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巅峰进化

更新时间:2019-01-04 13:15:52

巅峰进化 已完结

巅峰进化

来源:落初 作者:君不见 分类:科幻 主角:薛阳米雪 人气:

新书《巅峰进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君不见,主角薛阳米雪,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没有最强的能力,只有最强的人。  胜者为巅,达者为峰。  (还在养肥的赶快下手吧……《巅峰进化》书友群群号:291592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看,自然看最好的,所以薛阳从那光盘里把“天书”和“宝典”都拷了下来,放进了刚刚拆封的M8中,安装了看PDF的软件,向床上一趟,研究起来。

虽然姐姐让自己试验,自己到底适合哪种修炼方式,但是对从小血液就异常的薛阳来说,他下意识地认为,自己应该是适用于“血脉”的修炼方式的。

打开一看,薛阳却觉得有些无语,这些东西都是半文不白的,上面的插图也都是很简单的几笔勾勒出来,让看惯了各种3D模型的薛阳感觉很没有爱,估计自己这辈子是不会成为2D控了。

但是,尽管没有爱,薛阳还是很认真地看了下去。

出乎预料的,这本宝册不像是一本修炼书籍,而更像是一篇玄幻小说的设定,有很多让薛阳觉得格外有趣的地方,比如血脉和灵力的觉醒方式,就差点让薛阳喷饭,他本来很是正经的心情,此时就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渐渐困意就上来了。

天色渐渐黑下来,当薛阳被电话铃声惊醒,迷迷糊糊地抓过来M8,手忙脚乱中,还差点按了挂断。

米雪柔柔的声音响起来:“薛阳……我去食堂吃饭,你去不去?”

这算是邀请吗?薛阳心中有些小兴奋,不管是不是喜欢米雪,被一个美女这样邀请,都是很有面子的事情,没有理由不去,不过薛阳一转头,就看到一个亮闪闪的大光头,在黑漆漆的屋子里闪闪发光。

薛阳有些无语,只能说自己还在外面,估计回不去,挂了电话之后,薛阳无奈地看着眼前的大光头,道:“你来做什么?”

“你睡的是我的床。”大光头很是严肃地告诉薛阳这一点。

薛阳还真没有注意这一点,他以前在同学家玩的时候,也经常挤在同学那满是臭脚丫子味道的被子里,所以他很没事儿一般摆摆手,道:“那我的房间呢?”

当然,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应该道个歉的。

说实话,薛阳这家伙是个懒惰的家伙,而且绝对大男子主义,之前就算是在学校里住校或者是自己在外面租房住,也往往是姐姐派人或者亲自去帮他打扫卫生,被人伺候惯了的家伙的个人生存能力绝对是零,这点他和其他的大学生没有太大的区别。

听到薛阳这样问,大光头就站起来,带着薛阳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已经在薛阳睡觉的短短几个小时中中,被收拾好了。一张宽大的,薛阳很喜欢的硬板床,铺着松松软软的粗布被褥;一张造型别致,如同搭在墙上的花架一样的电脑桌上摆着台Alienware台式机,还搭配有很适合夏天使用的网纹靠背的电脑椅;一组大大小小的橱柜;此外还有一张很随意的,带有万向轮的落地式笔记本电脑桌。淡银色的窗帘显得很温馨而又有时尚感;脚下厚厚的手工地毯,踩上去特别的舒服。

薛阳刚才看大光头那间卧室时,已经感觉很不错了,但是现在看到这间卧室,却觉得刚才那间好像是贫民窟。

并不是真的差别那么大,但是这里的所有布置,都是薛阳最喜欢的风格,一半是深沉而朴素的传统家居,一半是活泼而新锐的科技感书房;而且搭配起来格外舒服,让人一见,就有一种格外舒心的感觉。天哪,看到这样的卧室,以后要是睡不到了怎么办?

