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天人图

更新时间:2018-12-30 15:50:52

天人图 连载中

天人图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木瓜熟了 分类:历史 主角:佐天佑莫木鱼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人图》是木瓜熟了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佐天佑莫木鱼,书中主要讲述了:北莽王府有两柄剑。 一柄名曰,往生。 一柄名曰,复来。 六十九年前,北莽王佐天佑用复来剑刺了莫木鱼一剑,又用往生剑刺了自己一剑。 然后,这一对难兄难弟,一人将往生,一人还复来。 时隔六十九年后,再次重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权府位于上京西郊,背靠西凉山。 天玺十一年,春秋皇朝的皇帝陛下闻人白羽通过朝廷的威慑力,以及各种力量和手段,整合了中州万疆之地上的大半道门,及这些道门的修行资源,成立了三所专门为皇朝纳才的修行学府,天权府便是之一。 还有两所分别是位于江南地的天枢阁,以及位于北莽地的天玑楼。 六十年来,外界对于闻人皇室为何要通过朝廷的力量和手段来整合那些道门有诸多猜测,时至今日,那些猜测多数已经烟消云散,却仍有两条流传在坊间。 其一,便是因为北蚩国。 天下五州,世人将西起无垢山脉,东至东海,南起坤琼之地,北至天山险脉之间的万疆之地,称之为中州。 北州位于中州之北,以天山险脉为界。 北州地域广袤,向北一直延伸至极北的冰川荒原,北蚩国就统治着这片广袤的土地。 北州虽然地域广袤,却是一片苦寒之地,其上生活着无数天生便于人敌对的精怪妖物,那些精怪妖物在恶劣的环境中修行悟道,其中的一些佼佼者并不逊于人类的贤能之人。 那些精怪妖物中的佼佼者与一些叛离人道的人类修行之人结合,在北州创建了以妖皇为尊的北蚩国。 北蚩国拥有久远的历史,单从历史这一面而言,北蚩国绝不逊于中州。再者,北蚩国异常强大,在中州之北,若不是有北莽地的存在,若不是有天山险脉的存在,北蚩国的大军侵入中州绝非是难事。 但在七十二年前,春秋皇朝的新帝闻人白羽在即位之初,因要立新帝的天子之威,错杀了当时的北莽王,并将当时尚在襁褓中的北莽世子收监,造成了轰动一时的冤案。 虽说在数年后,冤案得以平反,北莽王得以沉冤昭雪,被收监的北莽世子也在闻人皇室的扶持下坐上了北莽王的位置,但闻人皇室与北莽地之间因为这场冤案交恶,生出的间隙并没有因此消失。 中州有谚语,天下英杰多出自于北莽,这句谚语就是在表彰北莽男儿千百年以来,在抵御北蚩国入侵中所起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闻人皇室与北莽交恶,间隙难以弥补,若北莽地因此将中州北部的门户大开,不管不顾,甚至与北蚩国勾结,任由北蚩国妖族大军入侵,春秋皇朝难有抵抗之力。 所以,坊间才有了这样一种猜测,认为闻人皇室整合道门成立三所修行学府,专为皇朝培养修行之人,就是在北莽地放任中州北部门户不顾时,皇朝能仍有抵御北蚩国的能力。 其二,便是因为迦南国。 迦南国统治着中州西南方向的六千里之地,那一片土地在地域上被称之为南州,中州与南州的分界线便是被世人公认不可逾越的昆仑山脉。 昆仑山脉呈东西走向落在中州与南州之间,号称八千里昆仑,其上有无数雪山深涧,山势奇高,不管是中州还是南州,自古以来就没有人翻越过昆仑山脉的记录。 在昆仑山脉东隅有一条千余里长的五尺石道,这是中州与南州之间往来的最近的一条路,此路虽然近,却并不好走,凶险难测。若想走安全一点的路,那便只能从坤琼之地出发走海路。 天下五州,中州,北州,南州,西州,耳州。其中,北州面积最为辽阔,中州次之,西州第三,南州和耳州大抵相同。 耳州位于中州西侧,自北莽地向西,出了河西走廊便是耳州地界。耳州再往西是绵延万里的沙海,沙海的尽头就是西州。 天下并不太平,中州和耳州要抵御北蚩国入侵,而北蚩国因北州之地积寒恶劣,无时不在想着南侵。