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穿越北宋与展昭为敌

更新时间:2020-02-05 12:27:15

穿越北宋与展昭为敌 连载中

穿越北宋与展昭为敌

来源:落初 作者:枭雄翱翔 分类:武侠 主角:展堂飞秦香莲 人气:

《穿越北宋与展昭为敌》为枭雄翱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包大人病逝后,展昭重出江湖,遇北侠,陷空岛五鼠,讲述男主角穿越北宋,因情而生变,与南北二侠,五鼠之间的爱恨情仇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宫里早朝时,文武官聚在一起,皇上坐在龙椅之上,而公主坐在旁边,那刘公公跟随公主一起,站在公主的旁边。

殿外有人喊道:“八贤王到!”

文武百官听到后,分成两排,将中间让出一条道来,八贤王走了进去。见到自己儿侄还是要礼节,说道:“见过皇上。”

“免礼!”

“见过公主。”

“皇叔免礼!”

皇家,就是皇叔见到当今皇上还要行礼,虽长皇上一辈份,当然不用跪地。而八贤王对皇上与公主行礼后,皇上看着自己的皇叔,而八贤王说道:“圣上召见,不知有何训诲?”

“公主一再要朕严处包拯,朕请你来,就是商量商量。包拯私纵人犯,皇叔可知晓。”当今圣上对八贤王问道。

“略知一二!”

“可有其事!”

“尚待查明!”

公主走到圣上旁边,说道:“皇兄,皇妹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难道你不相信。”说完看到皇上没有说话,来到八贤王面前,说道:“八叔,您可要说句公道话。包拯是不是无法无天,仗着皇上信赖他,人命关天的案子,就因为真凶是他亲信,就把真凶放了。大宋朝还有没有国法了。”

“皇妹,你稍安勿躁,听听皇叔怎么说?”皇上说道。

八贤王想了一会,说道:“启禀圣上,包拯为人妄自尊大,朝中无人不知。”

“他太跋扈了,他铡了多少人了。”公主有些生气的说道。

可是三人都为包拯的事而讨论着,下面的文武百官都是敢听不敢言。而这时八贤王听了公主所说的,然后说道:“但包拯为官,一向是奉公守法。跋扈乃是他自以为是,守法乃是他坚持的原则。微臣以为包拯绝对不可能私纵人犯,知法犯法。”

皇上听后点了头,说道:“朕与皇叔有同感,包拯不会徇私枉法。皇妹……”

哪知公主打断皇上说的话,她抢话说道:“皇兄,这难道就不追究了吗?”

皇上说道:“皇叔说的对!此事有待查明。”

“我不答应!皇兄,明明是包拯私纵人犯,袒护属下,一手遮天。目无国法,你就不追究,就不治他的罪。”公主说道。想起之前铡驸马时的情景,心中有些不平,继续说道:“皇兄,当初包拯要铡驸马的时候,我与母后苦苦哀求,皇上是怎么降旨的。”

“朕也是依法行事的。”皇上说道。

公主说道:“皇兄好英明呀!对自己妹婿就依法行事,对外人,包拯就法外开恩。世美呀世美,我可真的替你不值呀!”

殿外有人喊道:“王丞相到!”

当王丞相王勉走到殿内,到了皇上跟前,跪地说道:“臣王勉叩见圣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看着丞相,手势示意并说道:“丞相免礼!平身!”

“谢万岁!”王丞相起身站在一旁,这时皇上看着丞相,问道:“丞相来的真是时候,你在朝中德高望重,一言九鼎。”

“老臣不敢,太折老臣了。”

“我问你,依你看包拯私纵人犯的事,朕想听听你的持平之论。”皇上说道。

“这……”

这时八贤王走到丞相跟前,小声说道:“王丞相,皇上想听听你的持平之论,你和包大人可是私谊非浅呀!”

公主与那刘公公四目相对后,来到丞相面前,说道:“丞相,你想想看,我和你女儿外甥都是一样孤儿寡妇,这可都是包拯的德政哟!”

