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秀美袭人

更新时间:2020-02-10 11:16:15

重生秀美袭人 已完结

重生秀美袭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菊花台 分类:穿越 主角:青青蔡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秀美袭人》是菊花台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青青蔡,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蔡氏集团的千金,她自以为有了完美的婚姻,然而新婚前夜,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却告诉她,自己的丈夫与她的妹妹已经有了孩子,被自己妹妹推下了高楼,等她再度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命运是否还会捉弄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尽管前一个晚上有“好心人”给自己改好了被子,不过,早上醒来的时候,蔡青青还是觉的有点头痛还有鼻塞。想不到自己这么一个打过疫苗的现代人,来到了古代之后,竟然怎么容易生病。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像是有一块沉重的石头在自己的脑袋里面晃荡。这个时候,侍女进来了,该到洗漱的时候了。只见侍女端了一个盆子进来,里面放着清水还有一块毛巾,身后还跟着一个面生的侍女,端着一些衣物。蔡青青指着那些衣物问道,“那些是什么东西呢?”甚至还走到前头翻了起来。身后的那个面生的侍女答道:“这个是少庄主昨日特意吩咐的,让蔡姑娘穿的。”蔡青青摸了摸。都是一些上好的材质,摸上去十分的柔滑,质地看上去就不想是便宜货。蔡青青有点不好意思,回绝道:“恩,那个,我穿着自己的衣服就好了。”手指划过那些衣裙,“这个太贵重了,我受不起。”将面前的衣物一推,蔡青青就转身跑到床边,拿起之前的衣裙打算穿了起来。侍女见状,马上走了过来,止住蔡青青的动作。“姑娘不知道吧,今日事庙市开市的日子,到了晚上,还有很多好看的花灯呢,姑娘为何不穿的好看一些,跟我们的少庄主一起出去,逛逛呢?”侍女好心的说道,还时不时的拿眼看着蔡青青的表情。果然,一听到古秦佑,蔡青青就觉得自己的双耳有点微微的烫了起来,虽然没有直说,但是自己的确停下了穿衣服的动作。这么比起来的话,那些衣服看起来,的确更好看一些。原来古代还是有这些很好玩的东西啊,很好奇庙市是什么样子的,也很好奇花灯的样子,更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有点丝丝的兴奋,因为能再次见到古秦佑吗?看到蔡青青并没有反对,于是,侍女机灵的把那些精心准备的衣物端了过来,然后就帮着蔡青青换了起来。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蔡青青还是特别不适应做什么事情都有人跟着,甚至连衣服都替你换了,于是就叫他们不要提自己换衣服。但是后来发现,凭借自己的力量似乎根本不可能把这些复杂的衣服穿上后,蔡青青还是妥协了。这些衣物还是有侍女来帮自己穿吧。低头看着比之前以往都要复杂的衣服,侍女好像也帮自己穿了很久,心里不禁暗想道,果然是好的衣服啊,看上去就那么繁琐的穿法。过了很久,侍女总算开口道,“蔡姑娘,都穿戴好了,你今天想要梳什么样的发髻呢?”侍女一边将蔡青青扶到梳妆桌前,恭敬的问道。蔡青青看着铜镜了自己的脸,果然是人靠衣装,这身价值匪浅的衣服穿在身上,果然自己的岂止也提升了不少,尤其是这藕荷色,衬托着自己的脸色红润,更像是怀春艳丽的少女了。侍女站在一旁,看着她正在发呆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着说道:“果然,这个颜色最配姑娘了呢。”蔡青青害羞的笑了笑。侍女又继续问道:“姑娘到底要梳什么发髻呢,要是实在说不出的话,那奴婢就自己做主了。”蔡青青默许,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发型,总不能就顶个高马尾就出去吧,那也太浪费身上这件衣服了。侍女的手非常的巧,三下五除二,一个发髻就被挽出来了,因为还是云英未嫁的少女,所以还特意的留下几缕来,显得更是清新脱俗。“好了,蔡姑娘。”侍女将桌上的木簪子轻轻地插在她的发髻上,最后的点缀也完成了,这样下来,自己也该出去了。隐隐的开始期待了起来。侍女马上就准备了起来,一切就绪了。可是她不是很开心。蒋梦婕却是极其不愉快的。自从上次将蔡青青从湖边推了下去,还被表哥古秦佑看见了。没想到在表哥的心里,那个女人竟然占如此重要的地位,表哥竟然为了她,还将自己赶了出去。在自己的府里带了几日,也哭了几日。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气愤,也不知道那个狐狸精现在又把表哥迷得怎样了,真是令人讨厌。