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寻隋记

更新时间:2020-02-14 14:19:37

寻隋记 连载中

寻隋记

来源:落初 作者:悬壶公子 分类:历史 主角:寇秦琼 人气:

火爆新书《寻隋记》是悬壶公子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寇秦琼,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腹黑无赖极度不要脸的少年穿越至隋末乱世。凭借自己的厚颜无耻和出神入化的马屁功夫在这即将崩塌的庙堂和群雄并起的江湖中混的风生水起。他登庙堂左右逢源官拜王侯,入江湖收买人心号令乱世群雄。厚颜无耻、逢场作戏、阿谀奉承、见风使舵是他混迹庙堂和江湖的通行证。马屁不但要拍的稳准狠,更要拍的清新脱俗,标新立异。能够推陈出新、花样翻新再好不过,若是有主角这般将马屁拍的能够开宗立派者,那离成功也就不远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行了一夜,便来到天堂县城内,他先是去裁缝铺,置办了一身华服,加上他原本善于表演的天赋,此时俨然一副贵族子弟的模样。而后,便径直前往县衙而去,打算探听些内幕消息,好想法设法营救秦琼。

来到县衙门前,只见大门紧闭,半个人影也是瞧不见。正待无功而返,却是发现前方有个官差迎面走来。

寇小饭灵机一动,从怀中掏出一银锭,便丢到那官差面前。

这官差名唤张季,乃是天堂县牢房班头。

张季忽觉有东西从天而降险些砸到自己,生的其貌不扬的张季自诩风度翩翩,险些被破了相的他正待破口大骂,却是发现地上银亮亮,竟是一五十两的银锭“天上掉银子了?”张季喜出望外,拾起银子揣入怀中

“官爷,官爷,可瞧见我丢失的银子了么?”寇小饭见这官差已上钩,跑向前去开口问道

张季一瞧面前少年锦衣华服,模样俊朗倜傥,想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少爷,心下却是不愿将到手的钱财再散出去,佯装不明所以“什么银子?哪里有银子?小少爷,我看你是看花了眼。”

寇小饭嘿嘿一笑,道:“那应该是我看花了眼,不过官爷您大清晨急匆匆的,是有什么事?”

张季蹙眉摇头,便不在理会,抬腿便要走。

“唉,可惜呀可惜,这世上最让人苦恼的便是有银子花不出去。”寇小饭连连叹息,缓缓转身便要离去

“嗯?”张季来了兴趣,他暗想这富家子弟估计是个憨货,世上哪有花不出去的银子?只有不会花的废物

寇小饭佯装无事,连连摆手“没事,没事。”

张季道:“小少爷,我既是官差,便要为民做主,你有什么难事,不妨对我说。”

寇小饭回身道:“真的?”

张季拍胸脯道:“我岂能骗你?”

寇小饭笑道:“那好,官大爷,我请你吃酒,我们慢慢详谈如何?”

有人请酒吃饭张季自然盛情难却,二人来到天堂县一家颇有规模的酒馆,寇小饭挥金如土要了一桌上好的佳肴和几坛好酒。

嗅着满桌佳肴佳酿张季馋涎横流,恨他老娘没有多给他生几张嘴,狼吞虎咽如饿死鬼一般将满桌的菜肴就是一顿风卷残云。寇小饭心疼手中银子的同时将这张季在暗中咒骂了数遍,酒过三巡,张季醉意醺醺,对着寇小饭勾肩搭背,大有将其视为知己的打算,就差将他那满口黄牙的媳妇介绍给寇小饭宠幸一番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酒后吐真言这句至理名言被寇小饭付诸于实践,见张季醉意满满,他方才开口问道:“不知衙门内最近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张季此时头晕目眩,只觉普天之下皆知己,既是知己,便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半点虚假便是愧对上苍愧对老娘赐予的这身皮囊,也不管其他,借着酒意将秦琼杀人自首和那来路不明一包裹金银的事,尽数告诉了寇小饭。

“杀……杀人偿命,天……天经地义,咱大……大隋的法……法律,可……可不是摆设。”

寇小饭学着张季,结巴道:“那……那敢问老哥,可……可有什么法子?”

