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焚天道途

更新时间:2021-10-21 04:30:04

焚天道途 连载中

焚天道途

来源:落初 作者:零幕尘 分类:仙侠 主角:穆一燕穆家 人气:

主角叫穆一燕穆家的小说是《焚天道途》,它的作者是零幕尘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万丈高楼平地起,我的归宿在哪里?当路边一个卖包子的老头也有武力修为时,寒伤才发现天下之大竟无自己容身之所,是否宿命不公?纵横都市间,那天河空洞处却传来隐隐的呼唤,是否天道猖獗?一入仙途,正邪涣散,一颗世俗界来的凡心,注定要猖獗于宇宙万界。九根铁索下,三方宇宙镇压之间,得焚天之道:我之道焚尽仙途,我之道焚灭天道,我之道匿灭正邪,我之道苍生膜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伤。”白兮沫再次唤了一句,寒伤听到她的牙齿因为嘴巴的颤抖而冲撞的咯咯作响。

“怎么了?”寒伤的语气回归平淡,他在想该如何逃脱,并不想和白兮沫废话,要说话出去之后有的是时间。白兮沫的语气有些犹豫,说明她是思量了好久才找寒伤说话的,这表明她说的只是些废话,寒伤不想乱了思绪,也不想错过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似乎察觉到了寒伤的不耐烦,白兮沫停顿了好久,似乎在组织语言,结结巴巴地说:“从这出去后,你有什么打算?”

寒伤暗道果然,白兮沫只是想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不过一想到白兮沫一个女孩子,想说些话转移注意给自己壮胆也情有可原,只好答道:“我也不知道,本以为来到凡人部落能安身立命,可还是没有我容身之所。”

“你在武修内陆过的不好吗?是不是因为你老婆?”白兮沫接着问。可等了半天,寒伤没有再说一句话,她只好接着说:“是呀,现在实力为尊,你老婆可是个武王高手,她对你不待见也在情理之中,昨晚天降漩涡,有好多武修会过来,我们这些凡人出去也是受人掳掠。”

白兮沫的语气哀怨,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自己还有两天时间就要嫁给那个癞皮狗了,此刻的心情无以言表。

“天降漩涡?”寒伤疑惑的问了一句,他昨晚模糊的意识好像就是被一道漩涡给吞没的。

“没错,漩涡就落在对面的海里,没过多久我就在海边发现了昏迷的你,你该不会是漩涡带来的吧,呵呵。”白兮沫轻笑。

“我可以让你去内陆。”寒伤轻声说道,这件事他一定会查清楚的,那旋涡似乎和自己有关。虽然白兮沫趁穆一燕和别人打斗时带走了自己,但寒伤相信,只要自己让穆一燕收留白兮沫,穆一燕一定会愿意的。他俩虽没夫妻之实,但好歹也有夫妻之名,穆一燕虽然经常对自己动手,但对于自己的要求,她从没拒绝过,就连自己离开穆家,她也没有阻止。前提是白兮沫愿意做个下人,当然自己也得继续再回穆家。

寒伤本不想委屈求全再去叨扰穆一燕,但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兮沫仓皇逃窜吧?白兮沫虽是女子,但恩怨分明,救过自己也同患过难,为了她,放下点傲气不算什么,白兮沫是他值得帮助的人。

就算那些武修过来乱杀一通,但穆一燕可是穆家掌上明珠,整个华夏人人知晓,又是武王巅峰高手,除非有巨大的利益冲突,不然没人会脑残的去对付穆一燕。

“你的意思是和你老婆一起走?”白兮沫很快就猜到了,寒伤的老婆身后可是青色光轮,那可是武王高手啊,试问天下又有几个武王?又有几个人敢在武王手下搞小动作?

不过她立即就想起了另一件事,她知道寒伤夫妻并不和睦,以寒伤的个性,绝不会放下傲气去求他老婆,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寒伤一定是因为自己才去求人的,想让寒伤如此高傲的性格去求人,那需要多大的情谊?

白兮沫心底涌起一丝酸楚,“上善若水,万利而不争。”当今社会还有如此心地的人,实在难找。

“是的。”寒伤应了声,他当然不知道白兮沫能有这么多的心思,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去大汗一阵,他做事全凭本心,哪有什么善恶可分。

“不行的。”白兮沫叹了口气,将对寒伤的感激藏在心底。要是她真的走了,部落族人怎么办?她不想会成为皇影部落的千古罪人,她好歹也是部落的子女,虽然极不情愿,但养育之恩岂能推脱?

寒伤没有去问白兮沫原因,他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

“不过嘛......留在凡人部落也能修炼的,昨晚漩涡带来了无数元气石,潮安部落之所以今天和我们部落开战,就是为了抢夺元气石。”

寒伤皱了皱眉,“凡人部落也能修武吗?”此刻的寒风越来越强,直刮得两人呼吸艰难。

吸了口气,白兮沫接着说:“当然了,少数一部分人也有武魂的,主要是缺少修炼功法和元气石,如今修炼资源已经有了,功法虽然稀少,但还是有的,相信要不了多久,会有更多的人聚气成功迈入武者行列。对了,那个被你打趴的光头已经聚起了一丝真气,你能打败他真的出人预料。”

寒伤听后不再言语,阴风更强了,冷意深入骨髓。

“你就是根木头!”这时白兮沫吼了声,语气本来就幽怨,再加上阵阵寒风,寒伤也不由得为之震颤,女人发起飙来果然很可怕,寒伤已经没心思再去在意周围了,急忙应了句:“怎么了?”

“你倒是蒙着眼看不到周围,但我看得到啊,我害怕,你和我说说话不行吗?真不知道你这个呆子是怎么娶到老婆的!”

白兮沫只是想和寒伤说说话,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潜在的陪伴,想证明寒伤还在陪着自己,而不是想要改变他的性格。

“我只是想注意周围的动静,能安全的出去才能......”寒伤的话在这里顿住了,他听说女人生气时喜欢听暧昧的话,但他从没说过,他也不会说,这可怎么办?此刻他只想把白兮沫哄乖了,不然她总是叽叽喳喳的添乱,他比白兮沫更抓狂。

“才能怎么?”白兮沫脱口而出,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寒伤忍住的是那些会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但寒伤一个呆瓜会说那些话吗?要是他真说了怎么办,有些害怕,但也有点小期待,这呆子说那些话肯定很可爱!

“照顾你!”寒伤咬了咬牙,这下真的豁出去了,寒风的冰冷让他承受不住,死死咬着牙。

“啊......我不要......”

如果有人站在白兮沫面前,一定会看到她羞红的脸,就算是易容面具也掩盖不住那绽放的花蕊。是呀,女人说不要,那就是要喽!

“......”

寒伤竟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