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几年

更新时间:2020-06-28 06:46:29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几年 连载中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几年

来源:落初 作者:七二零零 分类:灵异 主角:九叔和九叔 人气: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几年》由网络作家七二零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九叔和九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四十年前,爷爷在墓中丢了一只手。四十年后,我因为三卷录像带,再次走进了那座墓。本是一趟解疑之旅,确没想到,让我陷入了更大的秘密当中。墓中的活人,发光的女人,诡异的悬棺,不应该存在的生物,墓中的世界,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我也渐渐发现,原来在我的周围,竟然没有一个人是“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知道九叔和薛老太太谈了什么,我说我要跟着下去之后不久,他就去了薛老太太的营帐。两个人在里面谈了一个钟头左右,他出来之后就同意了让我跟着去,之后开始帮我整理东西。

手电,绳子,头灯,防滑手套,急救用品,一尺长的桃木剑,两个矿泉水瓶装的黑狗血,最后还有几大包的符纸,外包装上竟然还有淘宝的字样。

我拿起了其中一包符纸,看到了永正纸品厂五个字,还有订购电话,说道:“九叔,你是用这些糊弄鬼呢,还是糊弄你侄子我呢。”

“凑合着用吧,实在不行烧了还能照明取暖呢。”九叔又拿了一把带鞘的开山刀,放在了包里,说道:“这东西我也不会画,你爷爷最近这几年不动笔,早先那些都被我送人了。”

“不是说黑驴蹄子什么的管用吗,你没弄点那些玩意。”

“你九叔我是考古的,又不是盗墓的。你爷爷没教过碰到那些玩意应该用什么来对付,我这些年也没有碰到过,我就是按着你爷爷说的一些风水习俗,祭奠一下先人。再说,我们考古是有一整套明确的规章制度的,封建迷信这类东西只能存于胸中,不能拿到大面上来说的。”九叔说着,看了看包里,又给我塞了两瓶矿泉水进去。

“那要万一碰到那些玩意怎么办?”我想爷爷不教九叔这些,是因为爷爷的武力值已经到了可以不用这些东西的地步,但是换做是我就不一样了。

“你跟在九儿身后,那姑娘武力值应该不一般,你九叔我也就只能自保。”

他说着,又给我塞了两个面包进去。

“咱们这是去野炊还是去考古?我看薛老太太的人有枪,你给我弄一把怎么样?”想着那些乌黑的步枪,我心里就有点痒痒。

“不可能。”九叔拒绝的非常干脆,道:“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的来路,不过看样子都是一些好手。咱们这次其实也不算是考古,当然也不是盗墓。薛五NaiNai只是想把她弟弟和二哥的尸骨给带上来,顺便把那七卷录像带找到。至于你父亲的线索,说实话我不太了解,不过薛五NaiNai说你父亲曾经来过这里,至于进没进这个墓她也不知道。”

“你慢慢收拾吧,我去睡一会,昨晚上没睡好。”我打了一个哈欠就准备去睡觉。

“等等。”九叔叫住我,从脖子上摘了一个项链下来,说道:“把这个带上,一定不能丢了。”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发现竟然看不出来这个东西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只是入手清凉,上面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这八个篆字,背后是一头刻画的狰狞异兽。我拿着这东西放在嘴里使劲的咬了一下,咬的我牙龈发酸,可这东西上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是什么东西?”

“你爷爷说叫发丘印,不过不全。是从死在墓里的盗墓贼身上得到的,应该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我一听是死人的东西,立马吐了一口唾沫抹了一下嘴,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实在看不出是什么材料的,顺手挂在了脖子上,说道:“爷爷说这东西能镇邪驱鬼?”

