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更新时间:2021-10-13 11:28:48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连载中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来源:落初 作者:胡鳕 分类:玄幻 主角:阿伦克德杰 人气:

主角叫阿伦克德杰的小说是《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它的作者是胡鳕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在世人眼中不过是个平凡无奇的好色少年。  然而,就是这位疾风佣兵团中毫不起眼的少年,从那件匪夷所思的任务开始,他扑朔迷离的过去,他惊心动魄的未来,一一展示在世人的面前,直至令整个阿兰斯世界也为之震动。  一个曾被无数人称之为恶魔的死神,一个提笔篡改历史的叛逆者,一个拥有情史无数的风流人物,一个武者颠峰上的传说……阿伦,寂静时代最光芒四射的名字,他波澜壮阔的传奇历程,在此倾情上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绕过巨大而华美的管风琴雕塑,阿伦来到了他未来所要居住的女生宿舍楼,看着这栋用绚烂晶莹的彩色玻璃来点缀两侧的宿舍楼,阿伦自嘲地想:看来我比波特幸运了,因为我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去偷看女生洗澡了。

宿舍楼前的女Xing礼仪人员替代了前面两位年轻的礼仪,接过阿伦的行李,继续在前面引领阿伦前进。

阿伦心不在焉地听着美丽的礼仪小姐讲解着有关星云的宿舍管理制度,来到了他未来的宿舍前,宿舍门上贴着这个房间居住者的名单,阿伦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心里顿时打了个突兀,上面赫然有“凤雅玲”的名字,他心中暗想:不会真是这么巧吧……

恰好这时门被打开了,一张娇俏可爱的娃娃脸映进了阿伦的眼帘,阿伦顿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来人,这是一种精致和纯洁的美丽,这份美丽的拥有者正用她那双动人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打量着阿伦,显然也正在惊诧着阿伦的艳丽。

阿伦暗想:她就是凤雅玲吗?果然不负盛名,她的美丽确有非凡之处。

然而,那对眼睛里的眼神渐渐由好奇变作了友善的笑意,她说:“你好,我是白露,欢迎你的到来!”

白露?她并不是凤雅玲!

在阿伦微微的错愕之间,身材高佻的白露让出了身前的空位,令阿伦清楚地看到房间的情况,一份清丽脱俗的美丽迎面冲击而来,立时将阿伦震撼得停止了呼吸。她一身东方的仕女服,正亭亭立于房间窗台的边缘,这时恰恰回过了头,美目深注地凝视着阿伦,阿伦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可以大言不惭地自称阅尽天下美女,精通太古文学的他可以用各种早已遗失的华丽词汇来形容各种各样的美色,但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只剩一片空白,所有用来修饰美丽的词汇都失去了本来的色彩。一个人,竟能美到如斯地步。

最为惊心动魄的是,她竟然嫣然冲阿伦一笑,阿伦一阵昏眩,他终于明白为何美丽也能倾国倾城了。

她仍在笑,并微微施礼,说:“你好,我是凤雅玲,欢迎你的到来!”声音清脆而动人。

她就是凤雅玲!阿伦立刻清醒了少许,以西方世界的礼节,微微鞠躬还上一礼,朗声说:“我是隆。娜娜,以后请各位多多关照!”

这时他才看清凤雅玲身边其实还站有一人,那人正微笑注视着自己,笑得十分率直,无疑此人同样是动人美丽的,虽然颧骨稍嫌高了一点,嘴唇也稍嫌厚了一点,但整个五官搭配起来,却是相当的赏心悦目,尤其配合她那令人喷血的火辣身材,实在可以令一个正常的男人想到最原始的深处!

那人笑道:“我叫艾波琳,南部女子一个,没有你们北方人这么注重礼节,反正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就是了!”

清纯的白露,美绝人寰的凤雅玲,身材火辣的艾波琳,以后我就是跟她们同居吗?阿伦忽然发觉这个任务也并不如想象中那么苦了。

艾波琳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似的,冲到阿伦身旁,抚上了他的头发,叹道:“深蓝色的头发,真是罕见啊!”

