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戏爱,娇妻难伺候

更新时间:2020-06-30 07:08:04

总裁戏爱,娇妻难伺候 连载中

总裁戏爱,娇妻难伺候

来源:微小宝 作者:宝宝大长腿 分类:都市 主角:周子希宋哥 人气:

火爆新书《总裁戏爱,娇妻难伺候》是宝宝大长腿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周子希宋哥,书中主要讲述了:遇上周子希那年: 我肤白貌美大长腿,可我没钱。 他潇洒恣意贵公子,可他有病! 为了跟前女友赌一口气,他拖着我进了民政局。 一个小时后,把我变成了周太太。 一个月后,我被踢出周家大门。 他跟前女友站在楼顶露台上,温柔地接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灵灵本来正依偎在陆辞怀里,看到我进来,她神色一愣,递给我一个疑惑的眼神。

  陈思思身体贴着周子希,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轻蔑地望了我一眼。

  我脸上只剩下苦笑,知道自己这是被阴了。

  陈思思,肯定是她干的好事!

  “哎呦,这个丫头不错。”

  最左边的大胖子姓何,五十多岁,满脸褶子。他是陈思思的干爹,我就远远见过一次,连照面都没打过。

  他会点我来陪酒,肯定是陈思思这个小人使的阴招。

  灵灵担忧地望着我,可是进了这里,再想出去就难了。

  大胖子挺着啤酒肚,就跟怀孕六七个月一样,他朝我伸出咸猪手,眼睛里冒出红光:“来来来丫头,到爸爸这里来。”

  陆辞“噗哧”一声笑出来,周子希黑着脸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我恶心的想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却只能强颜欢笑,走到他身边坐下。

  屁股才刚挨到沙发,大胖子的手就伸过来,不客气地搭在我大腿上。虽然裙摆很长,他的手也就是放在布料上,我还是忍不住反胃。

  离得近了,他看到我身上露出来的痕迹,眼神更加热切,色迷迷地看来看去。

  “干爹,你就光顾着看美人,酒都忘记喝了。”陈思思睨了一眼何胖子,当着一圈人的面撒娇,顺便给我点眼药。

  “对对对,喝酒,喝酒。”何胖子一边端酒杯,一边在我腿上掐了一把。

  我脸上的肌肉一跳,疼得神经都扭曲了。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何胖子将酒杯塞到我嘴边,腆笑着往我身上挤。

  他一张嘴,我就闻到难闻的香烟味。

  不知道他多久没洗澡了,身上总有一股狐臭味,在这闷热的包厢里,逼得我头脑发晕,昏昏沉沉的。

  为了防止他再往我身上挤,我接过酒杯,仰头一口喝了个干净。

  白酒度数高,一口闷下去,脑子里瞬间“嗡”的一下,冲的我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晃了晃脑袋保持清醒,想要尿遁,冷不丁后背一凉,一股冷风直接灌进后背。

  “啪!”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一把将酒杯拍在大理石桌面上,涨红着脸站起身。

  姓何的流氓,他竟然扯我衣服的拉链!

  等我站起来的时候,才知道傻X了。我在这里给姓何的脸色看,最后倒霉的不还是自己?

  何胖子脸色沉下去,眼神冷冰冰的,不怀好意地望着我。我赶紧背过手拉好拉链,娇笑着重新坐回去,撒娇道:“何先生,不要这个样子嘛,人家不习惯。”

  话说出口的时候,我差点吐出来。

  平时看陈思思对着别人撒娇,我还觉得她表情真到位,现在轮到自己上阵了,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不习惯?”何胖子根本不吃这一招,我的手刚搭上他的胳膊,他猛地拽住我手腕,一下将我拉到他腿上坐下。

  “何先生?”我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抵住他的胸口,拼命想往后退。

  何胖子那只手就跟老虎钳一样,手腕被他捏的生疼。

  他轻蔑地望着我,摸到我手背的拉链,“刺啦”一声,直接将拉链拉到腰部以下,用力将裙子往下扒。

  “何先生!”我吓的大叫一声,嗓子都破了音,慌忙抬手掩住胸口的皮肤。

  “何先生,来来来,我陪你喝一杯。”

  灵灵看我被欺负,脸都白了,连忙端了杯酒过来要敬他。

  “你他女马的给我滚开,没长眼是不是?”

