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夜娆

更新时间:2020-02-16 10:47:38

夜娆 已完结

夜娆

来源:落初 作者:水淮渔火 分类:都市 主角:小姐心姨 人气:

完结小说《夜娆》是水淮渔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心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文案】:景,是她的姓,如同烙印,一辈子无法抹去。夜娆,是她的名,意指她的妖娆,将永伴黑夜…  爹娘的冷漠,妹妹的仇视,哥哥的厌弃,她真的是那个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景相府二小姐吗?她身边的人为何都对她产生敌意?冷宫的秘密,诡异的过客,她的身世到底是如何?  是她的诞生,威胁到了他们平静的生活?还是,她的存在,触发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柔弱却不懦弱,卑微却不低微,自卑却也自傲,孤独的外表下隐藏的到底是一颗怎样的心呢?  ※※※※※※※※※※※※※※※※※※※※※※※※※※※※※※※※※※※※※※※  新婚之夜,她的夫君向她宣告,“第一,你永远只是我的一个小妾,我随时可以把你赶出宫去。第二,我永远也不会爱上你,但你要竭尽所能让我对你的身体产生兴趣。第三,以后说话要看着我的眼睛。”  明明热情似火,却用冰隔阂。明明宽容似海,却针锋相对。明明想靠近,却硬要咫尺天涯。  ※※※※※※※※※※※※※※※※※※※※※※※※※※※※※※※※※※※※※※※  他在培育一朵“鸾兰”,叶与花的相伴,终有一方会先凋零。可他却对她说,“鸾兰的花期是一生一世。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走往景府正院的路上,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依旧是记忆中的老样子,不变的身陷在这红瓦大院里,不变的没有自由,不变的孤寂。

下人们的身影是忙碌的,每个人脸上都溢着喜气的笑容,快一年了吧,自己都没有走出西苑,没想到这景府还是那么繁华。

只是这热闹,欢乐,与她无关。

秧儿握紧夜娆在空气中漂泊的手,这才发现夜娆的十指是那么冰凉。

远远的望见亭子中的几个人,夜娆的脚步又放慢了许多,那里明明坐着自己的亲妹妹,亲哥哥,为什么自己那么想逃呢?

但夜娆还是悄悄的走近了那里,但只是静静的立在亭边的一根柱子旁,卑微的没有让任何人察觉。

“翰瑛哥哥,你看我美吗?”十岁的景岚月手提着蓝色仙罗纱裙的一角,在原地优美的转了个圈,裙摆上面镶嵌的蓝宝石在灯火通明的花园依旧显得光彩熠熠。

这时二皇子楚翰瑛微微笑了笑,但他的笑却带着冰冷,俊美的雅颜上是孤傲的神情。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笑只是偶尔局限于嘴角的弧度,但他眼中的冷却囊括了一份难以言喻的冷酷和偏执。

但只是这样生硬的笑,也依旧让岚月心底抹了蜜一般的甜,因为二皇子的冷酷在女人们眼中是有着男人味的体现。

“岚月,你好漂亮啊,以后嫁给我当媳妇吧。”另一个男孩调皮的说着,能看得出他和岚月关系相当不错。

夜娆并没有注意到几人的谈话,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岚月的新裙子,再低头看看自己的白色粗纱裙,心中闪过一丝伤感,好隆重的晚宴,好漂亮的礼物,好热闹的气氛,惆怅的情绪瞬间而发,“哎……”她叹了口气,单薄的身子在风中显得孤独无依。

秧儿连忙摇了摇夜娆神游的思绪,她惊慌的抬起头,才发现亭中的几个人都停下了谈话,幽幽的望着她。

“这是哪来的没有规矩的小丫头啊?”刚刚与岚月嬉笑的男孩忽然语气变得严厉起来,看着神色慌乱的夜娆,以为她是个胆小怯懦的丫头,便有心吓唬吓唬她。

他便是五皇子楚翰茗,是二皇子的亲弟弟,二人同为皇后所生。

“秧儿……给主子们请安。”秧儿吓得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顺势拽了拽还在一旁呆愣着的夜娆,可她却忘记了夜娆的身份,不是小丫头,而是这景府中的小姐。

岚月和江月对视一眼,看着秧儿吓成那个样子,都不禁轻笑出声。

本以为夜娆也会在身旁丫头的提醒下跪下去,可却只见她福了福身,一副小姐的作派,二皇子翰瑛冰冷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喝斥出声,“好大胆的奴才!”