张季脸扎在桌上,连连摆手“咱……咱天堂县,也……也只有单二员外,可……可能有……有办法。”

“单二员外?莫非便是那赤发灵官单雄信单二员外”寇小饭小声嘀咕了一句,正待问个仔细,哪想那张季就一头栽了下去,醉的不省人事

“吃了老子八十两银子,你他娘的上辈子投胎在地府喝孟婆汤是不是也把孟婆给吃穷了?孟婆这辈子投胎成了你媳妇来讨债,给你生了两个儿子却共用一个****寇小饭一面将鸡骨头插入张季鼻子中一面暗中咒骂,嫌不过瘾,拿起抹布蘸了一层菜油在张季脸上抹了几把,才起身结账走人

“看来要救秦二哥,还得去找那单雄信了,据说这单雄信乃是北十三省的绿林总瓢把子,这不就是黑道教父级别的人物?”想到这里,寇小饭却是笑了,凭借和秦琼的关系,他和单雄信却也是说的上话,抱紧这条大腿,在这绿林黑道中自己岂不是要威风八面?“据说这单雄信不但武艺高强,为人也是颇为仗义,这条大腿,却是得万万抱紧。”

怀揣几千两银子的寇小饭着实有点暴发户的心态,租了一辆马车,悠哉的靠在车内软榻上哼着小曲,万分惬意。

马车直奔二贤庄,临到庄前百米外,寇小饭却是提前下了车,瞧着远处二贤庄的颇具规模的深宅大院,不禁高呼“土豪啊土豪,这套宅子放在帝都三环以内,怎么也得值他几个亿吧?

寇小饭向手中啐了几口吐沫,朝地上蹭了一蹭,然后沾满灰尘的手往脸上抹了一抹,将自己弄的蓬头露面直若乞丐,到了门前,酝酿了一番情绪,而后瘫坐在地,猛砸大门,口中不时哀嚎连连“单二哥啊,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待门内有脚步声传来,寇小饭将壮士悲情的神态演绎的更加惟妙惟肖,直如自己死了亲娘一般,待来人刚打开门缝,他便一股脑滚了进去,佯装上气不接下气力竭的样子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我秦……秦二哥有难,快……快去救我二……二哥。”

为了使之更加逼真让人信服,寇小饭颓然一横,假死过去,私下却是半眯缝着眼朝四下查看。

这一看不打紧,着实吓了一跳,只见远处一雄壮魁梧的红发大汉面色焦急的直奔而来,口中连呼“我秦兄弟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寇小饭眯缝着眼皱着眉头私下敛回目光,暗道:“这人也TM的丑了吧,五官要怎么搭配才能搭配这个丑样。”

这来人却正是二贤庄的庄主赤发灵官单雄信,听闻院内有人高呼他秦琼兄弟有难,单雄信急忙奔走而来。见地上趴着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锦衣少年,便向前将其托起,朝人中掐去。

寇小饭起初想装死不起,无奈单雄心力大如牛手指又大,轻轻的一掐让寇小饭感觉人中都快被掐碎了,急忙嘟囔着叫道:“单二哥,我没事,你……你快去救我秦二哥。”

“发生了什么事?谁敢害我秦兄弟,我宰他全家。”单雄信登时虎目一瞪喝道

寇小饭直起身子,将昨夜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了单雄信,自己救了秦琼的事和秦琼拜把子的事,也是隐晦的透了出去,意在拉拢与单雄信的关系。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现在秦二哥已被官府押入大牢,单二哥,你可要救我秦二哥的性命啊。”说着寇小饭埋入单雄信怀中痛哭不止,悲痛之意溢于言表,私下却是暗道:“单二哥啊单二哥,你长成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嫂夫人得多闹心,就你这样的我和你说,在我们那个时代,你出国签证都难,签证官瞧见你就得拒签,你若是出了国,非得吓坏国际友人不可,那可是破坏外交关系的举动。”

单雄信见寇小饭满脸风尘疲态尽显,更是为秦琼犯难而急的撕心裂肺悲恸不已,大为感动,心下暗想这寇兄弟年纪虽不大却也是我辈性情中人,也是义薄云天的好汉。”他心念秦琼安危,对寇小饭说道:“好兄弟,你暂且在我府上养伤,我前去打探消息,但请放心,有我单通在,秦兄弟便无事。”说完对着一侧的管家单财道:“好生招待我这位兄弟。”说完便匆匆离去

(喜欢的朋友麻烦收藏下或是投个推荐票万分感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