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双生莲:绝色天下

更新时间:2020-02-14 14:27:41

双生莲:绝色天下 已完结

双生莲:绝色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花渡安然 分类:仙侠 主角:宋千色秦广王 人气:

主角叫宋千色秦广王的小说是《双生莲:绝色天下》,它的作者是花渡安然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你连命都不要,宁可魂飞魄散也要护着你,是不是爱?可如果转身就忘了你将别人拥入怀中呢?初相见,他是雷音寺的金童,她为盗得修罗刀将他胁持下界,天上弹指一挥间,她和他已经相处几个月,他为化解她满心黑暗仇恨倾心相待。缘去缘来,是他教她懂得了爱。她心灰意冷被囚禁千年,却终究不舍得就这样放弃,当她再次站在他面前,他已将她忘记,有了心爱之人,隔了千年时光,只有她还留在原地。是谁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一次次挺身而出,是谁在她受伤时将她抱紧,又是谁以血肉之躯投入火海,抵消了一切杀业罪孽,换得天下太平?为什么知道的人都不告诉她,重生之后的他还有个同胞兄弟?她凭借容貌认出他,最后才知认错了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算太高的一处陡崖顶,立着一个奇异的女子,白色的无袖裙袍只盖过膝盖,露出里面一截窄袖,腕口又用三四寸宽的红绸缠了一圈,红绸上黑线绣着一些图案,很是繁复,腰间亦是用同样的红绸束起,只是并无图案,及膝的裙摆下是白色长裤,到了脚上又变成了黑红相间的短靴。

按说绯红是一种极为扎眼的颜色,但同她一张倾城无双的脸比起来,却失尽了颜色,细致的柳眉隐隐含着一股英气,漆黑如墨的瞳仁像是一个漩涡,细看的时候总让人有种要掉进去的感觉,但偏偏又无法移开眼睛,尖削的下巴微微扬起,仿佛她现在站立的地方并不是山崖而是云端,傲视着天下苍生。

其实她的五官也许算不上美得人神共愤,但倾城这个词并不单指的容貌,更多的是一种感觉,当你看她的时候,很容易忽略她的容貌是不是真的美到倾城。

说她奇异就奇异在,不管多急的风出来,她的衣衫裙角都服服帖帖的垂着,甚至连一根发丝都没动一下,就好像她是个透明人,风能毫无阻碍的穿过她的身子。

此时她神情有些空茫的望向远方,似在回忆着什么,紧凝的双眉说明她心里并不好过。

时隔近千年,现在回想起来,一幅幅画面依然清晰,痛的也如此清晰,就好似这一千年什么都未带走,她和他,不过昨天刚分别。

那天她借着白玉瓶勉强躲过了空间风暴,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了幽冥海底,碗口粗的锁链连着四肢,另一端固定在海底漆黑的岩石里,而她身下是一个祭坛似的石台,上面刻有密密麻麻的符咒,不断的吸收着地底的阴寒之力,再传入她的体内,使得她既无法吸收天地间的能量修复元神,又时刻备受阴寒之力侵体的折磨,一直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却又不至于要了她的Xing命。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苟延残喘着,这种狠毒的折磨人方式,恐怕也只有地狱里这些长期想方设法折磨恶鬼的人才能想得出。

漆黑的幽冥海底真真是一点光线都没有,就像是身处在浓黑的墨汁里,压抑冰冷的让人喘不过起来,大部分时间她都是浑浑噩噩的,脑子都不能正常思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前来探望,大概是看她有没有死吧。

偶尔清醒时,她都是在想他,想他的每一个动作,想他这么做的原因,想他是否能逃过那一劫,她觉得他不会轻易死去,可是当时又是亲眼看着他散了元神,化为飞灰。

后来,她忽然想起那张脸她是见过的,只是那时候他远比现在稚嫩多了,十足十的小正太。

她原本并不是冥府的小鬼,而是属于阿修罗一族的,作恶的阿修罗王被镇?压在了大雷音寺下之后,族里没有了领导者,也就渐渐没落了,她天赋极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上天入地的本事,而且还轻狂的很,任何事都随Xing而为,后来得知了阿修罗族至宝修罗刀被佛主放在了圣境莲池里净化魔Xing,就想将它盗来。

