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异凶录

更新时间:2021-06-23 02:18:50

异凶录 连载中

异凶录

来源:落初 作者:妖句 分类:灵异 主角:袁夫人袁少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异凶录》的小说,是作者妖句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念之间,一步之遥,牵动人心而走。前深渊,踏一步,万劫不复;后归途,亟回首,一往如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门卫的话拦下了佐佑千与黎俐莉的脚步,已经踏进校门的佐佑千好奇的转过了头,刚想要问些什么,就见门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估计是以为佐佑千在不满他不文明的举动。

“大叔,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个李老师和你有什么过节吗?”黎俐莉明白佐佑千回头的原因,连忙帮他询问。

门卫恍然大悟,挠了挠头收回了迈进小房的右脚,来到了佐佑千的面前,道:“也没什么过节,就是很讨厌那种里外不一,高傲自大的女人。”

五分钟后,佐佑千和黎俐莉从门卫那里,得知了与所有人都相反的描述。这个活泼善良的好教师,实际上是一个目中无人的傲慢女人。

“这里都是什么人啊,这座城市很流行表里不一吗?”走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黎俐莉想着门卫的描述,无奈的取笑了一番:“现在好了,这下死者和那家人又有了一分相似。”

来到了教职工办公室,现在是上课时间,原本四人的办公室,如今就只剩下了一位老师,见到年轻的帅哥就转不开目光了,根本就没把佐佑千与警察想到一起。亮明了身份后,女教师才收敛了一些。见佐佑千身旁黎俐莉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桌子道:“你们是来调查李老师的事吧,那里是她的办公桌。”

顺着女教师的方向,黎俐莉走了过去,随意的翻弄着桌上的东西。那里交给黎俐莉,佐佑千放心的将视线投到了女教师的身上,但却没有询问李老师的事,而是将目标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根据之前的调查,听说李老师有暗恋的对象,也是你们这里的老师?”

“你是说袁少,哦不,是袁老师吧。抱歉啊,因为之前都叫袁少爷,叫习惯了有些改不过来了。不过,你们找他的话恐怕需要到他家里去,因为他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佐佑千知道她口中的袁老师,就是那个傲慢的大少爷。宛如刚知道一般的点了点头,佐佑千一身轻松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突然请假?”

“这个我也不知道,原本之前我是想要见见老师的,可是听说老师并不在家,所以就没有去。”

“老师?”

佐佑千疑惑一声,他知道这一声“老师”,一定不是指袁少爷。想到了那位早出晚归的袁先生,如果说这声“老师”是指他,那佐佑千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他的行程,一般确实在家里见不到。心中有了判断,却在下一刻被女老师的解释否认了。

“对啊,老师就是你们口中的袁老爷。你们不知道,这个学校是老师一手资助的,而且这里百分之八十的教师,不管年龄高低,都是老师的学生。”解释清楚了自己的尊称是指谁,女老师拿起了一旁的杯子,去饮水机旁接了杯水,接着道:“前段时间袁先生早上顺路过来为袁老师请假时,我问出来的,他说老师最近都没有在家。”

从女老师口中得知的消息,让佐佑千沉思懊恼,俩人还没有离开学校,只是出了教学楼,站在石梯上靠着栏杆一言不发,已经到了课间操的时间,全校的学生青春洋溢的在操场上寻找属于自己的位置。人总是好奇的,学校中多了两个生人,就足够让学生转移注意力,更何况还是佐佑千与黎俐莉这高颜值的组合,与他们正对面的学生,目光流连忘返的盯着他俩,看个没完。

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黎俐莉笑着欣赏了几眼他们的课间操,就转过头看向了佐佑千,他看似像在欣赏学生做操,但黎俐莉知道,他在将今天的信息量与原本的结合在一起,试图碰撞出新的火花。

“没有怀疑过哪条信息是假的吗?”黎俐莉背过石梯下的学生,目视面前的教学楼,她有些想象不出,门卫口中那个飞扬跋扈的女人,能当上老师。

理解黎俐莉的顾虑,佐佑千却选择相信这一切的信息:“那个门卫在给我们开门时,先迈的是右脚,在被我们的好奇心拦下,从小房中退出来时,也同样收回了右脚。那是他放松下的走路方式,除非他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否则他说的话是可信的。至于办公室中的那个老师,她的话也没有什么破绽。据调查,死者也是那个袁老爷的学生,他的孙子也在这所学校教书,是理所应当。我没有理由去否认她的话。而且还有一点,就是那位女老师在第一次开口时,下意识的想叫出袁少爷,这是潜意识的回答,说明她之前一直都是以这个称呼的。至于为什么会将这个称呼叫习惯,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与袁少爷的相识,并不是在袁少爷当教师的那一刻,而是更早。”将自己的观点说出,佐佑千见学生的课间操也快要做完了,牵过黎俐莉的手,宠爱道:“走吧,在这里应该已经得不到什么信息了。”

“死者表里不一,袁老爷的时间线不对。”出了校门,黎俐莉倒退前进,阐述着刚刚得到的信息,并不想动脑去思考,依赖的注视着佐佑千道:“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有人在撒谎。”

“你是说袁先生!”

