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和平饭店

更新时间:2018-12-30 16:12:29

和平饭店 连载中

和平饭店

来源:掌中云 作者:肖午杨树 分类:军事 主角:王大顶陈佳影 人气:

火爆新书《和平饭店》是肖午杨树所创作的一本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王大顶陈佳影,书中主要讲述了:和平饭店小说描写了中共地下党南宫瑛潜伏到满铁株式会社扮演陈佳影在和平饭店参与“政治献金”一案,凭借自身的智谋和机巧,与土匪王大顶,潜伏党员窦仕骁完美配合,最终给予日方及伪满洲国巨大打击。小说节奏快,紧张烧脑,步步惊心。将儿女情长融入家国大义,有人在极限状态下的隐忍不发,也有对人性的观照和同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餐厅里,陈氏兄弟、伊藤夫妇、乔治白三桌客人正在用餐,他们相互间隔得很远。

陈敏正说:“我觉得不对,内尔纳是怕日本人误以为要找的胶卷就是他手中的那枚,既然如此,他应该巴不得我俩接过这块烫手山芋啊。”

陈敏章说:“听他的鬼话呢,就算日本人发现那胶卷,又能误会他什么?共产党吗?胶卷一洗出来就看到内容了,误会也误会不了多久吧?我怀疑他不肯拿出胶卷是因为他也在跟别人叫卖,而且价钱更高。”

陈敏正一惊说:“你是说那个乔治白?”

诺尔曼从厅门走来。陈敏章招呼说:“夫人,您先生没有同来吗?”

诺尔曼微笑说:“因为你们两个蠢货让他没了胃口。”

诺尔曼走到一张桌边坐下,与此同时,乔治白起身离席。

陈敏章对陈敏正说:“必须尽快处理掉那枚胶卷,决不能让美国人发现你我招完他们,又掉过头去跟苏联人谈判,要是冲击到了政权利益,你我连亡命天涯的可能都没有。”

这时,瑞恩走出电梯口,乔治白匆匆迎了上去,低声地对瑞恩说:“一会儿去我房间。”瑞恩说:“怎么了乔治?”

乔治白说:“我怀疑陈氏兄弟已经知道胶卷的事了。”瑞恩大惊:“怎么可能?除非内尔纳自己兜底,可他还在等我们出价呢。”

乔治白说:“刚才用餐时,我一直在观察他们的交谈,其中有两个口型多次重复。”乔治白放大、放缓地模拟了两个口型。

瑞恩对应着说:“胶卷……内尔纳?”

乔治白说:“这意味着什么?”瑞恩的眉头皱了一下。

2

窦警长铁青着脸随着石原匆匆走进休息室。

窦警长说:“改变调查方向?这就是现在你的态度?你放弃了?”

石原说:“临时组合,不可能知道对方的机密身份。”

窦警长说:“不不……不,在我们撞见之前,他俩已经串供好了。”

石原说:“窦警长,你知道吗?我们的假设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王大顶是什么人?能有这个胆量为萍水相逢的人玩命?”

窦警长说:“他是……贪、贪恋女色……”

石原摇头说:“这个理由太牵强附会了。”

窦警长刚要开口,却被石原沉声抢话:“已经很尴尬了,日下大佐之前就有叮嘱,在和平饭店行事必须谨慎,而我们呢?那个女作家,她与香雉将军会有日常的电话往来,这绝非一般的读者关系,我们却为了恐吓陈佳影夫妇而殴打她。”

窦警长疲惫地说:“你再让我确定一下。”

石原说:“什么?”

窦警长说:“王先生的华强商行,记得吗?得知我们调查后,就很巧合地遭人打砸、清了场。”

石原说:“你尽快落实吧。”

窦警长说:“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山东警察局。”他拿起电话,拨号。

窦警长说:“我找杨警官。”

杨警官握着话筒说:“我是杨静哲,哦,是窦警长,您有什么事?”