好冰冷的声音,夜娆闻声望去,却与鹰一般的眼神打了个照面,这个目光比他的声音更加冷峻。

他应该还有一颗冷酷的内心吧,夜娆不合时宜的想着,错开了目光。

翰茗见到这小丫头有趣得紧,开心地走到夜娆面前,“这奴才还挺有趣的。”

夜娆听到这句话,不知哪来的胆量,直视着眼前人的双眼,竟然开口反驳道,“我不是奴才……我……我是景府二小姐。”

“哈哈哈……二哥,她,她太有趣了,她竟然说自己是……是二小姐?”翰茗笑弯了腰,有谁见过小姐穿成这个样子的?翰茗再一次打量着夜娆,明明一副穷酸样子,竟然胆敢冒充小姐,真是不要命了。

“来人,掌嘴。”翰瑛不屑的斜睨着夜娆,这个胆小的奴才竟然敢直视他的眼睛,看到她眼中流露出对他的探究,翰瑛更是非常不满意。

夜娆见那两个穿着高贵,气宇不凡的公子哥,隐隐也能猜出这二人的身份非福即贵。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看着那个人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夜娆更加不安起来。

“岚月!”她焦急的向岚月求救,可却见岚月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个妹妹平日里刁钻古怪,可这样玩,太过分了。岚月,我是你的姐姐啊,没有冒充,为什么不替她解释一下呢?

夜娆眼看着一个护卫模样的人得到命令以后向她走来,无奈之下,她又向景江月求救,可却见他双臂环胸,完全事不关己的痞笑着。

那一瞬间,无助的感觉席卷了夜娆。

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孤立了。

夜娆忽然喉咙里好酸,只能不断的向后退,忍住眼眶中翻滚的泪水。

她看到那人的手向她的脸挥来,闭上眼,把一肚子的屈辱香下肚,等待着施加在脸边的疼痛。

“啪。”一声脆响,可夜娆并没有被打。

错愕的睁开眼,却见到秧儿脸边明显的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红肿的印记,好疼,好痛,好刺眼。

“秧儿!”夜娆惊叫着,跪下半抱起被一巴掌打在地上的秧儿,强忍的泪再也忍不住了,一时间夺眶而出,“秧儿,你有没有怎么样?”

秧儿被打,夜娆却疼得连心都拧在了一起,自己真的好没用,害得秧儿跟着自己一起遭殃。

“小姐,秧儿没事。”

秧儿捂着脸,强挤出一个微笑。为小姐挨巴掌算得了什么?天下还有哪个小姐,能为奴才流泪的。这样的情分,是秧儿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那个护卫刚要继续抬起手掌,可见到楚翰瑛眼中的暗示,点了点头,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翰茗看着瘫在地上的两人,听着那个丫头口口声声喊着‘小姐’,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他疑惑的走到岚月旁边小声问道,“她真的是你姐姐?”

“是啊。”岚月若无其事的耸耸肩。

翰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夜娆,又看看了二皇子翰瑛,见他不吭声,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

继而又不解的问岚月,“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就不好玩了,你说是吧?”岚月顽皮的笑着,那笑容在年近十岁的岚月脸上是一张天真无邪的笑颜。

翰茗思索了一下,是这样吗?过了片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景江月看着翰茗脸上的尴尬,和气氛的僵硬,便急忙打着圆场,“这就是我二妹,景夜娆。”

说完又走到夜娆面前,把她搀扶起来。可夜娆这一次却用力甩开了景江月的手,而是扶着柱子自己站了起来,然后再去搀扶秧儿。

“夜娆啊,你这次被捉弄,就当是送岚月当生日礼物吧。”

