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死亡诅咒

更新时间:2020-06-27 07:05:17

死亡诅咒 连载中

死亡诅咒

来源:微小宝 作者:泡沫 分类:灵异 主角:薛海阿文 人气:

新书《死亡诅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泡沫,主角薛海阿文,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薛文,在其好友的撺掇之下误入了血冢,被一具无脸活尸下了诅咒,虽侥幸逃离却九死一生,他到底能否挣脱这命运的枷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林龙提到活尸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尽管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可我依旧看的清清楚楚,不过却统一的没人说话,林龙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你们先行休息,后面怎么安排我会通知你们的。”   林龙在房间里面支起了一个简易的折叠桌,随即从包里掏出一些黄符,朱砂,酒精,以及许多我不认识的东西,最后竟然还有一个血袋。   他自己一个人就忙活起来了,看起来是在调制什么东西。   我碰了碰凌璐。   “璐哥,龙哥这是干啥呢?”   他笑了笑。   “这是用来对付活尸的。”   我又想到了那些人的表情。   “璐哥,这活尸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是不是很厉害?”   “也不能这么说吧,这个活尸的厉害程度取决于培养者的能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的,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吧,如果是你培养出地活尸,很可能一个普通成年人一拳就整散架的,毫无攻击力可讲,可如果是霍婆婆培养出地活尸,那差距可就展现出来了,最起码我们这帮人都得死在里面,我这么说你能听懂吗?”   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那也就是说,现在就是在赌了?运气好的话,捏个软柿子,运气要是不好,咱们全都得交代在里面了?”   “没错,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林龙这次付的还是双倍,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所以才没人离开,大家都是在赌,其实哥哥还是想跟你一句忠告,实在不行你就别去了,这里就数你啥都不会,没必要这么冒险,就算你不去,他们肯定也不会说啥的,实在不行老哥去说,咋样?”   “别,璐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得跟着秦沐雪,这是霍婆婆给我的任务,再说了,拖油瓶也不止我一个,秦沐雪不也需要保护吗?”   这一下直接把他逗笑了。   “小子,话不要说的太满,哥哥实话告诉你吧,秦沐雪厉害着呢,不论是体能还是头脑,要不然上次也不会一个人从血冢跑出来了。”   “血冢?难道是城西那口山洞?”   “咦?你小子咋知道的?”   “因为那次我也在,我跟秦沐雪就是在山洞里遇到的,当时她身受重伤,还是我背着她出来的。”   说到这里,我不禁又想到了当时为她吸出毒血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小子命也挺大的,哦,我知道了,你身体里的诅咒八成也是那时候被下的吧。”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记住,干我们这行,一定要记住一个真理,那就是管住自己的眼睛和手,有时候很可能栽了跟头就再也起不来了。”   “我知道了。”   “不过也算是老天注定的,上次沐雪进入血冢最起码带了有三十多号人,结果全给折里面了,那地方的确是大凶之地,也是我运气好,当时正在养伤,要么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听到凌璐这么说,我心里不禁猛然一惊,什么?原来她当时带了三十多人进去的,难道说,那些人全都死在里面了吗?想起那个恐怖的山洞,谁要是死在那里面,估计都没法瞑目吧。   大概中午十二点左右,我们就出发了,这次没有任何隐藏,这十多号人直奔村长家,这村长也隐瞒的够好,房间破破烂烂的,林龙上去一脚就踹开了房间大门,他家里没有院子,直接就是主楼,接着,扑鼻而来一股浓浓的鲜血味道,极其刺鼻。   我不禁捂住了自己的鼻子,这味道实在有些恶心,林龙打头,直接就闯了进去,结果就在右手边的土炕上,我看到了村长和那个纹身男。   此时他们早已经没了呼吸,两个人全身都赤 裸 着,身上满满都是被抓挠过的伤口,那个纹身男的嘴巴已经裂到了耳根处,好像生生被撕开了一般,那个村长的右手被卸了下来,手指头被塞到了嘴巴里面。   