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淮河禁忌

更新时间:2021-10-18 10:34:02

淮河禁忌 连载中

淮河禁忌

来源:微小宝 作者:牛肉汤 分类:灵异 主角:龙王爷张叔 人气:

新书《淮河禁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牛肉汤,主角龙王爷张叔,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这人吧,一不怕死,二不怕鬼,就是怕坏了那些古老的禁忌。 不怕苦,不怕难,就怕学习符箓,因为从第二次学符开始,每次都是九死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怪物被我一下子刺进了眼珠子里,又从眼珠子刺到了脑袋里,当即惨叫一声。

  从它的眼窝子里,嘴巴里,耳朵里,乃至于断臂断腿的地方不住地流淌出血水,有不少血水落到了我的身上,就像是扔进了开水壶里一样,痛得我龇牙咧嘴。

  随着血水的流出,怪物的身体越来越干瘪,越来越虚弱,但是仍然抓着我脖子不松手。

  “驴熊玩意,还不撒手。”我被它抓得喘不过来气,愤愤地一拳打在它那只眼睛上,感觉就像是打在一块豆腐上一样,顿时连着那枚铜钱一起打进了它脑袋里面。

  那怪物“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正好是跪在了我面前。

  幼跪长,孝有序;徒跪师,教之恩;民跪官,治之功;君跪天,道有德;人跪鬼,祭阴阳,鬼跪人,倒阴阳。

  我一脚踹过去,没成想那怪物的身体就像是纸片一样轻飘飘地往后倒。

  “这下它该死绝了吧。”我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又痛又痒,实在提不起半分力气了。

  “傻子,你傻不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没好气地看着那丫头,“死不了。”

  谁知丫头这下真的是一副惊慌的模样,“你知不知道被那些血水淋到身上会怎么样?”

  “咋样?”我动了动眼皮,给了她一个白眼,这丫头刚才还淡定的很,怎么这一会儿就急得不着调了呢。

  “你会起尸斑,然后也会变成它那样的。”丫头气得跺了跺脚,“不行,我要带你去找爷爷,我爷爷是锦鲤子,一定有办法的。傻子,你一定要撑住。”

  我虽然累的要死,难受得要命,但是神智还算清楚,听她那么一说,心里便知道了。心想,“呵,跟港片里面拍的一样嘛,一样会得尸斑,一样会被僵尸,也没啥大不了的。”

  “快,不能耽搁了。”丫头说着就要扶我。

  “滚开。”我猛地朝她大吼一声。

  丫头被我吓到了,愣了一下然后红着眼圈说:“你干嘛,我是要救你。”

  “你敢碰我,你也想变成僵尸吗?告诉你,那样子可丑了。”我一边说,一边挣扎着站起来。

  我不想死,但也不想连累别人,姓余的就是这脾气,死不悔改。

  “你还行吗?这里离我爷爷那还有好远呢,你能撑住吗?”丫头关心地问我。

  “放心,酒瓶不倒我不倒。”

  丫头“扑哧”一声笑出声,“你还有心思耍宝。”

  我瞧了瞧小丽,问她:“对了,你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死了。”丫头当即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刚才看过了,已经咽气了。”

  我看着小丽软趴趴地躺在那里,心想我被掐了一会儿脖子就受不了了,何况她被掐了那么久,八成是死了。更何况,这女人想杀我,我却已经拼了命去救了她一次,自问已经做到了问心无愧,此刻还是先想办法救自己吧。

  “带路。”

  丫头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此时外面黑漆漆的,一个人也没有了,空旷的菜市场里没了人气,那一个个摊位上反而显得鬼影憧憧,或许是因为我太过虚弱了,看着那些摊位只觉得上面有一个个黑漆漆的影子,像是一团缓缓流动的墨水,又想是一个个纸片般轻飘飘的人影。

