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术士客栈

更新时间:2020-02-16 10:43:14

术士客栈 连载中

术士客栈

来源:落初 作者:临若雪 分类:灵异 主角:白冉鸾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临若雪原创的灵异小说《术士客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冉鸾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南来北往的客官,您是想打尖还要住店?我们这里有的是上房,好酒好菜,一晚只要三百个铜钱。您嫌贵么?嫌贵也没关系。斩妖除怪,治病驱邪,占星推卜,算卦相面。只要您是术士,只要您能拿得出来手段。白吃白住也有商量,随时等您光临小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论于情还是于理,白冉都不该留下来给烟云治病。

无论于理还是于情,烟云也都不该再相信白冉。

可白冉还是留下来了,而烟云也相信了他。白冉说要请神作法,烟翠按照白冉的吩咐,让人准备作法的用品。白冉没说请的是哪位尊神,所以也只能准备些香烛纸钱之类。除此之外还要准备些祭品,除了肉食、酒和五谷之外,白冉还特备吩咐了三件东西。

一是乌鸡血,四年以上的老乌鸡,按照白冉的描述,乌鸡血可以通灵,用以探明怨气的本体,也就是冤魂厉鬼的所在。这东西不难找,顶多是花几个钱的事。

二是白面馒头,拳头大的馒头要八十一个,取九九归真之意,用以安抚恶灵,以平息怨怒,这东西也好置备,叫后厨多蒸两锅便是。

三是法鞭,执法打人用的鞭子,法鞭杀气重,白冉说这是驱鬼除邪的利器,万一有冤魂厉鬼死缠烂打,就得用法鞭让他吃点苦头。这个东西可不太好找,要是寻常人家,恐怕还得上衙门去求。可鸾香院不是普通的地方,作为全城最大的风月场,每年都要新添几十个姑娘,听话的可以驯服,不听话的就得打服,院里供奉了三条法鞭,不知让多少姑娘皮开肉绽。

白冉选了一条最老的鞭子,上面的斑斑血迹证明了这条鞭子的威力。一切准备停当,白冉选在了后院角落的一间房子里作法,这里原本是间柴房,里边杂物堆积,蛛丝满盘,整整收拾了半天,才勉强看得过眼。而且这房子没窗户,在这盛夏时节委实闷热的厉害。

烟翠道:“你既说要请神,为什么还选了这么个破地方?哪家神灵愿意在这落脚?”

白冉道:“你懂什么,天上的神灵什么没见过?人家住的都是什么地方?你就是把皇帝的寝宫拾掇出来,人家也不愿意多看一眼。神灵肯来救你姐姐,全是看着白某的诚意。这个房子是整个院子的至阴之位,只有在这个地方,冤魂厉鬼才肯现身,白某才好央求神灵化解怨气!”

“行行行,都依着你,”烟翠咬着嘴唇道,“只是这地方闷杀人,让我我姐姐受苦了。”

白冉闻言,没好气儿道:“你姐姐受苦,我就不苦么?你可听仔细了,我在今夜子时作法,你须叫家丁牢牢守住后院,不许让生人进来。”

“生人不能进来,那熟人呢?”烟翠问道。

“熟人也不行!”白冉道,“任何人不许跨进后院一步。”

烟翠道:“连我都不行么?”

“你也不行!”

烟翠闻言,撅起红唇,低声道:“若只留我姐姐在这,让你害了都不知道。”

“嘴脸!”白冉轻轻的勾了一下烟翠的下颌,虽说是欢场的宿将,可白冉这亲昵的举动竟让烟翠红了脸。

白冉道:“我要想害你姐姐,你姐姐早就没命了,你要实在不放心,就在你姐姐房里等着,千万不要踏出房门一步。”

“踏出一步又怎样?”烟翠依旧噘着嘴,还稍微抬起了下颌,她似乎有意想顶撞白冉,她好像在等着白冉更亲昵的动作。

可这次白冉没有伸手,而是带着诡异的微笑道:“烟云身上有多少怨气,我也说不清楚,能不能彻底化解,我也没有把握,万一这怨气从你姐姐身上出来,又钻到了你的身上,到时候只怕神仙也救不了你。”

说话间,白冉朝着烟翠的腰下望去,烟翠一惊,急忙捂住了屁股。“那,在我姐姐房里,就能挡住怨气了么?”

“这房子当然挡不住,”白冉从背囊里取出一张符纸,贴在了门楣上,“但是这道符能挡得住!”

烟翠闻言,赶紧钻到了房间里面,怯生生道:“不出来,就没事了?”