不区小节的艾波琳将身体压近了阿伦,啧啧感叹着阿伦那头罕见的蓝发,酥胸无法避免地顶在了阿伦的手臂上,整张俏脸更是靠得近在咫尺,说话时暖暖的气体穿进阿伦的耳朵里,可怜的阿伦赶紧收摄心神,控制住自己的原始冲动,免得自己的身体出现什么异样的状况。

艾波琳丝毫也不体谅阿伦的景况,将手穿进了阿伦的臂弯里,那惊人而有弹Xing的玉峰紧紧地压住了阿伦的手臂,笑道:“快过来看星云四年才出现一次的‘梦幻仙境’。”

阿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已被她拖到了窗台边上,紧紧地将他夹在她和凤雅玲的中间,女子特有的淡淡芬芳顿时熏得阿伦有点迷糊了。以至在他眼中,远方的景色是那样的迷离和飘渺。

西面的天空上,沉寂之海尽头的上方,一幅童话般的画面正缓缓成形。一道巨瀑倾泄而下,仿若自九天而来,冲在冰清玉洁的蓝色湖面上,溅起万串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变换出各种奇妙而亮丽的花纹,映衬着蓝湖周边的连绵的山峦和银装素裹的树木,令人不由自主的将自己融了进去,只觉魂魄似乎也痴醉其中……

艾波琳嚷道:“好美呀,四年一遇的梦幻仙境给我们遇上了,运气真不坏啊!”

其实不单他们,整个星云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仰首看向西方,为这副突然出现的奇景而惊叹不已。

凤雅玲轻轻地感叹说:“梦幻仙境应该就是太古魔道中的海市蜃楼吧!”

不知何时已站到凤雅玲另一旁的白露说:“海市蜃楼?”

凤雅玲解释说:“据太古魔道的一些野史记载,海市蜃楼是由于光线在大气层中的折射而产生的自然现象。一般发生在沙漠地区和海边,折射的光线把远处的景物显示在空中或地面,形成奇异的幻景。”

艾波琳隔着阿伦冲凤雅玲睁大了眼睛,疑惑的问:“那大气层又是什么?”

凤雅玲耐心解释:“大气层也就是……”

阿伦不禁也转过头呆呆地注视着凤雅玲,一个女子的美丽程度往往是与她的智商成反比的,看来这条定律并不没有出现在凤雅玲身上啊。

“据星云校史记载,梦幻仙境从未重复过,每次都是一幅不同的画面,真不愧是星云有名的奇观呀……”

这样的奇景整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渐渐褪去,阿伦在这段时间被紧紧地夹在两个美女中间,却要紧紧地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冲动,免得露出破绽,这半个多小时也不知算是幸福还是折磨。

阿伦再回过头时,礼仪人员早已将他的行李放好,这是一个四人宿舍,宽敞而整洁,布置得也相当典雅,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阿伦的床在靠窗户的右侧,恰好正在凤雅玲的对面。阿伦一想到往后好一段日子每晚都可以对着这样的绝色佳人来入睡,心跳不禁又加速了起来。

这时,艾波琳嚷道:“呼,忙了一个上午,洗个澡再说!”边说边把外套脱了下来。

她笑道:“我们南方女子可没有你们那么讲究,大家都是女生,就随便点啦,你们有不习惯的地方,就请多多包涵啦!”说着肆无忌惮的把裤子也脱下来了,曼妙惹火的身材暴露无遗。

看到阿伦眼睛瞪得大大的,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凤雅玲对此报以从容一笑,又将目光投向了窗外,白露却是皱了皱眉头。

艾波琳忽然惊诧地盯着阿伦,奇道:“娜娜,你怎么留鼻血了?”

“哦…没,没什么,我想可能是天气太热,哈…哈!”阿伦赶紧擦着鼻子尴尬的回答。

身上只剩下一条小棉裤和贴身内衣的艾波琳疑惑地打量了一下阿伦,才释然的笑道:“那可要喝凉茶了……我剩下的还是到里面再脱吧,看你们好象不太习惯的样子,唉,你们太保守了,嘿嘿……”

“其实我一点都不保守,我会尽快习惯的。”大叹可惜的阿伦邪邪的笑了。

中午,顺利入学的玛雅找上了阿伦,两人就在宿舍外面的长廊上交谈了起来,因为人来人往,玛雅只好将身体尽量靠近阿伦,以免两人的对话外泄。

玛雅说:“我住在五零六房,和你很近的!有什么问题可以立即找我!”

阿伦看着楼下来往的女生中实在不乏动人的尤物,星云果然名不虚传,是个盛产美女的好地方啊,口中随意答道:“问题?玛雅大姐,整天对着这些绝世尤物,我憋得好辛苦啊,可不可以处理一下我生理上的问题……”

他看着玛雅随时要将长廊上拿来点缀的盘景砸到自己头上时,忙改话题问:“查理士他们通过了吗?”

“通过了,而且住的地方离我们并不远!”玛雅盯着阿伦,轻声说,“你和凤雅玲竟住到同一个房间里,要好好把握住这个好机会啊!”