“启禀皇上,据臣所知,案情未明。包大人私放人犯乃是实情。”王勉说道。

皇上听后,有些不可思议,“哦”的一声继续看着王丞相,后者接着说道:“嫌犯乃是四品带刀护卫,名为展昭。”

“不错,还是朕封给他的,还有一称号,为御猫。”皇上说道。

“展昭失去踪影已有五天了。”王勉说道。

此话一出,殿上都一片哗然,有些文武百官交头接耳,心怀包拯的也大有人在。而这些人都是笑容满面。这时公主走到皇上跟前,说道:“皇兄,展昭可是畏罪潜逃呀!”

殿下那些官员,有些跟着刘公公身后的,也有跟刘公公交情不错的,这时也纷纷为公主抱不平,一官员说道:“启禀皇上,公主所言极是!失去踪影五天,肯定是畏罪潜逃。”

“是呀!皇上明察!”又一官员跟着说了出来。

刘公公看着殿上刚说话的人,那嘴角露一丝丝阴笑。而殿上有些官员,说道:“启禀皇上,展昭失踪五天,并非就是畏罪潜逃,请圣上明察!”

一时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殿上讨论纷纷。这时公主又说道:“你们懂什么,展昭失踪五天就是畏罪潜逃,而且必定是包拯授意的。”

皇上看着殿下的那些官员,想了一会,说道:“照这样看来,包拯私放人犯,该治他应有之罪了。”

刘公公那阴险的笑容再次露了出来,这时公主说道:“皇兄英明,早就该给包拯治应有之罪。”

“启禀圣上,包拯自知理屈,本要面圣请罪。臣斗胆代他请命,可否宽限三天,将案情查明,再一并请罪。”丞相说完看着皇上,等待皇上的回应。

“为何要等三天,包拯铡驸马之时,连一个时辰都不等。”公主抓住这事不放的说道。

八贤王来到公主面前,说道:“公主,等三天时间也无妨,包拯绝不可能畏罪潜逃的。”

殿上气的公主无话可说,甩开袖子就自己退朝了。可是殿上的那些官员此时平静了,没有人为公主说话,也没有人为包拯说话。皇上问了在殿上的官员,说道:“今日早朝,除了包拯这事,还有没有文武百官有事启奏呀!如无事启奏,退朝吧!”

众人离开大殿,而刘公公陪着公主回到屋里,公主坐在椅上,说道:“这两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表面上帮我,可心里却袒护着包拯。丞相是不是老糊涂了,他不想为自己女儿报仇吗?”

刘公公走到公主身边,说道:“公主,俗话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呢?何况三天呢?不过老奴认为,这案子恐怕三年也破不了。”

公主看着他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说道:“刘公公,你这么有把握吗?”

刘公公咬牙切齿的说道:“就算三天,老奴也不会让他好过。”

夜已深,展堂飞一人走在街上,突然一人从空中飞过,后又要有一人飞过,这二人手中持有兵器,还打斗着。展堂飞发现后,不知所以。他系统启动后,追着后面而去探个究竟。他看到一男子追寻着女子。

女子穿有一身丝绸衣裳,这女子看上去不过三十岁,长得很标致。而男子身穿的是官服,二人打斗几十个回合后,女子不是官员对手,被男子打伤倒在地上,男子将要把她抓走之际,展堂飞一时心里作怪,系统启动着:

宿主:展堂飞

经验:600

血量:100%

体力:100%

技能:追风秘笈

绝杀技:追风剑法

等级:一级

他拔出手中的剑朝着他们二人袭来,这男子其实是巴州的捕快,功夫了得。见到女子受伤后,展堂飞不知女子是何人?就出手相救,捕快见有人,便退了出去,看到展堂飞,问道:“你是何人?为何阻止我抓逃犯。”

“这女子怎么成了逃犯,分明是你见女子标致,色心以起,便以你身份为掩护,做些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展堂飞说道。

“这位兄台!小女子就是如你所言,他就是想占有我,才对你说的那些假话。”地上的女子说道。

“姑娘,放心吧!我会为你抱不平的。”展堂飞说道。

“好吧!那我将你们二人都拿下。”捕快看着展堂飞说道。

二人激战了起来,那女子身上重伤,她慢慢爬到墙边。拔出身上的箭扔在地上,而捕快边战边说道:“你是何人?”

