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待到妖魔满城时

更新时间:2020-06-28 06:50:10

待到妖魔满城时 连载中

待到妖魔满城时

来源:微小宝 作者:省段三 分类:灵异 主角:老孙头小孙子 人气:

完结小说《待到妖魔满城时》是省段三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孙头小孙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九九重阳泪思亲, 三界还魂已无门。 一方芥子漂泊处, 一盏渔灯照河神。 一申宝剑溅平浪, 七星玉鼎定乾坤。 待到妖魔满城时, 唯有此人救世人。 当灵魂可以随便玩弄,当人类追寻的长生不老得以实现,世界将会变得怎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哑巴醒了过来,周围一片黑暗,他躺在冰凉的床上,这种感觉与去年在王婆子家中很相似。唯一不同的,他觉得有些渴。这种生理上的欲望,对于他来说,很陌生,以至于他难受了半天不知道想要什么,如同未满月的孩子。

  张哑巴将双手举起,他仿佛能感受到血液在血管里的流淌,指甲的生长,毛孔的闭合舒张。他将手合实,然后用力摩擦,努力去感觉这种真正的触碰到肉身的感觉。

  房间变得热起来了,他觉得额头开始有汗液出现。他用手指擦了一下,然后伸进嘴里,用力吮吸,不舍得拔出。

  另一只手在胸膛摸索着,他发现身上贴满了电极片,有些还用医用胶带粘着。可他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开始一个一个往下撕。当他撕掉医用胶带的时候,连带着身上的汗毛也被粘了下来,疼痛感让他本能的咧了下嘴。

  突然他仿佛僵住了,又好似发现了什么,继续摸索着身上粘有医用胶带的地方,然后故意快速地用力地撕掉。又是一阵疼痛,他开始笑起来,紧接着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他能感受到地面的冰冷。

  他兴奋地开始跳舞,跳着跳着,突然一头撞向了墙。一阵剧痛传来,他边笑着,边跌坐在地上,旁边手术用的助理推车被他打翻,左手刚好摸到一把手术刀!

  可他握错了方向,将刀刃那头握得死死的。疼痛再次袭来,他大笑着把刀扔出去,然后将左手举起,由于房间黑暗,手掌几乎要贴在脸上了。他仔细看着,等待着血流出来。但是,他失望了。疼痛感逐渐消失,血并没有流出来。

  他怀疑这一切还是一个梦,就像之前他看到了家乡一样。张哑巴刻意停止了呼吸,没过多久就憋得不行。看来这并不是梦,他又看了看手,除了隐约能看到一道红印子,并没有血流出来。他感觉很诧异,可他却不知道,那把手术刀已经裂开了。

  灯光大亮,张哑巴睁不开眼睛,眯着缝才逐渐看清这是一间极像之前程持那里的实验室。

  门口处站着一个人,过了很久张哑巴才看清是一位披着短发的女人,身穿白色工作服,身材很标准,个头不高,面相很温柔,看样子不超过40岁的样子。

  张哑巴连忙站起了身子,坐回了床上,面朝着女人,思揣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女人开口说道,“你好,我叫程诺。”说完,递给了张哑巴一瓶水。

  张哑巴并没有多犹豫,直接喝光,然后闭着眼睛,去体会喉咙的滚动,还有水滑过食道,流进胃里的感觉。

  程诺又将一份饭菜端了过来,张哑巴直接用手抓着吃。嘴唇贪婪地闭合着,将手中的事物全部收拢到嘴里,牙齿咀嚼着,遇软则磨,遇硬则咬,舌头搅拌着,用尽每一寸味蕾去体会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的味道。

  半个小时不到,张哑巴已经吃掉了正常人一天的饭量。舒服地侧躺在床上,嘴角上扬,看着面前的程诺。

  程诺此时坐在椅子上,正拿出个笔记本翻看着,昏黄的灯光打在细嫩的皮肤上,齐肩的秀发,绕过耳后,半个侧脸显得如此性感。

  张哑巴竟然产生了觊觎之心,下面也随着心情有了反应!

  “刚才的菜味道如何?”程诺依旧低着头,在本上记着什么。

  “秀色可餐。”此时的张哑巴已经被程诺深深吸引住了,与之前判若两人。他发现程诺并没有搭理他,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有些辣,有些咸,但是水是甜的,稍微有些酸。”

  “很好,味觉正常。”程诺抬起头,看了眼张哑巴的下体,接着说,“性能力正常。”

  张哑巴一惊,稍有些尴尬地看向另一边。程诺继续说道,“你这种反应也很正常,好了,作为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实验,我觉得目前已经很成功了。你先休息,我们会对你进行持续观察的。”说完,起身挪动了椅子,坐到了张哑巴的面前。双手托着脸,故装可爱地问道,“你喜欢我?”

  张哑巴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她接着说,“我知道你这么久都在保护那块冥石,我何曾不想有这么一个人一直保护我。”说完,她将头侧躺在床上,另一只手在张哑巴的胳膊上抚摸着。

  “我看到你的幻觉,在你与冥神交战之时,你渴望变回正常人,你渴望过正常人的生活,你渴望回家,渴望见到你的父母。而我真的是被你感动了,我特别想帮你,而且我觉得你也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熟悉的感觉。”

  张哑巴抬起了手,试探性地抚摸着程诺的秀发,然后是后背。程诺也将手移动到了他的胸膛上,继续说道,“你已经付出了太多了,你太累了,该是歇一歇的时候了。还记得上次那场最惨烈的战斗吗?总听他们提起你,你不想跟我讲讲吗?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逃出去的呢?”

