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从今天开始继承系统

更新时间:2021-10-22 06:00:26

从今天开始继承系统 连载中

从今天开始继承系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苏苏爱吃豆腐 分类:都市 主角:林森施粉黛 人气:

《从今天开始继承系统》作者:苏苏爱吃豆腐,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林森施粉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俗话都说富不过三代。 在历史长河中存在了千年之久的苏家是凭借什么做到的呢? 历代苏家族长身上出现的龙纹又代表着什么呢? 苏一然,苏家的新任继承人,让我们跟随他的视角来揭开苏家的秘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的关系,家里洗澡基本是轮着来的,为了不耽误父母的休息时间,苏一然基本会在父母回家之前将个人卫生搞定。

随手将脱下的衣物丢进水桶当中,光着身子走到洗漱台准备刷牙的苏一然还自恋的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他嘴上虽然对自己长得帅这件事完全不在意,实则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骄傲成分在,毕竟这算是他唯一出众的地方了。

像这种自恋行为基本每天都会上演,不过这一次苏一然很快就注意到了一个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心口上的古怪胎记又一次出现了变化。

为什么说又呢?

因为苏一然从出生的时候心口上就有一颗蓝色斑点的胎记,慢慢长大的苏一然在读幼儿园的时候还曾问过父母自己身上的这个是什么东西,父母的回答是胎记,医生也是这么说的,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苏一然扪心自问不相信这个解释,因为从他有记忆开始,心口上的胎记每年都会发生变化,从原来的蓝色小斑点发展到几个斑点,然后斑点们汇成一团越来越大,最后演变成了一幅复杂图案。

去年苏一然还曾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跑到小区附近的小诊所咨询,结果反倒被医生给教育了。

“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这么小就有纹身了?”

苏一然被医生呛得哑口无言,不知该作何解释尴尬的跑了。

而今天,这个古怪的胎记总算是能看出点东西来了,苏一然轻轻摸着胎记想道:“好像…是一条东方神龙?可为什么是蓝色的?”

蓝龙有九爪,神态逼真,盘旋在苏一然的胸口仿佛随时会活过来一般,认真盯着镜子看的苏一然甚至感觉蓝龙在微微舞动…

“我的胸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鬼东西…”时年只有13岁的苏一然在此刻真的被吓坏了。

………………

洗漱完回到客厅沙发上的苏一然低头思索着,他模糊的记得自己昨天洗澡的时候胎记还没有出现变化,所以应该是今天才变成这样的才对,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条龙纹的呢?苏一然感觉有些头疼。

突然的脑中灵光一闪苏一然联想到了今天无缘无故获得的系统,会不会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存在呢?难道是在胎记转变成龙纹的时候让自己获得了系统吗?由于当时在教室内刚获得系统时心乱如麻,苏一然也没有去注意身上的变化,这个猜测已经无从考证,不过直觉告诉苏一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两者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不然系统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龙纹成型的今天蹦出来了呢?

还没能来得及细想,开门声打断了苏一然的思路,他的父母如同新婚夫妇般手牵着手走进了客厅。

柳娜见到坐在沙发上孩子,放开了牵着丈夫的手来到其身边坐下问道:“一然,今天上学第一天,感觉怎么样?应该有很多父母送孩子去的吧?”

“没注意”苏一然微微摇了摇头回答道。

对于儿子的平淡回应柳娜已经习以为常,她十分宠爱的摸了摸苏一然的头发说道:“可怜你了,爸妈应该送你去的。”不待苏一然回答,柳娜开启了日常的唐僧模式。

“还有啊,新老师怎么样?会不会很凶?”

“既然上了初中就要交些新朋友,你老是一个人待着多无聊呀!”

“而且妈妈不反对早恋,你要是不喜欢交朋友,谈谈恋爱也是好的呀!”

“如果你真的谈恋爱了就跟妈妈讲,妈妈给你约会资金”说着柳娜还放轻声音指了指正在厨房整理新买回来食材的苏东远说道:“别让你爸爸知道就行了,你爸爸这个人太老实,你不能学他!”