“为天下事抱不平者。”

“好个抱不平,你是是非不分之人。”

两人激战了近百个回合,捕快不是他敌手。被伤在地,展堂飞来到女子身边,这时捕快离开了。女子见展堂飞一表人才,双眼看着他久久未动过。展堂飞说道:“姑娘,你伤的太重,我带你去疗伤。”

“多谢公子相救!”女子说完一胳膊搭在展堂飞的肩膀,任由展堂飞抱着离开,走了一里路时,女子说道:“对了,这位公子,还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呢?”

“在下是展堂飞!姑娘怎么称呼。”

这女子看着他满脸大汗,说道:“小女子姓欧阳,单名一个敏字。你送我到我师弟那里吧!”

“你师弟在何处?”

“这里一直走,再过五里地就到,那是一个村庄。”

二人到达这个村庄时,欧阳敏看到村庄门口的记号,说道:“村庄前面那有亮光就是了。”

展堂飞抱着她进去之后,屋内空无一人。展堂飞把她放在凳上,他自己也坐了下来,欧阳敏看着他,笑了笑的说道:“展公子,多谢你相救!他日一定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二人在屋内聊了一会,外面一人看到自己屋门被人动过,他提高警惕。慢慢靠近着屋子,窗外隐约看到屋内一男一女正坐在那里。这男子掏出兵器闯进屋内,当看到自己师姐与一陌生男子,说道:“师姐,你何时从巴州来开封了。”

欧阳敏看着自己师弟沙千里时,说道:“千里,这位是救我的公子,展堂飞。这是我师弟沙千里。”

“沙兄好!”

“展兄好,多谢你相救师姐。坐”

“不了,她身上的伤你就帮忙照顾,我先告辞了。”

“不送!”

“展公子,后会有期!”

展堂飞走路不到一里路,那捕快拦了下来,说道:“这位兄台,你把那犯人送去何处?”

“你身穿官服,就说他人是犯人,未免有些牵强吧!”

“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她不是陷空岛五鼠的对手,更不是开封府御猫展昭的对手。”捕快说道。

“你认识展昭呀!”展堂飞看着他问道。

“是!很奇怪吗?”

“请问兄台,尊姓大名?”

“姓陆,名泽!巴州人士,这次就是从巴州一直跟踪她到开封。”

“欧阳敏所犯何事?又是何罪?”

“你有所不知,欧阳敏与他师弟沙千里二人,在巴州及陷空岛杀人,抓女子卖到窑子里,无恶不作。”

展堂飞不知这次救人是对是错,听了这陆泽捕快说的话,他心里不真是真是假。想了一会,说道:“你所说之事,待我寻展昭一问,如此事为真,我答应与你将她抓捕交给你。”

“好说!那今日便不追究此事,我便去开封驿馆安歇!”

开封府外,有人击鼓。击鼓之人直喊‘冤枉……’,堂上包拯坐在公堂之上,这时那击鼓之人与上官寒来到堂上,包拯问道:“何人喊冤。”

“民妇古媚娘,告状包拯。”古媚娘说道。

此话一出,把包拯和公孙策惊呆了。在堂上审问时,古媚娘把事情说的井井有条。包拯看着她说道:“你告我,可有状纸。”

“状纸嘛!此进没有。不过告你私放人犯展昭。”

“本府放展昭就是要他追查案情。”

“那你就承认是放出展昭了。”

包拯哑口无言,看着古媚娘,而后者说道:“告你第二罪名,就是展昭出去并不是查案,而是追我的红人上官寒,他对上官寒不能忘情,拿着宝剑要与上官寒私奔。”

“一派胡言,难道不怕本府判你诬告之罪吗?”

