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庶妻难为

更新时间:2020-06-27 06:59:21

庶妻难为 已完结

庶妻难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浅醉微梦 分类:穿越 主角:木柔桑左人贤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浅醉微梦原创的穿越小说《庶妻难为》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木柔桑左人贤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木柔桑以一介农门女的身份嫁入侯门 原只想守着亲亲忠犬相公杨子轩关着门过小日子 只是嫡母不慈,长嫂不友,小姑不恭 一边笑话她是“乡吧佬”出身 一边对她的“万贯家财”虎视眈眈 且看她与忠犬相公杨子轩携手努力攀上权利的颠峰 欺她者,谤她者,讥她者 统统被她狠狠地践踏在泥泞深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今日怎约齐了过来?”木柔桑奇怪地问道。

春意给两人奉上茶,说道:“是呢,昨儿听春杏姐姐说,二表少爷还得去聚什么楼。”

“是聚贤楼,妹妹可记得,上次表弟提过的,说是今日有赛花会。”

木槿之见她气色确实比以前好看些了,便又道:“等你身子好些了,咱们回小山村住上一发可好?”

他始终认为,木柔桑是喜欢过小山村那种宁静的生活,衣食不缺,无忧无虑:“咱们还如从前一般,春看桃花,夏探荷,秋扫菊来,冬采梅,可是许久没过这种日子了。”

“哥哥,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木柔桑想起了自家屋前的桃花林,一到春天满树都是沾满春水的桃花,还有自家的新添的鸡崽子们欢快的在树下蹦达。

她一时心情也好上些许,话也多了些,便又问左人贤:“你今日不是去玩儿了么?怎地还没有出门,小心去晚了被人罚酒。”

他一听伸手直拍自己脑门子:“啊,不提还差点给忘了今日刚到了聚贤楼,就看到有个外地赶来的秀才,又耍得一手好绝活,觉得这玩意儿甚是稀奇着呢!”

木柔桑招来春染扶她坐起来,又问道:“你不会是把人家的东西诓了回来吧!”

木槿之在一旁说道:“他不过是见妹妹成日待在房内,想要了来给你解解闷。”

他这几日也去街上悄悄寻过,只是刚过完元宵节,那些卖稀奇古怪物的摊子都收了回家歇息去了。

左人贤一脸的意色,越发觉得银子是个好东西,教导他的先生曾说银子是阿黄物,他原还真信了,自打与木槿之走得近后,越来越爱上这小东西了。

略略想了一下,便回道:“我原就心中惦记着小表妹身子没大好,去那里吃杯酒也不过是应个景的事,正好瞧着他拿了那套玩意儿出来显摆,便央了他教会我,又使了些银子与他,他便也快活地收下了,只还问道,我还要不要,他家中可是有许多,原是他爷爷有这手艺。”

木柔桑拿帕子捂嘴轻咳两下,浅笑道:“这可倒好,他原不过是拿出来给大家凑兴,没成想还发了一笔小财。”

左人贤又道:“我也正好得了这宝贝拿来讨好小表妹。”

木槿之心中有些气闷,这等好事怎么没叫他遇上,也好先左人贤一步拿来哄自家妹妹开心。

便没好气地说道:“只怕你借此遁了吧!”

“表哥,我还不是担心小表妹,见她病了好些日子又不能出房门,我这是急着赶回来献宝。”左人贤不服气地争道,妹妹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他也是有份子的。

说到这儿他便停顿了一下,朝外头喊道:“你们几个去把东西抬进来,仔细别磕坏了。”

他这一叮嘱,便勾起了木柔桑两兄妹的好奇心,她遂问道:“是怎地稀奇物了,叫你如此小心?”

左人贤笑眯眯地道来:“小表妹莫性急,一会儿小表哥便变个戏法给你瞧瞧。”

他这样一说,越发叫人生起那好奇之心,便又卖了关子不告诉两人,只等那婆子们抬了箱子进来,又叫人取了一个白素纱屏风过来。

木柔桑不禁问道:“你这玩意儿真正是奇了怪哉,你弄个这大屏风来做甚?”

左人贤笑而不语,伸手推了坐他身旁的木槿之一把,说道:“过来帮下忙,我一个人可是耍不过来。”

木槿之见得木柔桑的心情松快些了,便也乐得讨她欢心,依言上前帮了左人贤。

只见一个箱子的上层摆了些不知什么做的小人儿,又见他从箱子下层翻出了小箩小鼓之类。

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对站在一旁的丫头们一挥手:“都给小爷过来。”

又把那一堆凑乐的器皿塞到小丫头们手上,笑道:“都给小爷打起精神来,小爷说凑乐,你们就得凑乐,小说停,你们就得马上停,听懂了吗?”

小丫头们忙应了,这位爷在家中便是个混世魔王,最怕的是左夫人,最不敢惹的便是木柔桑,现下他一发话,哪个敢出言反对。

木柔桑歪在床边,由着他拉了自家哥哥瞎胡闹,只见左人贤叫人取了新蜡过来点上,又叫人把门关上,便出了箱子里的小皮人出来耍,又教了木槿之怎么玩儿。

便拿了小皮人与木槿之在屏风后耍了起来,原来是传说中的皮影戏,她到是来了兴趣,便对左人贤嚷着要看《西厢记》。

左人贤一时得意忘性便要应了,木槿之惯是知道木柔桑爱看话子,现下听到这书名吓得出了一声冷汗,忙道:“妹妹,咱们还是来演孙猴子吧!”