结果可想而知,就是大雷音寺看门的都能把咱一脚踢下界来,走投无路之下,劫持了藏经阁整理佛经的金童,这才得以平安逃脱,可惜了咱连修罗刀的毛都没见着。

为了安全起见,将金童劫来之后并未立即就放人,不过没多久她就后悔了,这哪是人质啊,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时不时的还被威胁一下,逼着听他唠叨讲经,呜呜,当时她怎么就没发现自己根本打不过他呢。

不过好在最后他还是履行承诺将大雷音寺的地图画给了她,并且暗中助她将修罗刀偷了出来。

现在想想,他之所以出现在冥府大概是因为那时帮她才被贬下界的吧,天下之事有什么是佛主不知道的?更何况是在人家的地盘,只是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修为比她高还甘愿被劫持,又为什么冒着触犯戒律被罚而帮她?

她那时候不懂事,可他跟了佛主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偷盗会触犯戒律?

也因为忆起这段往事,她才记起他的名字……薛梵音。

山下绸带似地官道蜿蜒远去,尽头是周国最后一座边城,再往北就是晋国的地界了,这个空间的文明还很落后,大概和中国唐宋时期差不多,男女都穿长裙儒袍,蓄长发。

宋千色低头看着自己越来越接近透明的身子,不禁苦笑一声,她千方百计的吸收能量,让自己的法力恢复了一些之后终于逃脱了那个让她生不如死的地方,可是出来之后才发现,世上时间已经过去近千年了。

一千年足够凡人转世十次了,如果他能活下来,现在应该也早将她忘了,说不定还娶了一门妻室,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她也知道自己不该再执着下去,可是如果不亲眼见到他过的很好,她是不能放心的。

所以,在从海底出来之后,她就悄悄回了当时他刻下的法阵处,重新画下了一模一样的,空间隧道经过了很多的空间入口,她不确定他会身不由己的进入哪一个空间,沿途一路找了下来,这已经是第十几个了。

心里其实已经绝望了,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身子仍不受控制的一路前行,穿梭空间法力消耗的太多了,她没能力给自己重新炼制一副肉身,所以才落得现在这副模样。

不晓得能不能在这个空间遇见他,不过现在最紧要的得先给自己弄一副躯体,不然没见着他呢自己先魂飞魄散了,这里正是Chun天,到了夏季阳光毒辣,她更受不了。

脚下轻轻一点,她身如一片落叶随风飘下。

边城也是两国贸易最为繁荣的地方,官道上来来往往的商队络绎不绝,然而行走在路上却没一个人能看到她,现在正值中午,是她最虚弱的时候,不得已之下,她飞身伏在了一辆豪华马车的阴影处,随着商队缓缓前进。

放出灵识探寻气息的搜魂法她已经使不出来了,今晚便得找一个新死的人身借来用用,听起来有点恶心恐怖,但如果不借尸还魂将养一下元神的话,她就活不成了。

她忽然觉得很委屈,咱过得这叫什么日子啊,恶事没做过,却还是有这么多人想杀她而后快,生不如死的遭罪一千年,出来还得拖着半死不活的身子找他,该死的是还不知道他究竟是死是活,如果找到他,非好好修理他一顿不可,她越想越恨得牙痒痒。

在山顶看着离边城已经很近了,人类走起来却还是用了一下午,将近入夜了才进城,太阳下山,宋千色才翻身上了车顶,舒服的躺了下来。

这时,一直骑马走在队伍最前端的一名老者策马缓缓靠近了马车,恭敬的道:“少爷,已经到临洲了,我们是在这整顿休息一夜,还是直接过境回晋国?”

马车里坐了两名男子,一路上从他们的谈话里宋千色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晋国的商队走遍整个大陆,是经济最为繁荣的国家,其中又以连家最为有名,富可敌国,几乎占据了国库的一半,所以晋国的皇帝都得对连家家主礼敬有加,而连家的现任家主似乎更是不得了,将原本以布匹生意为主的产业几乎扩大到了各个领域。

这个上百人的商队正是属于连家的,从两个人提到家主时谦卑的语气里就能知道连家家主有多牛,不过这和她没半毛钱关系,她只是搭个顺风车而已。

马车里年轻而沉稳的声音沉吟了一会才回道:“休息一晚吧,几天舟车劳顿大家也累了。”

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开往临洲最贵的酒楼,果然是传说中最富有的土豪,就是财大气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