  何胖子大吼一声,陆辞一把将灵灵拽回去,箍着她的腰不让她多管闲事。

  “我看上你那是给你脸,还敢给我摆谱!艹你女马的!”

  姓何的一把将我推到地上,指着我肩膀上的痕迹讥笑道:“也就是个女表子,给老子装什么纯!你这种人,不就是要钱吗!老子有钱也不给你这种贱货!”

  我趴在地上吭都不敢吭一声,手指死死扣住地上的羊毛毯,好像这样就不会害怕。

  姓何的却越说越生气,突然抓起酒杯站起来,一脚把我踢翻过来,捏着我下巴就灌我酒。

  我吓得浑身发抖,拼命摇头,可他就像一座山,压在我身上,怎么推都推不开。

  白酒冲的我头脑发晕,我茫然地睁着眼,脸上身上全都是酒水。

  灵灵被陆辞捂住嘴巴困在怀里,眼里全都是泪。

  陈思思得意地靠在周子希身上,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

  我“呜呜”乱叫着,求救地望着周子希。现在也只有他能救我,毕竟,我跟他领过证的,总该有一丝情分在吧。可他那张英俊的面庞毫无表情,察觉到我在看他,甚至往后靠了靠,彻底躲进黑暗里。

  我绝望地收回视线,就看到何胖子抓起桌上的酒瓶,强硬地将瓶口塞进我嘴里。

  强劲的白酒直往嗓子里冲,胃里像是要痉挛一样,疼得我太阳穴不停的跳。想吐吐不出来,想咽咽不下去。

  何胖子脸色涨红,疯癫地望着我,激动地大吼道:“喝!给我喝你个马蚤货!”

  “何总,生意的事还要不要谈?”

  忽然,角落里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谈谈谈,当然要谈。”何胖子赶忙接了一句。

  他的手蓦地一松,酒瓶从我嘴里掉下去,我一下滩在地上,烂泥一样,除了喘气还是喘气。

  “还不快滚!”

  何胖子厌恶地踢我一脚,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连战都站不稳,连滚带爬地出了886的门。

  一出门,刚才麻木的疼痛好像一下子苏醒过来,浑身上下都在疼,胃里更是翻江倒海,一阵一阵往上涌。

  我赶紧冲到卫生间隔间,抱着马桶吐了个昏天黑地,胃里就像火烧一样,喉咙也一阵生疼。

  歇了好长时间,腿上才有力气,爬起来洗漱。

  赫然发现陈思思就站在洗手池前,正拿着粉饼盒补妆。

  看到我出来,她脸上的笑就像开花一样,一下灿烂起来:“怎么,不是勾搭上周少了么,他怎么不替你出头呀?”

  我一噎,却没力气跟她争辩。

  一想到她针对我,脸就黑了。

  她睨了我一眼,轻蔑道:“凭你这种姿色,也敢抢我的男人?贱货一个,还装什么清纯!”

  她转身要走,我被她激的头脑发涨,想都没想就说:“我用得着抢?我都跟他结婚了!”

  陈思思转过头吗,她的表情就像见鬼一样,瞪大眼睛望着我。半晌怜悯道:“张楚楚,有病就去吃药,别在这发神经。”

  她竟然不相信我的话!

  我想解释,可她已经走了。

  将身上的酒水清理干净,我就往灵灵的休息室走。

  像灵灵这样得宠的公主,都有单独的休息室,我偶尔能去她那里歇歇脚。

  才刚推开门,就看到灵灵坐在沙发上,脸色很不好看。

  看到我进来,她一把摔上门,拿起抱枕没头没脑地往我身上砸,一边砸一边骂:“张楚楚你傻B是不是?你他码的有没有脑子!好好的大学你不上你学别人混夜店!你以为当公主很酷是不是?那个姓何的是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你怎么敢去陪酒!你要是死了我连屁都不会为你放一个!”

  我任由她又打又骂,一个字也不说。

  灵灵打累了,把抱枕一扔,抱着我哭的稀里哗啦。

  我们两个搂在一块,靠在沙发上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骂何胖子不得好死出门就被车撞。

  正哭的起劲,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陆辞的脑袋伸进来,望着我说:“张楚楚是吧?子希找你,在后门等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