“是啊,不出来,就没事了!”白冉笑得越发诡异,看着慢慢沉下的夕阳,烟翠用力吞了吞口水。

……

在大明律里有“犯夜”的罪名,指的就是宵禁令,一更三点暮鼓响过之后禁止出行,五更三点敲响晨钟后才开禁通行,可像雨陵城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官府不会费心劳力天天出去巡夜,法令也不会得到严格执行,更何况雨陵城是烟花圣地,夜里比白天更加热闹。

今晚鸾香院倒是冷清了些,烟翠怕人多误事,除了十几位位高权重的熟客,其余客人都不准留宿。后院更是一片寂静,偌大的院子里只有白冉、烟云和烟翠三个人。

烟翠把门窗关紧,战战兢兢躲在烟云房间里。她怕白冉图谋不轨害了烟云,又怕怨气钻进房间害了自己。

烟云倒还有几分定力,她趴在一条春凳上等着白冉施法,从亥时等到了子时,足足等了一个时辰,眼看着汗水顺着云鬓一点一点落在地上,白冉蹲在耳畔柔声道:“好姑娘,受苦了。”

“狗东西!”烟云一脸愤恨道,“今天治好了便饶你,若是治不好,定要取了你这条狗命!”

一慢两快,墙外打更的打了三下梆子,子时到了。白冉对烟云道:“姑娘,时辰到了。”

烟云道:“我不管什么时辰,你只管弄你手段便是。”

“有些话要事先讲明,一会我把厉鬼逼出来,怨气会满屋流窜,姑娘若是乱说乱动,让这怨气入了脑或是入了心,白某只怕回天无术。”

烟云道:“你放心,我不动便是。”

白冉道:“这恐怕由不得姑娘,痛痒当紧的时候,换做是谁恐怕都忍不住。”

烟云皱眉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冉拿过三条麻绳道:“我想把姑娘绑在这条春凳上,不知姑娘可否应允?”

烟云啐一口道:“捆住老娘,好让你有机会下毒手是吧!”

白冉道:“你不能走路,周围又没人帮你,我若心存歹念,就是不捆着你,你觉得你能逃得掉么?”

烟云咬着嘴唇默不作声。白冉长叹道:“若是信得过我,我当尽心竭力,若是信不过我,你好自为之便是。”

白冉起身,正要把香烛收了,却听烟云低声道:“捆就捆吧,都由着你便是。”

白冉一笑,取来麻绳,先把烟云的双手捆在了春凳上,又把双腿捆在了春凳上,最后又在腰间捆了一道。确系捆绑结实,白冉俯身道:“好姑娘,还得劳烦你开一开秀口。”

烟云一抬头,发现自己的脸正对着白冉的腰际。

“你要作甚?”烟云皱眉道,“还让老娘给你品个萧不成?”

白冉叹道:“姑娘,眼下正是搏命的当口,我真没心和你说笑,我这有一副药引,须你先行服下,才能熬得过这生死关头。”

“什,什么药?”

“事到如今,还是信不过白某么?”

烟云心里又气又恨,可不知为什么,她一再答应着白冉看似毫无道理的要求。

她张开了嘴,她做了最坏的打算,她想白冉可能会往她嘴里塞一包药粉直接要了她的性命,也可能不是药粉,也可能是药汤,也可能是药丸,总之这个王八蛋没安好心。

可没想到的是,白冉没有塞药,而是塞了一个馒头。

拳头大的馒头,整个塞进了烟云的樱桃小口里,烟云只觉的自己的下巴都快掉了,吐又吐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胃里翻江倒海,喉咙透不过气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可偏偏又出不来一点声音。烟云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白冉,可当她看到白冉拿着法鞭走到身前,她似乎知道将要发生的一切,她奋力挣扎,可为时已晚。

“好姑娘,忍着点,我可要开始治病了……”白冉拉下了烟云的罗裙,连屁股上那抹红痕都闻到了鞭子上的杀气,兀自的上下跳了起来。

“天地清,道可鉴!”啪!

“唤来神兵八十万!”啪!

“冤魂厉鬼速现形!”啪!

“天理循环终不变!”啪!

“问你姓甚命复谁!”啪!

“家住哪乡在哪院!”啪!

“有何冤屈速讲来!”啪!

“神君做主有公断!”啪!

“若明事理莫纠缠!”啪!

“不明是非苦无边!”啪!

“打下地狱十八层!”啪!

“叫你皮脱骨肉烂!”啪!

