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掠爱成婚

更新时间:2021-06-24 01:12:06

掠爱成婚 已完结

掠爱成婚

来源:落初 作者:白云儿 分类:都市 主角:白眉白庄宇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掠爱成婚》的小说,是作者白云儿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谣传,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白家四个私生女争当豪门墨家的冲喜新娘。结果,最想置身事外的她被逼成了三少的冲喜新娘,又被设计与二少有了一夜情,却由此情愫暗生。在二少订婚前夕,她以“弟妹”的身份亲自向二少表白心迹被拒,却在他结婚之日用腹中的孩子作要挟,披上了嫁衣取代了原来的新娘,成了二少的合法妻子。前夫无声谴责,大伯嫂嫂口征笔伐,妹妹母亲哭诉,姐姐陷害,好友反目……各种巧合,各种误解,她卷入了墨家的阴谋纷争欲摆不能,又意外成了黑白两道及外国间谍眼中的焦点人物。家破人亡,九死一生,爱得心灰意冷,而他却说:“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个没用的女儿,算我白养你了……”向迪骂得越来越不像话,而白雪气得浑身哆嗦,满脸通红,可是,她除了哭泣外,没有说一言半语。

陈碧苦着脸,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得白眉心里发毛。

沈梅与洁柔微笑着,假仁假意劝说。

白庄宇好言劝慰向迪与陈碧,本来也没想四个女儿都同意应征,一半一半也是意料中的事。

“碰!”向迪气不过,将自己用过餐的空碗砸向自己的女儿白雪,偏了,摔在地上,如同飞花碎玉,其中一块在地上滑行了很远,又滴溜溜地在地上转了很久才停下。

所有的人呆了几秒才炸开。

砸碗这事,在白家是不允许的,向迪当下就被白庄宇喝斥,不敢再吱声。

佣人王婶跑出来收拾碎碗,其他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向迪身上,白眉趁机拉上哭成泪人的白雪离开了白家别墅。

因为白家别墅离白雪就读的枫城大学不远,白眉决定步行送她回学校,顺便散散心。

一路上,白雪一直在哭泣,白眉只能像往常无数次那样,给她以静静地陪伴,无声的安慰,因为她跟她一样,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本身就是一种无奈,这种无奈她们无法选择,只能接受。

一个在哭泣,一个在沉思,当行人匆匆穿过斑马线时,她们竟然迈着鸭步胜似闲庭散步。

一辆炫酷的跑车突然而至。

眼前白花一片,耳边是尖锐的紧急刹车声,两姐妹大惊,脚下一乱,不知是谁绊倒了谁,总之两人抱成一团摔倒了,奇怪的是,不仅没有远离跑车,反而身体朝跑车方向倒下。

“吱”一声,车头与两个女孩身体堪堪亲密接触就稳稳地停了下来。

太惊险了!

她们吓得手脚发软,几乎没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

这时,跑车上坐着的两个高大男人下了车,走到她们身边瞧了瞧,发现她们没受伤都松了一口气。

从驾驶室下来的俞子悦说话了:“想学碰瓷也得多练习几遍,这么拙笨的技术就不要出来献丑了。”

“喂,你们怎么开车的?”白眉恼火地一跃而起,上前揪住从副驾室走下来的墨奕的衣襟,正想理论,眼皮一抬,顿时傻了眼。

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真帅,那五官,那身材,简直是鬼斧神工的杰作,比时尚杂志上看到的模特好看多了,可是,这个人怎么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我去,这个时候还顾得上犯花痴!”刚刚还气急败坏的俞子悦笑出声,耸耸肩,摊摊手,转身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室。

白眉感觉到自己失态了,悄悄地收回手,没心情追究他们的“低素质”了,可是,下一刻她的下巴被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不得不抬起脸与他相对,两人四眼近在咫尺,马路上的灯光并不亮,但他们都清楚地看到彼此眼里自己的表情,是那么地惊讶。

“你是白庄宇的私生女?”墨奕吐出来的声音沉深又冰冷,如同严冬“呼”刮过的一阵寒风,拐跑了身上所有的温度。

白眉从失神中拉回来,一巴掌就拍开了他的手,气愤地说:“你说什么?”她最讨厌这个标签了,那是令她无法释怀的羞耻。

白雪也听到了,担心她与别人争执吃亏,上前拉她的手:“三姐,走吧!”

俞子悦自认为看了一场最无聊的勾引高富帅的戏码,摇头,冷笑,招呼同伴:“奕,上车,小心沾上腥臊味!到时,语嫣可会不高兴的。”

墨奕没有再说话,只是借着车灯雪亮的光柱多看了白眉两眼,然后面无表情地上了车,坐好,没再回头。

车子一个漂亮的倒退掉头,“呼”带着热浪,卷起尘土,风驰电掣而去。

“太过份了,这都是什么人嘛!”

“姐,别跟那些人一般见识!”

白眉心里有气,白雪息事宁人地安慰,两人互相检查了一下伤情,因为是冬天,穿得多,只是手掌擦破了一点点皮,脚撞出了淤青,总算有惊无险。

送完白雪,白眉马不停蹄地赶回人民医院的集体宿舍,推开门就看到洋洋与依依两人并肩坐在床沿头碰头玩手机。

两个家伙又在刷朋友圈。

“哈?你回来了?冲喜新娘这事,怎么样了?”依依一下子跳到白眉的面前,关切的表情太过于夸张,很刺眼。

“哪有什么?”白眉嘟哝一句,借口去住院部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帮忙的,丢下包包,拎上白大卦就想开溜。

“别想敷衍我们!”洋洋一个霸道的熊抱,令白眉哭笑不得。

三人打闹了一会儿,白眉最终还是将白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们,特意略去马路上的遭遇。

她们俩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每当心里不痛快时,与她们说话,打闹一翻,心里的郁闷就会消散不少,只是,她像往常一样,叮嘱她们不要说出去。

冲喜这事,在枫城也不是稀奇的事,就像民间的请神棍巫婆跳大神一样,可是,这样的事一旦与豪门墨家扯上关系,再小的事也会平地起风波,总会生出莫名奇妙的事儿,借机大做广告,大赚一笔的同时娱乐老百姓。

依依愤愤不平:“眉,你真傻,为什么你不争取去应征?能成为墨家的冲喜新娘,就有可能接触墨家的两个未婚少爷,如果能来个假戏真做,那该多好啊?”

洋洋也笑着说:“就是罗,不能及时抓住改变命运的草绳真真是可惜了!”

白眉淡淡一笑,换上白大卦:“你们俩个别做梦了,咱们一起去住院部看看吧!”

洋洋厌恶地一皱眉头,拿着手机往床上一躺:“我才没你拼命呢,我累了,想睡觉!

“等等我,我陪你去。”依依以从来没有过的热情及速度换上白大卦。

两人走出房间没多远,依依就凑嘴巴来,笑得一脸狐媚样:“眉,你说,我也去应征冲喜新娘,好不好?”

“为什么?”白眉有些不解,这种事并不荣光,极爱面子的依依怎么会这样想。

“我只是想证明我不会比你们差!”依依面色凛然,说完后,脸一红,堆起笑容,“呵呵,谁都喜欢高富帅啦,万一选中我呢?我就有机会成为真正的墨少NaiNai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