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昭陵女医

更新时间:2021-10-22 05:46:33

昭陵女医 连载中

昭陵女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疏疏沉影 分类:穿越 主角:刘止戈天香楼 人气:

经典小说《昭陵女医》由疏疏沉影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止戈天香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人上人了,本世子任你欺。”某人抱着她招摇过市。 她忍无可忍一脚把他踢飞:“滚!” 她努力学习、克苦钻研,只想成为心志坚韧、品性高洁的一代大医,却一不留神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医。 被问及她的心路历程,她总结成三个字“被坑了”。 他撩人她顶锅,他杀人她背锅,他害人她嫁祸,最后他一不小心得了半壁江山还说是她惹得祸。 被问及被谁坑时,她咬牙切齿:“秦止戈!” 权倾天下的某人被罚跪在撮衣板上:“本世子心性纯良,从不坑人,浅浅最坏了,故意说出本世子来吓你们,你们别怕!” 众侍卫瑟瑟发抖:“世子,我们不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止戈扭头,就见得刘舜怒气冲冲地瞪着他,此时沐浅浅刚把葡萄剥好放在进刘止戈的嘴里,两人又靠得极近,从刘舜的角度看来,两人的样子极尽暧一昧。

  刘止戈的眸光寒了些许,却伸手把沐浅浅捞进怀里道:“没怎样啊,就和浅浅谈谈情,吃吃小点心。”

  沐浅浅觉得她被当成挡箭牌了,她挣扎着想从刘止戈的怀里爬起来,只是他的力气比她大得多,她努力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把他的手挪开分毫,反倒显得两人更加亲密,她叹了口气,放弃挣扎。

  刘止戈的回答把长沙王气得不轻,他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还气定神闲地喂了沐浅浅一颗葡萄,差点没把她给噎死。

  刘舜被气得指着他的手指都有些发抖:“你这个……”

  “畜生吗?”刘止戈接过他的话头道:“是啊是啊,我是小畜生,那你就是老畜生了。”

  沐浅浅的嘴里含着的葡萄差点没喷出去,普天之下怕也只有他敢这样骂长沙王了。

  刘舜气得差点没吐血,王后为他顺气道:“王上,世子素来喜欢胡说八道,你别放在心上!”

  她说完又对刘止戈道:“世子,快给王上道个歉。”

  刘止戈瞟都没瞟她一眼,直接把她当成是空气,她那张端着的脸也有些拉不下来。

  刘舜怒道:“你就不要跟这个小畜生讲道理了,他根本就不讲道理!”

  王后叹了口气,心里却乐开了花,她最喜欢看刘止戈和刘舜吵架了。

  刘舜瞪着刘止戈道:“你前日是不是带着她去周都尉府上去闹了?”

  “周都尉是谁啊?”刘止戈反问道。

  “周鸿!”刘舜怒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周鸿是谁?”刘止戈继续问。

  沐浅浅看不下去了,在旁轻声道:“就是周老爷。”

  刘止戈点了一下头,笑着对刘舜道:“周老爷啊,我知道,他生病了,我带浅浅给他看病。”

  “看病?”刘舜大怒:“看病有去人家家里索取十万两银子的吗?”

  刘止戈依旧笑意浓浓:“浅浅说周老爷病得太重,功利心太强,寻常的药物对他已经没用了,所以需要转移他的注意力,就开了这么个方子。”

  他说完对沐浅浅道:“浅浅,我没说错吧?”

  沐浅浅此时其实想装死的,她真的不想掺合他们父子之争了,只是他问到了她只能硬着头皮道:“没错。”

  刘舜怒极:“胡闹!哪有这样给人治病的,依孤看,根本就是借口!”

  刘止戈的关注点异于常人,眯着眼睛问:“是文相来告状了吗?”

  刘舜瞪着他道:“你自己做下这种无法无天的事情来,难不成还不让人说?”

  “当然不是。”刘止戈皱眉道:“我只是觉得文相越发没用了,这事我都做下好几天了,他居然今天才捅到父王的面前,做事效率低下,他以前可是我上午做错了事,下午就告到父王这里了,难不成他最近盯我没以前紧呢?”

  沐浅浅这个外人都听出了他话里另含的味道,刘舜又岂会听不出来?他看着刘止戈道:“若不是你过胡来,又有谁能说你的错处?”

  他说完指着沐浅浅道:“孤瞧着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夫,而是祸害,来人,把她给孤拉下去乱棍打死!”

  刘止戈直接把沐浅浅抱到自己的腿上道:“她是我的心是我的肝,父王若是打死她,那把先把儿子打死吧!”

  沐浅浅只觉得头大,她再不自救只怕真的就要被长沙王打死了!

  她深吸一口气道:“世子莫要再让王上误会了,你这样抱着我不过是因为你体内的寒毒恰好发作,双腿刺痛无比,所以才把我抱过来为你暖腿。”

  她说完狠狠在刘止戈的腰上捏了一记,他吃痛只得将她微微松开,没料到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根银针扎在他的腿上道:“此时扎针最为合宜。”

  刘舜和刘止戈都愣了一下,而她已趁这个空档已经往刘止戈的腿上扎了好几枚银针了。

  王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沐浅浅道:“这位姑娘似乎还真懂得些许医术,只是这针扎的也不知道对不对,世子身份尊贵,哪里能容人如此胡乱扎针,王上,不如请太医过来给世子看看?”

  刘止戈淡淡地道:“本世子信浅浅的医术,若那些太医真有本事的话,本世子的病早就好了。”

  王后笑着道:“世子说的是,此事也不急在这一时,但是为了保险起见,王上迟些还是让太医考校一下沐姑娘为好。”

  王后之前以为沐浅浅是刘止戈带回来打着治病为旗号的相好,所以也就没理会她,此时看到她居然敢在刘止戈的身上施针,那就表示她真的会些医术,那就得留神了。

  刘舜其实和王后是一样的想法,当下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终于正眼看沐浅浅了:“你真是女医?”

  沐浅浅乖巧行礼道:“是的。”

  “抬起头来!”刘舜冷声道。

  沐浅浅依言抬头,刘舜见她眉目如画,琼鼻粉唇,虽无倾国倾城的容貌,却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最难得的是她周身似沉静似灵动的气韵,让人看了一眼后还想再看第二眼,竟越看越耐看。

  刘舜眼里有几分不喜,她这副样子分明就是以色事人之辈!

  他冷冷地道:“你今年多大。”

  “十四。”沐浅浅回答。

  刘舜冷笑:“医者年纪越大,经验越丰富,你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娃就算从一出生就开始学医,也不过十四年而已,这么小的年纪,竟也敢说自己懂医?简直荒唐!”

  沐浅浅跟着父亲行医时因为年纪小,没少被人怀疑,所以她对于刘舜的诘问并不生气,只道:“王上说的是,我学医时间不长,医术算不得精深,只是恰好祖上有留下方子能治世子的病,又蒙世子信任,故姑且一试。”

  刘舜眼里的不喜加重:“姑且一试?很好,你为世子治病孤不想多加追究,但是你能告诉孤你为何要带着世子去周府胡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