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星怒

更新时间:2019-01-04 13:16:24

星怒 已完结

星怒

来源:落初 作者:屁屁阳 分类:科幻 主角:张斌辉廖 人气:

主角叫张斌辉廖的小说是《星怒》,它的作者是屁屁阳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鏖战星空、血拼异形,无论是修真还是科技,人类都必须为了生存而战。新书《惊悚西游》、《末日骸狂》(笔名换成了“致敬小白”)已经面市敬请大家期待!!!!!!!!!!!!!!  屁屁阳读者群:28129711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弃廖这朋友姓马,马天元,产业做得挺大,人也年青。按照何弃廖介绍,他还是一位大善人,热心于公益事业,时常做一些捐资助学的事情。

马天元开的广告公司就在二十楼,东边这片全被他租下来了,面积挺大。

何弃廖应该是经常来玩,所以一进大门,那迎宾就热情地迎上了来,将他俩领入了会客室。

没多久,门外传来了“滴滴哆哆”的声音,一位白领丽人走了进来。

这位是马天元的助理,看来跟何弃廖也挺熟,一见面,就热情地招呼大家。

当听说何弃廖是过来拿车的,这位助理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马总不在喔。”

“不在?怎么回事?昨天说好了的。”

“要不,您打个电话吧,可能他有什么事情。”

这助理挺客气,何弃廖也不好说什么,直接就拔了会客室里的电话,按的是免提。

“喂,我说老马,你是怎么回事,说好了今天我过来拿车的,你怎么不在?把车开哪去了?”

电话里面,这老马显得吱吱唔唔,半天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这下真把何弃廖给逼急了。

“喂,老马,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助理说你是开我车出去的,都一天了,还没回来,我这等着办事呢?你到底是说个明白啊!”

电话里沉默了一阵,然后传出一个声音:“我在东莞。”

“哪里?”何弃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接着追了一句:“跑东莞助学去啦?”

“是啊!我看你这车不错,所以也想买台试试。这不,就开出来走走,一没注意,跑东莞来了。

结果在这里,我看那些小姑娘大冬天的,个个衣着单薄,可怜惜惜的,所以忍不住选了几个扶持一下,结果麻烦了——碰到扫黄。”

“麻什么烦啊?做好事跟扫黄有什么关系?你在哪助学啊?”

“太子夜总会!”

“呸!!!!”

这一声呸,那真是异口同声,连带助理在内,三个人呸了个唾液横飞。

日,什么玩意儿?亏他一直把助学二字挂在口头上面,原来搞的是这么回事。

“该!”

何弃廖骂了一句:“交了罚款赶紧回啊?干嘛拖那么长时间?”

“我袭警了!”

“不是吧?”

这一句,还真把三人吓了一跳,被扫事小,这袭警可事大。又不是没钱,干嘛袭警啊?

“干嘛要袭警啊?要不要我找律师?”

毕竟和马总是朋友,何弃廖赶紧关心一句。

电话里面显得羞愧无限,这马总说出了下面这番话。

“这事怪我!我以前在那.。,服务员进来都穿的是不同的制服。有时候是护士,有时候是白领,有时候是COSPLAY。

结果昨晚好了,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察,这个**爆了,我嗷地一声扑了过去……结果成袭警了!”

“我呸!”

何弃廖直接把电话给摔了。

“你们老总就是一头猪,他没把你给吃了吧?”

边上,这位助理娇羞无限,跟着啐了一口。

“我哪知道他是这么个玩意儿,平时人模人样的!以后得防着点。”

这下好了,朋友被关,车也没了,怎么去?

这助理看出了我们的难处,主动给了套锁匙:“这是马总的车,他开走了你的,这套留在了公司,要不你们开去吧,我估计他没什么意见。”

何弃廖恨恨地接了过来,嘴里不住嘟囔:“这死小子,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真不是人。开他车也是应该的,叫他从不叫我,该!”

“噗”,张斌辉跟助理直接喷了他一头。

这省城去香港并不算远,但也不近,关键是车多,一路上车水马龙,所以大家开得并不算快。

按计划,到得香港,他们就过海到澳门,然后就找何弃廖的对头比试。

一路上,何弃廖边开车,边介绍各种游戏规则,但张斌辉总是听得糊里糊涂的,听得多了,头都有些痛,看来聪明,还真分行业,赌博,张斌辉没有这个天份。

何弃廖说得多了,也看出了问题,知道凭空介绍,难以达到效果,所以就闭了口,等到得实地,边看边学,自然能够上手。

两人边走边聊,张斌辉虽然活跃,但毕竟是名学生,见识终究是少的,港澳就没去过,所以这一路上话题不断,两人倒是走得并不寂寞。

过关也很容易,没有什么波折。现在的通行证十分方便,真正让两地联到了一起,过了关,他们终于踏上了香港的土地。

这地儿,张斌辉还真没来过,他家在内地,不读大学,都没坐过飞机,就更不用说出国出境了,所以显得极其兴奋。

何弃廖可就熟了,这里跟自家后园似的,哪他不熟?但他一门心思是想赢回对手,恨不得早点回到澳门,所以忍不住一直在催促张斌辉。

张斌辉见他猴急的样子,猜出了何弃廖的想法,于是主动提出了先去澳门。

其实哪不一样?但澳门有独有特色啊,真对张斌辉有很大的吸引力。

何弃廖见目的达逞,十分高兴,拉着张斌辉就往渡口跑,谁想好事多磨,刚到渡口,电话响了。

见到号码,何弃廖是面如土色,打来这位,不是别人,正是他最害怕的老爸。

何弃廖虽然跳脱,但他却是来自于老式家庭,门风那是相当之严。打小开始,他就视老爸如狼似虎,怕到骨子里去了。

见老爸相招,何弃廖不敢怠慢,马上恭恭敬敬地接到了耳边。

过得一阵,何弃廖挂了电话,哭丧着脸来到了张斌辉的面前。

“辉哥,我不能陪你去澳门了,我得在香港先呆一会儿。”

“怎么回事?这可是你叫我来的,你跑了,我怎么算?”

“没办法啊!老爸知道我撞车的事了,电话里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没点安全意识,这是要叫我过去训话呢!”

说到这,何弃廖的眼珠子一个劲打转。

“我估计这训话也要不了多少时间,骂完了,我老爸的气也就顺了。

这样吧,我给你一张卡,上面有钱,你先去澳门,酒店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直接去就行了。

酒店下面就是赌场,你先去,可以熟习一下环境、了解一下规则、试试自已的手气,等我过来,我们就一起去找我那对头,一举两得。怎么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