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归夜传

更新时间:2021-10-15 07:22:33

归夜传 连载中

归夜传

来源:落初 作者:紫绯愚 分类:武侠 主角:江枫孟晓雨 人气:

火爆新书《归夜传》是紫绯愚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枫孟晓雨,书中主要讲述了:乱世—霸者为大,庙堂—明者为君,江湖—强者为尊,市井—奸者为恶。你做的是什么营生?寻遗…为的是什么?归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日落青阳、车少人稀

江枫三人回到店中已是傍晚,他炒了几个菜在前屋招呼大家一起吃。

三人上桌狼吞起来,突然孟晓雨一脸坏笑的对林瑞阳说道:“林妹妹,怎么样,我哥哥武功高、又会做饭、还长的一表人才,你是不是又羡慕又嫉妒?。”

江枫制止道:“晓雨!吃饭堵不住你的嘴,”转脸又对林瑞阳说:“”林妹....啊不,瑞阳,晓雨嘴毒,你别介意哈,平时对我也是这样,其实她人很好的。”

晓雨听江枫叫错了嘴,“噗”的一声没有忍住,把刚喝的粥喷了出来,在旁边直咳嗽,江枫瞪了她一眼。

“你们吃吧,我回屋睡了。”说罢林瑞阳把碗筷放下径直向江枫的屋里走去。

“瑞阳!”江枫叫了他一下,就要起身去拦他。这时孟晓雨拽了他一把说道:”“江大哥,别去了,瞅他那样,耷拉个脸,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走了也好免得影响食欲。”她如此说就好像刚才林瑞阳在时候吃不下饭一样。

“晓雨,你也是,他是南宫一雄的爱徒,你总是招惹他做甚,莫非你喜欢他?”江枫一脸坏笑地看着孟晓雨。

“我呸!我喜欢他?这个小子自以为是又软弱无能,我喜欢你都不会喜欢他。”说着孟晓雨又盛了一碗粥。

这时候旁边的黑猫“喵”的一声,好像在提醒他们光顾着自己吃,忽略了它。

“对了江大哥,这猫怎么被你捉住之后,就变得如此老实,到底是咋回事,你对它做了什么?”孟晓雨听到猫叫后疑惑的问江枫。

“我能对它做什么啊,我抱住它之后就逐渐变成这样了,李老铁说的没错,这猫脖子上拴着一小块玉,来不及琢磨它了,先把人救了再说吧。小玉,来吃东西了”说完就夹了些菜和肉给猫端了过去,那只猫过来舔了舔江枫的手,就大口吃了起来。

“江大哥,今天忘了问你,李老铁那伤口里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寒气重还乱窜。”晓雨突然想了起来,觉得好奇怪就再一次问江枫。

“你不问我都忘了,那东西叫‘灵气’,是练武之人将丹田内运行元气到相应的经脉所产生,俗称‘气脉’,还有一种气脉叫‘真气’,是元气运行至另外的经脉所产生,这两种气脉此消彼长,一般不能并存,而且每个人丹田内的元气有多少,这需要日常运功,所以练武者只修其中一种气脉就已经很难了。

通过气脉打通体内相应的经络及主要各处穴位,并将其源源不断的运转在整条经络上从而使他们相接连通,就会激发出不一样的潜能,再运用在各自修习的心法武功上,则威力无比,”江枫绘声绘色的讲着,孟晓雨听的是云里雾里。

他继续道:“比如灵气脉,若能运用元气打通手厥阴心包经的中冲、内关、天泉、天池有四穴,和足太阴脾经的太白、三阴交、穴海、冲门、天溪五穴,然后运转灵气将二经分别延伸到任脉的璇玑和神阙两大穴位,到此灵气脉运转自如,便相当于开了‘灵窍’,灵窍一开则身法如电,反应异常敏捷,视觉、听觉,触觉和对周围气息的感知将达到一种新的境界。”

“身法灵动、反应灵敏,到是配的上一个灵字,这说的不就是江大哥你自己么,看来你是开了窍了啊。”孟晓雨虽然听的不太懂,但至少江枫的身法她是见过的,“那还有‘真气’呢,那叫什么,真窍么?”她继续问道。

