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先婚晚爱,总裁太腹黑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0:27

先婚晚爱,总裁太腹黑 连载中

先婚晚爱,总裁太腹黑

来源:微小宝 作者:秋暖 分类:都市 主角:景沫凝明白 人气:

经典小说《先婚晚爱,总裁太腹黑》由秋暖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沫凝明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景沫凝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她十八岁生日这天,爸妈会出了车祸,爸爸当场死亡,妈妈奄奄一息。为了救自己的妈妈,她不得不出卖自己,和一个叫欧阳澈的男人进行一场交易?悬不知,这是重大报复阴谋的开端。“女人,嫁给我。”男人冰冷的话语,让她出卖了自己的婚姻。怀孕七个月早产,他毅然决然的那句“保孩子”,让她终于明白,什么是撕心裂肺的痛?然而,她除了求他还是求他,被伤的千疮百孔的身心,无时无刻都在准备着要逃。。。。。当一切尘埃落定,当那个傲然得不可一世的男人跪在她面前,她只是淡笑着:“现在,轮到你滚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沫凝离开酒店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赶紧去一个药店里买了避孕药。

虽然不得已出卖了自己的青春,但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

深呼吸,沫凝心里清楚,当她推开眼前这扇门,将会面对些什么?

如此毒辣的太阳,已经到了中午,吃午饭的时间,摸摸自己的肚子,沫凝也觉得自己是该饿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粒米未进。

门,终究还是被缓缓推开了。

沫凝的大伯母,一见沫凝终于回来了,竟然拿起身旁的鸡毛毯子,来势汹汹的往她身上鞭打了下去,嘴里还振振有词的骂道。

“死丫头,竟然鬼混到现在才回来,衣服没洗,饭也没煮,连云儿和鹏儿的功课也没辅导……”

那鸡毛毯子一下接一下,重重的落在沫凝身上。

疼,真的很疼,但沫凝没哭,也没躲。

她知道,自家大伯母打累了,自然而然就会停下来。

如果她躲了,势必会受到更严重更严厉的鞭打。

一个想法突然从沫凝的脑海里飘忽而过,或许,嫁给欧阳澈不见得就是那么大坏特坏的事情,至少,可以离开这个没有任何人情味,所谓的家。

不久之后,沫凝为此时此刻自己的想法感到幼稚,她悬不知,嫁给欧阳澈,才是她真正恶梦的开始,那才是,真正万劫不复的深渊。

“妈,你怎么又在打凝儿?快点住手啊!”

看到自己的堂姐景清悠,急急忙忙的往自己身旁奔过来,身上的皮开肉绽虽疼,但沫凝还是打从心里有着一丝丝的欣慰。

她的堂姐,是她在这个家,唯一可以寻觅到一丝丝温暖的地方。

景清悠紧紧握住自己老妈的手,还示意沫凝快点走。

沫凝只是回以景清悠一个苍白的笑颜,并没有真的离开。

她记得无数次教训,如果她现在敢离开,等会她大伯母手上拿着的就不是鸡毛毯子,有可能是硬邦邦的皮带,也有可能是长满刺的竹鞭,那种痛,才会真的让人疼得受不了。

“清悠姐姐,不用管我,是我自己犯了错,理应受到大伯母的惩罚。”

景清悠满脸心疼的看着沫凝,但只好,轻轻松开自己的手,重新往楼上奔去。

她也恨自己,每次都帮不了沫凝,更恨自己的母亲,那么心狠手辣,完全不听自己的劝。

清悠走后,鸡毛毯子更加沉重的落在沫凝的身上。

沫凝的上齿紧紧咬着自己失去玫瑰色彩的下唇,再痛再苦再委屈,终会过去。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景沫凝,你要坚强,熬过去就好了。

大约十分钟后,她家的大伯母总算是打累了,停下手中的鞭策。

她拿着鸡毛毯子对着沫凝,一脸凶巴巴模样的说道。

“赶快把衣服洗了,把地拖了,再把厨房里的碗筷统统拿回来清洗一遍,还有,罚你中午和晚上都不许吃饭。如果你敢让悠儿帮你,或是拿东西给你吃,如果被我发现了,丑话说在前头,我会罚得比这更严重十倍。”

沫凝微微低下头,从容的说了句。

“好。”

目送自己的大伯母离开后,沫凝奔进厕所里,洗起了衣服。

明明有洗衣机,但她的大伯母却要求她一定要用手洗。

两年了,除了景清悠之外,她家大伯伯一家人,从来没把她当做一个亲人看待,充其量只是一个免费的保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想让她去干嘛就得去干嘛。

想想,其实她连一个保姆都不如。

因为,她没有离开的权利。

她家的大伯伯一直威胁她,如果沫凝敢搬出去住,她家的大伯伯就会告诉她正在国外念书的哥哥,说她的爸妈出了车祸。

沫凝只是不想让那么有画画天赋的哥哥,荒废了自己的学业。

所以,她什么都忍着,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痛,就让她一个人扛着好了。

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起来,昨夜疯狂后的阵阵酸痛向沫凝波涛汹涌的袭来,刚刚的皮开肉绽也开始后知后觉的疼痛起来。

泪水,终究还是从沫凝的眼角,不争气的滑落下来。

和浑浊的洗衣水凝聚在一起,不再清澈,不再晶莹剔透,更不再惹人怜惜。

委屈吗?

她问自己,答案是肯定的,万般委屈。

凭什么,别人二十岁,可以享受着悠闲多彩的大学生活,可以和自己深爱的男友,手牵手散步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可以在阳光明媚的周末,和三三两两的好友逛逛街,聊聊天,喝喝咖啡。

凭什么,她的二十岁,这些统统都没有,有着的却是听不尽的威胁,时不时的皮开肉绽,经常的饱一顿饿一顿,还有这仿佛永远也干不完的家务活,更有欧阳澈那个魔鬼,对她肉体上精神上的折磨。

更可悲的,她连死的权利都没有,欧阳澈说过的,如果她敢死,他会让很多人和她一起陪葬。

想着想着,沫凝用自己的双手,紧抱着自己的双腿,微微哭出声来。

她怕,自己等会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突然,沫凝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随即,清悠哽咽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

“凝儿,想哭就尽情的哭出来吧!我的肩膀借你靠着。”

沫凝伸出双手,抱住清悠,果真靠在她的肩膀上,豪迈的哭了起来。

人压抑自己太久,如果不好好释放出来,可真的会崩溃的。

沫凝在心里庆幸,自己的身旁还有一个这么好的堂姐陪着。

许久过后,沫凝的哭声渐渐停止了下来。

淡笑着接过清悠递过来的纸巾,沫凝轻柔的擦拭着自己眼角未干的泪水。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爱你,你也要好好爱自己。

这是沫凝一直以来,对待自己的原则。

昨天晚上,是个意外,如果她可以理智一点,不停的拿这条原则来告诫自己,或许,就不会跑去夜总会放纵自己了。

那就不会遇到色狼,欧阳澈也不用去救她,刚刚不会挨一顿毒打,肚子更不会空荡荡的咕噜咕噜叫个不停。

还有更悲催的,她整整存了两年的零花钱,竟一下子变为‘零’。

记住,冲动真TMD是魔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