  “喂傻子,你们这里怎么这么臭,难闻死了。”丫头捂着鼻子,故意对我说道。

  我心知她是故意没话找话,怕我睡过去,就没好气地回答她:“你们那里才臭呢。这里白天可热闹了,就是晚上烂菜烂肉有一点点难闻而已。”

  “一点点是多少啊?”丫头问我。

  “一点点就是比你那里少一点点。”我感觉到眼皮子越来越重,后背也在慢慢驼起来。

  “胡说,我那里比你这里少一点点才对。”

  “不对,是我那里少一点点。”我看见有个摊位上的人影动了一下。

  “是你那里多一点点。”

  “是我那里多一点点。”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好累。

  “哈哈,傻子,你上当了。”

  “哦。”真的好累,好想睡觉。

  “喂,傻子,你可千万不敢睡过去知道吗,睡过去就真的起不来了。”丫头看出我的异状,连忙在我耳边大喊。

  “嗯,知道了。”我有气无力地回答她,“那怎么有个人过来了?”我指了指旁边,记得那里白天是个卖菜的摊位。

  “别看也别指。”丫头吓了一跳,立马回过头来低声说道:“千万别得罪它们。你身上的阳气太弱了才会看见它们,但是只要装作看不见就没事了。”

  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别动。”

  丫头立马停了下来,眼睛惊恐地看着我。

  “千万别回头,否则就不是一点点了。”我看见她身后有个黑漆漆的影子,只要她一回头就会跟那个影子眼对眼,到时候难保不会发生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个影子就像是定格了一样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眼皮子越来越重,有时候我都分不清我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身上的疼痛感渐渐消失,瘙痒却越来越明显。

  我看见丫头对我做出口型,意思是问:“那东西走了没有?”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她还没有。

  毫无疑问,那东西是鬼。而在这一刻,我相信鬼也是有智慧的。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不直接冲上来,但是我知道它在跟我们耗时间。

  而我耗不起。

  渐渐地,我能感觉到周围有越来越多的黑影子围了上来。

  我对着丫头做出口型,问它那东西为什么不直接冲上来。

  丫头告诉我,她是锦鲤子的孙女,只要她不招惹它们,它们就不敢对她怎样,而我的命很硬,硬到贱的那种,所以它们也有些忌惮。

  我不清楚锦鲤子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我这么硬的命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自己撑不住了,顿时双膝一软坐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黑影子立马一阵骚动,它们忍不住又靠近了一些。

  恰在这时,有人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中厚沉稳,语调悠长,说不出的怪异。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然后又立马传来了“笃笃——咣咣”的敲锣声。

  这听起来像是古代打更的声音,只是现在早就没有了打更这个职业,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打更人。

  周围的黑影子立马散开,许多回到了摊位上,胆小的直接消失不见了,不过还有两三个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看见丫头顿时喜上眉梢,她用口型告诉我,“我爷爷锦鲤子来了,没事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笃笃——咣咣”

  打更的声音再次传来,只是那两三个黑影子还是不动弹。

  猛然间,一记强烈的敲锣声响起,我的耳边顿时一阵轰鸣,隐隐感觉到有东西从耳朵里流出。

  倒是那剩下的两三个黑影子如同老鼠见到猫一样,惊慌失措的逃走了,没错,是像人一样逃走而不是像鬼一样消失。

  “乖孙女啊,没事喽。”一个头上缠着乌丝柳段黑布,穿着挽袖黑底白花压金边衣服,脚踩七层宝皮薄鱼背靴子的老人走到我们身前,他脸上皱纹密布但只集中在眼角嘴角鼻子两边,鼻尖上有个分水珠一样的大黑痣高高突起,两边脸颊像是厚厚的黄土堆砌起来。

  “爷爷。”丫头呜咽了一声扑进老人的怀里。

  “不哭不哭,心里最苦,不闹不闹,孙女最好。”老人慈爱地摸了摸丫头的脑袋。

  丫头在老人怀里仰起头,对他说:“爷爷,锦鲤子,你快救救傻子吧。”

  老人,也就是锦鲤子看着我叹了口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