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重生之最强女王

更新时间:2021-10-22 06:03:27

末世重生之最强女王 连载中

末世重生之最强女王

来源:落初 作者:谭四姑娘 分类:科幻 主角:陆鸣秦青 人气:

《末世重生之最强女王》是谭四姑娘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末世重生之最强女王》精彩章节节选:逃离A区的时候,当爷爷用尽最后的力量将她送出去时,她才知道自己被身边最好的闺蜜背叛,家族被最“忠诚”的臣子暗地谋划,就因为那些人对权力和力量的贪婪。重生后的秦青意外觉醒多系异能,一边筹集物资一边打怪升级,踏上复仇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青看着眼前这个在记忆里最为深刻的男人,他资料里的照片曾经被自己看过无数遍,此刻看到真人。

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感袭上心头,就连二哈似乎也看出来气氛有些不对,不断摇着的尾巴直接耷拉下来。

“原来是你。”容诀轻笑一声,声音意外的低沉动听。

“呵呵,我们认识吗......”秦青垂下眼干笑两声,不敢抬头看眼前的男人,面对容诀竟然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压。

因为资料上唯一对容诀注明的地方就是,除了最大热兵器供给商之外,这是一位杀神。

只不过按照资料上异能进化的时间,恐怕他现在还没有进化出异能,但是......这与生俱来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气压,足以震慑别人。

大概一个小时前,秦青跟着这个男人走进了夜色。

深吸了一口气,她强装镇定地抬起头,直视起夜色内部。

她毫不掩饰打量着里面的摆设,嗯......比她想象的还要奢华。明面上看到的类似于保安的人不下少数,更别说那些隐藏在黑暗角落里的其他人。

舞池中央一群衣着华丽的舞女扭动着曼妙的身躯,点缀着水钻亮片的艳色舞衣随着年轻的身躯肆意飞舞,精致妆容的美丽少女或坐或卧陪在客人身侧,调笑陪酒间眉眼皆是妩媚,甚至还有身材火辣的美女在台上跳着钢管舞。

当她大略打量完整个场子,发现这里竟然还真有不少熟面孔。

原来是一个醉生梦死的销金窟,难怪高层从不干涉夜色的自由,恐怕高层里的人也没少涉及这里。

可这样的地方,不是什么人都开得起的。

据她所知,这里的老板掌控着数量十分庞大的武器资源,除此之外后期还掌控了能量武器的技术,普通武器在前期和中期来说用来猎杀丧尸和自保都十分有利,后期利用晶核的能量制作出的武器杀伤力更是惊人。

这么看来,容诀果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热武器在Z国是禁止私人拥有的,而他却拥有最精良的武器,最先进的技术。

“秦小姐,您先在这里坐坐,老板一会就过来。”

回过神来,带路的服务员已经将她带上顶楼的一间套房里。

“好的。”秦青轻声应着,在女服务员出去后又迅速将这个套房观察了一遍。

客厅没有她想象中富丽堂皇,整体都是黑与白的设计,简洁明了低调和楼下的装修完全是两个风格。卧室门紧闭,无法看到里面的摆设,不过她也没有窥探别人的隐私的爱好。

伸了个懒腰,秦青半靠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条服务员刚刚送进来的白色毛巾。雪白而柔软,手感非常不错,像是在酒店里常看到的浴巾。

浴巾?!为什么会给她一条浴巾?!!!

她傻眼了,心里突然有点莫名其妙起来,这不会......

是让她给他递浴巾吧?

秦青顿时一阵口干舌燥,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仿佛整个房间的气温都升高了几度。

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在YY某个很可怕的男人,秦青悲愤地捂住脸埋到腿上。

而此时,容诀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开门出来。墨绿色的制服将整个人衬托的越发挺拔修长,黑色的高筒军靴,身上披着黑色的皮草外套,洗过澡后发梢微微湿润,戴着白手套的手指正灵活的扣着袖口的袖扣,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禁欲的气息。

艰难地咽了咽口水,cosplay?现在这个情况,她是该说容诀这身造型骚包无比还是制服诱惑呢?

秦青从来没有觉得制服这么好看,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还真是......好看啊。

冰冷无波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秦青身上一抖,紧紧握住手中的毛巾。

......好吧,高贵冷艳。

看着眼前的女人,容诀挑了挑眉,选了个位置坐了下去,悠闲地翘起二郎腿。

半年前他看过这个女人的资料,瘦削的身子和苍白的肤色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总喜欢穿着一些低俗的衣服,和现在一点也不像。现在的她,从外表上看一点也不像资料里标注的那样,已经是个23岁的女人,精致可爱的娃娃脸和蓬松下卷的头发搭起来看起来如同一个未成年的中学生,有点像?