“这是姐姐让你布置的?”薛阳惊叹着,如同看到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大光头沉默地点头,道:“是小姐亲自开出来的订单,我跑了一天才买到。”

同庆不是一个太大的城市,而且地处北方,很多东西都找不到卖的地方。

“还缺少一些东西。”薛阳指了指床对面的那堵墙:“一台投影仪,投影仪的幕布装在这面墙上,一组简单的音响,偶尔我还是会听听音乐的,还有……”

薛阳说了一大通,大光头都非常认真地拿笔记下,薛阳看他的态度如此认真,就满足地点点头,抬脚就要向房间里走,却被大光头伸手拦住。

“怎么?”薛阳不悦地皱眉,大光头淡淡道:“小姐说了,这是你觉醒能力的奖励,而现在,你还没有觉醒。”

“你现在拥有的,只有那笔记本……”大光头伸手,指向了另外一个房间。

薛阳楞了,哭了,痿了……刚才的想象竟然成了现实,天哪,让我看到如此舒服的卧室,让我看到如此舒服的生活,让我看到我梦想的Alienware……为什么还要让我失去它?

这一刻,薛阳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不是一块蛋糕放在饥肠辘辘的你面前,而中间却隔着玻璃。

而是……一个如此舒服的卧室就在你面前,前面却横着一根手臂。

你要知道,宅男的梦想不是名车,而是豪宅,就算是没有豪宅,也要有这么一间舒服的卧室吧。想着想着,薛阳就有点恶向胆边生,不过他悄悄打量了一下大光头鼓囊囊的胸肌和粗壮的胳膊,看看自己肥嘟嘟的双手,薛阳也就只能仰天大喊:“老姐,我恨你!”

不得不说,姐姐对自己实在是太了解了,若是没有动力,薛阳怕是很难全身心地投入到觉醒和修炼中去,若是只是简单地画个画饼,薛阳也绝对不会这么上进,而现在,把真正的奖励放在薛阳面前,恐怕就算是拿八匹马向后拉,薛阳也会迎难而上的。

带薛阳走回大厅,然后拿出钥匙,把那卧室的房门小心地锁上,薛阳那绝望的目光,就像是罪孽深重的罪人,在死前期待救赎的那一刻,通往天堂的大门却轰然关闭。

客厅里,飘着淡淡的菜香,几样家常菜和两瓶啤酒摆在桌子上,肚子已经很饿的薛阳终于反应过来,快步走了过去。

在薛阳坐下之前,大光头昂首挺胸地站在薛阳的身前,背手跨立,很是居高临下地看着薛阳,道:“小姐吩咐过,若是你的进步很快,可以在合理的范围内酌情进行奖励,而刚才那M8,就是我事先对你的一点激励。”

那语气冷傲地跟背书一般,让薛阳对他很不爽,认为拿着姐姐这把尚方宝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明显还是太嫩了点。

所以,薛阳以让人生气的姿势松松垮垮地躺在床上,半抬着脸,道:“你还没有自我介绍,你叫什么名字。”

光头男人显然有些无语,一方面是因为,薛阳这种惫懒的个Xing让他很无奈,若是薛阳是他手下的士兵,恐怕早就被他打个半死了,但是眼前这人虽然也是他负责训练的人,但实际上是一个爷;另外一方面,就是无语与薛阳竟然问他叫什么名字。

想当初,就是因为薛阳的一句话,他才会活到现在,而他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薛阳面前了,但薛阳竟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不足挂齿”吧,自己虽然渺小,但是未免太渺小了一些。

“我的名字已经许久不用了。”光头男人的气势徒然垮了下去,低声道,“如果你想要一个称呼的话,就叫我薛卫吧。”

“薛卫?”薛阳愣了一愣,“是薛阳的卫士的意思吗?”

“代号而已。”薛卫无奈,其实他本来有自己的名字,但是改名薛卫,其实是表示了他的决心。而且,这家伙的自我感觉实在是太良好了吧,什么叫做薛阳的护卫?他想要护卫的明明就是薛大小姐。

当然,其实薛阳他们并不姓薛,只是他们在外行走的时候,尽量不让任何人从他们身上联想到风氏和姜氏,所以才改成了这个名字,薛是他们阿姨的爱人的姓,在薛阳六岁时,阿姨终于和一名苦苦追求了她接近十年的男人结婚了。

“这样啊……”薛阳点点头,示意薛卫坐下,“吃饭吧。”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天生的大爷,他们对享受别人的服侍以及指使别人拥有着绝顶的天赋,薛卫突然觉得有些无力,自己该怎么办才能把眼前这个大少爷,训练出让人满意的成果呢?

