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摸金

更新时间:2021-10-18 10:59:06

鬼摸金 连载中

鬼摸金

来源:落初 作者:景帆远阳 分类:灵异 主角:王玲铁盒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景帆远阳的原创小说《鬼摸金》,主角王玲铁盒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本是三国摸金校尉,重生在当代,干起了老本行。财富,地位,这些本不属于我的东西却唾手可得。生活需要努力的双手,但难保是是一帆风顺的,曲折十多年的惊心动魄,如今回首仍是心有余悸。但恶者已死,我也心安讲述,大家欲知端详,不妨坐下来听我一一道来。惊心动魄的恶鬼探险,正宗摸金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副藏有女子和那陌生男子的棺材被抬了出去,此时他们已经完成了配阴婚,算得上是夫妻了,自古夫妻同穴眠,这也就顺理成章,能说的通了。

眼前的场景以一种记忆的方式在切换,周围的屋子显得模模糊糊,颜色很阴暗,这种阴暗的色调正是在充满着怨仇的女子的心中所浮现出来的色调,她看任何东西都是阴晦的,正如自卑的人的心。

在女鬼的记忆中,这座老宅子里场景重现明亮色彩已经是到了她从坟墓里爬出来之后,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我相信一定有人帮她,她终究还是出来了,她的形貌就跟刚才我见到的一模一样,浑身肿胀如球,几乎走不动道,她完全是凭借着跳跃的姿势往前行进,而且双臂平平的伸着,她之所以这样做,也不是她要故意玩什么个性,而是双臂也都成了两只粗重不打弯的莲藕,根本垂不下来,她就那样伸着胳膊,从大门外头推开门跳了进来,在她跳进来的时候,记忆显示院子里正在忙着收账,村中来的佃户很多,此时正是晚上,一些交了钱粮的佃户已经走了,唯有穷苦之人,磨磨蹭蹭,希望能不交就不交了,我发现他们手里头的农具都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揣在手上,围着上房的方向,似乎是要杀了这家庄园的主人,我想想也是,东汉末年之所以黄金作乱,原因就在于贫富悬殊,官逼民反。

就在女鬼进来的那一秒,账房先生已经和一个交不起钱粮的佃农吵了起来,周围那十几个佃农手里的农具登时就抄了起来,然后冲账房先生就是一通风卷残云,将他给打死,然后众人直奔上房。

然而这么大的家业那也不是吃素的,看家护院的那可都是打架的好手,顷刻间就在上房屋子前边摆开阵势,双方陷入了火并。

我知道他们再怎么打那都得全部完蛋,女鬼已经跟着屁股来了,还打个锤子。

女鬼压根不管他们谁打谁,一跳跳进来,遇着就撕,结结实实的汉子在她手里头比起纸人来强不了多少,一撕就有一摊子内脏撒在地上,不过片刻功夫死了一大片。见此,那些汉子和家丁哪里还有心情打架,赶紧跑吧,能跑的七里咔嚓翻着墙出去了,翻不了墙的只能穿过穿堂往后撤退。

可整个老宅子就是个死胡同,根本没有后门,就连这家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妻,都被家丁保护着退到了四进院落的最里边。

女鬼毫不客气,冲上去就把那老夫妻两抓住撕成两半,这还不解气,将他二人的尸体放在一起扭成了麻花,拖着肚肠闯入一间房中,那是一处杂物间,里头当中陈列着一副棺材,应该是老夫妻两给自己准备的,此时还真是派上用场,女鬼将老夫妻两丢进那口棺材,然后就不动弹了,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现实中的这座房顶上堆积有黄土,形成了一座坟丘,和屋顶差不多大小,两米多高,蒿草密布,并有一颗巨大的桃树生于其上。

我心道不好,这老夫妻俩的鬼魂无法逃出升天,被镇在了屋中。

原来整座屋子都被人为制作成了一座房冢,所谓房冢那就是利用房屋来埋葬死者,这种房冢的优势就是埋葬方便,让死者死后的鬼魂仍旧居住在生前的屋子里,对于那些没有钱,构筑不了壮观的地下墓室的百姓来说,房冢可以说是比较理想的埋葬方式。

我生活的那些年,连年战火,魏蜀吴三国混战,没一天安生日子过,我们幽州虽说偏僻,那也是死了十之八九,能活下来就不错,还谈什么有钱没钱!

生前都活得好不艰难,总不能死后守着狭小的土窑子继续活受罪吧?于是一旦人死,干脆也不安置丧葬,将房屋就地掩埋,活人远避他乡逃难而去。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这种穷苦百姓想当然的墓葬方式似乎是一代代的继承下来了,继承了上千年之久,起码在大明朝也是有的。

可我很快就意识到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女鬼怨气这么大,她能饶了这对老夫妻两?答案肯定是不可能的,问题就出在房冢顶上的这颗桃树上头,古老相传,桃树最有灵性,至阳,桃木亦名降龙木,木质细滑,木体清香。在古书《太平御览》中记载:“桃者,五木之精也,古压伏邪气者,此仙木也,桃木之精气在鬼门,制百鬼,故今做桃木剑以压邪,此仙术也”。而李时珍在其著作《本草纲目》里面亦记载:“桃味辛气恶,故能厌邪气”。因此,家中如果长年累月感觉幻影重重或者鬼魅较多,亦可以种植桃树,就可以辟邪、除鬼魅,保平安。

桃树对于活人有好处,可对于死人来说那可是大大的不利,一般坟墓里种植松、柏、桑、槐、柳、榆、杨对养阴有好处,若是这座房冢上头是桑树,那自然是对死者有好处的养阴树,而偏偏是桃树,这就叫破阴,把房冢中的夫妻魂魄镇压了好几百年,三魂七魄消于无形那都是有可能的,杀人杀死人的肉体而不消灭魂魄,那不算赶尽杀绝,可将魂魄都不放过那可真的算得上是恶毒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我从房冢外头已经感觉不到一丝魂气在里头,看来里边的夫妻魂魄已经消失无形了。

房冢一边坍塌,露出个房门来,这里似乎被人为的清理过,而且看荒草苔藓凌乱斑驳,最近应该有人来过。

我忽然想起王玲,对了,她人呢?怎么跑不见了?

我正要四下寻找,可走到房冢门边,发现门半掩着,难道她跑到这里头去了,哎呦,这可不妙。

我想要进去,可将门推开的一霎那,房冢顶上的那棵老桃树散发出层层阳气,就像大量的硫酸水一样泼将下来,想要将我化为无形,这太狠毒了,我急忙往后退,退到距离房门五米外头阳气够不到的地方,这才停下来看,只见大量的阳气在暗夜里散发着白色的光,在房冢周围形成了一道倒扣着的锅一样的保护层,将房冢罩在下头,这层保护层能够吞噬一切恶鬼和阴气,我是不敢进去的,一进去那就像负电荷遇到了正电荷,一眨眼就能把骨头渣滓也给中和没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