像一只小猫咪,看着软萌萌的。

拨弄胸口扣子的手一顿,很快的又继续扣好剩下的扣子,雪白的脖颈被一寸一寸隐没在百白色的衬衣里。

容诀对自己刚刚的心里想法有些讶异,他移动视线,落在她手上的毛巾,示意她过来给自己擦头。

“?”秦青一点也看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的意思,老是盯着她手里的毛巾干嘛,澡都洗了衣服都换了这毛巾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吧。

“......”

“???”秦青满脸黑人问号。

她真的无法理解这男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给我擦头。”容诀向后一倒,一只手挂在沙发靠垫的边缘上,似乎在闭目养神。

看到那人闭上眼睛,秦青的眼睛向周围转了转,转身就想落跑,她一点都不想和这种危险的人物扯上关系。

“乖,别想趁机逃跑,嗯?”

没有睁开眼他也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大概在想什么,还没等秦青下一步的动作,冷淡的声音就先一步传了过来。

意图一下子被揭破,清冷低沉带着上扬音调的【嗯】让秦青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恩?这个奇怪的尾音是怎么回事?她僵硬的转过头去看那个沙发上靠着的修长身影,手中的毛巾被她抓紧又松开,最后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走到沙发后面。

她把毛巾轻轻附在容诀的头发上轻轻揉擦起来,不禁觉得自己在容诀面前就格外的听话,无比怨恨起自己莫名出现的狗腿性子。

擦了几分钟,她自我感觉可以了,才拿起一旁放着的风筒给他吹头发。手中发丝的触感柔软细密,散发着洗发水的味道,和这个正在闭目养神,高,贵,冷,艳,的男人一点也不搭调。

“救了我的狗,你想要什么报酬?”刚刚还在闭目的人突然毫无预兆的睁开双眼,对上她正盯着他后脑勺发呆的眼睛,平静无波的眼神似乎在看着她又似乎是想看透她,声音清冷而自然。

被抓了个现行,秦青表情尴尬在脸上,这男人的口气一点也不像是要给她什么奖赏,而给她的感觉是,在容诀眼中自己只是一个贪婪的人类。

原来这只二哈真的是被他救过的那只......狗。

不行,自己怎么能这么软蛋起来了。

“当时只是觉得小黑受伤就救了它,不过既然你要给我报酬,那就放我离开这里。”得找回自己的场子,秦青把眼神别过一边,看向那只正在一边吃着高级狗粮的某只傻狗。

小黑是她在心里给那只哈士奇起的名字,谁知道容诀突然问起,她就顺口地喊了出来。

“小黑?还真是个好名字。”他看向那只吃的正兴高采烈的傻狗,突然间一把握住秦青的肩头,令她转正过来看着他。“既然你没有要求,我倒是不介意送你一份大礼。”

“喂......”我明明是说了放我走的好吗!

可还没等自己把后半句说完,一股沉重的力量突然拖住她的身体,瞬间抽光她的力气,下一秒整个人瘫倒在沙发垫上。

可怕的是,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她看着容诀缓缓站起身,向自己走来,可是自己却像哑了一样,就连一丝声音都无法发出。

容诀的脸在面前不断放大,她被拥入一个稍显冰凉的怀抱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就陷入毫无知觉的黑暗中。

秦青再次醒来时,刺眼的无影灯搭在脸上,四肢被牢牢地固定在铁架床上,动弹不得。她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客厅,而是一间类似实验室的地方。

仿佛不久前那段可怕的记忆片段也随之汹涌而来。冰冷的铁床,无数条输液管连接到身体的各处,侵泡在不明液体里面的各种器官,被切开的肚子皮肉被营养液泡得发白外翻,腹腔里大多数内脏已经被摘取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心脏跳动的声音,以及隔壁传来的变异兽和丧尸细心裂肺的吼叫......

就像是一场噩梦,令人惊惧不已。

当然,现在也只是一场噩梦,梦是会醒的。

秦青很快就恢复了神智,冷静下来。

她重生了不是吗,那些事情现在还没有发生,她的身体是完整无缺的。

她扭头看了看,房间里除了这张床和一个巨大的液晶显示器,在没有其他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记得之前自己只是对上了容诀的视线,再然后她的身体就不听控制的瘫软接着就晕了过去。

感觉就像是受到精神异能攻击。

不,不可能,现在还没有异能。

秦青安慰自己,这时候还不是末世,怎么可能会出现异能?