景江月没想到夜娆会那么生气,以往都是这个丫头跟在自己的身后缠着自己跟她玩,可这一年不见,夜娆似乎是变了许多。哪里变了呢?景江月说不上。

岚月接过景江月的话,话语中带着嘲讽,“夜娆,我好喜欢你送我的礼物啊。”

夜娆越是出丑,岚月心里就越开心。尤其是看到楚翰瑛看夜娆时眼中的那份冷淡,岚月就越满足,越得意。

夜娆倏的抬起头,虽然岚月经常欺负自己,但她却不曾想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自己难堪。

更重要的是,他们竟然打了秧儿!

明知这兄妹俩刁蛮的脾气,但此刻面对着,又是别有滋味了,夜娆暗暗把怒气忍了下去,只得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别太过分。”

说完,看都没看其他人一眼,拉着秧儿便想赶快逃离这里,逃离他们带来的屈辱。

“没教养的女人。”翰瑛见夜娆看都未看自己一眼,显然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竟然有人对他二皇子这样不尊重。这一点让其感到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怒气,跟随着话语一起爆发了出来。

“岚月啊,你姐姐可真不禁逗。”翰茗失望的看着夜娆远走的背影,还以为是个好玩的人,可以相互认识一下,没想到那么扫兴就走了。

似乎看出了翰茗的心思,岚月狡黠一笑,“夜娆,别走啊。爹娘还没来,众位叔叔伯伯你也没见,这么急着走,可是不和礼数的。”

夜娆闻言,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越走越快。有没有我,不也是一样吗?这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我又何必让你们耍弄,自取其辱?

“夜娆,你没听见我的话吗?”岚月愤怒的喊道。景夜娆,你竟敢忤逆我?你只是一个令爹娘讨厌的贱人,一个令所有人都厌恶的扫把星!

岚月从小就喜欢欺负夜娆,尽管夜娆在她面前总显得那么卑微,但有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也是岚月所不具备的。无论她穿着多么华丽的衣服,但时间一长,众人眼中就有了评判。

夜娆的美,是纯粹,邪美,似乎带着浑然天成的魔力,让人无法对其视而不见。

“哥,你看姐姐她欺负我!”岚月撒娇的摇了摇景江月的衣袖,夜娆今天的态度让她很不高兴,她绝不容许夜娆的气焰在她之上!

“不准走!”岚月似疯狂的又一次喊道。

夜娆皱了皱眉,清楚地感受到岚月对自己的敌意。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为难自己,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想和她起冲突,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啊。

“哥哥,拿她脖子上的玉佩玩玩。”岚月的话令夜娆一阵毛骨悚然,她下意识的摸了摸项间的玉佩。不,那是十一年来娘亲唯一送过她的东西。

她珍惜着那份淡然的感情,小心翼翼的维系着这份称之为母爱的东西。母亲虽然冷淡,但她却把跟在她身边二十多年的心姨安排在西苑,照顾她的衣食起居。

可见母亲还是爱她的。夜娆绝不容许别人动这东西!

翰茗见到岚月Chun花般娇美的小脸上洒上了几滴泪水,心有不忍,便施展轻功,截住了夜娆和秧儿。

夜娆低着头,想绕开翰茗,可他却在看到夜娆项间的红绳时,一个用力,快速将其扯断。“啊!”夜娆吃痛的捂着脖子,却发现项间已经空无一物。

秧儿看着夜娆脖子上的红痕,心疼的叫道,“小姐?!”

“还给我!”夜娆愤怒的抬起头,手紧紧的攥起,直至骨节泛白。

“过去向岚月道歉,就给你。”

翰茗心想这个人是怎么当姐姐的,一个普通的玉佩而已,至于发那么大的脾气吗?

