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容你双世情刻骨

更新时间:2020-06-27 07:02:58

容你双世情刻骨 连载中

容你双世情刻骨

来源:微小宝 作者:唐泉 分类:穿越 主角:朱砂云知 人气:

新书《容你双世情刻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唐泉,主角朱砂云知,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朱砂,小时候是个地里刨食的小脏崽子, 大了是个到处逢迎的小狐媚子,没根骨没天赋,除了嘴甜一无是处。 云知月就不一样,云知月除了嘴巴刻薄可以说是完美无缺。 朱砂从云知月不要的衣服,一直捡到云知月不要的男人,珍而重之。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将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十年前若论起武功第一,当属云仙宫宫主云逸。

万云峰上的云仙宫在江湖上声名赫赫,现任云仙宫主人云逸乃是个旷古绝今的奇才。其人三十始习武,一年即功成,三年创下威震武林的吞云剑法,于武林大会一举挫败群雄,夺得天下第一,并在庆功宴当晚抱酒纵马直入皇城,空手摘下朝殿正大光明匾额,且毫发无损地全身而退,打了朝廷一记响亮的耳光。朝廷震怒,天子广发告令,十万两黄金悬赏云仙宫主人头,江湖人皆道云仙宫主英雄人物,必再入皇城示威。

哪知道云仙宫主一见势头不妙,官兵截杀,绿林埋伏,竟就这么脚底抹油没出息地跑了,跑了还不算,大笔一挥写下整整五米长的认罪书,趁夜溜入皇宫,恭恭敬敬端端正正地摆在了天子的书桌上,第二天便被天子刻印成册天下传阅,云仙宫主从旷古绝今的英雄变成了旷古绝今的笑话,最后只能灰溜溜地躲进了万云峰上,二十年不敢踏出山门一步。

而此刻,云仙宫热闹非凡。

因皇城告罪的耻辱沉寂了二十年,终于等到这一天,宫主愿意豁出老脸重返武林,应邀参加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

云仙宫门人都知道,这是为了少宫主造势,宫主云逸已经透露口风,要立亲传弟子之一的云知月为少宫主,待自己仙去之后继承云仙宫。

今年因武林盟主萧渊正翻修府邸,便改由御剑山庄承办此次舞林大会。但有小道消息称是萧渊嫌承办武林大会费钱费力又不讨好,便想着法子要自己的连襟御剑山庄庄主来当冤大头,谁让庄主夫人是他萧渊的小姨子呢。

路上,云逸坐在马车上便撇着嘴对云知月道:“那个萧渊就是个谄媚逢迎的哈巴狗,除了讨好人惯是没有什么本事的,当年若不是我出了事故,哪轮得到他来当这个武林盟主?那些个推举他的门派哪里是真心拥戴,不过是觉得这个哈巴狗不碍事儿,又没什么威胁,摆着就摆着吧。”

云知月冷笑,想说云逸当年做的蠢事又能比哈巴狗好到哪去,只不过一个是向江湖门派摇尾乞怜,一个是向朝堂天子摇尾乞怜罢了,但她不爱和云逸说话,便没有说出口。

朱砂感受着他们俩的暗流汹涌,眼睛一闭,眼不见心不烦。

云知月就看不惯朱砂没事的时候就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有事就扒上来讨好的德性,开口刺她:“哈巴狗有什么不好啊,看看人家做狗也做得优哉游哉,过得舒心着呢,想吃饭了叫两声,没饭吃了远远躲着,没了自尊怎么活着都不累。”

朱砂猛地睁开眼,大次次地盯着云知月。

正当云知月以为朱砂终于忍不住要发作的时候,云逸一眼扫来,朱砂就恢复成笑脸盈盈的样子,弯下腰轻轻替云知月擦了擦鞋,又起身端正了她的鬓发,这才慢悠悠地答道:“能活不就好了,有些人活得还不如狗不是?累不累?要不要吃果子?”

