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万岁君王

更新时间:2020-06-28 06:52:57

万岁君王 已完结

万岁君王

来源:落初 作者:嬴宗离歌 分类:历史 主角:少夫人白玄衣 人气:

《万岁君王》为嬴宗离歌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埋葬了万堆枯骨,更有那悠悠真相!——吾名嬴朕,秦始皇帝九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楼卧山间,竹门两扇开,嬴朕白妶并肩立在竹门前,燕尔新婚,面蕴春意,好一对玉璧佳侣。

龙凰双袍自秽,龙凤双纹隐去,贤伉俪通身素净,简练大气,嬴朕望着小楼外的风景吓得抱着白妶的玉臂,身体下意识的往后躲避。

楼里楼外两重天地,尤其是在嬴朕天醒后。

楼外,阴鬼之气弥漫,白雾弥漫,山涧泉水叮咚,间杂着鬼哭的声音,地上蓬断草枯,凛若霜晨,嬴朕自白妶身后探出脑袋,隐约见到前方黑压压的跪着一大片人影。

血染山体,百鬼穿行,阵鼓鸣歇,金戈铁马,白妶望着眼前场景,饶是以她上过沙场征伐的心性,也略有些震撼,传说中的森罗鬼蜮应该就是如是。

嬴朕白妶所站立的小楼位置正是九曲黄泉阵中心,阴鬼之气浓郁的如清晨朝露,他傻兮兮的伸手捏了下悬浮空中着的阴鬼之气,顿时一股粘稠阴寒的触感通过皮肤经络传遍全身,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嬴朕夫妇目光如炬,踏出小楼便远远的瞧见了赵朱,以及那些被绑架的长庚村民,先前村中被废的司马光源正站在其旁,嘴角略带哂笑,目光怨毒,苟延残喘。

周遭已有五六人身首异处,鲜血染红了整片山石,若不是有阵法笼罩,远远望去还以为是一片胭脂石。

二人见到此情此景,很是散漫,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将其忽视。

远处赵朱见嬴朕白妶二人缓缓而来,道:“终于舍得出来了,看来武安君的后人不止学会了逃跑,更是深谙龟缩之道。”他因为承受了嬴朕一记阴鬼巨手,心有余悸,不敢接近,只得站立在百米开外。

赵朱见白妶根本不搭理他,恼羞成怒:“下一个!”说完,司马光源将白氏少夫人推到其面前:“这一次斩她,这样美丽的脸蛋,可惜了,如果能收入本公子后宫,起码能居上前三。”司马光源淫笑连连。

“且慢!”白妶牵着嬴朕,往阵外走去。

赵朱见嬴朕白妶走了过来,道:“晚了,先让我在杀一个祭拜一下我的青冥剑。”青冥剑正是那柄青铜长剑,此时残缺断裂。

白妶说道:“赵朱你无非想逼我出来,取我项上人头,好跟你的新主子邀功?现在我出来了,你留着他们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现在我反悔了,杀了你们太过便宜,在你面前将他们一个一个杀掉,慢慢的折磨杀神白起的后人,想来自是古往今来世间第一等妙事。”赵朱的脸有些扭曲,近乎阴骘。

赵朱说完,挥起青铜长剑,对着白少夫人毫不犹豫的砍下。

阴风过境,血腥四溢。

白黑女见娘亲即将丧命在赵疯子青铜长剑下,人如石头般狠了命斜撞而去,他撞在赵朱身上,青铜长剑顿时失了水准,砍在岩石之上,

“崩”的一声,被赵朱修复二三的青铜古剑,其剑刃已经完好如初,此刻只见的剑刃龟裂,几块青铜碎片在几番摇晃后四散掉落,青铜长剑自此碎作一地。

赵朱见白黑女上前救母,很有趣味的道:“是个不畏生死、维护家人的好男子,可惜了,赵朱大爷今日要大开杀戒,谁来了都不好使,更何况你千不该万不该毁了我的青冥剑。”

一切尽在呼吸间,皆被白妶望在眼里:“赵朱你好歹也是王族后人,竟然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赵武灵王泉下有知,非得被你气的魂飞魄散。”

赵朱说道:“你也别激我,这些对我没用,王者之下,众生皆蝼蚁,更何况是武安后人,先祖若是有知,必当浮上三大白,为我这后世儿孙赞上一声:“好!””

赵朱取出自己的御马铁鞭,再次毫不留情的砸向白少夫人。白黑女见状,内心慌张惊恐,张嘴狠狠的咬在他的腿上,赵朱吃痛,铁鞭重力砸其后背。

白黑女一口鲜血喷出,晕厥在地。白少夫人见状痛哭出声:“女儿!”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嬴朕突然出现在赵朱身前,原来他竟然趁着赵朱注意力全在白妶身上时,一个人慢慢接近。

赵朱同白妶剑拔弩张,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一个毫无武力的傻小子谁又会在意?

夫妻二人心有灵犀,白妶见嬴朕闪电出手,她也不干落后,一柄天戈自战旗中飞起,透胸而过,司马光源被天戈带飞老远,于百米开外扎入地上,天戈乱颤。

透心凉的司马光源随着天戈颤动,死的不能在死,鲜红的血液,顺着天戈流淌。

嬴朕出其不意,奋起全身劲力,一掌将赵朱打飞。

赵朱鲜血喷洒而出,在天空中留下一道完美的弧度。

嬴朕脚下生风,紧随其后,低沉道:“若不是念在嬴赵有些渊源,否则,方才哪一掌,管叫你身首异处,还不快滚!”

其实一掌之下,嬴朕已经没有后续劲力,天醒境的实力,终究难敌对方,也只能仗着自己天醒的香火余力,强行扮虎,攻心为上。

赵朱踉跄起身,嬴朕冷哼道:‘一族白眼狼,当初要不是父皇念旧,又哪里有赵高干政,更没有你赵朱现在。’

嬴朕叹息不已。

赵朱闻言:“假惺惺。”

说完跃身上马,催马扬鞭的刹那,暗自朝白黑女甩去一个不知名的东西。此时白黑女正昏睡在地。东西入体,其背瞬间炸开,周身不住的抽搐。

嬴朕白妶勃然大怒,白妶手中再次持起天戈,嬴朕抬手阻止:“不知好歹,我看他今日能跑多远!”

天穹之上,赵朱驾着独角墨驹,飞奔远方。墨驹踏云逐月,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转眼便消失在云彩间。

嬴朕淡定从容,道一声:“去!”

其身后一道火光闪现,自天穹划过,如流星陨落,速度恐怖。

但听的遥远云彩间,传来墨驹的哀嚎恐惧,俄而,一只三足金乌双爪抓着赵朱飞转回来,将他扔在嬴朕面前。

它打了一个饱嗝,再次没入嬴朕眉心。

嬴朕莞尔:“贪吃的小家伙!”

“嬴朕你不得好死,你还我独角墨驹!”赵朱双目流血,周围尽是爪痕,定时在云间,被三足金乌所抓。

白妶见嬴朕迟迟没有动手,提起天戈砸将下去。

眼见赵朱殒命在即,赵氏王族就此族灭,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雄厚苍老的声音自山外传来,又好似在云中——

“小贼敢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