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奇缘

更新时间:2018-12-30 15:50:44

三国奇缘 连载中

三国奇缘

来源:掌中云 作者:老泥鳅 分类:历史 主角:鸠摩王妙峰 人气:

老泥鳅新书《三国奇缘》由老泥鳅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鸠摩王妙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弃的孤儿,逆长为落魄的少年!其妙的峰谷,却引来莫名的撕杀!正邪的纷争,牵动起三国的鼎斗!看谁掌乾坤,力挽狂澜于危急刻?——还看那落魄的少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素心心下只能感叹之极,却别无他用。 忽地蓦然间,她看到一人,手足无措、支支慌慌、傻不愣登地戳立在那儿当地,小香瓜似的脑袋东摇西晃,跟冰天雪地里得了伤风感冒的一只呆头小企鹅,一样一样地。 人家都在激烈鏖战,玩了命地打拼,他却不在状态,整个一个废物点心。 而且,满峰谷里就他这么一个怪异另类之人,格外的不合群。 素心纳罕之际,细细瞅来,这个大孩子似的人她还认识,心里说道:“这不是小蚂蚱吗,他怎么也来了呢?” 丁点不错,此人正是小蚂蚱,点苍派里勉勉强强只能说是个末梢小尾巴,凑和还算是个小弟子吧,入室都难以谈得上,甚至可以说是个编外人员。 十年前,点苍山里点苍门前的那一日清晨,正欲出去巡山的海栗子推开山门来,却赫然发现门口卧躺着奄奄一息一孤儿,身边是一讨吃棍来破烂碗,看其饿晕冻僵将毙,于是间出手救进门来……自此,此孤儿被收留门下,干一些杂七杂八的活,如扫地打水、上茶倒尿等等,他都揽在自己怀里!人很勤快,也从来不知什么是脏什么是累,蹦来跳去的挺欢畅,一干点苍师父弟子们倒也喜欢。 问起他的来历,他说自己是一名孤儿,睁眼懂事时就不知父母是谁,只是一帮大小花子们带着他走四方乞讨,后来恰逢决堤江水,将其们冲散,他便孤身一人走天涯!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却支支吾吾半天后,只说他自己就没有什么名字。 一个大概是被父母遗弃的小叫花子能有什么名字?大伙也释然了,不过落眼里都是他蹦来跳去忙活的身影,点苍门里的五弟子柳雪,便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小蚂蚱”。 “小蚂蚱”这个外号形象生动、贴切准确,这一下子,便叫开了,时间一长,便成了他的名字,他也乐意和喜欢别人这么叫他。 端茶送水之余没事时,他也在一旁看众师哥姐们练功,也颇来得兴趣,便照猫画虎地学个一招半式的,他做什么事都是一根筯,大晚上大伙睡去了,他还是一根筯地在月夜下练习那一招半式,一练一身汗,但自个玩得还挺“嗨”! 素心当然认得这个小不点,每次上得点苍山来,都是他端茶送水伺候着,也听得点苍人都那样喊他,这次怎么能带他上得山来、参加正邪激烈大会战呢,真是不可思议、怪诞之极! 素心走近,他喊破了锣似的嗓子都嘶哑了。 但听得他沙声哑气地喊道:“大师父二师父、师哥师姐们,你们别打啦,以前咱在一个山里不都玩得好好的嘛,这是怎么啦,跟不认识似地……就别打啦,我求求你们啦……” 他喊着喊着,见大伙都没得反应,便走动起来,走近正酣战激烈的大师父和二师父跟前,正欲张口劝说点什么好话来,被火爆脾气的海栗子忙里偷闲,一个“天涯芳草”脚法,一脚把他给踢飞到天涯海角里寻找萋萋芳草去了,嘴里臭骂一句:“没良心的玩意,想当初,真是白救得了你,还喊什么‘二师父’,我你爹的是点苍掌门呀!” 众所皆知,当初海栗子与山涯子闹分裂,点苍门里练功场上,俩师兄弟对立而站,中间是一干点苍弟子,让他们自由选择。 师哥师姐们各奔其主,到最后中间偌大的一个场地上,只光杆杆地剩小蚂蚱一人,傻乎乎地晃荡个脑袋,看着两边各自成伙的哥哥姐姐大爷们…… 眼见得小蚂蚱“嗖嗖嗖”地飞上半空,又“呜呜呜”地直坠下来,就要摔地成块肉饼了,素心看得真切,峨嵋一式“云里托日”,飞得起身来,双臂一展,轻轻将他架落下来,拽放地上。 