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娇妻在下:总裁老公狠给力

更新时间:2019-01-01 21:11:54

娇妻在下:总裁老公狠给力 连载中

娇妻在下:总裁老公狠给力

来源:微小宝 作者:初初 分类:其他 主角:叶非桦安全带 人气:

主角叫叶非桦安全带的小说是《娇妻在下:总裁老公狠给力》,它的作者是初初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惨遭背叛,面对小三的出位与挑衅,她选择了隐忍与成全。本想酒吧买醉,却主动把太子爷叶非桦给欺负了,于是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宝贝,洗好后床上等我!”他邪魅地歪了歪嘴角,霸道地命令道。生性乖巧的她除了乖乖顺从,还能怎么办呢?“总裁老公,不要太凶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路一笑着走近:“姐姐今天是约会去了吗?穿的好漂亮。” 路初慌忙缓缓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抬头冲路一笑:“真的很漂亮吗?” 路一打量着妆容精致的路初,给出了准确的回答:“很漂亮,就是眼睛这边好像有点花了。” 路初似乎才反应过来:“时间那么久了,肯定要花的,我正好去卸了吧。” 路一点点头,“好,那姐姐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 路初婉然笑道:“我不饿,妈妈呢,你怎么回来了?不去看着妈妈。” “回来拿件被子,晚上在医院陪妈妈,很快就要走了。”路一说完起身往房间走。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妈妈吧。”路初起身帮路一去拿被子,不小心蹭到脸上,才想起,“路一我先去换下衣服洗把脸,你等等我。” 路一拉住路初,眼里笑意满满:“姐,不用了,你这样漂漂亮亮的去看妈妈不是更好吗。” 路初心里有些犹豫,路一再添了一句:“姐,我们要快点走,妈一个人在医院我不放心。” 路一抱起一层薄被往外走,路初只能跟上。 路初的装扮一路上受到瞩目,她的确美到回头率可以达到百分之百,可她没心情关注别人的反应。 路一有些感慨,姐姐和叶非桦看上去进展应该挺大的了,不过姐姐有点倔强,不见得会认清自己的心意。叶非桦追求姐姐的道路上可能有些难办了。不过,他也不插手了,只要姐姐幸福就好。 路母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白色的一切包裹着路母,让路母看上去似乎没有多少生机。 路初轻轻抚摸着路母的脸,心里情绪复杂万千。病床上是她妈妈,她很委屈很想哭,想趴在妈妈怀里痛快地哭一场。可是不行,她的妈妈就只能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她还有弟弟要养,她必须要撑起来,她不能垮下去。 母亲的医疗费目前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绝对不能和叶非桦闹翻。一旦和叶非桦闹翻了,交不起治疗费被医院赶出去,妈妈就真的没救了。 路一放好被子,倏地想起什么,一拍脑袋,脸上懊悔的神色:“糟了!姐姐,贝贝的粮我还没喂,我赶紧回去,很快就回来。” “嗯,好。” 路一走后,路初凝视着路母的脸。路母不像那些有钱人家,能保养的多好。她脸上的皱纹已经很多了,白发也逐渐增多。一切都在昭示着,她老了。 她父亲的早逝让路母早早担起家里的生活,一个女人养活两个小孩,是有多么的艰难,不言而喻。路初很懂事,大学毕业后就放弃继续读下去甚至出国的可能性,帮母亲一起供着弟弟。她小时候懂事,却不能完全接过母亲的担子,现在母亲老了,躺在病床上不能动了,她彻底感受到了担子的沉重。 路初握着路母的手,在这个几乎空荡荡的房内,路初终于忍不住泪水啜泣起来,逐渐大哭。她想,现在唯一能示弱的,也只有在母亲面前了。 路初悲恸的哭声回旋在病房内,承载着数不尽的无奈和痛苦。路初没看到的是,路母的眼角,悄然划过一滴泪水,滴落在白色枕头上,消失不见。 路初哭声渐渐小下去,哭过后稳定了一下情绪,擦一把脸,手上的粉提醒她该去洗把脸,她脚步有些不稳的走去了洗手间。脸上的妆已经花了,眼线扭曲的一塌糊涂,不再是妆容精致的美人,倒像是拿着大人的化妆品随便涂抹最后失败的小孩。路初苦笑,低头仔细洗脸,洗去了大部分的妆,洗不掉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 路初闭上眼捧起水轻轻覆在眼睛上,路一会来,她不能让路一看出来。 “姐姐?”路一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路初急急忙忙擦把脸走出去。 “姐姐你眼睛怎么红了。”路一敏锐的察觉到了路初的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所以然。 “眼睛啊,”路初脑子飞速旋转着,面上淡淡笑着不慌不忙道:“我刚刚去洗脸,水进了眼睛,眨眼太厉害,旁边的化妆品有些也进眼睛了,现在洗掉了,就是有些红。” “这样啊,姐姐你洗脸要小心点。”路一对这些毫不了解,路初轻易地瞒过去了。 路初笑然,“我多和你一起陪陪妈妈。” 路一眨眨眼没有说话。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接下来的几天,路初没有看见叶非桦,一面都不曾见过。路初每天下午为靳以暮的钢琴辅导依旧没有结束。只是她最近,无精打采的,心不在焉的,好几次都弹错了。叶飞羽来看过几次,有些担心。 “路初。” 琴房里,不是以往乖巧的靳以暮,而是亲切的叶飞羽。路初愣了一把,下意识往外退了一步,看看门,并没有走错。 “路初,我让小暮去玩了,我和你说点事。”叶飞羽温柔说道。 路初走近坐下,叶飞羽开口道:“路初,你最近很没有精神啊,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路初垂眸,“没什么,我最近精神不太好。” 叶飞羽看着路初低头,心里有了一些猜测。之前那段日子路初与自己弟弟的关系看着就不一般,再加上听说到的这次李家办婚宴的事,推断一番心里有了结果。 叶飞羽轻声问道:“路初,是不是那天婚宴上发生了什么?” 路初微微一震,叶飞羽看见路初的反应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路初咬咬唇,看着叶飞羽犹豫再三,最终选择缓缓道来。 路初详细的说了李家婚宴上的事,叶飞羽耐心听完,才问:“温亭炎和我弟?” 路初慢慢说:“我和温亭炎之前因为我觉得他已经已经不爱我了,就分手了。后来就有了他要结婚的消息了。叶非桦的话,是有原因的。” “原因?” “我妈妈,出了车祸了。现在变成植物人了,清醒几率很小,我必须要承担起医药费,但那笔钱对我来说,压力有些大。叶非桦提议过,他能帮我解决妈妈的医疗费,只要我和他在一起。” “你答应了?”叶飞羽有些愕然,她虽然猜到了他和路初两个的关系,但没猜到会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在一起。她只是以为弟弟追到了路初。她对路初很有好感,所以当她猜测到路初和弟弟在一起时,她心里还是很支持的。 “我答应了。”路初咬着下唇,顿了一会儿继续说:“这次婚宴,我不能懂他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我受够了。我不想这样,可我母亲又不能断掉治疗。” 路初为难的样子让叶飞羽忍不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叶飞羽很乐意看到路初和自家弟弟在一起。可路初有自己的看法,她不能帮自己的弟弟强迫留下路初。叶飞羽柔声说道:“路初,没关系。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路初抬眸,墨瞳里的情绪复杂难辨,心情一时间滋味千万,辨不出具体一个。 叶飞羽微微叹息,说道:“你母亲的事你不用担心,医疗费我来想办法,我能帮你解决你母亲的事。至于非桦,你既然是被强迫也不乐意的话,那我去劝他放手,不再打扰你。” 路初心头一震,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复杂感觉渐渐侵袭了心脏。她沉默,心里犹豫再三,手指慢慢绞紧衣角,带着些许苦涩终于将那一个字说出口:“好!” “姐,叫我干嘛?”叶非桦来到就随意的坐在沙发上。 叶飞羽和靳城端坐在另外一边,叶飞羽轻抿一杯茶,开口道:“非桦,你和小初在一起了?” “嗯。怎么了吗?”叶非桦微微皱眉,他有预感叶飞羽接下来要说些什么让他们好好沟通之类的话了。 叶飞羽看着自己的弟弟,低头按按太阳穴,有些无奈的抬头开口道:“你和路初最近也发生了一些事,你们有没有好好沟通过?” 叶非桦默默端起一杯茶,不得不说,他的预感还是挺准的。他默默喝下一杯茶,说道:“我们最近确实发生了一些事。你放心,我懂分寸,会没事的。” 你?懂?叶飞羽的脸上无奈显而易见。自家弟弟她不是不清楚,而是太难让他听进去别人的话。她看得出来他对路初上了心,她弟弟在真喜欢的人面前表达有些拙劣,不然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样子。 “非桦啊,”一旁原本安安静静的靳城突然开口道:“现在交往要看清人再下定论,不要随随便便就找了面貌不错的做女朋友。虽然你姐姐不会不会找缺德的人来做教师,但人心这个东西太容易变了,谁能保证永远是那个样子的呢!” 叶非桦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继续喝了口茶平静自己想反驳出口的冲动。他知道,他一旦开始反驳,极有可能变成争吵。 叶飞羽也有些难堪,双手暗暗碰了碰靳城的腿,暗中示意让他别乱说话。确定靳城注意到她的示意后,才缓缓开口道:“你们发生的事我不能多管,但我希望你们能冷静冷静,为她着想一下,如果实在不行,暂时分开也是好的。” 叶非桦一处脑门突突的疼,他端着被子不说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