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肉食者聂让

更新时间:2018-12-10 21:25:11

肉食者聂让 已完结

肉食者聂让

来源:落初 作者:石三 分类:奇幻 主角:安东尼聂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石三的原创小说《肉食者聂让》,主角安东尼聂,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神秘生物之中,流传着奇特的能量金字塔,在人的上面还有两层。  血族之中的肉食者,黑暗秩序的维持者。  人类希望把世界塞进科技认知的范围内,但是世界却比我们想象的,更黑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皮亚提虽然被人救了出来,可是他身上的禁制却没有人能够为他解除,聂让混合了东方玄术和西方黑暗魔法的禁制出了他自己,没有人了解,自然没有人有把握帮助皮亚提解除禁止。皮亚提很想去找普萨提克大人,但是怎么和大人解释他被人弄成这个样子就是一个问题了。虽然普萨提克大人很器重他,可是聂让历来在元老院里面受到几乎毫无保留的信任,否则这一次他早就被抓起来了,那能够像现在这个样子,还在外面晃悠?聂让被寄予这样的信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从一开始因为住所的问题被怀疑,一直到了现在岩石一般坚固的信任,除了因为聂让是最强大的肉食者之外,他也付出了很多。皮亚提横躺着想了很久,这个姿势说实话很不适合思考问题,皮亚提很少在睡觉的时候思考问题,这样的姿势让他觉得很不对劲。

最后他还是决定要去向普萨提克大人求救,其实他知道,普萨提克大人也没什么办法,毕竟聂让是最强大的肉食者,他的禁制,即便是元老们也很难破解,没有把握,普萨提克大人也不敢冒险。虽然希望不大,但他还是决定要去,他不是真的希望普萨提克大人能够给他解开禁制,他已经见识过最强大的肉食者的力量,现在他需要在聂让回来之前,找到一个避难所——以逃避老窝被端的聂让暴怒的惩罚,至少普萨提克大人能够挡住聂让。现在头疼的事情就是,怎样和大人解释,自己为什么私闯聂让的住所,这个秘密的住所,聂让甚至连元老们都拒绝透露。

普萨提克大人的住所聂让刚刚来过。这是一幢依山傍水、风景优美的别墅。在一座大湖的旁边的小土山上。整个别墅建的和中世纪的巨头城堡有些类似,厚重的外墙、凸凹的门楼;不过普萨提克大人还是在其中加入了很多现代的因素,比如说金属材料的使用,还有巨大的船帆一样的遮雨棚。

为了皮亚提的舒适,助手们开着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将他送到了门口。通报之后,皮亚提哼了一声,助手们立即将他躺着的床竖了起来,这个姿势实在是不舒服。他们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山庄的大门终于打开,黑色的大门上用红色的金属丝缠成了一朵栩栩如生的玫瑰花——那是Toreador家族的标志,普萨提克大人就是Toreador家族的家长,这里也是Toreador家族的大本营。

一名身着英式管家服的老吸血鬼走了出来,他朝执法者行了一个鞠躬礼,然后一伸手示意他进去。助手们慌忙抬起皮亚提要进去,管家一伸手见他们拦下,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皮亚提,对于他的古怪似乎并不在意。老管家摆了摆手,助手们低头看看自己的头儿,皮亚提拿眼睛一扫,助手们退下,老管家一伸手,一道能量将皮亚提托了起来,老管家一只手托着皮亚提走了进去,助手们跟到门口,“咣当”一声铁门紧紧地关上了。

这个山庄,皮亚提来过几次,被人托着进来,倒是第一次。普萨提克大人是唯一一个在客厅里见客的元老,他似乎并不在乎什么光明对于血族的威胁,其他的元老们的会客室都设在地下。

普萨提克大人的眼睛下面依旧蒙着象征避世的黑沙,看到狼狈的新科执法者,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你这是怎么搞得?怎么了,遇到高阶的驱魔员了?”皮亚提心说遇到驱魔员了还用得着来找你吗?他苦笑了一下:“没有,我遇到最强大的执法者了。”他决定从实交待:“我私闯他人住宅,被我们最强大的执法者个执法了:刑罚是无牢监禁,期限不定!”普萨提克大人笑了一下说道:“噢,你们Gangrel家族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幽默感了?”皮亚提苦笑一下:“可能因为我们大部分住在法兰西的原因……”皮亚提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普萨提克大人听完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伸出手按在皮亚提的身上,皮亚提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他知道普萨提克大人这是在为他“诊断”。

