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绝色美女的鉴宝大师

更新时间:2020-02-05 12:03:51

绝色美女的鉴宝大师 已完结

绝色美女的鉴宝大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清风烈酒 分类:其他 主角:古董鉴 人气:

清风烈酒新书《绝色美女的鉴宝大师》由清风烈酒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古董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地府临天,四大家族齐心而抗,千年恩怨,始终未休,我从江东江家崛起,为退婚约只身入燕京。 但却成为了绝色美人身边的鉴宝大师,鉴古宝,护美人,赢财富,凭借一双火眼金睛,看破一切虚妄。 地府遮天,黑暗欲来,为保家国,我挺身而出,各项本领尽皆施展,蛊术、幻术、杀人术、......,八门技法在身,无惧一切。 破地府,斩妖邪,这就是我鉴宝大师的王者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倒腾古玩,凭的就是眼力,一锤子买卖,一旦交易成功,不管发生了什么,卖者交货,买者拿钱,谁也不能反悔,要不也不会出现老鬼这样卖假货的行当了。

老鬼抱着头蹲下来,喘着粗气,他干这个行当,自然明白这份道理,一旦反悔,自己在这个圈子可算是臭了大街,枉说挣钱,此前被他忽悠过的买主都会回头找他退货。

秦二爷久在街面上混迹的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知道这个鸡首壶恐怕是保不住了,硬生生地说道,“老鬼,东西给人家吧,整日打鹰,今儿被鹰啄瞎了眼。”

老鬼接过钱,把鸡首壶递给了我,有些不甘心,问道:“秦二爷,这到底是什么物件,怎么会有人出十万买?”他一向卖假货,自己手里这个物件也摸不清从哪淘来的。

“问问这后生。”秦二爷没好气地说道,“花了一千块买个不知名的东西,才会被人笑掉了牙。”

刘若萱也是好奇地看着我,她一直认为这件鸡首壶是件赝品,故而想听听我的看法。

“鸡首壶,兴于晋,落于唐,这件鸡首壶鸡头为空心为实用,实心的一般都是下葬使用的,这也导致了空心鸡头不常见,很多人认为是赝品。”

“这件鸡首壶鸡颈略长,没有鸡尾,风格是东晋时期的官窑产物。”

刘若萱眼睛瞪的大大的,没想到今天一天自己接二连三的犯错误,看来自己的阅历比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是差上许多,高傲的心气不由得也软了几分。

秦二爷吸了一口冷气,阴阳怪气地说道,“倒是有两分眼界,知道是东晋时候的东西。”这件物品的来历,他还是从金主那里打听来的,这才马不停蹄的找到老鬼,想要十万自己买下来再赚个差劲。

老鬼脸上都皱成麻花,一想到自己看走了眼,把一件东晋时期的珍品当成赝品卖出去,就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

“你这件扳指看样子也是个老货,有些年头了吧。”我抬眼看到秦二爷手上的东西,淡淡地说道。

“那当然,爷们祖上可是八旗子弟,祖上留下了不少传家的玩意。”秦二爷呵呵一笑,脸上挂着傲慢的表情。

“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眼睛凝成一条线,“死人堆里刨出来的,你也不怕烧了身。”

秦二爷脸色变的阴晴不定,寒芒直逼我,低声怒骂道,“小兔崽子,你说什么,信不信二爷砍你一条腿。”

赵胖子连忙拉住我,眼神示意不要继续说下去,秦二爷发起疯来,他也没辙,在他店里出了事,也不吉利。

“据我所知,这种扳指在清朝也是王侯将相才可以拥有佩戴的。”我没有理会赵胖子,自顾自的说道,“我想遍整合清朝的武官,也没有想到有姓秦的。”

“这玩意,一定是你从死人堆里捞出来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将成,万骨枯。”

秦二爷有些发愣,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说的什么意思,倒是一旁的刘若萱面色大变,“你的意思这是一件冥器?”

“不仅仅是冥器。”我盯着秦二爷,义正严辞地说道,“这东西怨气冲天,吸纳过无数尸气,生前又是武将佩戴镇魂的东西。”

“啧啧啧,这股杀气天天戴在身上,日积月累下去,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这句话如同当头一棒,打得秦二爷目瞪口呆,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你少装神弄鬼了,就算死人堆里的东西,又能怎么样,这整个城隍庙,不知道有多少东西是地里刨出来的,我也没见有什么事发生。”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刘若萱冷哼一声,“什么东西都敢碰。”身为刘家的人,她知道常人不知道的东西,这件扳指若是如我所说的那般,非但秦二爷会因此丧命,还有可能祸延子孙。

一般来说,古代武将经常外出作战,身上杀气和怨气过重,随身都会有避邪之物,碧玺便是其中之一,因为碧玺的谐音为辟邪,武将们便把碧玺做成的扳指戴在手指上,吸收残余的怨气和杀气,防止怨念冲身。

这些怨气和杀气会随着武将佩戴的时间日积月累越来越多,等武将死亡会随之下葬,一般来说这类东西很少会被外人所得,也有那些个不开眼的会把这些东西带出来,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你最近是不是霉运缠身?”我平静地说道,“做什么事都不顺心,喝凉水都塞牙?”

话说到这,不由秦二爷信不信了,这一段时间他确实运气奇差无比,就今天这件事,鸡首壶没拿到还碰了一鼻子灰,“二爷最近运势不佳,改天请个神,去去晦气。”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冷冰冰地说道,对于这样的人,也无须给什么好脸色了。

秦二爷哪里受过这等气,破口大骂到,“卧槽泥。”后面的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来人拍了回去,“啪”的一声,秦二爷脸上一排五指印。

“哪个死妈玩意,敢。。。。。”秦二爷一回头,看到一张国字脸,八字胡的中年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常四爷,怎么是你。”

常四爷冷哼一声,“要不是我,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接着他拱手抱拳作揖,“刘小姐,我刚得到消息,您来城隍庙,有什么要事吗?”

赵胖子眼睛里透露出震惊,要说这秦二爷是一个地头蛇,这常四爷可是城隍庙响当当的一号人,可谓玩古董的,无人不晓,无人不知,今天却向眼前这个少女行大礼,他怎么也想不通少女到底什么身份。

“我陪着朋友过来看看。”刘若萱望了望身边的我,“常叔,既然他是你的人……”

“把扳指泡在黑狗血里三天三夜,再拿到寺庙里供奉还原就行了。”我知道她的意思,轻声说道。

常四爷道了谢,这才带着秦二爷离开,至于老鬼早就看形式不对,脚底下抹油溜了,“你究竟是什么人?”等到闲杂人都走完,刘若萱这才低声问道。

“江东江家。”我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你未见面的未婚夫。”还未待刘若萱言语,他就直接开口点破。

刘若萱睫毛微微山东,美眸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她才开口说道,“这个时候你一个人来找我,应该不是什么好消息吧。”

我微微一怔,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女如此聪慧,“我是来解除婚约的。”叹了一口气,“地府的人又有踪迹了。”

刘若萱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婚约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地府的人已经两百年没有出现,“消息可靠吗?”

“千真万确,我再皖北和他们打过一次交道,地府的人比以前更强了。”

刘若萱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刘家,张家,江家这些宗族从汉代就存在,他们存在的意义便是对付地府。

地府,算是下九流的门路,近代装神弄鬼的跳大神,巫师皆是效仿地府,不同的是前者没有任何技艺,后者多少有些诡异。

无论多少王朝更迭交替,他们都处于对立状态,三大家族也屹立不倒,这就源于他们三大家族每个家族都有压箱底的绝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