,正好拿到了那个有毒的点心。 那个有毒的点心,是苏笙和为泽兰准备的。 她本意是用泽兰来陷害茯苓,因为泽兰嘴馋,所以看到厨房里有糕点,肯定会偷食,但是没有想到这陷阱张之广一脚踩了进来。 不过中毒的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达到她的目的就好。 哼着歌,苏笙和继续做她的胭脂。 倾阑宫的月暖阁内,麒麟负宝形状的香炉里面,青烟袅袅,整个房间里萦绕着一股淡然的香味,初闻知觉心旷神怡,但是闻多了,整个人留有些昏昏欲睡了。 墨夷真倚躺在华美的榻上,正在听着一个跪在面前的人的汇报。 “秦想的女儿这般无用!”墨夷真的脸上露出了几丝遗憾,“我本以为,秦想那般性格刚烈的女子,她的女儿定然也跟她一样,没想到竟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包子。这苏寿,跟陈将军要结亲?” “回九千岁的话。苏寿的三女儿苏瑟与陈将军的儿子陈珩交好,两家都有结亲之意。” 墨夷真撑着脸想了想:“沈妍当真要把苏磬嫁给张宽?” “张宽自己是这么说的,兴许沈妍是同意了,但是苏寿似乎并不知情。” “苏寿不是一直怀疑苏磬是皇兄的女儿吗?说不得,这苏磬还真是我的侄女呢!若是嫁给张宽那个脓包,还不如嫁给日曦,”墨夷真又低低的笑了两声,“日曦……若是嫁给日曦,我倒是觉得她可能很快就会死在后宫的纷争里呢……啧,真是个可怜的人啊,跟她娘一般。” 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而地上半跪着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月暖阁内仍旧烟雾缭绕。 墨夷真忽的睁开狭长秀美的凤眼,轻轻一挥手。 本来还燃着的熏香瞬间熄灭,青烟也飘散了开来。 站了起来,墨夷真走到了床边,推开窗,看着窗外皑皑的白雪,目光又落到了窗外墙角下那五盆奄死的月季上。 月季的叶子还是翠绿的,但是昨晚还怒放的花朵已经失去了生气,垂挂在花茎上,看上去犹如枯槁欲死的老人一般。 “秦想,到如今,你可曾后悔?”墨夷真伸出手,折下一支月季,看着那松塌失色的花瓣,手指轻轻拂过,“不过一句诺言,这天底下的男人,越是身份高贵,那话就越不可信呢!” 他的手拿开,那本来将死的月季已然失去了所有的光华,枯槁灰白的花瓣和黄色的花蕊纷纷坠下,落了一地。 “苏磬……苏笙和……” 苏笙和站在那株结了花苞的月季花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个花骨朵。 紫苏端着一盆脏碗筷走过,见她头上都积了薄薄的一层白雪,不由得冷嘲热讽:“大小姐还真是有闲情雅致啊,这么冷的天气,在院子里看雪呢!” 聚在小院里看热闹的下人们已经全都散了,茯苓她们却还没有回来。 苏笙和倒是没有理会她话里的讽刺,只是淡淡一笑:“这月季结了花苞了呢!这么多年来,这院子里第一次这么热闹,我本来还以为,这热闹的人气能让这月季花开花呢!” 紫苏当她疯了在说疯话,头也不回的去厨房洗碗了。 苏笙和的目光却又落在了那月季下面的香杉草上。 再有一个月,这香杉草就要转绿了。到时候,就是她复仇的开始了。 掐了一个月季花苞,苏笙和回到房里,把外面的苞衣撕开,把还没有长成形的花瓣一般一般的扯了下来,取了嫩黄的芯子,在方才做好的面膏上扑了一层,又敷上了薄薄的面膏。 拿到外面冻得成了型,苏笙和满意的打算等到木香回来了拿她实验一下。 不过等到木香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而且回来的只有木香和泽兰。 苏笙和一问,才知道她们一个下午都被人来来回回的问上午发生的事情。至于茯苓去哪里了,她们并不知道,因为她们一开始就是分别被带到别的地方的,木香和泽兰还是在后花园遇到的,所以才一起回来的。 