她还记得,在进来的时候她曾经闻到过一丝怪异的味道,当时还想了好一会,也没有得到香味的结论,也许是香味有问题。

这人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要把她绑入这个地方?

迅速地思考了问题的所有可能性,她还是没有想到结果。

“醒了?”

巨大的液晶屏幕突然亮起来,上面出现的是容诀平静无波的面容。

过了几分钟,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推入,穿着医护人员制服的中年男子推了一台小立桌进来,身后是披着白色医生外套的容诀。

“没想到你醒的这么快,不过醒了也好,这次送你个小礼物,你会喜欢的。”嘴里说着动听的话语,笑意也仅仅是维持上扬的唇角而已,眼底是一片冷漠,毫无感情。

笑面虎。

容诀进来后,那个中年男子马上就退了出去,而秦青此刻的视线,正死死盯在小立桌最上方托盘里的东西。

那里放着几只半透明小包装袋,里面是全新未拆封过的针筒。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一瞬间就加快了数倍,联想夜色的经营模式和环境,心下顿时有了不好的想法。

他到底是想做什么?

难道是要给自己注射实验药剂?

无数的疑问在秦青的脑海里盘旋着找不到出口,脸色难看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

容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刺啦】一声针筒的包装袋被他撕开,将针头套上针口器,轻轻推进手臂上。修长的手指缓缓将针筒推进器外抽,姿态优雅,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般,动作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眼。

抽满了一小管,他换了一个针头,转向秦青。

看着容诀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心底着急却无法动弹。

“你一定会喜欢这个礼物。”容玦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和你其实并不认识吧?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秦青挣扎着问。

容诀对没有回答她,而是专注地卷起了她的衣袖,往手腕上绑了胶绳,搽上一圈黄色的药水。

犹如对待情人一般,动作轻柔得可怕。

“你不能这么做,我们的血型也许是不同的,你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吗!”看到这个男人似乎是想把那管血液给自己注射,不同的血型注入会造成凝血和血栓,越想心里越慌乱,她不想还没到末世小命就先交代在这里。

“喂喂喂!你不会有艾滋病吧?”

她用力挣扎着,可是自己已经被那些绳带牢牢的固定在床上,越是挣扎,就越紧。

真的好不甘心......

手臂上传来针扎的刺痛,她看到针尖已经没入血管,一股温热的液体随着手指的推送从针口处蔓延开来。那股液体像一条见到了水的鱼儿一样,在她进入血管后就开始沿着血管迅速游走,从针口每到一个地方就爆发出一股剧痛,秦青忍不住叫了一声,身上很快就被汗水给浸湿一大片。

咬紧牙关强忍着身上一波一波的疼痛,可是实在太疼了,如同撕裂身体般痛楚令她忍不住又叫了几声,冷汗不断的冒出,沁湿身身下的床单。她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全身的骨骼在“咯吱咯吱”的扭曲作响,每次仿佛就要痛晕过去,却又被痛醒过来。

痛到麻木的时,秦青心底反倒有了一丝冷静,其实这种感觉十分熟悉,就像是在把她当成毫无利用价值的垃圾一样扔进丧尸群前,白蔷最后亲手给她注射的那支丧尸病毒一般,病毒在吞噬身体健康细胞的痛楚。

可是眼前的一切都令她疑惑了,容诀明明是正常人,血液里又怎么可能会有丧尸病毒。

喘着粗气,有大颗的泪珠不断从眼睛里滚落出来。她用尽力气转过头,盯着那个正饶有兴趣研究自己反应的男人,此刻他还有闲心用手帕仔仔细细擦过每一根手指,然后重新戴上白手套,似乎眼前的一切和他无关,自己只是一个实验品一般!

容诀满意的看着她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孔,和胳膊上绷紧爆起的根根青筋,就像是在看着一件刚刚即将完成的作品,唇角微微上扬。

眼前的男人露出一道笑容,这时候她已经痛到像麻痹,手脚都不属于自己,就连张口说话都困难。

秦青张了张嘴,想再说些什么,突然腹中一阵令人无法承受的剧痛撕裂开来,只觉得眼前一黑,秦青又晕了过去。

“带着我给你的礼物,努力在这个美丽的世界活下去吧,小猫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