看到这副场景,我立马跑了出去,呕吐了起来,这下连早晨吃过的饭都给吐出来了,胃里一阵翻滚,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凌璐随后便出来,递给我一张纸巾,拍了拍我的后背。   “怎么,这就不行了?小哥。”   我对他摆了摆手。   “说真的,实在受不了,这谁干的,丧心病狂啊!”   “很明显,是那个村子他儿子干的,我估计他儿子已经彻底变成活尸了,这下麻烦大了,不过那家伙也算恶有恶报,自己把自己亲手埋下了坟墓。”   缓了好一阵子,我才进去,大家已经纷纷落座了,一个个跟没事儿人一样,我不禁有些佩服他们,这么强大的心里素质,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   我强迫自己又看了看那两具尸体,尽管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可看过去还是无法接受,我尽量平息着自己的呼吸,仔细看过之后才发现,他们身上的伤口根本不像人为,太深了,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锋利的指甲,再看看那个村长断掉的手掌,就像被什么东西生生撕扯下来一样,伤口参差不齐。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白骨和血管,到现在,鲜血还在往下滴着。   林龙摸了摸鼻尖。   “从死者的惨状来看,那活尸已经彻底成形了,而且死亡时间也不长,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不过我刚才在地上发现了一些黑狗血,里面有朱砂的味道,看来那个人也怕关建时刻操控不住这活尸,而且,我还在旁边的灶头上发现了几根银针,上面有尸体的味道。”   一个队员接过话道。   “依靠特殊的介质来加强操纵能力吗?不得不说此人有点儿头脑,不过这种方法似乎有些太过简单了,或许是那人找不出更加高明的手法罢了,所以才备上黑狗血以防万一,种种迹象表明,那人的能力并不强,很可能只是入门级别。”   林龙点了点头。   “不错,但如果这些现象是那人故意留下混淆着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掉以轻心呢?跑江湖的人有几个蠢货?不应该犯这种错误,而且他肯定清楚我们已经发现了,所以才会杀人灭口,以绝后患,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一具活尸,而且还吸收了大量的童子精气,无论如何都不能掉以轻心。   “是,龙哥……”   “现在目标已经离开了,不过他少算了一步,阿忠,炕上那个老家伙是活尸的父亲,你知道该怎么做。”   那个叫阿忠的男人,皮肤很黑,长相也跟大家有些差异,他点了点头,就走到了那村长身边,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罐子,打开罐口之后,一只血红色的蜈蚣就爬了出来。   那蜈蚣少说也得有五六公分长短,那人把蜈蚣放到村长的身上,蜈蚣一下就钻进去了,村长的肚皮上顿时出现一个血窟窿,看得我心里不住地发毛,从小我就害怕这种东西,一想到要是我身上钻进去东西,光是想想心里就一阵发慌。   我挪到凌璐身边,轻声问到。   “他在干嘛呢?”   “那家伙是苗族的人,会一些蛊术,刚才那蜈蚣就是他的蛊虫,应该是通过那活尸的父亲来确定位置吧,这其中的道理我也说不太清,不过听说挺灵的,估计那术士怎么也想不到咱们还有这手吧。”   \\\\\\\"这……听起来未免也有些太扯淡了吧。”   “你声音小点儿,别被那家伙听到了,小心在你身上也下一条。”   听到凌璐这么说,我下意识闭上了嘴巴,因为我真的惧怕那只蜈蚣。   “对了,龙哥怎么知道那是黑狗血?”   “因为那里面有其他味道,很明显是经过调制的,而只有黑狗血才有作用,如果其他的狗血,可就没有太大的意义,只要那人不是傻子,就一定是黑狗血没跑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他笑了笑。   “小伙子,有啥不懂就问,这可是掉脑袋的生意,懂得越多,活下来的机会就越大,不要怕麻烦,明白吗?\\\\\\\"   “明白。”   “还有,以后你会遇到许多比今天更恶心的场景,但你必须要快速地调整心态,如果刚才我们都不在你身边,如果那个活尸攻击你的话,你能不能反抗?答案肯定是NO!你刚开始这不能怪你,但你心里必须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如道吗?因为这真的很重要。”   “我知道了,璐哥,这种错误不会再犯了。”   不一会儿,那条蜈蚣就出来了,只不过这次是从眼睛爬出来的,直接就把那村长的眼球挤掉了,顺着他的肚皮一路滚落到了地上,就在我的面前,那目光正在瞪着我!   凌璐一把就拽过了我。   那个阿忠转头看看林龙。   “需要半小时。”   “行,其他人先行休息。”   凌璐又把我拉了出来,递给我一支烟。   “哥,我会试着慢慢调整的,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拖大家后腿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