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孪生罪

更新时间:2020-02-03 13:59:18

孪生罪 连载中

孪生罪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于冰 分类:其他 主角:罗丹康宁 人气:

《孪生罪》是于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孪生罪》精彩章节节选:我,一个经常梦见脚掌处长个红痣的人格分裂女警察,毕业后同昔日男友康宁和同在犯罪心理研究室的多年同窗谭林森一卷入了若干场连环杀人案,但绕来绕去总离不开我的孪生妹妹。 为什么她像变了个人似的,为什么我的梦里会出现奇奇怪怪的事情?无论真相多么扑朔迷离,我发誓要揭开谜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的,但是因为面部容貌腐烂,也没有人来认领尸体的人,所以尸源还是不确定的。”罗桢说。

“死者头上的打击创还有脖子上的勒痕也和鉴定结果一致,死者确实是先被打昏然后用绳索勒死的。”康宁手里拿着法医的鉴定报告,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微颔首便走向心理研究室。

谭林森已经在那了,其实我还是想和他讨论一下关于余光的事情,只是素来嘴巴合不上的他,这次显得尤为安静。

我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是还是不要打断他的思路为好。

我将刑事摄影组拍下的梁羽尸体的照片全部从谭林森那里拿了回来,也许是处于没有头绪,我尝试着从各种方式出发,看究竟能不能刺激到我的神经。

只是,我没想到这一没有目的性的举动竟然让我打开了整个案件的大门·······

“墨存········墨存········你怎么了?”

我总觉得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唤我,但是我的脑袋里有一阵轰鸣声,屏蔽了外界的声音。

“啊·······”我猛地起身。

“没事吧?”一个趔趄,还要谭林森接住了我。

“怎么了?”康宁和罗桢都赶了过来。

我缓缓的从谭林森胳膊上起身,不停的用手按压我的太阳穴,虽然我不知道按压这个位置对不对,但总归是让我好受点。

“她怎么了?”在我还没有足够的力气去回答的时候,罗桢问向谭林森。

“这个!”我拿起桌上其中的一张梁羽尸体的照片,是从脚底朝头部方向拍摄的照片,“这个是拍摄的清晰版的照片吗?”

我知道刑事摄影的分辨率和清晰度的要求都是很高的,但是为了再次确认,我还是问了出来。

“是的。”康宁说,“要求很高的,你是发现什么了吗?”

“看这里!”我指向梁羽脚掌下面。

“一颗痣,一颗红痣。”罗桢还重复道:“不过,有什么问题吗?”

也许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没有办法体会到此刻我的情绪,那是从我十岁那年起到现在千万次的出现在我梦中的场景——一个脚底长有红痣的嫩滑脚掌,还有顺着红痣的位置像流水一样哗哗的流着鲜血,伴随着糟糕的空气,一阵腥臭让我有种想要窒息的压抑感。

“其实我·······”我的话悬在半空中,倏地,我看见康宁正直勾勾的看向我。

“你·······”他开始开口:“你是不是梦见过类似的场景?”

我大惊,“你······你怎么知道?”此刻我的表情应该是那种惊吓致死的状态。

“又一次你喝大的时候说的。”康宁挠了挠头说道。

我仔细的搜索读研的时候的每次聚餐,我是喝醉过几次,但是都喝断片了,隔天就记不得前一天发生的场景。总之,那个关于红痣的梦困扰我了好多年,而且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我·······”我吞吐道。

“到底怎么回事?”罗桢有些着急,问道。

我总觉得我内心里有某种力量在阻止我将这件一直以来让我痛苦的噩梦表达出来,好像说出来了之后那糟糕的梦境就会冲到现实,也许,我害怕。

康宁看向我,我沉默点头。

在他说出来之后,我有觉得好像忽然间释怀了一样。

只是,我没有料到他会将那个梦境表达的如此清楚,也许对我自己而言也只是意会言传不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从来没听你说过。”须臾,谭林森唏嘘不已。

“啊!”我大叫:“我都说了我不想和任何人说,如果不是因为案子,我死都不会说。”我有点生气了。

“你不会觉得好奇吗?甚至恐惧?”罗桢先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后问我道。

“已经持续了十五年的老梦了,早习惯了。”我说的是真心话。

“之前有一个悬疑作者写过一个真实的案例,说的是有一个女人总会莫名其妙的梦见同一个男人,而且会清晰的看见他的长相,但是在女人的实际生活中,确实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康宁突然说。

“然后呢?”我好奇问。

“后来这个男人死了,女人在梦中感应到了,然后隔天就去警局报警,原本警方只是以为女人的心智有问题,但是为了打消女人的疑虑,抱着试探的态度去女人说的地方看,果然有一具男尸,而且从长相来看,就是女人梦中一直出现的那个男人。”康宁说。

“你,你不要吓我。”我说着有些哆嗦,许是夜深微凉。

“我也知道这个案例,最后的科学解释是,男人有一个孪生妹妹,是我们所说的龙凤胎,只是在五岁那年,孪生妹妹触电死亡,抢救无效。同时医院里有一个另一个同岁的女孩因为心脏衰竭需要换心手术,而这个女人就是曾经那个做过换心手术的女孩,这就是科学也无法解释的心灵感应········”

“你别说了!”我即刻打算罗桢的话。

“所以是悬疑小说啊,哪里会是真的?你们不要乱讲,我怎么可能和梁羽扯上什么关系啊!”比起恐惧,我更多的是有些生气。

自己守了十五年的秘密,被人拿来和悬疑小说比对,有一种被亵渎的感觉。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墨存。”罗桢即刻道歉。

“算了,破案要紧,这件事情帮我保密。”我说。

“肯定。”他们说。

“不过·······”罗桢欲言又止,生怕再次惹毛了我。

“哎呀有完没完·······”我特别受不了他们这样疑惑的神情,“好了,问吧问吧,有什么疑问今天一次性问清楚。”我无奈道。

“你是有一个孪生妹妹的是吧?”罗桢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看向那两个人,一个个的表情都是在辩解“不是我说的。”

并不稀奇,这点小事被刑侦科科长知道再正常不过了。

“是。但是我妹妹和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气愤道。

接着便是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也许我有些过分了。

“哦,对了,你们从南沙寺回来,也许还不知道,法医检验结果上说了,梁羽脚踝处的那处比其他部位更深的创是生前有人那钝器击打所致,里面有软组织损伤和多处骨折。”

康宁解释的就是我刚见到尸体时候的第一反应,如果我能更早些发现梁羽脚掌上的那颗红痣就好了。

“脚踝上的伤、脚掌上的痣········脚踝上的伤、脚掌上的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