身已落地、魂还在半空里飞的小蚂蚱,犹自在原地里打着圈圈,好不容易半晌站住了,睁定他的水葡萄眼睛看来,原来是素心老奶奶救得了自己!眼圈一红,泪水簌簌滚落,双膝一跪,冲素心“嘣嘣嘣”地磕个不停,嘴里一个劲地直喊道:“素心老奶奶,谢谢您老救了小蚂蚱的小命儿……” 素来不苟言笑的师太嫣然一笑,如老来香花般灿放里,竟然是那么的祥美! 她隔空撩手,柔声说道:“起来吧,小蚂蚱,你且潲一边去吧,你一个小毛孩子,是不会懂得大人间的事的!” 正跟鸡鹐米一样磕头不止的小蚂蚱,忽觉得一股柔和大劲潜移过来,如一片棉絮云彩,将其烘托而起! 随即,但见得素心老奶奶大发一声喊,飞身冲入魔教人群,奔那些臭男人们嘁哩咔嚓去了…… 小蚂蚱一发愣后,晃晃自个小香瓜似的脑袋,又向眼前这些乱战不休的师哥师姐师大爷们趔趔趄趄地走去,哑着嗓子连哭带喊泣鼻抹眼泪着,于天地苍苍下的峰谷之内! 他就这样哭着喊着走近,来到一对打斗的女子跟前,一个身着淡黄色衫,另一个身着雪白色衣。 黄衫女子正是二师姐凝霜,使得一柄“九节软骨鞭”,纤细玲珑,奇妙之处,在于一抖手里,瞬间可缩为短短一截;一甩腕间,又可窜射成长长九节!可短又可长,使起来玲珑如意;舞起来啪啪有声,迎风呜咽泣诉,如龙似蛇,蜿蜒攻出。 白衣女子却是五师姐柳雪,纤身如细柳、盈盈一握间,凝脂雪白的脖颈里挂缀着一串晶莹玉般的贝壳儿,散发络上至头顶的发髻里镶缀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儿,手中一对柳叶短刀也如风中柳叶,飘来忽去,倏然击来,又飘然退去。 软骨鞭对战柳叶刀,走的都是轻灵飘逸这一路,俩人斗来,宛如一片冰霜与雪花飘飞在一起,煞是好看,也真不愧为是点苍门里调教出来的女弟子! 小蚂蚱看到五师姐柳雪,忽得住了哭,脸色竟淡淡红潮起来,嘴上支支吾吾的,像是心里憋着什么。 师妹柳雪进山入室较晚一些,毕竟不如师姐武艺精湛,时间稍久,雪花般白洁的脸上更显苍白,小细汗珠泌涌涟涟,一双柳叶刀在软骨鞭的咄咄逼势下,勉强支撑着,已现出落败的迹象。 小蚂蚱看得眼神发呆,终于憋忍不住,开口冲着她俩大叫道:“霜姐姐、雪姐姐,你们平日里是最要好的闺蜜,就不要恶斗啦!” 攻势正烈、胜利在望的凝霜师姐闻言叱道:“小蚂蚱蹦开,没你的事!什么闺蜜,还‘鬼迷’呢!嗤……” 小蚂蚱听得此话,顿时傻了眼,耷拉下小脑袋瓜子,半天没得言语。 忽地猛然间,他抬起头来,大声说道:“雪花姐姐,你快跑吧,你不是凝霜姐姐的对手的!” 柳雪闻言,立显怒容,却更增美仪,娇声叱道:“蹦得远远地——小蚂蚱,谁说不是她的对手!再说,先飞你一刀!” 说话里,已是声带娇喘与吁吁,她力已不从心,何来瞅空飞他一刀?只是泄愤的话罢了! 她连战带说地,不由间分了神,蓦然间忽听得呜呜作响,抬眼间,瞅得软骨鞭当头劈到,力道十足,如若劈实,自己还不立马飘魂了?! 柳雪心里一恨:“师姐,咱俩之间有得这么大仇恨吗?还不是因为大师哥,你一直误会了我……” 大难当头,不及细思,柳雪一式“风中摆柳”,堪堪让过凝霜师姐呜呜劈来的一鞭,紧接着一式“细柳折月”,巧巧然纤身一个后翻,人在半空中,双刀翻飞出! 这式正是七十二式点苍柳叶刀法中的最后一式——“柳掠水面”,刀如柳叶,策掠而飞,直奔凝霜。 小蚂蚱落在眼里,知道雪花姐姐已是逼急跳墙了,才出得这一式绝招!因为这一式虽端得厉害,却不轻易而出,双刀飞出,完败对方还好,如若不成,则手中无器、对己大大不利了! 凝霜识得这一招的厉害,只是她于昔日师妹面前,过于自负而轻敌,现下里鞭势太过头、身子难收回,不眨眼间,飞刀已逼近面门! 她也真不愧是点苍门里女弟子中之首座,应变极快,急切间向前一仆倒,就地来一式“抱鞭横滚”,但只觉得头顶一凉,一络络秀发飘落下来,散在风中! 凝霜一个“鲤鱼打挺”,起得身来,衣衫尽湿,狼狈不堪,怒然之极,扬鞭就欲狠狠出! 柳雪两手已空空,面对这手舞神鞭的二师姐,怎生是对手,这下里可如何是好!她不禁面显慌慌。 忽地,小蚂蚱一个起跳,猛地蹦过去,一个就地打滚,倏地抱住了凝霜的双腿,大声冲柳雪喊道:“雪花姐姐,快快跑路,记住……我一直……暗暗地……喜欢你!……爱你——到永远!……我想和你过家家——一辈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