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道天魔相

更新时间:2020-02-09 12:35:27

道天魔相 连载中

道天魔相

来源:落初 作者:河粉添龙虾 分类:武侠 主角:姬幼枫何足道 人气:

《道天魔相》作者:河粉添龙虾,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姬幼枫何足道,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年少得奇遇,功成入江湖。爱恨仇未了,道天又如何。天亦无情故,你我她不复。天人传长生,魔相唯心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啦啦啦……啦啦啦——”

少年在林荫小径上漫步着,看着正在唱歌的少女的背影不禁问道:“你为什么会选择跟上来?有着如此强大的情报能力找到我不难吧?”

“你以为啊!你可不是寻常人,武功之高可谓世间少有啊,一个不留神你跑了我岂不是很亏?所以呢,我就略施小计摆脱了我那些跟屁虫,然后好不容易才追上了你的,你别以为我的功夫是假的哦。”

听着少女的回答,少年顿时一阵无语,其实以少年此时参功造化的境界,少女在他的面前还能掩饰什么,少女的情愫,少女的渴求,一切一切都瞒不过少年的眼睛,只不过少年有着自己的为人处事的方式罢了,何必什么都要说的一清二楚呢。

而且对于一个天人宗师的无上伟力而言,即便是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躲不过他的感应的,所以说其实之前少女与其属下的谈话其实少年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三更半夜说话说这么久,不惊动他还真是有鬼了,自少女跟上来之后,他亦细细观察了数日,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少女把少年当作是心中最后的希冀了。

大家其实都是一类人。

少年与少女就是已经启程多日的何天问以及妃烟罗,其实当初何天问的确是孤身上路的,但之后不久妃烟罗却不知是出于何故,摆脱了自己一众随从并绕路追上了何天问的脚步,甚至还对何天问用美其名曰我担心你是路痴,所以来看看的借口死缠烂打地跟着他一同踏上了前往莫问湖的路途。

嗖嗖——

两道破空之声不过刚刚出现,就见何天问便已出现在妃烟罗的身前,妃烟罗看着何天问不过是一挥手,手中便是多了两柄小刀。

妃烟罗在见到那两柄小刀之后不禁大惊失色地对何天问喊道:“这是诛囚刀,赶紧扔了它然后运气逼毒!”

听到妃烟罗的话,何天问顿了顿但他并没把刀给扔了,而是在刀身上摩挲了一下然后方才举至眼前细细地看了起来,只见碧绿色的小刀上面刻着精细的鸣蛇纹理,其中更是能隐隐看到诛囚二字。

他记得,在何家堡覆灭那日,彭温韦带他逃跑的时候便是被叫这名字的刀给偷袭了,想不到啊,花惜花已废但他的爪牙却依旧存在,我算不算是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目标呢。

何天问虽想了很多,但那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在对方准备施展出下一波攻势的时候,妃烟罗还不曾反应过来,何天问便有如不动明王一般幻化出了三头六臂,刹那一瞬,一切已经回归平静,只是现在在何天问的手中却是又多出了一个四肢明显骨折,身穿黑袍脸戴刻有三十六三个字的黑色面具的刺客。

妃烟罗在看到这个刺客后便是咽了一下喉咙,惊魂未定地说道:“这是天地塔的刺客,他们已不是第一次刺杀我了,赶紧把他给杀了然后逼毒吧,诛囚刀的毒不是闹着玩的。”

“无妨,这两把小刀对我造不成威胁。”

嘶嘶……

异声突响,一根由利刃拼接而成蛇形长鞭就宛如充满仇恨的毒蛇一般在半空中逡巡前行,不过转瞬之间便抵达到了何天问的左肩膀处,“哧”的一声那蛇鞭便是腾地跃了起来,那一片片利刃都莫名地折了起来,那曲折蜿蜒的样子让远远旁观的妃烟罗都觉得毛骨悚然,就在蛇鞭快要绞上何天问脖子的时候,何天问不过是在原地转了一周,但那蛇鞭却仿佛撞上了铜墙铁壁一般,猛地一下就被崩飞了。

被何天问擒住的刺客见状不禁目眦尽裂,那刺客拼尽全力地叫道:“铜皮铁骨!这是个埋伏!这人的硬功已经练至铜皮铁骨了,你们——额。”

“哼——”在何天问哼的一声之下,他那握住刺客脖子的手也随之一紧。

咔嚓——

随着清脆的骨折声响起,只见何天问手上那刺客渐渐露出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但不过弹指间的功夫便见他的头已是无力地点了下去。

然而就在何天问随手便把那具生机尽失的躯壳扔向了持鞭人所在的位置,准备上前将其擒住对方的时候,突然出现“嘭”的一声,只见有着大量刺激性白色气体从持鞭人那里开始弥漫开来,不一会儿这气体便是将何天问都涉及进去了,就在妃烟罗认为何天问失手,准备运用掌劲打散这白色气体的时候,她却是见到何天问单手搂着一个跟之前打扮得一模一样的刺客从烟雾中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

直到何天问走过来之后,妃烟罗也方才留意到何天问夹带这的是个——女刺客,一个身躯凹凸有致的女刺客,至于何天问另一只手拿的正是这个女刺客所用的那根蛇鞭。

就在妃烟罗以为何天问对这个女刺客产生了什么非分之想的时候,忽然听见那女刺客正用着一种嘶哑的声音对何天问疾言厉气地说道:“你为什么没事?即便你练成了铜皮铁骨,但诛囚刀之毒可是出了名沾之即死的,而且还是越运功死得越快,你为何会没事?莫非你是天罡中人?”