西州虽无北蚩国的威胁,但每隔数年便有血鬼和狼人从西州北面的莽林中南下,祸乱西州的安宁。 天下五州之中,唯有南州,远离北蚩国的威胁,远离血鬼和狼人的威胁,在大陆的南端,享受着太平安定。 迦南国统治着没有内忧外患的南州,佛门玄宗兴盛,国力强盛,甚至有中州的求道者,不辞艰险,跨过千山万水,前去南州拜佛求道,并定居在了南州。 近百年来,不断有行商和皇朝的密探带回南州的消息,说南州已经在研发一种堪比一座巨岛般的钢铁海船,并且已经初具规模,佛门玄宗的无数武僧修士就将乘坐那样的钢铁海船,自西南绕海路而来,攻伐中州。 对于闻人春秋而言,这无疑是来自南方的威胁,同样不容小觑,所以闻人皇室才会整合道门成立三所修行学府,以朝廷的手段和资源来大力培养修行之人,以抵御南州佛门玄宗的入侵。 至于这两则传言,哪则才更接近真实,坊间中人便不得而知了。 …… 天权府已经立府六十一年,这六十余年来确实为皇朝培养了不少修行之人,在抵御北蚩国入侵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天权府的后山,也就是西凉山,在西凉山的一处石崖上,立着一尊高百尺的石像,石像雕刻的是一位美人的模样,倾国倾城,却没有人敢在面对这尊石像时生出亵渎之念,因为石像雕刻的是天权府的院判,也就是当今的帝后娘娘。 闻人春秋整合道门,建立三所修行学府的六十余年来,这三所修行学府都是帝后娘娘罗岚在打理。若论修为境界,罗岚帝后要远远胜过皇帝闻人白羽。 石像的右下侧六十丈处有一座矮殿,这是皇朝的督学监,督的便是天权府以及天枢阁、天玑楼这三所学府的学。 新任的督学监的监正,是一位二八之龄的女子,叫沐香草,香草美人的香草,沐香草也确实是一位美人。 对于这位年龄不过十六的督学监监正,三所学院没有人能说清楚她的来历,她的监正之位是帝后娘娘钦点的,而她即便年小,却确实有能力坐上这个监正之位。 沐香草如今已是三境的修行之人,十六岁,三境修身而立道,如此年纪,如此境界,怕再难有人能与之比肩。 三所学府中甚至有传言,她将是皇朝下一任帝皇的帝后。 此时的沐香草正在入定,闭着眼睛盘坐在一张床榻上,粉色的被褥,粉色的衣裙,这都是少女的颜色。 她的正前方有一扇巨大的窗,偏斜的月光从窗中照入,映在她的脸上,她确实是一个美人,五官精巧绝伦,不施粉黛,面色从容恬淡,淡得就如同照在她脸上的那缕月光。 不多时,沐香草从入定中醒来,或许是今夜的入定没有达到她预期的效果,她的双目在睁开时射出两道不悦的冷芒,冷芒只维持了短短一瞬,便就被恬淡的月光和她恬淡的神色掩盖。 沐香草起身下床,走向窗前,粉色的长袍在月下溢着流光,烘托着少女玲珑别致的身形,以及娇美。她几步走到了窗前,趴在了窗台上,托着腮,望着石崖下的天权府,目光接着远眺,望向几十里外的上京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她向左撇过目光,望向石崖上帝后娘娘的石像,她转过身,正面朝向石像,微微欠了欠身,行了一礼。 对于沐香草而言,她最敬畏的人不是无相山上那两位名满天下的老人,不是皇朝的帝王,而是帝后娘娘。 常人想到帝后娘娘,自然而然会联想到无相山,沐香草也不列外,因为帝后罗岚就来自无相山,并且曾是无相山的圣女。 世人皆知,位于渤海之滨的无相山是求道圣地,其上的修行资源要远远胜过皇朝的三所修行学府。 沐香草修行禀赋奇佳,对修行之事也极为痴迷,无时不在想着能去无相山求道,但她知道,无相山中那两位有着超凡入圣之大境界的老人不可能将她收为门徒,原因无二,因为她姓沐,并不姓罗。 不能去无相山求道的事实并没有影响到沐香草的情绪,她从帝后娘娘的石像上收回目光,转身走回床榻,盘坐而下,准备再次入定,却在这时她听见了一串脚步声向她的卧室走来,接着她便听到了敲门声。 沐香草能听出是谁的脚步声,自然也就知道是谁在敲门,是她的女侍,红衣。 “红衣,已经是午夜,有什么事明日再说。”沐香草并没有让女侍进门的意思,她缓缓闭上眼睛,准备凝神入定。 红衣却在门外说道,“小姐,是钦天监加急的密信。” 钦天监的密信怎么递到督学监来了?沐香草虽然疑惑,但她的表情却没有露出任何疑惑之色,依然从容恬淡,她睁开刚刚闭合上的眼睛,说道,“进来。” 红衣推门而入,走到沐香草床榻前,盈盈行了一礼,随后将手中的密信恭敬的递了过去。 