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何以情深,何以缘浅

更新时间:2018-12-04 20:45:19

何以情深,何以缘浅 已完结

何以情深,何以缘浅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二月 分类:短篇 主角:林锦凝林大 人气:

《何以情深,何以缘浅》作者:二月,短篇类型小说,主角:林锦凝林大,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十年的爱深入骨髓,当背叛来临,她鲜血淋漓的剥离了这份爱,逃之夭夭。 再相见,他站着,她跪着,如同蝼蚁一般的哀求:放了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他几乎掐碎她的下颚,心都在颤抖,这个爱了他十年的女人,他就是毁了,也不会允许她拿着属于他的爱,去爱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锦凝抿着唇,没有发表意见。她知道陆北的话可信度不高,但是也为了难得一晚的休息松了一口气。

季雅桐扬起一抹真挚的笑容,从陆北怀里出来,走到林锦凝身边,热络的拉起了她的手,意味深长的说道:“锦凝,这么长时间多谢你的照顾。我们的宝宝已经结实了很多,这都是你的功劳。虽然你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但是我一点也不怪你。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她太虚伪,以至于林锦凝的胃里又是一阵翻腾。可是就在刚刚,她已经让季雅桐看出破绽,如今陆北也在,她更加不能露出马脚,就只能咬紧了牙齿忍耐汹涌而来的恶心感。

“雅桐,走了,和她说那些作什么?她的心是石头做的,根本不会感谢你。”陆北冲着季雅桐招手,似乎是怕她玷污了他纯白的未婚妻一样。

季雅桐委屈的看了一眼陆北,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留下了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林锦凝心头当即一凛,条件反射的提防了起来,这个季雅桐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然而,还未等她有深思的时间,二人前脚刚走,她就被强烈的孕期反应折磨的不得不奔回到房间,抱着马桶又是一阵狂吐。

吐过以后,她红着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艰涩的擦了擦嘴角的苦水,暗暗的下了决心,不管季雅桐到底想做什么,她都一定拼尽全力保住自己的孩子!

咚咚咚——

她的心理建设才刚刚做完,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她以为是去而复返的两个人,心底已经扎根的恐惧,还是让她难以自持的一阵战栗。

但是她知道,这两个人都是等不得的主,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被他们抓住把柄,只能强忍着不适,拖着身子去开门。

“林小姐,这电话是找你的。”

出乎意料,门口的是佣人。因为她的身份和佣人差不多,所以这里的人都在相处过后,对这个性子温淡礼貌的林小姐格外的喜欢。

“谢谢。”林锦凝道了声谢接过了移动电话,她本来就没什么朋友,猜不透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你好。”

对面没有给她问话的机会,就公事公办的道:“你好,请问你是程彦的家属吗?他这里出了一点问题,你有时间过来一下吗?”

“他……他怎么了?”林锦凝焦急的握紧电话急急的问,第一个猜测便是陆北又言而无信的动了程彦。这个想法让她惶恐,她如今所受的一切折磨都是为了换回程彦的自由。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她真的会疯的!

“女士,你不用着急,只是受了一些轻伤,你有时间过来看一下。”对面出言安抚,却难以磨平林锦凝紧张的情绪。

“好,我这就过去!他现在在哪里?”林锦凝虽然有些犹豫,却还是同意了。

当对面说出监狱的地址时,林锦松了口气,已经不再怀疑。既然在监狱,那就说明这是真的了。

她没敢耽搁,换了衣服,就冲出了别墅。

这里很难打车,但是幸运的是,她出了门口,就看到了一辆经过的出租,这让她省了不少脚程。

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出来了,深秋的天气阴雨难测,和来时一样,天空绵绵的细雨,又在没完没完的下着,缠绵着不肯离去。

空气的温度降低了很多,她的外套有些难抵风寒,好在她坐的出租,暖气开的很足。

“喂,你就在这里下吧!”出租车司机不耐烦的停了车。

林锦凝看着车窗外的路牌,有些茫然的转头去问司机,“还有好远呢,怎么不走了?这样,你开过去,我给你加钱好吗?”

司机听了林锦凝祈求的话语,不但没有启动车子,反而转头怒喝:“我让你下去你听到没有,那么晦气的地方你给我再多钱我都不会去。万一回来载到一个杀人犯,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林锦凝敛紧眉尖,又看了一眼外面绵绵的雨丝,最终还是付了车款,下了车。

不过两站路的距离,她走就是了!

潮冷的空气无孔不入的钻进了她的身体里,林锦凝打了一个寒颤。虽然担心着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为了程彦,她只能咬牙忍耐着冲进了雨幕。

因为地址的敏感,此处已经是荒无人烟,马路上很少有车辆经过,只有她单薄的身影倔强的在雨中蹒跚而行。

远处,一辆车静静的停在那里,手机里的转账短信刚刚到,引擎声便咆哮而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