亏得他开口提醒,左人贤才醒悟过来木柔桑说的正是那本禁书的名字,忙又放下手中的小皮人作揖讨饶。

一旁的春意向来是个脸皮结实地,笑道:“怎地这会子怕了,表少爷前儿不是还想寻来看么?”

面对春意地取笑,又看了一眼正瞪向他的木槿之,缩了缩脖子讪笑道:“都怪我那日嘴快,不过是在小表妹面前多了一句嘴,她到是个好记性。”

呜呜,心中的小人叼着小手绢默默地流泪,不带这么欺负人,不就是趁着小表妹生病这几日,把她收藏的话本子摸走了大半么,这就开始挖坑准备活埋他了,还好今日木槿之提醒,要是叫祖母听到,少不得要吃一番挂落。

“那你快些耍给我看看呗!”木柔桑趴在褥子上笑翻了。

木槿之与左人贤对视一眼,心下到是放下些,木槿之眼间好些日子过去了,木柔桑的病总是反反复复,私下问过大夫便如猜想的一般,却是郁结于心,需要家人多多劝说方行。

“你等着,槿之哥,快些来帮忙,咱们来唱一处大闹天宫给小表妹看。”

木槿之拿起那穿着碎花小迷你裙的孙悟空,左人贤便取了那小猴崽子们隔着白纱屏晃动,两人先对了一下唱词后又开始了。

木槿之说道:“妹妹,这个叫驴皮戏,是用驴皮做的,我与表弟在屏风这边演,你便在那边看,就好似咱们往常在水榭处看戏那般。”

说完朝左人贤点点头,拿着小皮影开始耍起来:“孩儿们,都快过来,本大王给你们采了新鲜桃儿来了。”

左人贤是个油皮渣筋的家伙,嘴也是特别油,这捏起皮影戏也是比木槿之放得开,一边耍一边怪叫道:“大王,大王,小的知道它们去哪儿了!”

木槿之操纵着孙悟空怪道:“哪儿~去了!快快道来,不然,甭想吃桃子。”

左人贤眼儿一转,扯着线杆子弄得小猴儿直打滚,又尖叫道:“禀大王,听说前儿,旁边来了个玉兔精。”

“玉兔精?这又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咱们家的母猴子美呢!”

木柔桑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趴在床上笑翻了过去,春染、春杏等人早就臊红了脸,啐了他一脸唾沫星子。

木槿之也是耳根子红红,又见得木柔桑真开心,不好扰了她的兴趣,只是横了左人贤一眼:“几时学了这些下九流的话,若外祖母听了去,还不得揭了你的皮。”

左人贤也是一时没收住嘴,也不敢问木柔桑是否真明白,因这事儿一时尴尬,他想也没想就喊到:“凑乐!”

这下可好了,木柔桑的屋子里顿时响起了乱七八糟的各类乐器声,真正是扰得人心里难受得紧,不亚于在她房里关了五千只鸭子正嘎嘎叫个不停。

“都快停下来,小表哥,你这又是做甚?”

木柔桑恼了他,便朝左人贤骂道。

左人贤还没来得及回话,便听到外间传来一阵脚步声,随着碧纱橱的门被推开。

秋菊一进来便被这屋子里挤得满满的人吓了一跳,瞪大了眼吃惊地问道:“你们这是做甚么?”

木槿之忙放下手中的皮影,上前问道:“可是扰到外祖母了。”

自春杏与冬雪搬走后,左老夫人跟前最得心的便是这两人了。

秋菊先抬眼看向木柔桑这边,见她原无气血的小脸,现在因为开心笑过,脸上也染上了小女儿家的红润,娇嫩得赛过迎春花那般。

这才放心地说道:“还不是老夫人听到姑娘房里先是传出笑声,刚还说道姑娘是要大好了,接着就被唬了一跳,便打发了奴婢过来瞧瞧。”

“原是我与表弟正在耍驴皮影哄妹妹开心,到是我们的不是,叫外祖母担忧了。”

木槿之虽只不过年方十七,却也在经了一回事后,处事越发老道了。

又道:“却不想表弟一时兴起,便叫了婆子们来奏乐,这才闹出刚才的笑话来。”

“奴婢还道怎地姑娘房里闹哄哄地,原来是二少爷耍地把戏,奴婢这就去回了老夫人。”

说完她便甩了帕子准备离去,左人贤忙快步上前扯住她的袖子,好言道:“秋菊姐姐,知道你心里有咱大哥,你就放过我吧,我定会在大哥面前美言几语,还是不要叫祖母亲自动手揭我的皮了。”

左人贤的话臊得秋菊脸上发烫,甩开他扯着自己衣袖的手,无奈道:“老夫人都听到了,奴婢总得回明说是你俩为哄姑娘开心在瞎闹吧!”

他这才放了秋菊离开,由着她去禀明了老夫人,自己拉了木槿之继续唱那处不正不腔的《大闹天宫》。

才不过是唱了两句又发现忘了记词,再叫下人拿了书本子放在眼前,照着书本子一边念,一边耍皮影,却多了几分现代感的说唱嘻哈的味儿,一时听来到有几分新鲜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