吃了两口菜,薛卫默默地拿起了酒瓶,帮薛阳倒上酒,薛阳也举杯和薛卫碰了一碰,笑道:“请多关照。”

“多吃一点。”看到薛阳似乎食欲不高,薛卫道,“血脉的觉醒需要大量的能量,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能随便吃食堂,你所有的食谱,都要由我来制定,还有,今天晚上这些菜你必须全部吃光。”

薛阳无语,这家伙到底是营养师还是养猪场场长?

不过,薛卫说得不错,“血脉”的觉醒,确实是从吃饭开始的。众所周知,血液的作用是用来输送养分和氧气,而养分都是来自人吃的食物,摄取的能量。想要让血脉觉醒,就必须让血脉中储存大量的能量,而血脉中能够储存的能量多寡,就代表着“血脉”力量的强弱。

人类的能量是储存在身体各部的,但是能量却必须通过血液输送,血液中储存的能量越多,单位时间内所能使用的能量就越强,爆发力和破坏力就越强,这就是“血脉”修炼的真谛。

当一名没有觉醒的“血脉”力量者,想要觉醒时,首先要让自身的血液之中,蕴含远超常人的能量,这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所有的“血脉”力量家族,都会在孩子从小时开始培养和补充营养。

薛阳的营养其实一直很不错,唯一的空白期就是这段时间离开家自己在外生活,大概十多天的营养不均衡,也破坏了他的身体状况,所以现在薛卫就只能让薛阳进行一番恶补。

薛卫只是吃了一点饭菜,就停下了筷子,然后指着剩下的饭菜,对薛阳说:“这些就是你的,必须全部吃光。”

“啊……”薛阳呆了,“我会死的!”

“不然,我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薛卫站在窗口,打开窗户,任由冷冽的夜风吹进十二楼的窗口。

看着薛卫的眼神,薛阳发现,他似乎并不是在说笑……

他低头,看着眼前的食物,无奈了。

到最后,薛阳当然没有把剩下的食物全部吃下,薛阳实在是吃不动的时候,薛卫则坐在了桌子前,把剩下的东西,全部吃掉了。

薛阳翻了翻白眼,对薛卫的大饭量,无话可说。

“现在休息十分钟,然后开始进行饭后运动。”薛卫站起来,双手背后,看着薛阳,那炯炯的目光让薛阳想要逃避。

“饭后还要运动啊……什么运动。”薛阳心虚地问道。

薛卫的脸抽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笑,不过那笑实在是太阴冷:“我的计划是跑步十公里。”

薛阳翻了翻眼珠子,昏迷了。

“起来,别装死。”薛卫踢了薛阳几脚,薛阳死活赖着不动,薛卫冷笑道:“那我可要把你从窗口丢下去了!”

薛阳才不相信他真的会把自己丢下去,直到他感觉到薛卫把自己抱起来,然后打开窗户,凉丝丝的夜风开始吹着自己的屁屁时,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丝眼睛,然后疯狂地尖叫起来。

此时的他,被薛卫双手掐住腋下,正举在窗户外面,他晃晃荡荡的双腿,正悬在几十米高的虚空之中……

“救命……我再也不敢了!救命!”薛阳彻底服了,这家伙是铁了心要把自己折磨死了。

接下来的几天,薛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他从来没有那么怀念上课的时间,因为只有上课的时间和实在受不了而睡熟的时候,他才会安静地坐下来,享受难得的好时光。

薛卫不会伤害他,这一点他非常酌定,但是,当你被悬空吊在十二层楼高的高空,只要那人一松手,你就会掉下去时,你还可以这么酌定,他不会伤害你吗?

至少薛阳不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