小丫鬟看了看面前没有动过的饭菜。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小姐哭哭啼啼了很久,就算是小姐的手段有点不太厚道,可是这也不能都怪她啊。小姐只是爱之切恨之切而已,看到表少爷那么在乎那个女人,是谁都会嫉妒的发疯的吧。表少爷这真是的,竟然这样子对小姐,实在气人。“小姐啊,你别再生气了,先吃点饭吧,在这样,夫人就要怪我了。”小丫鬟好心道。“我不要,都给我拿开,我就不吃,表哥一天不理我,我就一天不吃饭!”蒋梦婕气鼓鼓的说着话,还是不抬头看人。“要是少爷看到你这样会怪罪我的,你再这样,夫人真的会心痛的,你总不想看到夫人流泪的样子吧。”小丫鬟劝说道,虽然看着夫人那个样子,也不太像是会心软的样子。听到小丫头一说夫人,蒋梦婕还真的又一下子停下了哭泣。可是,这几日自己一直在发脾气,也没见她来看过自己,真是的,连娘也不关心自己,蒋梦婕更是委屈的哭了起来。小丫鬟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小姐哭着,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报了一声:“夫人来了。”小丫鬟顿时吓得一个机灵,天哪,夫人真的来了,这下可怎么办,这下自己是真的要死定了。这夫人的脾气可是不好说啊,手段狠辣也是府内皆知的,处罚起下人来更是毫不手软。就因为这个手段的毒辣,其实私下也有很多的下人叫她铁面夫人。其实有很大一部分,蒋梦婕骄横扈拔的个性,都来自于他的娘亲的遗传。那一声通传没过多久,从门外就逐渐走过来一个身影,衣着华丽,身上珠光宝气的,艳丽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没有说话,但是还是感到了强大的气场。房间内的人果然都停下了动作,甚至是一直在哭泣的小姐也停下了声音,只是拿着泪眼看着她的母亲。“怎么回事,一个大家闺秀,哭哭啼啼的样子算什么?”萧夫人皱着细长的李眉,眼角透漏着一丝厌烦,“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子,也不怕人家不要你啊?”说着这话,却是正戳着蒋梦婕的痛楚,一下子就扑到母亲的话里面哭了起来。“呜呜呜呜,表哥他不要我了,他把我赶了出去,呜呜呜。”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心里面的苦楚都说了出来,听到自己女儿哭哭啼啼的声音,连话也说不全,自然是感到心疼的。哪有那个母亲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萧夫人摸摸蒋梦婕的头,安慰道:“不哭不哭,把事情告诉为娘,娘亲帮你去讨说法。”蒋梦婕连哭带闹的说着,说了半天萧夫人也听不明白。身边的小丫鬟很有眼力的接话道:“那个表少爷也太过分了,我们小姐对她一片丹心的,他倒是当做狼心狗肺一般,偏袒这那个狐狸精,为了那个狐狸精,还把小姐给赶了出去。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萧夫人听完之后,疑惑的问道:“狐狸精?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人啊。”转头问向小丫鬟。一听到狐狸精,蒋梦婕就来了气,还没等小丫鬟说话,就马上起来骂道:“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货色,才来没几天,就把表哥迷得神魂颠倒的,表哥还把她接到竹屋里去了呢,吃好住好的,上次还为了那个狐狸精,把我赶了出去,真是气死我了。”蒋梦婕添油加醋的说着,身旁的小丫鬟也帮腔道:“这几天啊,奴婢还从庄子里面听到新的消息呢,说是表少爷还把那个狐狸精带到了马场去,还买了个簪子送给她,这不就是定情信物啊,”说着还假惺惺的抹着泪道:“我们小姐带他那么好,也不说那从小的情谊,小姐喜欢表少爷那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这么不给颜面的就赶了出来,是不是太小瞧我们萧府了吧。”被小丫鬟这么火上浇油的一说,萧夫人“啪”的一下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天,这李庄的人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当日如不是我们萧府的支持,这李庄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到这一步的,现在倒好,飞黄腾达了之后倒是把恩人忘了,过河拆桥真是令人可气啊。““娘啊,都是那个狐狸精的错啊,你不要怪表哥啊。”听到母亲一气之下,竟然迁怒于人自己的表哥,蒋梦婕当然不愿意了,千错万错,都是那个狐狸精不应该勾引表哥。“是那个狐狸精的错,她故意落水,然后把罪责怪到我的身上,表哥不知情,被他迷惑了才会这样的。”萧夫人听后,宠溺的刮了刮蒋梦婕的鼻子,说道:“就算这个时候啊,你还是袒护你的那个表哥。”