沐香草接过密信,挑开火漆,取出信纸展开,其上写道,“血月,月蚀,沽名星,如此天象,与天玺一年三月中旬的那场天象一模一样,天象既然如出一辙,灾祸必然从之。他还没有死,他回来了。” 沐香草一眼扫过信纸上的内容,原本从容恬淡的神情上终于出现一丝异样的波动,那是惊愕,那是难以置信。这一刻她才知道,为什么钦天监的密信会送到她这个督学监监正的手中。 这封密信事关重大,关乎皇朝,乃至五州的安宁,原本该是递给天权府院判,也就是帝后娘娘的,却因帝后娘娘近些年来时常不在天权府,而沐香草作为帝后娘娘的亲信,顺理成章的代理了院判之职,最终密信才递到她的手中。 而同样的密信,钦天监必定还有一封送入宫中。 沐香草右手轻轻一挥,她手中的密信便化作灰烬,她起身,将手中的灰烬和信封放到女侍红衣的手中,便径直走到窗前,仰起头,望向明月。一目之下,她就看到了那颗在明月右下方两寸之处的沽名星。 这颗星辰将在未来,伴月而升,伴月而落,抢尽明月的光辉。 沐香草虽然年幼,不过二八之龄,但她从皇朝的历史密卷中曾经看到过关于沽名星的记载。 沽名星第一次伴月而出是在七十二年前的夏夜,那一夜,也正是皇朝的新帝闻人白羽的登基之夜。那一夜,钦天监监正同样观察到血月和月蚀,还有月蚀之后,悄然而出的沽名星。 那时候,那颗星辰只是一颗无名星辰,并没有沽名这个名字。 当时,钦天监监正对于血月和月蚀很快做出了预测批注,但对于那颗悄然而来的星辰,钦天监监正翻遍了历朝历代的星盘和注解,都没能弄清它的含意,但他却隐隐猜测,那颗星辰和血月、月蚀一样,都是不祥之兆,将给皇朝带来灾祸。 君权神授,神使则能与神袛沟通,所以,自春秋朝开国以来,各代帝皇在继承帝位前后,都要上一次无相山得到那两位神使的抚顶认可。 闻人白羽在继承帝位之后,免不了要上一次无相山,接受两位神使的抚顶认可。他那一次上无相山,就带着钦天监监正的疑惑。 毕竟,这也是这位年轻帝皇的疑惑,闻人白羽不想在他继位之初,便就天降祸事。 而要解读那颗星辰的含意,五州之上,或许只有无相山上的两位神使有能力解读。 新帝闻人白羽登上无相山,见到了两位神使,在抚顶认可之后,他便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请求两位神使解读那颗星辰。 两位神使没有拒绝,在推演一番之后说道,“那颗星辰叫沽名星,原本并不会发光,它明亮于夜空,是借用明月的光辉,它在掠夺明月的光辉,待它将明月的光辉掠尽,明月将暗淡无光。而明月黯淡无光,它将继续借用其他星辰的光亮,直至它将整片天空的星光借尽,让整片星空黯然,独它一颗星辰闪亮。但它的闪亮也维持不了多久,它本身并不发光,夜空黯然无光,它也无光可借,也会暗淡下去。即时,夜空之上便再无月光星辰,将是完全的黑暗。” 新帝闻人白羽追问两位神使,“此星辰有何含义?有何兆示?” 两位神使答道,“这颗星辰兆示,有一个毫无生机气运的人已经出现在中州大地上。此人原本毫无生机气运,之所以能存活于世,行走于世,都是在借用掠夺他人的生机气运。待他掠尽世间所有人的生机气运,便会继续掠夺百兽千鸟、花草树木的生机气运,直至世间无生机气运可借可掠,变成不毛之地,他才会死去,此人可称之为邪魔恶煞。” 两位神使的解答让闻人白羽惊出一身冷汗,他并没有觉得两位神使在危言耸听,他继续问道,“此人是谁?请两位神使告知,我这就下山下令,在中州万疆之地上通缉他。” 两位神使经过多日推演,画出了一张画像,交给了闻人白羽。闻人白羽就此下无相山,随后数月,中州各地到处都贴满了那个邪魔恶煞的画像。 …… 沐香草没有见过那个邪魔恶煞的画像,因为在那卷关于沽名星的辛秘卷宗的结尾处有写道,神使罗辰下无相山,亲手将沽名星召示的那个邪魔恶煞诛杀了。 既然已经是个死人,沐香草自然就无须去在意他的画像。 而今夜,沽名星伴月而出,这便说明,那个邪魔恶煞并没有死。或者说,他死而复活了,并且借用他人的生机气运重新走回了中州大地。 这一刻,沐香草很想看看这个邪魔恶煞的画像,瞧瞧他究竟是什么模样。 恰巧的是,天权府的藏书阁中就有当年那些辛秘卷宗的备份,自然也该有那个邪魔恶煞的画像。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