窦警长说:“事情依旧跟那家华强商行有关,该商行负责人王伯仁现在我处,我需要核对他的一些个人信息,所以,请您给以协助。”

杨警官说:“他因为什么落你手里了?”

窦警长说:“真对不起,这个请恕我不能透露。”

杨警官不耐烦地说:“那就先发个函吧,我还得看上头批不批呢。”

窦警长说:“杨警官……”

杨警官打断说:“给我听好了,二鬼子!出了东三省,没人会买你面子。”说完,杨警官便“啪”地挂掉了电话。

窦警长浑身哆嗦地挂了电话。这时,一个宪兵进来说道:“窦警长,满铁的野间课长要见你,他现在在休息室等你。”

窦警长与石原一起来到休息室,野间连忙起身与他们握手,然后,将两本请帖轻轻放到茶几上。野间说:“香雉将军举办宴会,照例都会给我部两张请帖,不填姓名,意思是我们谁参加就填谁。”

窦警长看了一眼请帖说:“野间课长的意思是……”

野间说:“恰逢王伯仁先生回来省亲,这次酒会就由他们夫妇出席,我也是借此表达我部对前任课长新佑卫门的敬意。”

窦警长不由得眉头一跳说:“您见过王先生?”

野间说:“没有。我部人员中,见过王先生的只有新佑先生及其两名亲随,但他们都因‘327火灾’事件回国了。那次事件中,有一些文件不幸焚毁,其中包含陈女士的背景材料。”

窦警长失望地看了一眼石原。野间说:“我来这里,绝无左右办案之意图,只是想对二位做些陈情。陈佳影女士,是新佑先生亲自选拔,背景审查历时九十天,异常严苛,包括对其丈夫王伯仁,否则,新佑先生绝不会借用王先生之名,作为华强商行注册的总裁。”

窦警长惊愕地说:“什么?”

野间说:“华强商行是我部在山东的一个工作站,所以需要有位名义上的总裁,需符合的条件是,身在局外又足可信任。”

3

307房间,乔治白端起两杯咖啡来到沙发边,递给了瑞恩一杯。

乔治白说:“瑞恩,我明白怎么回事了,内尔纳宣称拍下了陈氏兄弟和苏联人的秘密交易,于是奇货可居,待价而沽。”

瑞恩说:“他让我们出价的同时,也去勒索了陈氏兄弟?”

乔治白说:“如果内尔纳所说属实,就证明南京政权在美苏之间耍两面派,陈氏兄弟比我们更想拿到胶卷,内幕曝光,他俩的罪过可就够死了。于是我们就会相互竞价,最后被那该死的情报贩子赚得个钵满。”

瑞恩说:“相互竞价,就让人讨厌了。我们必须看到胶卷内容,确定这桩秘密交易是否真的存在,有谁要抢,就借日本人的手去办这事。”

乔治白笑了笑,从边上的文具盒里取出便签本,抽出铅笔,随即换用左手写下两个间断的法文单词,意思是说:胶卷、危险。乔治白撕下便笺纸向瑞恩举起说:“日本人兴师动众,不也是为了一枚胶卷吗?”

西餐厅里,石原与白秋成看着窦警长稀里呼噜吃着面条。

石原说:“窦警长,必须调整方向了,文姓要犯把胶卷转移给饭店里的共党是很有可能的,你我都要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窦警长抹抹嘴说:“这不就是日下大佐的分析嘛。”

石原说:“你自己有数,其实我们搁置了另一个嫌疑人内尔纳。”

“试试看吧。”窦警长转对白秋成说,“内尔纳现在什么状态?”

白秋成说:“一直很神经质,可能是……”

这时警察C进来,将一张皱巴巴的便笺纸摆在了桌上,说道:“窦警长,这是我在搜检废弃物时发现的,是法文,我查了字典。”只见纸面上,两个间断法文单词,下面用铅笔附了中文“胶卷、危险”两字。

窦警长与石原异口同声说:“法文、内尔纳?”