“哦……”阿伦一想起自己的任务就无精打采。

玛雅才不会在乎阿伦的情绪,又问:“根据你的初步接触,凤雅玲是怎样的一个人?”

阿伦牵动了一下嘴角,淡淡地说:“恕我直言,就算我将凤雅玲的一切信息都提供给查理士,他也无法将凤雅玲追到手!”

玛雅冷冷地问:“为什么吗?”

阿伦平静地说:“不单是样貌上的差距,还有心灵上的差距,智慧上的差距,我们任务要想完成,实在不比将天上的月亮摘下来容易。”

玛雅深深地注视着阿伦,声音放柔,说:“不管如何,这是家族交给我们的任务,无论多难,都一定要完成,别忘了,事成以后,你将成为环形长桌上的一员!”

阿伦冷冷一笑,不置一词。

玛雅心中一寒,难道眼前这个男人竟丝毫也不在乎可以触及的荣誉和地位吗?

于是她换上另一种语调,冷冷地说:“就算你不在乎环形长桌的地位,那么协议上的事,你就马虎应对了?”

阿伦终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要不是看在这点份上,你以为我会站在这里和你说这么久吗?”说完也不去看玛雅的脸色,转身走回了他的五零二宿舍中。

玛雅抿紧了嘴,却不能发作什么,恰好这时看到查理士带着比兹和波特在宿舍楼外面的大道上走过,给人感觉流里流气的,就像几个混迹在校园中的小流氓,她不禁叹了口气,这次任务的不稳定因素实在太多了。

星云的入学流程要进行一天。

下午这段时光,阿伦是与三位绝色美女在打牌的时光中度过的,豪放的艾波琳开始提议打输的人脱一件衣服,直到脱光为止,因为他们的窗户面对的是沉寂之海,所以不用担心走光方面的问题。

阿伦对于这个提议大声叫好,当然只能叫在内心深处,不过白露和凤雅玲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提议,所以最后换成输的人要帮赢的人按摩三分钟。

于是,“心不在焉”的阿伦总是输个不停,他帮凤雅玲按过肩膀,帮白露按过大腿,帮艾波琳进行过脚底按摩……到了快到晚餐的时候,他已经可以闭上眼睛就能判断出这是谁的肩膀,谁的大腿了。

因为他们还没有学号,无法到学院的食堂、餐厅用餐,所以晚餐是由礼仪人员送到宿舍让他们进食的。

此时阿伦脸上的笑容带着苦中作乐的满足,曼妙的手感仍在他手心处来回荡漾着。

哲人常说,从一个人的用餐过程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修养。

凤雅玲仪态万千的食姿就可以令阿伦遐想万千了,果然不愧是神龙帝国的公主;白露也相当大方得体,对得起神龙名门之后的身份;而艾波琳吃东西的姿态就实在不敢恭维了,比一个粗鲁的汉子吃东西时的模样不遑多让,鸡腿大手的抓起来就塞进嘴里,饮料大口大口的喝……

可怜的阿伦他本来的食姿是可以和艾波琳媲美的,但他想起了玛雅的警告,所以他只好小块小块地切着牛排,然后轻盈地放到嘴里,不过到了后来因饥火的煎熬,牛排是越切越大块,放到嘴里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了

“娜娜,你为什么还不洗澡呢?”艾波琳看着仍是一套盛装的阿伦,疑惑的问。

阿伦心中暗想:鬼才不想洗澡呢,可是自己胸前那两团厚厚的棉垫,还有自己那还不熟练的脱女装手法,叫她怎敢轻易就早早去洗澡,万一弄湿了棉垫,衣服卡住脱不下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于是他推搪:“我习惯在睡前再洗澡!”等到你们都睡觉,我才好研究怎么在最安全的情况下脱掉这身华服。

白露也插言说:“我们是浴室是加入了星云太古魔道的设计,有冷热水功能,很舒服的哦!”

“哦,哦……”阿伦随口敷衍。

“我也喜欢睡前洗澡,到时我和你一起洗好了!”艾波琳笑眯眯的放言,一副南方女子的豪迈模样。

阿伦将口中的椰子茶喷了出来。

饭后,聊各地的风土人情和奇闻怪谈成了她们沟通的话题,见多识广的阿伦和博览群书的凤雅玲很快便成为了这个话题的主导。听着听着,阿伦心中暗暗惊诧起来,自己是幼时跟随父母走过了阿兰斯大陆的很多地方,才有这样的见地,而凤雅玲该是温室里的花朵才对,何以也有这样的见识呢?

