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武林往事

更新时间:2021-10-06 12:58:45

武林往事 已完结

武林往事

来源:落初 作者:完颜无伤 分类:历史 主角:帝王小山坡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武林往事》是完颜无伤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帝王小山坡,书中主要讲述了:时势造英雄,每个时代都需要英雄除暴安良,是每个英雄的使命在某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武林中出现了一个以冒险著称的年轻人或许,他根本算不上英雄但他的确做出了很多只有英雄才会做的事情来于是,武林中便流传着他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不通的问题,你就是绞尽脑汁,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有时候,时间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换句话说,就叫顺其自然。向天笑就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人,遇到有想不通的事情时,他就会把这些问题暂时的放起来,他相信:总有一天,所有的问题都会有答案的。

又是一个夜晚,依然在糊涂城。今天的糊涂城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热闹。从表面上看来,它确实和其它的城市没有什么两样。向天笑决定出去逛逛,领略一下这座城市夜里的风采。

灯火通明的大街上,忙来忙去的小贩和逛来逛去的闲人共同为这个夜晚增添了几分色彩。人头攒动,语音交织,这才是一座鲜活的城市嘛。

门楣上写着“万花楼”三个字的地方是家妓院。此刻,这家妓院门前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个水泄不通,甚至已把整个街道都占据了。向天笑正好来到这里,他奋力的挤进人群,想要看个究竟,却发现一个胖而丑的女人正和浓妆艳抹的妓院老妈子吵得不可开交。

那胖而丑的女人又急又气,越气越急,她委屈的道:“凭什么不让我进去?男人的钱是钱,女人的钱就不是钱了吗?”

老妈子道:“开门做生意,哪个不为钱?可现在却不是钱的问题。我说你一个姑娘家,干嘛就非要朝我万花楼里面跑呢?”

胖而丑的女人道:“你不管我进去做什么,我只问你,你到底让不让我进去?”

“不让!”老妈子回答得十分干脆,随即又解释道:“我万花楼自开张以来,从来也没有接待过女客人,你想要进去也可以,除了银子以为,我还需要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

胖而丑的女人道:“理由很简单,我常听男人们说起万花楼的樱花姑娘美艳天下,古往今来,无人可比,我就是想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叫美,才会令无数的男人痴迷。”

围观的人群里,男人在讥笑,女人在偷笑,向天笑却感到莫名其妙。一个人寻找美丽并没有错,可是跑到妓院里来寻找美丽就有些让人啼笑皆非了。在那胖而丑的女人眼中,难道只有妓院才有美女么?

老妈子的嘴翘得老高,在她看来,仿佛这胖而丑的女人生来就和美丽这东西没有丝毫的关系,一个本来和美丽毫无关系的人,却异想天开的想要找到美丽,这简直就是可怜、可悲、可笑。老妈子嘲弄道:“不是老妈妈要羞辱你,实在是你的长相已羞辱了樱花姑娘,要是樱花姑娘见了你以后,吓坏了身体,还怎么去见其它的客人呢?”

谁也无法想象老妈子的这番话会给这胖而丑的女人什么样的打击,只见这胖而丑的女人忽然瘫坐在大街上痛哭起来,哭得昏天暗地,声泪俱下,伤心欲绝。围观的人群只当是看了一次免费的笑话,笑话既然已经结束了,人群自然就逐渐的散开,该逛妓院的逛妓院去了,该逛大街的逛大街去了,谁也不会没事找事去搭理这样一个可笑的女人,现在,只剩下向天笑一个人留在这胖而丑的女人跟前,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想要安慰她几句也不是的时候,这胖而丑的女人却忽然抓起向天笑的衣裳往自己脸上擦眼泪。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向天笑手足无措,挣扎也不是,不挣扎也不是,急忙道:“唉!唉!你这是做什么?”

这胖女人松掉向天笑的衣裳,停止了哭泣,仰头望着向天笑,奇怪而又满怀希望的道:“你说我丑吗?”

眼前这女人全身都是肥肉,肥得有些恶心,臃肿而又有些扭曲变形的脸,一定可以把小孩子吓哭,让人不得不惊叹她的丑陋,但是向天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直截了当的说她丑吧,肯定又会让她再次受到打击,倘若他因此而一头撞死的话,岂不是成了向天笑的过错?昧着良心说她不丑吧,自己的虚伪倒是小事,如果这女人一时高兴,死活缠着自己不放,那又该如何是好?

这本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不用回答都有答案的,但向天笑却被这个问题深深的难住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痛苦,仿佛这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困难最棘手最头痛的问题。他的脑子里在迅速的翻转着,想要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答案,但是,这样的答案终究没有被想出来,向天笑已快崩溃。

见向天笑久不作答,谁知这胖而丑的女人却风情万种的站起来,含情脉脉的看着向天笑,深情款款的道:“公子,你说我美吗?”

向天笑恶心得差点当场就晕死过去,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肉麻的人,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拔腿飞奔而去,这一去,没有跑出十里,起码也跑了八里。遇到这样的女人,简直比见了鬼还让向天笑感到可怕,若再不跑,还等什么呢?