话锋一转,又问道:“那个狐狸精叫什么,竟敢骑到我女儿的头上来,还敢陷害我女儿,改天,我倒是要回回这个女人,看她怎么办?”“对,她还排挤我!”蒋梦婕应声道,“那个女人是前几天表哥在林子里遇到的,叫什么蔡青青,也不知道是什么货色,估计是妓院里逃出来的流莺之辈。”萧夫人阴仄仄的笑了,“哼,这个女人,我倒是更好奇了,改日,我非得好好地会会他。”蔡青青一定想不到,在自己正在庙市完了的时候,自己已经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了。“哎,姑娘姑娘,你快来看,这个花灯,是不是很好看啊。”侍女碧秀指着那个兔子形状的花灯问道。在竹屋里住了那么就久,身边的人也自然熟悉了起来,这个娃娃脸的侍女,就是一直服侍自己,给自己梳头的那个。蔡青青看着那个做工精细的兔子灯,笑了起来,没想到,落后的古代,灯笼做的真的非常的精美啊,比现代的工艺不知道好上几倍啊。另外一个今早才过来服侍的侍女叫小桃,尖叫着,“天哪,快看那个莲花灯,还可以开花呢!”蔡青青一转头,果然看见了那个灯,缓缓打开的莲花瓣里,甚至还喷射出了烟花,陡然间,整个花灯节的焦点,就变成了那个莲花灯了。蔡青青看在眼里,却怎么觉得心里有种淡淡的失落。不因为什么,就是古秦佑不知为何,逛庙市逛的好好地,突然就被叫了回去,于是,也就只能自己继续在花灯街上逛了下去。不过,好在花灯并不无聊,自己也倒是看的津津有味。花灯街上人头攒动,十分热闹,街道的两旁都挂满了花灯,有的灯上还写着灯谜。人们都沉浸在这一片明灯花海中。蔡青青也抬着头,纷纷的猜了起来。正抬头看着呢,不知道为何,前面的人突然多了起来,蔡青青一个没站稳,竟然就那么直直的倒了下去,人群不断的向前涌动,眼看着自己就要摔倒了,没这么大的人流一定会踩死的,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双手从后背扶住了他。“小心。”背后的人说了这么一句,是个年轻的男子。不知道是怎么了,蔡青青觉得这个声音异常的熟悉。转头看向来人,是个带着一个斗笠的男人,听声音应该还年轻。避开还拖着自己后腰的手,蔡青青向他道了一声谢,“多谢公子。”然后就打算离开了,谁知道,那个男人却抓着衣袖不放。蔡青青有些生气,干吗呀,难不成还想当街调戏民女啊,使劲的走出自己的衣袖,没想到那人的力气很大,怎么抽也抽不出来。在这样扯下去的话,衣服都快扯破了。“这位公子,你还想干嘛啊?”蔡青青没还起的问道。冷源没有回话,只是一直抓着她的衣袖,想要开口说话,但是突然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女人,大概还没有发现自己早就走丢了吧,那两个侍女从刚开始起就被人流冲散了。这个男人真是的,到底要干什么?蔡青青实在受不了了,唤声道:“碧秀,小桃,快给我把这个人来开。”等了半天没有反应,蔡青青转头道:“碧秀,小桃,你们怎么还不快拉开她。”可是转头后他后悔了,那两个侍女根本就不在身后啊,可能是自己看灯谜看了太入迷,早就失散了吧。“现在发现了吗,你已经跟他们走散了。”男人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仔细听的话,还可以听到他正隐隐的憋着笑。蔡青青两颊臊的羞红,真是丢人,把人家好心当成恶意。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他怎么知道自己刚才身边有两个侍女呢?这个男人,说不定一开始就跟踪了自己呢?略一沉思,蔡青青就发现了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她用另一只手迅速的摘掉了面前男子的斗笠。冷源并没有想到蔡青青会这么突然地来了一招,头上的斗笠一下子就被摘了下来。蔡青青看着眼前的那张熟悉的脸,不由的尖叫了起来。“你就是上次想要杀我的人对吧。”蔡青青狠狠的甩开冷源的手,“这次跟踪我,是不是你的那个主子又要杀你啊。”冷源被打掉了斗笠,但是身子却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直挺挺的站着,“不,这次是来保护你的。”看着面前这个俊美的不像话的男子,蔡青青被搞混了,怎么,上次还想要杀我的,这次却要保护我。看着蔡青青一头雾水的表情,冷源说道:“上次,是我的失误。”话很简短,马上就停下了。蔡青青看着他,停下了动作。这个人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江湖人,言而有信,说不会伤害你,就不会。”蔡青青静静的听完他讲话,看着她有些生硬的表情,大概是因为不太习惯说那么多话吧,打趣的看着她,蔡青青突然笑了。“好,那我相信你这次。”转头招了招手,让他跟着走了。冷源有点费解,看着蔡青青不解。青青又一笑:“你不是说江湖人言而有信吗?既然你上次错杀了我,这次就得好好地弥补上次的错误”拉着冷源的衣袖,蔡青青就往花灯街的深处走了过去。“陪我看花灯,带我找到碧秀小桃他们,我就原谅你上次的失误。”冷源看着走在前面的女子,微风轻抚,有几缕发丝轻轻地吹到自己的脸上,她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