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宅门弃妇

更新时间:2020-06-30 07:02:17

宅门弃妇 连载中

宅门弃妇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华卿 分类:都市 主角:慕容雅礼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华卿原创的都市小说《宅门弃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慕容雅礼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云开雾散风未醒,情归何处,最是踌躇,紫陌红尘,一段相思,一段惆怅路。 他本是大夙王朝第一家族的少爷,是京城四公子之首,是名门望族之后,突然遭遇灭门之灾,危难之中幸得她相救。 她知晓关于他的种种,还一路死缠烂打执意要跟随他。 原来他年少时曾无意施舍她几个馒头却让她铭记至今。 昔日邋里邋遢的小乞丐转眼已经长成娉婷玉立的清新少女。 她隐姓埋名,对他谎话连篇。她到底姓谁名谁?邻国公主?绝命杀手? 当一切阴谋浮现于水面,他是亲手把她送入地狱的人,她苍白而掷地有声地话语道:“如今我也跟你站在一个对等的位置,你从前有多恨我,今后我便有多恨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吃了,走吧。”月牙突然没了胃口,放下筷子,起身而立。

“那……走吧,师妹。”叶子轩从衣袖里拿出几片金叶子放在桌上,也随之站了起来。他对师妹一向是言听计从。

月牙和叶子轩走出栖凰楼,刚走出几步,后面便有人喊道:“两位客官,等等,你们的东西落下了。”

月牙转过身,便看见栖凰楼的小二拿着一个紫色锦盒匆忙跑来,原来是刚才在路过一个首饰铺,叶子轩非要给她买的白玉簪子,烬阳山庄的人都知道,月牙姑娘别的不爱,独爱簪子。木质的,玉质的,银质的等等,爱不释手。

叶子轩心里一沉,其实自己刚才就看见月牙无心拿起锦盒,他只是装作不知道,就想知道待她发现玉簪不见后是什么神情。

这下他终于看见了,月牙只是神色淡淡的接过锦盒,礼貌的对店小二说声谢谢。

但是,瞬间,叶子轩便看见月牙脸上转换出他从未出现过的神色,烬阳山庄的人都知道,月牙平时对谁都是平平淡淡,冷冷清清。

她待人处物客气但是疏远,包括这个和她相处了四年的师兄也得不到她青睐,唯一能时常得她笑靥的只有肖婆婆一人。

而此刻月牙的脸上出现的是惊喜,柔和的目光中散发出一种心动,像是被什么东西震惊到一般。叶子轩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月牙盯着栖凰楼的二楼一个打开的镂空雕花窗户看。叶子轩不知道她看见了什么,但是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空无一物。

叶子轩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月牙往栖凰楼里跑去,那样子像是有什么心爱之物要丢失了一样的着急。

月牙确信,窗户里的人是他,一定是他,虽然四年未见,但是那神韵,那容貌她一生都不会忘怀。四年来,她没有一天不想他,南宫宸。每晚她必枕着那块手帕睡觉,怀着对他的思念入梦。明明才一面,却似上辈子早已有了牵连。

是他,支撑着她这四年来的暗杀生涯,每次都快撑不下去,她就想起他,那个翩翩如玉的少年。她要活下去,因为要见到他。

“姑娘,楼上你不能上去。“月牙刚跑到楼梯口,忽然从阴影部分窜出一黑衣人,语气全身散发着冷气,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想死的话赶紧让开”月牙冰冷的开口,丝毫不顾及堂内其他人投来的诧异目光。一般可以上二楼的除非有预约,不然没有那个资格上去,这点她当然知道。

“对不起,姑娘,栖凰楼的规矩不能让你破了,如此只有对不……”乌衣人还未说完,月牙从腰身扯过一条白色的细小蛇鞭,凌厉的扫过一招,打断了他的话语。不过几招,月牙便收回白色的蛇鞭,乌衣人半跪在她面前,捂着血流不止的手臂。

蛇鞭是百里瑶嫣特意找人从邻国达西国定制的,说月牙适合这种使用轻便的武器,并且平时可以围在腰间以作掩饰。

见到有人硬闯二楼,来者不善,栖凰楼很快出现了很多乌衣人包围了月牙。同时有人赶紧上楼禀告主人。

“师妹,你是怎么了?”叶子轩越过人群,来到月牙身边急切的问道,师傅曾一度嘱咐他说,切忌不可主动招惹栖凰楼的人,叶子轩猜想可能烬阳山庄和栖凰楼有什么密切的联系,虽然这些他都不得而知,但是,每次在栖凰楼用完饭后便结账走人,从不多事,师妹今天太不对劲了,到底是怎么了。

“我要上去,他们拦我。”月牙还是一如沉静的说道,仿佛刚才那个急躁的人不存在一样。

“师妹,你听我说……”叶子轩拉着月牙的胳膊赶紧劝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月牙不耐烦的打断叶子轩的话,猛地甩开叶子轩的手。挥鞭直向那群乌衣人。叶子轩见状只有出剑,帮忙护着师妹,并不动手伤人。

月牙的心里越着急招式也就越狠厉,每招都带出强劲的杀伤力,叶子轩护住月牙的背部,免遭袭击,乌衣人倒下了许多。栖凰楼整个一楼都被打得破碎不堪,桌子板凳,茶壶碟子没有一个完好。用餐的人也早已跑得不知踪影。

“住手。”高昂的声音自楼上响起。

乌衣人认出是自家的主人的声音,赶紧收手。月牙见对方已收手,也收回蛇鞭。司寇棋看着眼前的两人,一男一女。

“两位客人,请问你们为何在我栖凰楼做出如此行径。”司寇棋扶着楼梯从容不迫地走下楼。心里不禁纳闷,这个两人是谁?武功这样了不得,他一手训练出来的乌衣骑,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内就被她们解决大半。

月牙没有回答司寇棋的话,视线穿过司寇棋,直直地盯着站在楼梯口上的男子,与他对视。曾几何时,他的轮廓只出现在如雾的记忆里,如今真实的站在她面前,一切似乎那么的不真实。

四年了,她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已不是那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他也有了变化,长高了许多,修长的身躯傲然的立着,发间馆了成年男子的发式。他仍旧是那般的温润如玉,面容比四年前更加俊美异常。眉目间比四年前更多了一份稳重成熟。

眼神早已不似原来的清澈明亮,原来成长的不止是她,或许他这四年来也承受了许多。

南宫宸,轩辕荀,皇甫訾,三人比肩站着,今天是初七,由于他们四人不常能聚在一块,便约定每月初七来栖凰楼相聚,今天刚相聚片刻,便听到楼下有打斗声。

一会儿就有一个人急急忙忙跑进来在司寇棋耳边耳语一番,司寇棋便起身离开,他们几个来顺道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按理说,基本上很多达官贵人都知道栖凰楼是司寇家的产业之一,光是司寇这个姓氏,也能镇住很多来闹事的事。今天这个女子是什么来头,敢这样放肆。

“南……南宫宸,你……你还记得我吗?”月牙痴痴的盯着南宫宸问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