这一跑,向天笑居然一口气就跑到了城外,来到了一片树林,就在他感叹那个胖而丑的女人简直比鬼还要可怕的时候,他马上就看到了一口棺材,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一片坟地。

一口棺材其实并不可怕,但是在夜晚,在坟地,在刚刚经历了一件让人心慌意乱的事情之后,忽然遇到了一口棺材,而且这口棺材居然还自己打开了盖子,这就叫人感到恐怖可怕了。就在看到这口棺材忽然自己就掀开了盖子掉下来的时候,向天笑实在害怕极了,他甚至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看到一只鬼从棺材里爬出来,竟不由自主的感到脊背一阵发凉。

只有淡淡的月光照着苍凉的大地,没有风吹草动,没有一丝声响,静!静得离奇而诡异,向天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和沉重的呼吸,直觉告诉向天笑,又是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要到来了。

慢慢的,终于有了一些声音传来,刚开始,感觉像是两件物体相互撞击的声音,虽不是很响,但是在寂静无声的夜里听起来依然很明显;接着,又是一阵低沉的叹息声,就像是人们刚醒来,伸懒腰时伴随着发出来的声音。这些声音完全来自那口棺材,很显然,棺材里确实有东西,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只鬼。

就像是一支利箭划破长空的声音,忽然“咻”的一声,一个人模人样的家伙已经站在了棺材面前,向天笑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棺材,但他既没有发现这位仁兄从棺材爬起来,也没有看到他从棺材里跳出来,一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了棺材外面,就好像这位仁兄果然是一只鬼,可以忽然消失,忽然出现。向天笑看到他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蓬乱的头发将他整张脸完全遮盖起来,身上的衣服东破一个洞,西掉一块布,又脏又乱,好像他真的是从地里爬出来的一样。在别的地方,任何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将他和乞丐联系起来,但是,现在他出现在这个地方,就肯定不是乞丐那么简单。

这个像乞丐一样的家伙忽然仰起头,用双手分开他覆盖在脸上的头发,露出一张没有血色的脸,脸上还带着僵硬的笑容,他看见向天笑站在前方不远,仿佛感到很吃惊,就好像在这之前他一直还不知道向天笑早已站在那里了一样。短暂的惊讶之后,他却莫名其妙的道:“兄弟,你是新来的吧?”

这个问题真的好奇怪,什么叫新来的?难道这家伙真的是鬼吗?向天笑没有弄清楚他问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反问道:“我想先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像乞丐一样的家伙很无奈的笑了笑,道:“你的问题问得一点儿也不好,甚至根本就没有必要问,如果你认为我是人,那我就是人;如果你把我当成鬼,那我就只好是鬼了。现在我想问一下,你认为我是人还是鬼呢?”

向天笑觉得这家伙十分奇怪,便想故意气气他,于是道:“我认为你是鬼。”

像乞丐一样的家伙非但没有被气着,反而开心极了,他微笑着道:“不错,你答对了,我就叫刘半鬼,虽然还是个大活人,但是却已经离做鬼不远了。”

向天笑奇道:“这话怎么讲?”

刘半鬼解释道:“其实每个人都有可能随时死去的,难道你没有发现人生充满了很多意外吗?”他的一句“人生充满了意外”与向天笑的“活着,就是冒险”实在是不谋而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向天笑不可否认的道:“是的,人生确实充满了意外,但是你也没有必要睡在棺材里面啊。”

刘半鬼道:“每个人都有睡在棺材里的时候,我只不过是先进去适应一下环境而已,如果不幸死在里面,正好也可以不用挪位置了。”

向天笑道:“你确实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像你这么有趣的人,我本来应该给你交个朋友的,只可惜……”

刘半鬼打断向天笑的话,道:“做人不必拖拖拉拉的,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才会活得痛痛快快,若是婆婆妈***,就成娘们儿了。”

向天笑竟被他说得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道:“不怕你见笑,其实我没有朋友,唯一可以被称为朋友的人,还是一位老者,我独来独往惯了,即便交到朋友,恐怕也不知道该怎样相处。”

刘半鬼道:“这很容易,有些问题就是要等到出现了以后,才会得到解决,你现在不妨交我这个朋友试试。”

向天笑道:“好,你都这么爽快,我又何乐不为呢?我叫向天笑,虚度二十八年,你多大了呢?”

刘半鬼并没有立刻回答自己的年龄,却先露出一副大为吃惊的样子来,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向天笑,无比震惊的道:“什么?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冒险王子向天笑?”

向天笑有些无奈的道:“连你也知道我的名字,看来我真的是臭名远扬了。”臭名远扬是糊涂城主对向天笑的评价,现在在这样一个荒郊野外的坟地中,居然也有人听说过向天笑的名字,但是向天笑却并没有因自己的名气大而高兴,反而显得有些闷闷不乐。难道自己果真如糊涂城主所言,已经臭名远扬了吗?

刘半鬼叹息一声,道:“难怪你会没有朋友,做你的朋友确实很具有挑战性。”

向天笑担忧道:“你不会这么快就反悔交上我这个朋友了吧?”

刘半鬼笑了,笑得轻松而愉快,满不在乎的道:“我为什么要后悔?我自己做过的事情,我从来也没有后悔过。你能够被世人议论纷纭,不管是褒是贬,都证明了你至少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再说了,江湖传言不可全信,现在看你这身打扮,也不像是有钱人,怎么可能和‘只认黄金不认人’扯上关系呢?”

向天笑也笑了,他觉得刘半鬼确实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人,简直比小商贩和张爱酒还要有趣,但是,向天笑却故意道:“人不可貌相,对于行走江湖的人而言,穿着往往就是一种掩饰,你怎么就断定我这种打扮的人就没有成千上万的家产呢?”

刘半鬼道:“别人我不敢确定,但是我相信你绝不是那样的人。”

向天笑道:“你说得这么肯定,莫非你练就了火眼金睛?”

刘半鬼道:“那倒不是,只不过因为我是一个看淡了生死的人,一个看淡了生死的人,无论看什么,都会比别人看得更加清楚一些的,你说是不是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