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贼人休走

更新时间:2021-10-04 03:44:56

贼人休走 连载中

贼人休走

来源:落初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类:武侠 主角:李玉佩 人气:

《贼人休走》由网络作家非玩家角色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玉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李驷是一个贼,而这是一个贼的江湖故事。算是轻松的日常文吧,主角单身慎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刺!”

当严亭之的刀划破了李驷的衣角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一些落寞。

他记得,这是他四年来第一次砍到李驷的衣角。

但他也知道,今天的这个人,会死在这里。

因为想要活捉李驷,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追了李驷四年,自然深深地明白这一点。

李驷的轻功,天下无双。

要说李驷的轻功具体如何,江湖上没人能说得清楚,就连那轻功天下第二的江怜儿,对这也只能摇头苦笑,说这人的轻功,已然超脱了凡俗。

身轻如燕,踏雪无痕这些词都已经不能再用来形容他了。

曾经有人说,见过他在湖心慢步,百尺寒潭,他如履平地,手中提着一壶酒,半醉半醒。

还有人说,见过他从高楼之上扶摇直去,直入了那天中的云间,随风飘摇。

这其中有几多真假不得而知,但在他之前,这般轻功,闻所未闻。

而且,李驷的轻功除了轻之外,还快,这是严亭之亲自领教过的。

快到身过无风,人过无形,瞬息之间,他就能无影无踪。

所以,人都说他是这天底下的第一盗。

而若是真有那天宫,他也定能偷到那天上去。

只可惜,今日必须在此做个了断。

四年,足够让一个人完全的了解另一个人,而严亭之也完全的了解李驷。

毫不隐瞒地说,他认为在贼里,李驷还算是个好人。

李驷与普通的贼人不同,他不杀人,不越货,不犯妇女,不窃老幼,他只偷他想要的东西,偷完还经常会还回去。

而且他总会接济穷苦,这些年来,江湖上常有他的善闻。

如果李驷肯认罪伏法,严亭之也不是没想过把李驷活捉。

人活着,总比死了好。

但是李驷总会逃,他也知道这一点,就像李驷知道他总会追一样。

律法无情,李驷,你莫怪我。

就在严亭之想要闭目落刀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了一点异样。

李驷依旧笑着,笑得一如既往,平和随意。

该死,难道他还有逃脱的办法不成!?

严亭之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刀,只想那刀能再快一分。

虽然心有遗憾,但他不会放跑任何一个贼,因为他是官。

只是,严亭之还是失算了。

半空中,李驷的身影忽然变得重重叠叠,而后散了开来。

呼吸之间,天地一静,好像是连雨都慢了半分。

在严亭之的眼中,雨珠停住了,有的还停在半空,有的正落在地上溅开,有的刚从他的刀刃上滚落。

这些雨珠晶莹剔透,而每一滴里,都似乎倒映着一个李驷的幻影。

倒映着他握着的纸伞,倒映着他身上的白袍,倒映着他嘴角的那一点笑意,也倒映着,他腰间那枚白玉玉佩。

玉佩微微的扬起,上面的一个盗字,轻轻翻旋。

等到一切恢复,雨声再次响起,他的刀已经劈空。

没有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李驷却已经踏出了包围,原本缠在他手上的铁链落在一旁。

他向着一旁的屋顶飞去,在空中悠然地留下了一句。

“我是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此番就不与你们纠缠了。”

看着那撑着伞将要飞去的人影。

严亭之的瞳孔缩到了针眼大小,只见他大刀一挥,高呼了一声。

“追!”

十余个身影纷纷跃起,追向了那高空中的那人,但是,他们又怎么追的上呢。

人影一闪,李驷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街上,只剩下了还在下着大雨,还有站在雨里的,失魂落魄的一群人。

“啊,完啦。”茶馆的老板终于敲完了算盘,笑着说了一句。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插手过这场追捕。

“你方才为什么不动手?”严亭之横过了眼睛,怒视了老板一眼,如果这人动手,说不定此时已经捉住了那李驷。

“抱歉,只是方才老朽算了一笔账。”

茶馆老板笑呵呵地拍了拍自己的算盘,苍老的声音显得很和善。

“发现帮你们抓他,不值。”

“那你为什么来?”严亭之黑着脸问道。

“你叫我来,我就来了咯。”老人很无辜地摊了摊自己的手。

街上静了半响。

“哼。”严亭之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老人,转头看向李驷离开的方向,紧了紧自己手里的朴刀。

他不会就这样罢手,就像是之前的四年里,他没有罢手一样。

在抓住李驷之前,他会一直追下去。

······

李驷是一个贼,飞贼,江湖朋友给面子,帮他取了个绰号,叫做盗圣,这让他成了一大贼。

就和他那烂大街的绰号一样,他的名字也很普通,李驷,取字张三李四。

但是叫那李四实在是太普通了,于是就改了一个字,叫做李驷。

李驷会些功夫,但会得不多,只会四种。

一套内功心法,一套轻功步数,一道暗器打穴,一套空手取物。

他自认算不上精通,但是都练得也还算不错。

李驷爱笑,江湖人喜欢他的笑,也讨厌他的笑,具体是讨厌还是喜欢,这要看当时的情形如何。

李驷很普通,至少他是这样想的,但是他有个秘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他活了两世,或者应该说,他有两世的记忆。

上一世,他是一个地球Z国的普通人,普通的出生,普通的生活,普通的老死。

理论上来说,也应该普通的去投胎才对。

但是他过那奈何桥的时候,忘了喝那孟婆汤。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桥,总之,云里雾里,他就过了桥,也投了胎了。

于是,他就成了这一世的贼。

这一世是一个武侠的世界,修习了那些所谓的武功秘典,开山裂石,追风赶月都不再只是空谈。延年益寿,青春常驻也无不可,修为高者,活个四五百年都不算什么问题。似乎从某些方面来讲,比他上一世普通人的生活要好上很多。

同时,这一世有一个他认识也不认识的朝代,叫做大唐。

说是认识,是因为他听过这个名字,说是不认识,是因为这个大唐和他知道的大唐完全不一样。

这一世还有一个他认识也不认识的地方,叫做江湖。

说是认识,是因为他就身在江湖,说是不认识,是因为江湖这太复杂,这湖是清是浊,这江是宽是窄,他都看不清楚。

这个江湖里有很多门派,有他听过的,也有他没听过的。

这个江湖里也有很多人,有他知道的,也有他不知道的。

总之,这里很大,大的无边无际,大得他不知道要去哪。

但其实如果可以,他还是想回到上一世。

因为他不是一个无牵无挂的人,他有一个牵挂,一个,颇深的牵挂。

只是,无论怎么想,他也回不去了。

不是吗?

······

路边的一家小客栈里,李驷点了一壶清酒,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自饮自酌。

雨已经停了,又或许,是他一次走了太远,走到了一个没有在下雨的地方了。

一杯清酒入喉,李驷看着窗外出神了一会儿,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木牌,上面刻画着一个女人,这是李驷自己刻得,他自认为刻得着实不好看,让他都不好意思在人前拿出来。

此时的他看着木牌发呆,如果旁边有认识他的江湖人的话,一定会惊讶吧。

因为那个总是在笑的李驷,这个时候,脸上却是没有一点笑意。

李驷低着眼睛,对着木牌自言自语。

“这次,我来到了江南。挺美的,你呢,过得如何?”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