半分钟之后普萨提克大人收回了自己的手,可是他的眉头却没有松开:“皮亚提,恐怕你来我这里并不是为了让我给你解开这个禁制吧?”皮亚提心里咯噔一下,嘴里说话也不自然起来,普萨提克大人看了他一眼:“聂让有一些小把戏,真的很管用,我们都知道。即便是我们也解不开,按照他的话说这叫做,嗯,叫做‘解铃还系铃人’!”普萨提克大人终于想起来这个难说的句子。“你老实说吧,你还作了什么事情?”皮亚提顿时觉得自己的小把戏在这样英明的元老面前实在是无所遁形,他尴尬的笑了一下:“大人,是这样,手下的人不会办事,把聂让的家给毁了……”普萨提克大人眼中红光一闪,皮亚提的声音顿时小了下去。“胡闹!”大人有些生气:“那是他最大、也是唯一的秘密,即便是我们,即便是整个卡玛利拉,也都不去触碰,你们!”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既然已经这样了,现在也没办法了。让我想想,有什么办法!”他狠狠地盯了皮亚提一眼:“现在害怕了吧!”皮亚提眨眨眼经不说话。

“你先不要回去了,在我这里住下。等到聂让回来,我和卡罗琳大法官一起为你们调停一下。”他叹了一口气:“肉食者们现在实这种状况了,你和聂让千万不能再起冲突了!”

皮亚提在普萨提克大人的仿古堡山庄住了下来,他很敬重普萨提克大人,在血族这个等级森严、族群关系冷漠的种族内部,能够和部下像朋友一般的谈话的元老,只有普萨提克大人一个了。

大人的老管家索恩利给他安排了一间客房,毕竟是元老的山庄,仅仅是一间普通的客房,就装饰的美轮美奂,描金的屋顶壁画,高大的木质窗棱,铜质的壁炉里面一段圆木熊熊的燃烧着,驱走冬日的严寒。其实这间房子对于他来说是奢侈,反正他也动不了了,要这么好的房屋也是浪费。老管家每天晚上九点准时的来到房间,把他从床上抱下来,放在大大的窗户边上,清凌的月光洒进来,照在他的身上,月光是一切黑暗生物的能源根本,像人类晒太阳一样,沐浴月光,对于他的恢复大有好处。

斯宾威克坐在一家知名的医学机构的一幢大楼里,手里摆弄着他的黑铁短矛。他的身后是一扇镶着玻璃的门大门,门上面的牌子上写着“化验室”。里面有三名科学家,还有四名他的部下。一切已经准备好了,斯宾威克在静静的等着,这个时候从大楼的门口冲进来一个人,他大步的走到斯宾威克的身前一躬身,右手安在自己的胸口,左手递了上来:“大人,拿到了!”斯宾威克点点头:“没出什么问题吧?”部下迟疑了一下:“您知道,这是不合规矩的,我们这样强行介入,只能把停尸房的看守制服,但是我们不能杀他们,到时候贝克尔大人恐怕不好交代!”“大人已经说了,不惜一切代价!”斯宾威克看了看身后的门:“送进去吧!”

三名科学家战战兢兢的结果那人手中的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两片夹在一起的玻璃片,玻璃片里夹着一丁点细小的黑色的物质。身后的枪管顶了一下,三人慌忙开始工作!

格陵兰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大人,不好了!皮亚提手下把聂让的老巢给拆了!”贝克尔不慌不忙地笑了:“这个不怕死的家伙!这下子那个黄种人回来,还不撕了他?他现在在哪里?”“躲到普萨提克大人那里去了。”格陵兰的消息十分的灵通,贝克尔思考了一下:“这不是好事情,虽然聂让很有可能是凶手,他多一个敌人就等于我们多了一个帮手,可是这对于整个卡玛利拉,实在是个灾难,没有了卡玛利拉,我们也无所依存!”贝克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新的不能被信任,老的又有嫌疑……”格陵兰小声的提醒了一句:“斯宾威克他们不是正好缺少对比物吗,正好……”贝克尔轻轻的点了点头。

斯宾威克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点头答应了几声,然后转头看看身后的化验室,对身边的一个部下吩咐了几句然后匆匆的走了。短短的十几分钟,他已经站在聂让变成废墟的船屋里面,他小心翼翼的搜寻着,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招到想要得东西!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小时之后,他翻开一块船板,从里面的夹缝里取出一根黑色的头发。斯宾威克满意的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个电话本,小心的把头发夹在里面。

大法官并不知道这一切,她一直呆在密地里面没有出来,即便是不吃不喝,她也不会死去,她一直在查找着线索。手下三名肉食者之间的矛盾,她已经无暇顾及,或者是她明白什么是造成矛盾的根源,她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面的一排书架上,上面零零落落的摆着一些羊皮古卷,要是这些已经变得有些灰暗的羊皮卷上也没有线索,那么她的努力就真的全白费了。大法官拿起一捆用麻绳捆好的古卷,麻绳被某种动物的血液浸泡过,年代过于久远,已经变成了黑色。大法官知道,这麻绳,其实就是一种威力极其强大的魔法锁,她小心翼翼的按照上一代大法官交给他的方法把麻绳打开,开锁的过程纷繁复杂,不仅咒语要正确,而且手势要和咒语配合的恰到好处,稍有差池,就会让整个密地变成一片死地!这些开锁的方法由历代大法官口授,连元老们也不完全清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