“那个叫‘魔窍’。”江枫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看着夜空满天星辉又道:“开窍后能内力浑厚刚猛,能够力杠千斤,身体就如金钟罩一般,周身气息还可以抵挡对手的猛击,犹如神魔下凡,所以就叫魔窍。与开灵窍不同,要将真气打通手太阴肺经、足少阴肾经的相应穴位,再将其与督脉的神道、命门两大穴位联通则魔窍可开。”

“灵窍和魔窍打通后,真正的的修炼才刚刚开始,目前已知的能练到九重,那南宫谷主恐怕灵窍已经快要到顶了。晓雨,今日你不是问我和南宫一雄比起来差多....”江枫边说边转身,这时突然看到孟晓雨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嘴里还断断续续嘟囔着:“那小子…恐怕一窍…也开不…”

见她如此,江枫笑着摇了摇头,轻轻走过去把她背回了屋里,扶她躺下。自己回了前房,把两个长凳一并就要准备睡了,忽听身后一声:“江大哥。”

江枫一回头,看见林瑞阳慢慢走了过来,坐在了椅子上。

“怎么了瑞阳,这么晚还不睡么,明天咱们一早就要出发了。”江枫看着他也坐了下来。

“我…我…”林瑞阳吞吞吐吐的。

“没事,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跟我也不要客气。”说着给他倒了杯水。

“刚才我在屋里听见你和晓雨姑娘说的话了,江大哥,其实我并不是讨厌你,我…”这林瑞阳说话着实的让人起急。

“你只是觉得你我年龄相差不了七八年,你到现在还没有开窍,武功也不及我,尤其是今天在你师父面前出了丑,一时间过不了这个劲儿,愧疚难当,对么。”江枫微笑着看着他,仿佛看透他的心一样。

“对的,江大哥,我真的恨自己太笨,和你比起来我简直是个笨蛋,师父如此起重我,我却一点都不争气,让他老人家失望。”林瑞阳说着感觉眼框闪有泪光。

江枫见他这样,赶忙拍了拍他的肩到:“瑞阳,我知道你这么想全是因为害怕让南宫谷主失望对么?尤其是今天遇到了我,这一比较下来师父就更会失望了是么?”林瑞阳点了点头。

江紧接着又道:“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本不易,行走于江湖当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他们都会左右你的想法,影响你的情绪。人总是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而忽略掉背后的事实。”

“那事实是什么呢?”林瑞阳问道。

江枫双眼看着林瑞阳说道:“事实就是你我从出生到现在都在各自经历着自己的人生,当你把所有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就不再是自己了。

你看到晓雨如此待你,但你想不到她是个被遗弃的孩子,长大后又被养父遗弃了,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保护和珍惜认为重要的人和事情,她害怕再次失去。

你只看到我现在如此,但你想不到我向你这样年纪的时候、天姿远不及你,因为被师父骂就常常自己躲起来哭。

“真的么江大哥,想不到晓雨姑娘原来如此可怜…而且你师父应该很喜欢你才对啊?”林瑞阳睁大眼睛问他。

“他是很喜欢我,所以才会对我更严厉,怕我以后在江湖中吃亏,其实以你的年纪能到如此地步已经是天才了,有的人穷尽一生都无法开窍,所以你只需要静静等待,等待属于你的荣耀,你之前的所有努力,所有他人不可及的天赋都是为了那一刻的到来,所以要勇敢面对自己,咱们虽然是这沧茫江湖中的一粟,但都有自己的命运和使命对么?”江枫的这一问,让林瑞阳陷入了许久的沉思。

“好了,天色不早,快回去睡觉吧,有机会咱们再聊”说着江枫扶起林瑞阳,将他送回自己的屋,只见林刚把门关上又推开了并且探出头来对江枫说:“江大哥”

“怎么?”江枫道。

“谢谢你。”林瑞阳关上了门,屋里的蜡烛也吹灭了。

江枫在院子中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走了两步,抬起头小声的说:“房上的朋友,耐心的听了这么半天不累么,还请现身下来一叙。”说罢便走进了前屋内,到了杯水。”