“诬告,我有人证物证,岂是诬告,上官寒,把东西给他们看看。”

堂上的赵虎接过上官寒手中的物证递到包拯面前,打开一看,包拯与公孙策都惊呆了,公孙策说道:“大人,剑不离身,身不离剑。难道展护卫凶多吉少了。”

包拯手中的惊堂木一拍,说道:“上官寒,这确实是展护卫佩剑,你可曾见过他。”

“见过!”

“何日何时?”

“两日前的深夜。”

“如今他人在何处?”

上官寒看着身边的古媚娘,包拯一拍惊堂木,喝道:“说!”

“他,逃走了,畏罪潜逃了。”上官寒说道。

古媚娘说道:“他与上官寒私奔,可上官寒不肯,他不敢回开封,自然逃走了。”

包拯看着她,说道:“公堂上,我没有问你,你如果再多嘴,就给你掌嘴。”

“你不让我说话,那我怎么告状呀!”

“掌嘴!”这时张龙赵虎来到古媚娘身边,一人抓住一胳膊,马汉来到古媚娘面前,左右各一耳光打在脸上,听到两声耳光声和古媚娘‘啊!’的声音。三人回到公堂前的桌边。古媚娘双手捂着被打的脸,顿时消停了。走到上官寒身边继续跪在地上。包拯对上官寒问道:“上官姑娘,展护卫与你相见,所为何事?本府与展护卫知之甚深,他不会逼着与你私奔。此事关乎展护卫生死,这佩剑怎会落入你手中。”

上官寒心中的苦楚只好自己吞回肚子里,害怕的说道:“我说过,他不会回来的,今生欠他的情,再也还不了……”

“够了……”古媚娘打断她要说的话。

包拯听了古媚娘打断她说话,就说道:“古媚娘,你掌握上官寒,设下陷阱,杀害小红,诬陷展昭,诡计多端,自认为天衣无缝。这一切本府了若指掌,不容你如此嚣张。”

“冤枉呀!大人,民妇是来告状申冤,你却给我这么多罪名。”

包拯点了点头,可古媚娘说道:“再告你一条,就是你失职。”

“好,我接你的状子,虽你是一派胡言,但我会给你交代,本府见过多少狡诈之徒,无不认罪的,你要知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头顶三尺有神明。”

“对!说的太对了,你要快点哟!只有三天时间。”

这话说出,包拯和公孙策再次惊呆了,二人四目相视后,包拯一拍惊堂木,说道:“退堂!”

屋内,公孙策说道:“大人,依学生之见,公堂上有破绽,上官寒说道今生的债无法还了。”

“那是说她心中有愧!对展昭欠下人情债难还。公孙先生,展护卫临行前,展护卫是如何说的。”

公孙策回忆当时展昭所说的话,说道:“学生记忆犹新。”

“本府担心展护卫遭遇到不测,否则不会不归的。”

“这也是我所忧心的,那刁妇言道只有三天,圣上宽限三天破案,她是如何知晓的。”

“莫非跟宫中有关。”

“大人,这些事情一刁妇如何得知,必定与宫中有牵连。”

二人谈吐间,一衙役禀告说道:“大人,王丞相到!”

“快快有请!”包拯站起来说道。

“参见相爷!”包拯见丞相走进来,说道。

“丞相请坐!”说完与王丞相二人坐下。坐下后,包拯问道:“丞相,你可知宫中有谁与外面的人有牵连,本府认为公主身边的刘公公可疑甚多。”

王丞相说道:“公主身边的刘公公,自你铡了驸马后,伤了公主的心,替主报复也是理所当然呀!”