“别问那么多,让你带上你就带上,记得上来还给我。”

一般九叔给我东西就是给我了,从来不会再要回去,显然这东西对九叔很重要还要我还他。

这一觉睡的很轻松,九叔叫我起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起来吃了一个面包,喝了杯他煮的热咖啡,外面已经开始行动了。

“一定要跟着九儿,有什么不对的情况立马回头,千万不能出事,咱们余家还要你传宗接代呢。”九叔将背包递给我,认真的对我说道:“我知道你记忆力不错,万一出事了不要惊慌,想想你看过的那些你爷爷的古书,对付古墓古人自有一套办法。就是一时没有办法也要记住,你九叔我,就是挖空整座天山也会救你出来。”

“行了,说的我好似一定会出事一样,你要在前面破解机关,自己小心点。”我信心满满的背上背包出了营帐

甬道幽深确非常的干燥,倾斜着通向山体深处,进入甬道我就感觉一阵刺骨的寒意。九叔走在最前面,身后跟了六名持枪的汉子,我跟着九儿走在最后。借着头灯,我仔细的观察着甬道的两侧,想要寻找一些当年爷爷留下的痕迹,借此判断爷爷当年是不是从这个甬道逃出来的。

队伍行进的非常缓慢,时不时的从队伍的前方传来敲击的声音,我知道这是九叔再用“震山杖”探路。我在爷爷那里见过“震山杖”,是用铁桦树做成的,有两指粗一米多长,内部被掏空成如同竹节一样的九个格子,每个格子里面都灌注了水银。用这个东西敲击不同的地方,会产生大小不同的震动,而盗墓的人,就是通过这不同的震动来判断是否有机关。爷爷说古代盗墓者,做这一个东西最少要十年的时间,并且还不一定能做成。

我曾经拿过“震山杖”玩,并没有感觉出震动有什么不同。

行进了两百多米,借助手电的灯光,已经可以看到甬道在前方出现了拐点,而这两百米也没有出现任何的机关。就在我还在搜索爷爷可能留下的痕迹的时候,突然听到九儿喊了一句。

“有机关!”接着我就看见九儿整个人腾空而起,双脚狠狠的踹在了我的胸膛上,她也弹了出去。

“我X”

我被九儿这一蹬,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还没有落地,就听到身后传来“咔咔、轰隆轰隆”的声音。

我一落地,也顾不上胸腔传来的疼痛,立马翻身起来向后看去。只见甬道两侧,此时正有一些巨大的石条被匀速的推出,而在石条对面的墙上,则出现了一个可以容纳石条的洞口,这些石条进入洞口后,正好可以将整个甬道封住。

两百米的距离,我三十秒就应该能跑出去,我刚要动身,就被九儿拉住了。

“来不及了,你看洞口。”她指着洞口对我说。

透过石条的缝隙向洞口看去,只见洞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封闭,我现在跑过去,绝对跑不过洞口的封闭速度。而石条,在这两百米的距离里都有出现,最终的结果就是,我被巨石碾压而死。

现在我终于明白,九儿说的自然愈合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了,洞口的岩石如同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向着中间的位置疯狂的生长。

九叔他们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一名胆大的持枪汉子走近石条推了几下,转身回来说道:“最少有一吨重。”

“应该是九震锁,这种机关我无能为力。”九叔看着还在缓慢前进的石条,面色凝重。

我在爷爷的书中看过九震锁,一种防止大队人马盗墓的机关。每震动一次,机关锁减少一层,震动九次,机关锁归一机关触发。从此,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别想进来。

“现在怎么办?”我问道。

洞口被彻底封闭的那一刻,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看着其他人,我感觉此时我应该是内心最慌乱的一个。

问完我也后悔了,现在能怎么办?退路已经没有了,只能继续前进,我的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只能暴漏我的慌乱。

“继续走”九叔说完,又去面前探路了。

“你胸口没事吧,我怕你踩到机关。”九儿轻声的说道。

我没想到她还跟我解释了一下蹬我一脚的原因,她这一说,我再次感觉整个胸腔都火辣辣的疼痛,她那一脚蹬的可够狠的。

“没事,走吧。”

我揉了揉胸口,等她走了几步之后才开始行动。不过,刚迈腿我又有点不死心的向后看了一眼,这一眼让我立马炸毛了,头灯照射的地面上,此时正有几条弯曲的东西向着我飞速的爬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