窦警长说:“走,去审这家伙。”

几个人跟着窦警长匆匆走出西餐厅,来到313房间。

内尔纳看到他们进来,先是一惊,接着怒吼:“你们又来干什么?”

窦警长说:“胶卷呢?”

内尔纳惊恐地说:“什么意思?什么胶卷?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窦警长冷冷地说:“饭店所有人里,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手段的。”

内尔纳说:“你们搞错了,没有胶卷,什么都没有。”

这时,电话铃响。内尔纳一脸讶异地盯着电话。窦警长甩了甩脸,示意内尔纳去接电话。内尔纳战战兢兢地接起电话说:“你好。”

话机内传出男声:“内尔纳先生,那枚胶卷事关重大,你必须……”

“No——”内尔纳大叫着挂掉电话。窦警长阴沉地看着内尔纳。

此刻,一个女扮男装的人走出电话亭。与此同时,瑞恩抬手看了看表,朝对面沙发上的乔治白点了点头。

313房间,窦警长阴森森地说:“是不是文姓要犯把胶卷给了你?”

内尔纳惊慌失措地说:“No、No,不是这样!你们搞错了。”

窦警长向白秋成说:“不管什么手段,半小时之内,让我见到胶卷。”话音刚落,警察C握着一大团湿漉漉的浸血药棉从里间出来说:“窦警长,这些是在卫生间发现的,堵了抽水马桶,应该是没被冲掉。”

内尔纳蹿身要跑,被拦住。窦警长摸了摸那团浸血药棉,竟摸出一筒胶卷。窦警长举着胶卷,问内尔纳说:“这是什么?”

内尔纳忽然发狂般挣开石原和白秋成,狂叫着冲了出去,窦警长等人紧接着追了出去。这时,陈佳影正好打开316房门接服务员送来的餐具,内尔纳冲过去,一把勒住陈佳影的脖子,将她拖进316房间,一路抵到桌边,然后从笔筒里抽出裁纸刀抵到了她的腭下。

窦警长等人纷纷掏枪对着内尔纳喊:“给我住手!”“你不要乱来!”

内尔纳号叫:“让我走!让我离开这鬼地方,否则我就杀了她!”

窦警长示意大家收起枪。这时,石原突然喊道:“白秋成!”

内尔纳愣了一下神,“砰!”白秋成眼疾手快朝内尔纳开了一枪,正打中他的面部,当即倒毙在地。陈佳影见状,惊叫了一声。

窦警长上前去抱住陈佳影,安慰道:“没事没事……没事了。”

4

在警察B的护送下,王大顶拄着双拐,走进316房间。

王大顶说:“佳影,我那个得说清楚,内尔纳这下场不能赖我。”

陈佳影说:“我也没想跟你掰扯这个了。”

王大顶说:“你早说你还有道护身符,我就不会瞎折腾了。”

陈佳影说:“我是要说的,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你出卖了。”

王大顶说:“那不就是虚晃一枪嘛,是为了救你。”

陈佳影说:“曝光我是共产党,再救我,我就无路可走,只能跟你混黑瞎子岭,对吧?”

王大顶说:“黑瞎子岭走抗日道路,想要你辅佐嘛。”

陈佳影说:“王大顶,利己无可厚非,但不能损人,这是底线,想有更高追求,那就还要懂得利他、利众,如果你期望黑瞎子岭走向光荣,就必须补上这一课。”

王大顶说:“这个主题很大,先搁着,最紧要的是接下去怎么办?”

陈佳影说:“事实上没有王伯仁这个人,其身份、履历都是虚拟的,这是我和前任课长新佑卫门的秘密,所以这个人你怎么演绎都不过分。”

王大顶突然醒悟说:“太邪门儿了吧?怪不得呢,让我死扛住夫妻这个关系,因为你丈夫他们压根儿就查不到,哈哈,原来你没丈夫!”

陈佳影说:“我后腰下左右两个酒窝,我真正的丈夫喜欢亲吻那里。”

王大顶当即又萎了说:“你伤我自尊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