包拯站了起来,说道:“看来包拯树敌太多呀!难怪灾难重重。此案不破,展护卫生死不明,如何面对皇上。”

二人聊了一会后,包拯送走王丞相,片刻后,展堂飞和陆泽来到开封府,门口的衙役拦住了二人,说道:“何人?来开封府有何事?”

“请禀告包大人,巴州捕快陆泽有重要之事求见!”陆泽看衙役说道。

“稍等!”

“禀告大人,外人自称是陆泽,他要求见!”

包拯看了一下公孙策,想了一会,说道:“请他进来吧!”

“是!”

包拯问道:“公孙先生,陆泽是何人?为何求见本府!”

公孙策摇了摇头,这时陆泽与展堂飞进来,前者说道:“陆泽参见包大人。”

而身边的展堂飞并未说话,抱拳以未敬意,包拯看见二人,说道:“陆泽,你求见本府,所为何事?”

“禀告大人,今日前来,是有要事相告。我本巴州捕快,追拿犯人欧阳敏和沙千里到开封,昨夜让她们逃走。”

包拯听后,说道:“巴州捕快,人称快刀陆泽,就是你呀!失敬失敬!”

“大人谬赞,只是……”

“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包大人,只是被我相救了,才放走了她。可当时并不知晓陆兄乃捕快,后来……”旁边的展堂飞说道。

包拯听了他说的话,笑了笑的问道:“你是何人?”

“展堂飞就是在下。”

“哦,你是泸州人士,对吧!与展昭见过数次。”

“大人是如何得知的呢?”

“这事以后再说,我先听听陆捕快,那些犯人所犯何事?”

“欧阳敏与沙千里杀人无数,还抓女子卖到窑子里做窑女。”陆泽说道。

包拯听后,心里非常不平,问道:“他们现在何处?”

“这事恐怕要问展兄了,她们的落角点也只有展兄得知了,不过他们二人所犯的案子,江湖中人也在追寻。”陆泽看着展堂飞说道。

“难道江湖人士也牵扯其中吗?那开封城里必是血雨腥风了。”包拯说道。

“听说陷空岛五鼠也来了开封城,就是要抓住欧阳敏与沙千里。”

包拯说道:“王朝马汉何在?”

“在!”

“你们二位带着陆捕快与展大侠下去休息。”包拯看着王朝马汉说道。

“是!二位请跟我来。”二人同时说道。

屋内公孙策看着包拯,说道:“大人,既然五鼠来京城了,我们只有找他了。”

“你是说锦毛鼠白玉堂。”

夜里,白玉堂在开封府外来回的走着,他与展昭虽心里不较高低,可是白玉堂还是与展昭是好友。他这次来到开封,本想见见昔日好友。可他又不想进去找他,所以他此时正在那里徘徊着。

最终还是迈开那一步,来到门口,衙役拦住并说道:“来者何人?”

“在下白玉堂,我找展昭,你去通报。”

“稍等片刻!”

出来的不是展昭,而是公孙策和包拯,白玉堂见到二位时,打了招呼后,包拯说道:“白大侠,进去一坐,并有事请你帮忙。”

“请!”

三人进去后,公孙策说道:“刚才与大人商量着,我们还要去找你呢?未曾想到白大侠亲自登门了。”

“你们找我,有何事?”

“实不相瞒,展护卫被人杀了,我们苦于寻不到线索,想请你帮忙?”包拯说道。

白玉堂一听惊讶了,站了起来说道:“不可能,谁功夫强于展昭呢?你们要我去何处查寻。”

“安封县县城有家怡红院,答案就在那里。”公孙策说道。

这时相爷府出现惊魂一事,王丞相屋内看书,突然蜡烛被灭,王丞相自言道‘何来怪风呢?’这时王丞相要掌灯时,一黑衣人出现在相爷面前,说道:“无需掌灯!”