苏一然苦笑着并未回应,在苏一然的眼里自己的父母就如同冰与火般的存在。

父亲就像冰块,平时不爱说话,偶尔的关心也仅限于问问成绩如何的程度,但是父子俩关系并未因此出现隔阂,反倒十分融洽,因为苏一然也是一个不爱交谈的人,父亲的相处方式反倒让他觉得非常舒服。

母亲的性格则与之相反了,就像火焰,平日三人在家不管是饭桌上还是在客厅看电视,听到最多的永远是柳娜的声音,家中所有大小事务也基本以柳娜为主。

这个简单的家庭习惯了偏爱沉默的父子,也习惯了家中这位‘唐僧’。

有时候苏一然常常会有一个疑问,这两位牛头不对马嘴的主,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妈,你到底看上我爸什么了?”

柳娜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儿子这么问了,她如同往常的回答道:“因为你爸是个好男人呀。”

这一字不变的回答苏一然已经听过了很多遍了,他懒得多问起身道:“我回房间整理下今天新发的课本就睡觉了,你们也早点休息。”说着苏一然向正在厨房忙活的父亲挥了挥手示意后,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去吧去吧,好好睡觉,明天上课呢。”

柳娜望着儿子的背影,内心忍不住的心疼,苏一然从小到大一直怪病缠身,每天必须睡满12个小时以上才有精神,否则整个人都会昏昏沉沉的。

如果说在睡眠充足的情况下能够保持精神头也就罢了,可哪怕每天睡满12个小时,苏一然一旦集中精神开始学习就会犯困,每次学习不到十分钟时间他就会抵挡不住困意的睡着,在这种情况下,苏一然的成绩自然而然成了一个万年吊车尾。

刚开始上学的时候苏一然没少受老师的批评,在多次被老师叫到学校后夫妻俩迫于无奈的将苏一然的实情告知了老师,他们本想在隐瞒的情况下将孩子的病治好,让孩子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结果有些却不尽人意。

夫妻俩曾带着苏一然去过不少医院,可惜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哪怕贵到令人发指的苏城中心医院他们都去过了,检查报告千篇一律的显示苏一然的身体非常健康,有些医生还拍着胸脯保证孩子没有问题,有的医生被夫妻俩问烦了还反问夫妻俩是不是来闹事的,后来苏一然开始对每天奔波于各大医院的生活感到恐怖,开始严重排斥这样的生活,没办法的夫妻俩也就放弃了。

就这样,苏一然过上了整日半梦半醒的日子,刚开始他过的很痛苦,因为每天睡梦中总是做梦,睡多久梦多久,醒来也是身心疲惫。不过几年之后在渐渐适应的同时苏一然还有点享受这个过程了,因为每天总是能够梦见不同的东西,虽然睡醒之后记不清梦见过什么,但是在做梦中过程中还是很美妙的,苏一然开始享受这种每天过着两种截然不同人生的日子。

一个在现实,平淡如水。

一个在梦境,充满未知。

回到房间的苏一然还没整理五分钟课本就感到不耐烦了,因为成绩不好导致他对于书本并不感冒,对于他而言这些课本跟天书并无二异,他很快就放弃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今夜的梦与平时有所不同,平日里的梦境非常朦胧,今晚的梦境格外的真实,真实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梦境中苏一然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似由纯金打造的宫殿当中,脚下传来的真实质感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宫殿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龙椅,龙椅上坐着一位身穿蓝色龙袍,身材壮硕的年轻人。

因为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脸,苏一然壮着胆子走近,边走还自我催眠道:“反正是做梦呢,没什么好怕的!”

待靠近后,入目的是一张十分英俊又年轻的脸,一张…跟苏一然十分神似的脸…

待苏一然走到距离半米左右时,龙椅上的男人突然有了反应开口道:“欢迎来到孤的皇陵,孤的后辈子孙们。”

“嗯?什么意思?”

这个开场白让苏一然有些蒙圈,这里是皇陵?这个男人怎么住在墓里?

“汝无需多问,汝既能来到此处,也说明孤已经驾鹤西去了。”

“孤不知道后世该如何去形容,汝可以理解为孤在说书。孤说,汝听着便是,孤并不具备回答的能力,这只是一份单方面的遗言罢了。”

说完这两句话,龙椅上的男人停顿了十几秒,好像是在给来人反应的时间,接着男子微微抬头看着宫殿远方开口道:“孤名苏峯,是汝的先祖。”

“汝既能来到此处,就说明已经得到了仙器,而孤,便是仙器的第一任主人!”

“孤要讲的东西很多,汝…耐心听着便是。”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