“为什么是他?”

“因为警察明明就在家中见到了老爷子,这样一来能构成说谎的人,不就只有他了吗?”

“也许老爷子真的不在。”

也没有反驳,黎俐莉配合着佐佑千沉默了下来,他们掌握的线索不算少了,可是却怎么也串联不起来,古宅中的人各有说词,不管是镇定、傲慢还是沉默,他们每个人都在不紧不慢的,将自己从事件中摘除。也正是这份沉着冷静,才会让人头疼。警方仿佛也在较劲,所以权力配合佐佑千,想要靠他夺回一份尊严,在群众面前的尊严。

一路来到了案发现场,佐佑千想要在回警部之前,再认真的查看一下。也许是因为,这是古城第一次发生这么残忍的案件,被封锁的现场四周,都寂静的让人发慌。

“唱首歌。”站在看守的一位警察前,佐佑千给出了命令,见身前的人没有立刻的执行命令,而是懵懂的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看,显然是在怀疑佐佑千刚刚话的真实性。

“怎么?我说话不好使?”戴上了手套,佐佑千刚说完就见面前的警察猛地摇头,上面说过,要全面配合佐佑千,他的话等同于命令。看佐佑千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面前的警察小动作的举起半握拳的手,在嘴边轻咳两声掩饰尴尬,见佐佑千确信的目光,道:“我只会一首歌。”

佐佑千也不挑的摆了摆手,通知他可以开始了,抬起面前的封锁条,迈步踏进现场见黎俐莉向自己笑了笑,刚想走过去回应,就听到身后隐隐传来了闷哼的声音,像是在哼前奏,陌生的让佐佑千并没有太在意,短暂的几秒后就听到洪亮的歌声响起,一首《算你狠》送给了佐佑千,让前方听清的黎俐莉捂嘴偷笑,佐佑千转头锁定歌声的来源,警察却无辜的将音量一点点降下来,就见佐佑千张口吐出的两个字“继续。”

“凶器是什么?”先进来的黎俐莉盯着地上描绘的尸体轮廓,如此优雅的死态却美中不足的缺少了一部分,凶手真是丧心病狂。

“法医鉴定,应该就只是普通的刀,目前还没有找到。”沿着四周仔细地巡视了一圈,没有什么多余的线索了,看得出这一片警察还算靠谱。佐佑千拉着黎俐莉走出封锁条的范围,来到了警察面前,耐心的等待他唱完,才缓缓开口道:“当天袁少爷在的位置是哪里?”

转过身,警察面朝案发现场,抬起手指向前方道:“正数第三棵柳树处,右拐500米附近。”对佐佑千说出具体地点。

黎俐莉也向那边看了过去,转头对警察道了句谢谢后,先行了一步。微微一笑看的警察心潮澎湃,两眼直勾勾的想要目送她离开。

“是不是很美?”身旁传来了自己的内心声音,警察频频点头之后感觉不对,转头见佐佑千明朗的笑容面对自己,黝黑的瞳孔看的他有些发慌,接着又慌张的摇了头。

收起上扬的嘴角:“我让你停了吗?”一句摸不清头脑的话让警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收到了下一个命令:“单曲循环!”

这声命令让警察懂了意思,开口接着唱起了刚刚的歌,佐佑千心情大好的转身离开了,他就是唬唬这个小警察而已。伴随着警察的献歌,佐佑千笑着离开了案发现场。

与黎俐莉见面于那个警察说的地点,目视远方估计着米数的同时,也等待着黎俐莉来到自己身边。

“你也太快了吧,”不用佐佑千说他是怎么来的,两年多的默契都会让黎俐莉知道,刚刚离开时见到一旁有另一条路,可她没有想过这么快,甚至还比自己早到了半分钟。

“发现什么了吗?”佐佑千笑着直奔主题,却见黎俐莉摇头否认,她什么都没有看到。走到了佐佑千身前,才会注意到旁边这条小路,黎俐莉有些累了,坐到一旁的长椅上,散漫道:“看来这个猜测可以推翻了,虽然这两地之间确实不算远,可是那是夜里嘛,说没碰到也不是不通。再说了,我想你比我清楚,那个大少爷的性格,如果真的做了什么,是瞒不住的。”一番论述之后,黎俐莉又想起了刚刚在学校的事,开口道:“对了,刚刚在学校还发现了一件事,忘了和你说。死者和那个大少爷应该不单单是暧昧,两人或许已经发生了关系,或者确认了关系。”刚说完,就见佐佑千感兴趣的想要询问下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