“阁下何许人也!为何躲在黑暗之中,不与老朽相见。”

“相见你就死了,不过劝你一句,活了这么久,不想这么死了吧!你少管闲事,否则你日子活不长。”

黑衣人听到外面有人进来,他从窗户逃走了。可是王丞相并不知晓此人是何人?等到第二天时,王丞相来到开封府把昨夜遇到的事告之了包拯,二人讨论了这案情。可是此时案子并没有什么进展。

白玉堂来到怡红院,看到一人站在门口,白玉堂上前问道:“这里就是怡红院吗?”

“你是谁?”

“你不必知晓我是谁?我问你,你是不是怡红院里的人。”

“客官是不是在怡红院有熟识的姑娘,你来的不巧,这怡红院已经关门了,你去别家玩吧!”

说完就要走,被白玉堂拦了下来,二人斗了起来,几招内,那胡四就被白玉堂打倒在地,拔出刀来指着他说道:“我不是找姑娘的,问你的问题要如实回答,否则杀了你,展昭是不是来过怡红院。”

他见胡四不说话,白玉堂刀刃一摆,那锋利的将他耳朵割了下来,受痛惨叫一声后,手捂着痛处。白玉堂还是用刀指着他,说道:“你说不说呀!”

“我说,我说,展昭已经死了。”

“死了,他是怎么死的,说…”

“他强行带走怡红院的姑娘,被人打死了,这才关门的。”

“展昭功夫不弱,怎么会被你们怡红院的人打死,到底是谁杀了他。”

“我真不知道呀!”

“我刀下不留活口的,如果你说了便饶你不死。展昭带走的姑娘在什么地方?”

“不要再割了,我全部告诉你。”

这胡四把知道的事全部告诉了白玉堂,白玉堂来到他所说的地方,他在屋檐上看到有一女子为展昭摆着牌位祭祀他,这女子就是上官寒,手捧着三柱香,说道:“展大侠,都怪我不好,害你暴尸荒野。”

这时林小辉来到她面前,看到展昭的牌位,一下子把这些东西全打翻了。抓住上官寒的衣裳吼道:“你敢祭拜展昭,你心里是不是有他。”

“对!我心里有他,他是行侠仗义的人,心中充满了爱。我就是想他,为了我,牺牲了他自己,而你只知道杀人。”

“你敢顶嘴!”说完一个耳光打在上官寒脸上。上官寒倒在地上,林小辉来到她面前,说道:“你那姐妹还在古夫人手上,你不怕我毁了她。”

“毁了她,你们哪一天不毁她呢?你们天天拿她来威胁我,你们没有一点人性,我受够了。”上官寒哭泣着看着他说道。

“你……”林小辉一把拉她起来,抬起手来想打她,可他还是没有打下去,一个人离开了上官寒身边。上官寒回到房间里大哭着,突然白玉堂走了进来,上官寒不知是何人?二人围着桌子你追我赶,白玉堂问道:“展昭真的死了吗?”

“他……他真的死了。”说完的上官寒跑到门口,还是被白玉堂拦住了。白玉堂看着她,说道:“展昭功夫不弱,他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刚才那小辉杀的。”

上官寒点了点头,可白玉堂继续问道:“他武功平平,怎么可能杀了展昭。”

“他为了救我,被小辉用毒粉毒瞎了他眼睛,然后杀死他了。”

“展昭尸首在何处?”

“被河水冲走了。”

他听完后,一把抓住上官寒扔在一边,自言道:“展昭呀!他功夫是很高,天下不是你第一,就是我最强。我还想与你比试呢?没想到你先走一步了。”

白玉堂离开了上官寒那里,回到开封府,把事情说了出来,包拯与公孙策二人听后心里惊讶着,虽之前二人有怀疑展护卫凶多吉少,当白玉堂再次说了这话,二人心里更是不好受。包拯在屋内拿着展昭的宝剑,伤心的说道:“夙夜匪懈,任劳任怨,如今离本府而去,天不假年天不假年呀!”

“大人,展护卫求仁得仁。”

“求仁得仁,他遭遇到陷害,本府想为他沉冤得雪,苍天应该有眼,应该有眼呀!”