  张哑巴双眼无神,其实这也是他一直想问的问题,“我并不知道,有些记忆就好像有人刻意删除掉一样。”

  程诺的手向下移动,“你还是对我有所隐瞒,那我们交换一下秘密好不好,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张哑巴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那次大战之后,是谁救了你?”程诺眼睛中那股子温柔不见了,变得轻佻,迷离暧昧,让人深陷其中。

  张哑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程诺,脑子里努力回忆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忆中,他抽出了最后一个灵魂,便倒在地上。肉身已经破碎不堪,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控制了一样,与之前很相似,被放进了一个肉身中。

  印象里,好像被两个人抬起来的样子,可是两个人的面貌却看不清。张哑巴眼神依旧迷离,抚摸程诺的手也早已经停下,嘴微微张开,似乎要告诉程诺些什么。

  突然,门被踹开,是蒲松龄,衣服已经破烂,满是尘土。“仙长,老夫来救你出去!”说完,就是一枪。

  情况紧急,蒲松龄又没有太多开枪的经验,这把盒子炮还是从死去的富人身上搜出来的。一枪打在了程诺的膝盖上。

  张哑巴顿时吓得坐了起来,看到程诺的膝盖完全被打穿,紧忙想上前给她包扎伤口。还没等张哑巴找到合适的物品,程诺一个翻滚,退到了墙角。紧接着蒲松龄又是一枪,打在了程诺的脸上。

  单孔斜插进去,烂肉翻了出来,但是却没有血。张哑巴看的一清二楚,顿时清醒了过来,感觉刚才被这女人施了咒。他愤怒地喊了一句,想祭出冥石,可却怎么都感觉不到身体里的冥石。

  张哑巴慌了,他又想脱离这个肉身,可是如何挣脱?自己却忘记了。张哑巴撕扯着自己的皮肤,怒吼着,咆哮着,几近歇斯底里,最终他放弃了,呆坐在地上,看着对面程诺那副恐怖的脸庞。

  蒲松龄看到这一切,心想坏了,本来是有希望的,如果没猜错的话,此时的张哑巴已经与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而程诺早已经褪下了这个肉身,不见了踪迹。蒲松龄赶紧将张哑巴抱起来,说道,“也罢,也罢。看来你魂魄里那块冥石已经被抽出去了吧。怎么?这就放弃了?我本不想让你回来的,可是真当看到你时,我那几乎快绝望的心又有了斗志。

  仙长,我们所经历的,都是世人无法想象到的,但是,如果有朝一日,这种事情被全天下的人所知,那后果也是我俩想象不到的啊!”

  “与我何干?”张哑巴瞬间憔悴了许多,双眼空洞。

  “与你何干?千百年来你做的事情又与你何干?当灵魂被肆意玩弄,张冠李戴,你有没有想过还会有谁去珍惜一切啊!末日终会来临,但不是这个时候,还有一点儿希望。我知道他们在你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张哑巴稍微缓了一下,听蒲松龄继续说道,“你身上被封印了。”蒲松龄注意到张哑巴的眼睛朝他看过来,接着说,“你的灵魂封印在这个肉身中,所以你的灵魂出不去,为了保证完全的封印,你也自杀不了,就是说,任何东西伤不到你,可是你能感觉到疼痛。”

  蒲松龄顿了顿,“还记得那个乞丐吗?想必你也注意到了,你打他,伤到的反而是你。”

  张哑巴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问道,“其实我也好奇,为什么刀割到我,我却不流血,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看来我只能病死,老死了。哈哈!对不起了老友,哎,是我一时糊涂,心智被他们玩弄。你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了。”

  蒲松龄心中也是长出一口气,他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常听说那个叫程诺的善于用心理战术,要不是张哑巴与常人不同,就算是佛祖来了,也难劝好啊。蒲松龄指了指墙角程诺的肉身,“他想在你身上知道什么?”

  “他想知道的其实也是我想知道的,那次大战之后,我失去知觉,在我印象里,是有两个人把我抬出去的,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是谁,老友,难道是你?”

  “我到那里的时候,你已经不在那里了。”

  张哑巴突然握住蒲松龄的手,“等等!那你看到那块黑石了没有?”

  “哪块?”

  “就是最大的那块啊!”张哑巴瞪大眼睛。

  蒲松龄思索了一阵,突然说道,“对,对!当我到那里时,地上有一个很大的坑,很深,我们把尸体都扔进了那个坑里。而那栋高阁,也是在坑上而建。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那难道就是……”

  “正是之前黑石所在之处,看来是有人把黑石挪到这里来的。而这里又通了电,我估计离村庄城镇不会太远。”

  张哑巴站起身来,问蒲松龄,“今为何日?”

  蒲松龄哪知道什么日期,只能说到,“距离你刚来到这里还不到两个时辰。”

  张哑巴心里盘算了一下,“好,看来还来得及。”

  他简单穿上一套衣服,便和蒲松龄往外走,突然,一个人挡在他们面前,“嗯……你们还不能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