只见一个人影唰的从屋顶跳了下来,披一件黑色斗篷,半个脸被遮住,径直走了进来,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想不到咱们枫儿也会说教起人来了。”

听到那人说话的声音,江枫猛地一回头同时脱口而出了三个字:“无咎叔!”。只见他放下茶杯向这个男子走去张开双手抱住了他,满是激动。

见那男人把斗篷拿下来露出一张满是胡茬的脸,灰白短发,五十多岁的模样。

“枫儿,我寻着你留下的记号一路过来,可找到了哈哈,分别了半年可想你了。”只见他摸着江枫的头,满眼欣喜地看着他。

“快坐下喝点水,无咎叔,怎么样,你走这半年有什么发现没有?”江枫忙给男子倒水,然后关上了屋门。

男子喝了一口水说道:“哎,我自打与你在北坞村分别后,就去了一趟东边,找那落月山门的冷漪晴,想她毕竟是雪儿的姨妈,应该也一直在找雪儿,就过去和她打听一下,谁知到那就吃了闭门羹,我一再相求,她见了我就是一顿臭骂,让我永远不要再来。我转念一想她这样也是有情可原,毕竟夫人是因主上而死,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女人还是记恨在心,真是要命。

“那后来您又去了哪里呢?”江枫又问。

“我又南下去了南靖的国都靖遥,召集那里的旧部去四处打听,期间出现很多线索,但我东西南北的跑,还是没有找到,现在我真的怕雪儿不会已经…哎!”男子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一股失落之意油然而生。

江枫看他这样,赶紧说道:“别这样,无咎叔,雪儿不会有事的,师父说事变当天,夫人亲手将雪儿交给秋水堂主让他一定要送到冷月山,我想虽然中途发生了变故,但只是发现秋水堂主的尸体,并未看见小女孩儿的尸体啊,我想一定是有人相救于她,只是不知道何人所为。”

“但愿如此啊,对了,枫儿,你打算在这青阳城落脚了是么?”男子问道。

“对,我觉得这里是枢纽地带,各方人士来往交错,有可能会听到雪儿的线索,我做个这样的营生也能掩人耳目,方便寻找。”江枫说道。

“嗯,这样也好,我在外四处游荡,你在这四通八达的地方做生意找到线索的机会更大。还缺银子么,我再给你留下些。”说着男子拿出三锭银子来要给他,江枫推了回去说他上次给的还没花完呢,而且现在也可以靠这个营生自给自足。

男子见此也不再坚持,他又问道:“你这院子里那两个孩子都是谁?”

于是江枫将他从雁州到青阳发生的所有事情向男子娓娓道来。

“他娘的净衣教!竟然如此狠毒!这秦若灼和他戚人敌把天夜城祸害了,还要祸害南靖是么。

戚!人!敌!

我范无咎定会亲自手刃了你,带着你的头到主上墓前,告慰他在天之灵。”只见范无咎握紧了拳头,两眼尽是血丝。

“无咎叔放心,我定会寻回雪儿,然后为师父报仇血恨!”江枫握着范无咎的手慢慢说道。

此时的江枫想起了他和林瑞阳说的话,每个人来到这世间都有自己的经历要书写,也都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只是有些人不自知,有些人太执着罢了

“好了枫儿,我要走了,看见你平安无事我也心安,你早些休息,明日还要赶路。”说罢范无咎起身就要离开。

“无咎叔您慢走,再相见不知何时,您多保重!”江枫朝他深深鞠了一躬。

范无咎摆了摆手道:“放心吧,哦对了,玉佩千万别丢了。”只见他打开房门,一跃而去。

江枫望着范无咎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从腰带中拿出了那块黑色的玉佩,看着上面写着仅有两句的诗:

暮色苍然孤烟散

城寒浸衣琴声怨

他不禁叹了口气然后又将玉佩放了回去

抬头看了看皎洁明月,小声吟道:

“雪打长林马蹄浅

落霞尽处故人还”

江枫轻轻进屋把房门关上吹灭了蜡烛,躺在了长凳上,双手枕在脑后,轻轻闭上眼睛小声念到:

“慕城雪,你到底在哪里。”

一夜无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