听着女刺客的胡言乱语,何天问不知是好心还是为了解开妃烟罗的疑虑和担忧,竟是开口回答了她的问题。

“我不认识什么天罡,我之所以不畏你们的毒,很简单,那仅仅是因为我——百毒不侵。”

得到的答案与想象中不符,那女刺客显然有点诧异,但她却是说道:“百毒不侵,就算是毒魔教教主都不敢说此狂言妄语,莫非你是先天以上才有的……呃。”

“好了,你既然已经知道答案,也就该知足了。”

不知从何时起,何天问手中的蛇鞭竟已到了妃烟罗的手里,而何天问空出来的那只手则是轻轻地放在那女刺客的天灵盖上方,没有哭喊,没有求饶,一切都是如此地平静。

在草草掩盖了两个刺客的尸体之后,何天问原本以为要安抚一阵妃烟罗,不料妃烟罗却是如七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惊魂未定地慑慑发抖,下一刻就已经是兴致勃勃地把玩着新到手的“玩具”了。

但何天问还没忘记刚刚妃烟罗在自己背上写字的事,原本之前他是想着能不能从那女刺客身上问出一些情报,但偏偏妃烟罗却在他背上写了一句:不用问,我告诉你。

何天问一直都是一个很直白的人,只见他慢慢的走到妃烟罗身旁,用木讷的语气说道:“边走边聊?”

妃烟罗似乎早就猜到了何天问会这么说,在她把双手别在腰后往前走了两步,方才停下来回首笑着对何天问说道:“看在是你救了我的份上!”

何天问点头示意自己了解然后就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诛囚刀,天地塔。”

妃烟罗虽不知何天问为何识得诛囚刀,并对此刀有着很深的恨意,就连在说到此刀名字的时候语气都重了不少,但想到他是何家堡惨案遗孤的时候,她却是似乎悟到了什么。

妃烟罗不过沉思了片刻,便已整理好了思路然后开始侃侃而谈起来。

“我先跟你讲讲天地塔吧,天地塔呢,是一个杀手组织,以杀手为职,靠杀人为生的杀手组织。它是倚靠着惜花宫覆灭之后的残党所衍生出来的,天地塔这个组织的核心就是当初花惜花的两大随身近卫——天罡地煞所带领的三支天罡三十六与地煞七十二共三百二十六人,而通过了两年的隐晦发展,天地塔如今已有隐隐有成为大乾第一杀手组织的预兆。他们每个人都会有相对应的面具,天罡为白,地煞为黑,根据实力排其名,佩戴黑白零号面具便是天地双主,同时亦是过去的天罡地煞,天主主管天罡三十六,地主主管地煞七十二。但其中又以天主为尊,因为其战力之强已不弱于过去全盛时期的花惜花。曾有人见过天罡地煞两人联合刺杀灵圣风有机,那一战若非天圣突然现身相助,只怕灵圣早就陨落了。”

“那天主的实力亦是半步宗师?”就在何天问感慨江湖上的半步宗师竟然如之多的时候。

妃烟罗却是摇了摇头直截了当地否定了。

“不是,天主的实力仅仅不过先天罢了,但是他的招法之诡,速度之快堪称是武林一绝,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有着缠丝手。”

“缠丝手?是那前朝机关城城主耗费了百年之精力以及大量天材地宝方才制成的缠丝手?”何天问面露异色,似乎有点难以置信。

妃烟罗语气坚定地回道:“就是那个天蚕手,自古籍记载,天蚕丝,坚如玄铁,软如发丝,水火不伤,如臂使然。天蚕丝本就是不可多得的天然神兵,再加上那博古通今的机关城城主的奇思妙想,这个缠丝手的恐怖你可想而知。”

“我也曾看过关于此物的记载,据说在此兵出世之时出现了世间罕见的天地异象。”

“天地异象?”

何天问开始补充道:“对,按那记载上所说,一些绝强的神兵魔器的诞生,它们会有着自己的意志,而这些意志则会引起天地异象的形成。我举几个例子吧,虎魄刀的意志是狂战天下,因此它所引起的天地异象便是雷声如鼓,风雨万变成沙场;鸿儒剑的意志是屈人之兵,因此它所引起的天地异象便是浩然之气,万兵臣服;而百美扇的邪性魅然嘛,则是引起了好一阵子的天魔乱舞之象。至于缠丝手的诞生之日,据记载,机关城那时可是血云蔽日,那煞气之重堪称魔器一绝,按那天地异象来估算的话,缠丝手极有可能是有着杀伐诡道一类的意志。”

“那若是让你对上他,你有几分胜算?”妃烟罗的语气之中不禁掺杂了些许的担忧。

何天问听见这个问题,想都没想便回道:“我?不好说。”

何天问这个回答让妃烟罗有点不解,这让她不禁深究了起来:“为什么?我觉得你的实力在江湖上也已经算是少有的高手了吧,即便是对上普通的先天大师我觉得你都不怯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