“给我!”夜娆低吼道,声音有些颤抖。

翰茗撇撇嘴,高高地举起玉佩,向亭中的岚月扔了过去。“嘿!接着,岚月。”

岚月迅速的接住玉佩,站到了亭子的长椅上,她得意的拿着玉佩朝着夜娆晃了晃,“夜娆,玉佩在这里,快过来啊,快过来。”

夜娆想都没想的朝着亭子冲了过来,从二皇子翰瑛身边飞奔而过,又一次忽视了这个绝对不容许别人对他视而不见的人。

夜娆点起角尖,挥舞着双臂去抓那块玉佩,却再一次扑了个空,岚月拿着玉佩从东晃到西,再从西晃回来,耍得夜娆团团转着。

忽然岚月察觉到夜娆的神情有些异常,从没见过如此可怕的夜娆,也从没见过会反抗的夜娆。岚月心中竟然有些害怕,看到亭外姗姗而来的四小姐柒月,岚月把手中的玉佩又向她扔了过去,“柒月,快接住!”

夜娆眉心的折痕再一次加深,从鼻尖把心中隐忍的怨气呼出,又迅速的转身跑向亭外。看到柒月拿着玉佩向自己走来,心思全放在玉佩上。哪知这时柒月忽然伸出一脚。

“啊……”夜娆毫无防备的扑倒在了地上,额头撞向了石阶,血顺着发间渗出。

顿时,所有人都呆住了,没想到这次真的玩过了火。

岚月,江月都围着夜娆,却没有一个伸出手来能拉她一把的人。翰瑛嘴角动了动,似有些不忍,但又想到刚刚夜娆高傲的样子,随即打消了念头。

“姐姐,何必行此大礼啊。”柒月Jian佞的笑道。

夜娆从地上爬了起来,额头上的血依旧不停的向下滑落,黏湿了夜娆散落于耳际的鬓发,思维已经有些混乱,但她却能感到周围的每个人都在笑。

岚月在笑,江月在笑,柒月在笑。

那两个陌生人,也在笑。

“把玉佩还我。”夜娆只要玉佩。

“四小姐,求求你了,把玉佩还给小姐吧。”秧儿跑到亭中不停的向柒月磕着头,翰茗觉得事情做得有些过分,便想把玉佩重新拿回来。

可柒月把玉佩交给翰茗时,却忽然巧妙的手一松,翰茗猝不及防下,玉佩就那么直直的摔到了地上,碎了。

碎了……夜娆的心似是忽然被针扎了一下,她蹲了下来,默默的看着玉佩出神。

翰茗有些愧疚,但他并不知道玉佩对于夜娆有多么重要的意义,更不知道夜娆此时的心也像玉佩一样,碎得七零八落,残缺不全。

正在这时,从亭外走进来一位年轻的妇人,如果不是头上的发髻证明了年龄,根本看不出这个女人已经是四个儿女的娘亲。

来的人正是丞相夫人,当今皇后的义妹,月莲。

“二皇子,五皇子。”月莲行了礼,翰瑛翰茗也随即还礼道,“姨娘。”

“发生什么事了?”月莲的目光刻意的躲过夜娆,冲着自己的儿子江月问道。

江月朝着地下望了望,月莲会意也随之望去,却在见到破碎的玉佩时,面色倏然泛白起来,美丽的雅颜竟然歇斯底里的抖动起来。

“夜娆。”月莲狠狠地念着她的名字,对夜娆的伤没有丝毫的关心。

夜娆看到了母亲眼中的愤怒,咬了下嘴唇,轻唤出声,“娘?”

“来人,把夜娆送回房里,看好她,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房门!”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无论她做了什么,爹娘的心,永远的,只会向着岚月他们。

但为何仍会心痛?仍旧渴望娘的一声关心,甚至一个关切的眼神。

可惜,血流淋淋,留下的是永远的伤,额上,心上。

岚月邪恶一笑,见到夜娆走远,一下子扑在月莲怀里,声音却带着哭腔,“娘,夜娆好恐怖哦。”

月莲温柔的安慰着岚月,声音带着无限的轻柔,“孩子,不怕,娘不会让她伤到你的。”

永远不会。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