晚上,林小辉喝醉了酒,来到上官寒房间,问道:“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感情吗?不过我要你嫁给我。”

“不可能,我不会嫁给你的。”

林小辉听后,拉着她放入床上正要强暴她,上官寒大声吼道:“小辉,你放开我,放开我。”这时展昭走了进来,一把拉开林小辉。

“展昭!”林小辉说道,说完后放开了上官寒。

“展昭是你,是你……”上官寒快步走到展昭身边。

“你没有死呀!”林小辉说道。

“我说过,我命会长得很。”

“长命,你来这里那命就不长了。”说完的林小辉抽出放在桌上的剑,与展昭斗了起来,展昭之前被他毒瞎,这斗了几个回合后,展昭被他制住。林小辉正要杀他时,展昭说道:“要杀就杀吧!我把生死置之度外。”

“好,我就成全你,送你上西天。”林小辉说道。

这时上官寒说道:“求你不要杀他,我嫁给你。”

“不要求他。”展昭对上官寒说道。

林小辉听后,笑了笑,就把展昭关在一空房里,双手用铁链绑着,林小辉和上官寒来到古媚娘房中,把成婚一事告诉了古媚娘,可后者说道:“你们成亲这事并不在我们计划之内。”

“我的功劳最大,你是反对吗?”

古媚娘看着林小辉说道:“不错,你的功劳是最大,不过我不是反对,这事我做不了主,要禀告公公才行。”

宫中,刘公公住处,三人来到这里,古媚娘把两人成亲的事告诉了刘公公,刘公公为三人倒满了酒,各自喝了一杯下去,刘公公说道:“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听古媚娘说你们要成亲。”

几个人互相看了各自一眼,古媚娘看着林小辉说道:“小辉,你快说话呀!”

林小辉说道:“是我的主意,如果公公认为不好的话,我可以带着上官寒远走高飞。”

“好,这是好事,我并未说不好呀!”刘公公说道。

刘公公本是笑面虎,看上去和蔼,却心狠手辣,林小辉与他相斗,那是鸡蛋碰石头,俗话说的好:姜还是老是辣,酒还是陈的香。

刘公公对手下的太监与宫女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宫女及太监都退了下去,屋内只有四人。刘公公说道:“你们都坐吧!”

“是!”

“谢公公……”

“既然你们今天成亲,那改变一下我的计划。我无儿无女……”刘公公说道。

古媚娘没有等刘公公把话说完,抢话说道:“你们还不敬公公一杯,他把你们当成自己儿女,这是你们最大的福气呀!”

“谢公公!”二人同时说道。

刘公公说道:“我的计划只有古媚娘一人知道,如今你们参与进来,那事情得让你们知道,原先怕上官寒把事情泄露出去。”

“上官寒不敢!”上官寒说道。

“那是!如果你敢,现在还坐在这里吗?”刘公公说道。说完看着林小辉,说道:“小辉,你这件事是立了大功。”

“在下不敢居功!”林小辉看着刘公公说道。

小红尸体不见的事,刘公公心知肚明,可他还是说了出来,林小辉的表情有些不自在,毕竟他救出小红。在刘公公面前就显得心虚。刘公公没有说话,听着古媚娘所说的,他心里的算盘,在坐的古媚娘,上官寒,林小辉三人都猜不出。

刘公公给三人都倒了一杯酒,举杯喝下去的时候,林小辉感觉不妙,问道:“你给我下毒了。”

两女子听了,心里一惊!刘公公叫来手下,把他拉出去杀了。那手下拉他的时候,哪有林小辉功夫高,一下子就挣脱了。而古媚娘看着这一幕,问道:“公公,为何要毒死小辉。”

“此人我看过了,他日后会反我的,不如现在杀死他。”

林小辉身中剧毒,口中鲜血流了出来,一个人跑回原来的地方,来到绑展昭的那空屋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