他终于忍不住说:“有这样的见识,雅玲你丝毫不比一个男人差啊!”

凤雅玲嫣然一笑,美目深注着阿伦说:“娜娜,你给我也是同样的感觉!如果我能遇到一个男孩子有你这样的见地,我一定会为他倾倒的!呵呵……”

凤雅玲这么大胆的宣言顿时令众人笑闹成一片,阿伦的脸罕见的微微一红,他淡淡的苦笑,不过,凤雅玲倒真是个直率、丝毫也不做作的女生。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流逝。

夜渐已深,窗外隐约传来了三长两短的野猫叫声,声音哀怨得令人恨不得马上将它的皮剥下来,阿伦侧耳聆听,不一会便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这是波特给他的暗号,他的口技又大有进步了。

“我到外面走走!”他向三位同居美女打个招呼,就往外走去。

白露担忧地说:“娜娜,礼仪人员曾告戒我们,新生进入星云的第一天,最好不要到处走动的!”

“好吧,那我不走,用跑的……”阿伦话未说完,人已消失在了门外。

在夜色的掩护下,波特引领着阿伦绕到宿舍楼的后方,又借着月色走了一小段路,躲到一块巨岩的背后,才笑道:“战友,第一天的女生生活过得如何啊?”

“还好啦,不过用女声说了一天的话,舌头都快打结了!”阿伦暗暗观察四周,这里刚好处在星云学院的最边缘处,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来往,巨岩将他们的身影掩盖在夜色之中,就算有人路过,也未必能看到他们,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沉寂之海,真是难得波特发掘到这样一个特殊的地点。

“嘿嘿,这里不错吧,我找了好几圈才找到这里的,以后这里就是我们幽会的地方了!哈哈……”波特笑着说。

“去死!”阿伦没好气。

波特从裤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暧昧的笑道:“战友,你看这是什么?”

“香烟?”阿伦惊诧地看着波特手中长方形的盒子,“你哪弄来这些奢侈品啊?”

波特得意的说:“查理士在星云这里买的,他买了很多,我随便弄了包出来和你分享!星云比较精于太古魔道,所以这里的香烟纯度比疾风那边高多了!”

阿伦不客气的接过了一根,点燃后深吸一口,就很没仪态的和波特一起蹲了下来。

随便聊了几句闲话后,阿伦沉声问:“战友啊,疾风里美女如云,为何要派我这个男的冒充成女的去接近凤雅玲呢?”

“你亲和力高嘛,嘿嘿……”

“就算这是原因,但说服力还是不够的!”阿伦不以为然,用眼睛瞥了波特一下,暗示他不要用疾风高层那一套来敷衍自己。

波特想了想,才缓缓地说:“其实家族这次一共派出两个人去接近凤雅玲的,一个是你,另一个是玛雅,你比较成功,因为你直接和凤雅玲住到一块去了。其实,你被派来星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你对太古时代的认识!”

阿伦奇道:“太古时代和凤雅玲有什么关系?”

波特眨了眨眼,说:“你到现在还弄不懂凤雅玲来星云要学习什么吗?就是太古综合概论啊!”

阿伦哑然失笑,他的确现在才知道自己未来要学习的专业。

波特皱眉说:“玛雅过去三天到底都和你说了些什么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遗漏过去了。”

阿伦淡淡地说:“她太过注重矫正我的行为举止了,而且我也常常心不在焉,忽略过去也没什么好奇怪。”

波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问:“根据你的初步接触,你觉得凤雅玲是怎样一个人?”

阿伦是同一天里第二次面对这个问题了,他淡淡地看了波特一眼,才沉声说:“她样子美极了,身材一级棒,他那套东方仕女服的质地也十分不错……”

对于阿伦这番价值不大的评价,波特深沉的笑了起来,默默地递给阿伦第二根烟。

当阿伦再回到宿舍时,艾波琳和白露看样子已酣然入睡,只剩下凤雅玲正在淡淡、柔和的灯光下看着书,两人对视一笑,阿伦就摄手摄脚地摸进了浴室,对着那宽大的落地全身镜,准备开始他那艰辛的洗澡过程。

那华丽的贵族女袍整整费了阿伦十分钟才将它丝毫不损的脱下来,重新绑起头发,看着镜中人恢复成男儿模样,令阿伦委屈的心灵感受到了一点点安慰。打开喷头,温水洒在他健壮的躯体上,那样舒适的感觉,阿伦差点哼起了小调,不过他很快就制止了自己这方面的欲望,他还没有用假声来哼歌这种坏习惯。

“咿”的一声,浴室的门竟在这时被人打开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