苏笙和的嘴角倒是泛起了愉悦的笑容。 看起来,这相爷府里还真的有聪明的,果真是按照她的心意,把茯苓给弄走了。 “木香,你过来,试试我新做出来的面膏。”苏笙和笑眯眯的招呼着木香。 木香有点胆怯:“大,大小姐,这,这个不会烂脸吧?” 苏笙和的脸一黑:“你也太不相信我了!快过来!” 木香都快哭了。她当然是不敢相信苏笙和,不过她作为一个下人,自然是没有办法拒绝的,所以也只好在泽兰和紫苏幸灾乐祸的目光中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 “坐好!”苏笙和把木香按在椅子上坐好,帮木香洗了脸,洗净了手,划了一点面膏在指尖,又在手心抹匀了,才抹在了木香的脸上。 她之所以选择木香,不仅仅是因为木香比较胆小、老实,更是因为木香的肤质不太好。虽然说相爷府的丫鬟肯定都是要求容貌端正的,但是木香这种七八岁就进来做丫鬟的小姑娘,现在也十六七岁了,正好是青春期,皮肤难免差一点,在额头上会有一些青春痘。不过她平日里都用刘海遮挡了。 苏笙和撩起她的刘海,细细的在她的额头擦了,又把她的脸和脖子都擦了擦。 因为是在屋外冻过的,所以面膏刚刚上脸的时候冰凉沁骨,木香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是随着苏笙和的动作,手心的温度把面膏化在她的脸上,她又觉得十分的舒服。 等到苏笙和收了手,木香忍不住伸手摸了自己的脸一把。 “哇!好滑!”木香惊叹,“大小姐,你好厉害!” 紫苏有些好奇,也走过来摸了一把,不由得也跟着惊叹:“真的好滑啊!” 泽兰也打算过来摸,苏笙和赶紧制止了她:“还摸什么,都没有洗手!” 泽兰只好讪讪的住了手。 苏笙和把一整盒的面膏递给了木香:“每天早晚洗了脸之后擦一点吧,记得抹匀了。我还要去做粉饼呢!紫苏,过来帮忙!” 木香收了面膏,爱不释手:“谢谢大小姐!” 见苏笙和带着紫苏走了,泽兰才轻哼了一声,酸溜溜的开口:“才刚刚擦上去而已,小心之后脸烂了!” “你别诅咒我!”木香撅着嘴,嘟囔了两句,宝贝一样的把面膏放进了袖袋里。 泽兰又翻了个白眼。 第二天一大早,沈氏房里又来了个丫鬟,拉拉扯扯的把紫苏带走了。 苏笙和正在吃早饭,冷眼看着他们走了,轻哼了一声。 木香倒是有些不安:“大小姐,昨个儿茯苓姐姐就没有回来,今儿紫苏姐姐也走了……” “你看着吧,如果茯苓回来了,那么给张宽下毒的就是紫苏,反之一样,”苏笙和慢悠悠的喝了口茶,“就看二娘怎么判断了。” 紫苏被拉到沈氏房里,一进门就看到跪在地上披头散发的茯苓,还有板着脸的沈氏,以及笑意盈盈的苏笛音。 她有些心惊,但是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走过来先给沈氏问了安。 “紫苏,”沈氏放下手里的参茶,淡淡的开口,“茯苓说,年三十晚上,你拿了点心回来给笙和?” 紫苏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知道沈氏不待见苏笙和,所以立刻就跪下了:“夫人,不是我想要讨好大小姐。是因为前几天我惹大小姐生气了,所以大小姐总是让我做一些脏活累活。年三十晚上。茯苓跟我说,大小姐一个人在房里呆着,晚饭也很简单,就让我拿几个点心去给大小姐,也算是赔罪,”她看了茯苓一眼,咽了咽口水,“我还是不愿意,因为觉得大小姐根本就不会吃。但是茯苓去拿了几个,找了油纸包包起来,回头就塞给我,让我给大小姐。我本来不接的,但是想到这是茯苓的好意,就同意了……但是我回去给大小姐,大小姐根本就不接,还让我做事,我一气之下就把点心扔到案板桌子上就走了。因为心里怄气,所以早上我都没起来,也都不知道表少爷来的事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