云知月气极,不说话了。

还好几人的气氛并没有僵持太久,去御剑山庄的路上,碰巧遇上了正在独自赶路的雅鹤剑客陆明玉。

云知月佩服陆明玉在草书和剑法上的造诣,有心交好,便邀陆明玉同行。两个人都是雅人,自是有无数共同话题,陆明玉抱怨了一下她高价从武林盟主萧渊名下的私产清秋笔庄购得的澄心堂纸竟然是假货,云知月表示惊奇,没有想到以剑中君子著称的萧渊竟然会做出倒卖假货的事情。

朱砂在一旁听着却是暗笑,这算什么,这世上多得是这种道貌岸然背地里蝇营狗苟的人,云知月这是被保护久了什么险恶都没见过,天真过头了,迟早要吃亏。

御剑山庄地处洛阳,几人到时,山庄内小石叠山,活泉潺潺,九曲回廊,此地楼阁,一派秀丽精致,浑然不似一个武林门派,倒像是江南的读书人家。

后来才知,却因庄主夫人来自江南天琴门,庄主年轻时为了求娶这位夫人,将御剑山庄改造成江南风格的园林。

此时御剑山庄会客大堂中,高位上坐着武林盟主萧渊并其连襟御剑山庄庄主谢易星,各大门派掌门已在座饮茶,嫡传弟子三四人侍立在后。

如今年过四十的谢易星仍是风度翩翩,较之年轻时候更显气质沉稳。二十年前,若论起样貌人品,当属第一的便是这位御剑山庄庄主谢易星了。

“算了已有二十年不见云逸了,这次怎么会答应到场?”谢易星问道。

萧渊意味深长地一笑:“怕是有了后生可继。且在这次大会上看看吧。”

“你倒是坐得安稳,怎么?真就觉得云逸的弟子还有我那小儿子谢天枢不如你家萧丛?”

“岂敢岂敢,说好了这次大会我们这些老家伙不下场,只是让这些后辈有个扬名的机会,大家点到为止就好,待下一次大会我这个老家伙就该把位置让给这些年轻人了……”

“话不能这么说,依姐夫的能力,这个盟主至少还能再做十年呢……”

“哪里哪里……”

高坐上二人虚与委蛇之时,云逸一行人才珊珊到来。

以云逸为首,身后随侍着两个婷婷袅袅的姑娘,一个广袖长裙,蒙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一个劲装短打,素颜朝天,看起来秀丽又英气,笑意盈盈的眼睛让人一看就生亲近之感。

众人看罢云逸两位清丽的女弟子,又紧紧看向云逸,小辈更是紧紧盯着目不转睛,皆想知道当年武林第一人后来皇城告罪羞得躲在山上二十年不出的云逸到底是何样人物。

还好云逸早就料到如今会面临的尴尬,他自然有办法让这些等着看笑话的武林众人转移对他的注意力。

云逸逼音成线,传入朱砂耳中:“是时候了,还不动手。”

朱砂会意,偷偷绕到云知月身后,状似无意地用掌风一扫,本就被朱砂故意系得松垮的面纱应风而落。

云知月措手不及,眼睁睁看着面纱落下又被朱砂的掌风扫德更远。

云知月气鼓鼓地瞪了朱砂一眼,怀疑她是故意的,朱砂被她看得心虚,摸摸鼻子不敢看她。

而堂中众人此时已是鸦雀无声,空气中只能听见众人的呼吸声,定力不足的小弟子已是满脸通红,视线凝固在云知月的脸上没法移开。

云知月此时正和朱砂生气,眼中波光流转,似嗔似怨,更是动人心弦。

云逸见此时气氛差不多了,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众人被惊得回过神来,皆不禁有些羞恼自己的失态,云逸见状差点没在心里笑死过去。

云逸及时控制住了表情,装出一副风度翩翩的狗样,冲着堂中众人抱拳道:“多年不见,诸位可好啊?”

萧渊带头,一众掌门开始虚情假意地寒暄起来。

灵山剑派的小弟子白灵用手肘捅了捅她腼腆的哥哥白迁,朝云知月方向努努嘴,示意哥哥去打个招呼。

白迁羞得满脸通红,磨磨蹭蹭地挪到云知月面前抱拳作揖道:“在下灵山派白迁,不知姑娘……不是,女侠如何称呼?”

云知月客客气气地还了一礼道:“云仙宫云知月,唤我知月就行。”

白迁呆呆愣愣地道:“知月你真好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