……

这是白冉捉妖除鬼惯用的切口,一共一百句,每念一句打一鞭,每打一鞭,烟云头一仰,脚一勾,身子一抖,只觉得被剥下一层皮来。

足足打了一百鞭,烟云的眼泪都流干了,地上汗水聚在了一处成了一团水迹,烟云趴在凳子上,眼看就要昏死过去,没想到白冉的手段还没弄完。他从背囊里取出了一个布袋,把布袋里的东西洒在了烟云的屁股上,回身抓了一把鸡血,在烟云的屁股上搓弄起来。

刚挨了一百鞭子,稍微碰一下都如剜肉一般剧痛,这么搓弄可还了得,烟云奋力翻挣,险些把春凳弄翻,好在白冉有些力气,一手按着姑娘的腰际,另一手接着搓弄,过了半个时辰,烟云真个昏了过去。

白冉擦去了手上的血污,借着衣袖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简单清理了一下残留的痕迹,拿着扇子又对着烟云扇了好一会,方才走出了柴房。

“翠儿姑娘,出来吧!”烟云取下来门楣上的符纸,推开房门来找烟翠,不想烟翠拿着一把剪刀,对着白冉吼道:“你是那厉鬼变得对吧,你是来索命的对吧?”

“烟翠,你这是怎么了?”看着烟翠一脸的泪水和慌乱的表情,看样子她是受了惊吓。

“你别过来!老娘跟你敌命!”烟翠声嘶力竭的喊道。

饶是之前说了几句狠话吓她,可也不至于把她吓成这个样子,白冉晃了晃手中的符纸,柔声道:“好翠儿,我是白冉,你从天桥下面请回来的术士。”

“那***术士!”烟翠骂道,“我就知道他那破符不灵,竟然被鬼拿了去,你别过来!我跟你拼了!”

“好翠儿,我真的是白冉,我在天桥底下治好了一个叫花子,你请我给你姐姐治病,我问你要定金,你不给,我还在你胸脯上抓了一把,你难道忘了……”

白冉磨破了嘴皮子说了半天,烟翠好歹平静了下来,且坐在床上放声哭道:“你个天杀的奴才,治病就治病,招了个孤魂野鬼在这院里鬼叫,可是把人给吓死了。”

“什么孤魂野鬼?”白冉一怔,“你说什么鬼叫?”

“你自己做下的事还不承认!”烟翠哭道,“也不知道那东西是男是女,站在院子里又哭又笑,又唱又跳,把我魂都吓没了。”

又哭又笑?又唱又跳?这说的是什么鬼话?

虽说这院子挺大,可白冉一直竖着耳朵,生怕有人闯进来,院子里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一点都听不到。

想是这姑娘被自己吓住了,又熬不住困,做了个噩梦。

不过这个时候正好借坡下驴,顺着她这噩梦扯个谎,正好显一显自己的本事。

“翠儿,翠儿,好翠儿……”白冉一连呼唤几声,烟翠只顾哭个不停,终于把白冉哭恼了,大喝一声道,“别哭啦!”

烟翠一哆嗦,生生把眼泪止住了。

“你都听见了?”白冉问道。

“嗯!”烟翠抽泣了两声,点了点头。

“那你看见了么?”

“没。”烟翠摇了摇头。

“一直没出门吧?”

“没。”

“没出门就好!”白冉打开折扇,一脸忧郁道,“其实那也是个苦命的女鬼,当年枉死在了宁王手上,一身怨气太重,鬼差渡不动她,愤恨之下,便留在尘世做了个厉鬼,本想找宁王寻仇,奈何动不了他王胄之身,便趁着欢爱之际,钻进了你姐姐的肌肤。时才我唤来天兵天将,当场将她缉拿,她先是诉苦,而后撒泼,被我打了一百法鞭,让神君拿到天牢之中等候发落。”

烟翠瞪大了眼睛道:“真的有鬼!”

白冉一脸阴森道:“她就是你姐姐身上的病根!”

烟翠倒吸一口气,平复了半响道:“你刚才说,已经拿到天牢了?”

“是啊。”

“那就是说,这鬼已经送走了?”

“是啊!”

“那我姐姐呢?”

“还在柴房呢。”

烟翠一路飞奔跑到柴房,见烟云被绑在春凳上,人事不省,烟翠回身对白冉吼道:“你这是作甚来?”

白冉道:“你有所不知,我实在有些苦衷……”

没等白冉说完,烟翠立刻冲过去,解开了绑绳,抠出了烟云嘴里的馒头,又喂了点水,烟云方才醒了过来。

等睁开眼睛,看见白冉,烟云一步跳起,上前又抓又打,嘴里叫骂道:“天杀的狗贼!作死的畜生!我今天非要了你的狗命!”

眼看被扯掉了头巾,扯散了头发,扯碎了衣裳,白冉拿手护住了脸,任凭烟云撕打,心下暗道:真是怪了,不是说不能走路了么?怎么突然蹦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