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异闻录:见诡咖啡馆

更新时间:2020-02-12 11:00:52

异闻录:见诡咖啡馆 已完结

异闻录:见诡咖啡馆

来源:落初 作者:糊喵喵 分类:灵异 主角:寒玉牵姚纬 人气:

新书《异闻录:见诡咖啡馆》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糊喵喵,主角寒玉牵姚纬,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段封印的记忆,一个被刻意掩埋的故事,而这一切终究要在这光怪陆离、诡异多变的世道中得到解封。易感灵体质的咖啡馆店员,看似平凡的本体,一次次自以为巧合的奇妙际遇,实际上是一场命定的寻找身世之旅,百年阴灵、地府畅游、水底神兽、博弈鬼尸,这些还只是开始,数不清的诡异状况随之发展,原本沉睡在女主体内强大灵力在慢慢释放,她贵为天人之后,不衰不灭、必将不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我。”伴着一声虚无的回话,那团黑影再次出现在不远处的长椅后,佝偻着身子。

“是姚伟吗?”寒玉牵不太确定的问了一句,向前走去:“真的是你,你怎么会?”昨晚路过凉亭时,她明明记得小区绿化带的路灯是亮的,才让姚伟在这里等,怎么今晚,偏这里也成了是一片漆黑。

借着月光,寒玉牵几步上前拉住姚伟的手臂,仔细的端详起他,唇白面青、呼吸急促、不堪重负,显得十分疲惫和不安,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握着姚伟的手臂也明显可以感受到他虚弱的脉搏和冰凉的躯体:“放心,走吧。”寒玉牵没有多说多问,因为现在说什么也不起作用,她拍了拍斜跨的背包,示意姚伟今天自己是有备而来的,要他放心。

寒玉牵奇特的体质,加上没了琉璃珠子的庇护,对有些东西的感知会变得更加敏感起来,尤其是当两人快靠近十三号楼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周围的气温降了好几度,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漂浮的浓云。

“那个,我可以不去吗?”姚伟忽然停下脚步,低着头徘徊说道。

“可是,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寒玉牵知道他实在是怕了,可她不想告诉他,那阴灵似乎已经缠上他了,不管他留着楼下还是跟着一起上去都是一样的,而且,跟着自己,说不定难受的感觉还能减轻一些。

“真的要一起吗?”

“那可是你的房子。”

“好吧。”犹豫再三,姚伟还是跟了上去,他也不想在一个小女生面前示弱。

寒玉牵一直走在前面,上楼梯时口中喃喃自语着,却没有发出声来。

姚伟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脚下也快要失了力气,夜太黑,以至于根本看不清楼梯,可见寒玉牵如履平地般的从容步态姿态,姚伟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果然!才打开了姚伟住处的门,寒玉牵就感受到了空气中浓重的阴气,无处不在,且这阴气中似乎还夹杂了一丝血腥味,寒玉牵尚不确定,又努力的嗅了嗅,接着转身深深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姚伟,这会儿,借着屋内的亮光,终于看清他的脸,情况比想的严重:“你会念净心神咒吗?”

“不会啊!”

“我念,你记住,一会儿咱们进去后,你就在心里默念,这个咒语可以保魂护魄,你念了,就能觉得身上没那么冷、那么沉重了。”

“嗯,好。”姚伟眼中闪出一丝精神。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我记住了。”姚伟冲寒玉牵点了点头,做出虔诚的样子。

寒玉牵转身再次踏上吱呀作响的地板,这一次,她看的十分清楚,却也稀里糊涂,是黑雾,却不成形,丝丝缕缕的散开,飘在这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聚集,可力量强大。

寒玉牵在屋内转了一圈,现在她怀疑,这阴灵兴许已经成了气候,知道自己今晚会再来,才散了形,叫自己找不出它的栖身之所,而且,对于没有聚形的阴灵,许多常见的符咒也是不起作用的,寒玉牵心中默想,握紧了手中的背包带。

找不出这阴灵所附的器具,收服或毁灭就会变得困难,该怎么办?

“这次看见了吗?”姚伟眼见寒玉牵在屋里转了几圈,又重新坐回梳妆台前到处摸索着,忽然止不住打了个激灵,想起了那个梦,仍心有余悸,生怕下一秒,就在镜子里见到点什么不该见到的。

“我……还没有,”寒玉牵不知该怎么跟他解释:“这是什么?”打开梳妆台的抽屉,伸手进去仔细的摸着,忽然在右边抽屉的尽头摸到一些似刀刻的痕迹,不再光滑平整。

“这,哦,这个给你。”姚伟也跟着寒玉牵的视线弯了腰去看,虽然害怕,却立刻领会了意思,料想她一定有所发现,忙将枕下的手电筒递了过去。

这抽屉似是太久不用,已经朽了,抽斗生涩的死死卡住,拔不出来,寒玉牵只能勾着头,将手电的光束照进去,努力的看进去:“是一个字,一个‘情’字。”寒玉牵脱口而出,那字的确是刀刻的,刀痕陈旧,想来时间不短了。

“什么意思?和我这……有没有关系?”姚伟还是没敢说出那几个关键字。

“不知道。”寒玉牵几乎将整个梳妆台检查了一遍,除了这个刀刻的‘情’字别无发现,可直觉告诉她,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看来,得请法器一试了。

寒玉牵长吁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整理思绪,望着镜中的自己,她现在唯一能肯定的是,卧室内的阴气最重,而且灵力也最大,一进卧室,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头闷,所以,那‘东西’绝对是附在卧室内的某一样器具上,大到梨花木床、小到一个盆栽,都有可能,并不局限于眼前这古镜。

寒玉牵想着,决定斗胆一试,随即对姚伟道:“这样吧,我试着摆一个阵法,来探探这古镜,你在旁帮我守着。”这边话音才落,一只手刚伸进包内想取备好的东西,一阵叮铃铃的音乐忽然响起,在这寂静的午夜房中格外刺耳,这个时候,谁会给自己打电话?

寒玉牵回眸看了一眼明显被吓了一跳的姚伟,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取出兜里的手机:“怎么是你啊,大半夜的不睡觉,来吓人。”电话那边是风灵沉稳的询问声:“你在姚伟家呢?”

“嗯。”

“看出点什么没?”

“那个,”寒玉牵用余光瞟了瞟姚伟:“还没有。”

“我明白了。”

“你想说什么?”

“你别乱来,你的法术还没有精进到此地步,我现在在湘西,等我回去再说,三日后我就回去了。”风灵相隔甚远,竟然会知晓自己所想和接下来的动作,寒玉牵心中说不上的滋味:“好吧。”

寒玉牵颓丧在看了一眼挂断的手机,白准备了一整天,看来,风灵始终还是不放心自己单独行动。

“不摆阵了?”姚伟有些失望的问着,他是最希望能早日从困局中解脱出来的人。

“今晚不了,你,你把这个喝了吧。”寒玉牵一边担心的看着姚伟,一边从包里取出一瓶纯净水和一张折好的黄符,手中循着什么轨迹晃了晃,嘴巴动了两下,那符就瞬间化作了飞灰,尽数落尽瓶中,看的姚伟有些发愣。

“这是什么?”姚伟小心翼翼的接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