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凰谋之特工嫡妃

更新时间:2018-12-07 23:25:29

凰谋之特工嫡妃 连载中

凰谋之特工嫡妃

来源:网络 作者:潇芷 分类:玄幻 主角:景娴景娴的 人气:

主角是景娴景娴的的小说《凰谋之特工嫡妃》此文是潇芷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关于凰谋之特工嫡妃:
她,是国安部特别行动组代号为‘001’的首席特工,一次任务,为了国家未来十年的安宁,毅然决心和敌方高层同归于尽。
他,是大焱皇朝赫赫有名的一代战神,英俊,才华横溢的天之骄子,可是,却在至亲的背叛中,兵败垂成,容貌受损,双腿残废。
一朝穿越,她变成了‘她’,医毒双修,轻功‘一流’。
初见时,她是潇洒淡然纵情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事情也算是简单地谈妥了,鬼夫子带着个徒弟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医药馆。

李掌柜站在了门口,秉着相送的姿势许久,才是迈步回了坐堂,继续核对着前一日的帐册。

“掌柜的,这老头儿,可真真是不识抬举。”边上一个抓完了药的小药童嬉笑着讨好般地凑到了李掌柜的身边来,“掌柜的您心善,这老头不但是多得了些银钱,反倒还将这大笔的生意全都交给了不过是多大的徒弟,这能行吗这小姑娘。”

李掌柜停下手中的伙计,深思了看了这个伙计两眼,大手猛然地在这个药童的头上打了一个板栗,“做你的事去吧,你也别不相信,这小姑娘可比你强得多了。”

“唉,唉。”小药童捂着脑袋,带点恐惧忙不迭地应道。

斜睨了这个面上依旧是不服气的小童,李掌柜暗暗地摇了摇头,合上了账簿,往着里室走去。

这人和人啊,你说,还真是,差别怎么就会是这么大呢。

要是现在他还眼皮子浅,认为那个只是一对乡野草莽的师徒,可就是白活了这么些年了。白当了那么多年的掌柜的了。

这老先生虽然是脾气有点古怪,这么些年就连姓氏都不知。若是心情好了,见了堂中的病人偶尔地还会指点一番,好些这医馆里束手无策的病人可不都是好好活了下来,医寻常医者所不能医,可不就是这老头的本事了。

那小姑娘瞅着也不像是一般人啊。

再说了,人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这年头,谁没个生老病痛,亏了谁,可也不能亏了神医不是。跟谁过不去,犯得着和自己命过不去吗。

*

景娴和鬼夫子在街道上慢慢地走着。

听着街道上那种环绕的淡淡的乡音,熙熙攘攘的繁盛景象。不知怎么的,景娴的眼眶微微有些涩然。

很有一种突然的感动,为这样的祥和安然的平静的生活。

街道上,各种手艺活计,各种小吃贩子在大声吆喝着,一家家临街的商铺鳞次栉比。

景娴也不由得为当权者默默在心里点了个赞,国强,则民富,民富,则商业兴。

一阵‘哒哒’的马蹄从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与此同来的还有在马背上传来的极其嚣张张狂的笑声,而街道两旁的小摊小贩不由得被掀翻在地,一阵紧迫的哭喊声,怨声载道,祥和的氛围顿时被破坏殆尽。

景娴和鬼夫子一同蹙眉抬头望去,马背上是一男一女,在闹市里纵马奔驰着,看着被掀翻乱成了一团的街道,却没有丝毫减轻了速度,好不自在的哈哈大笑。

眼见着马匹前来,眼尖的人瞧了,前方的大道顿时如同是鸟飞群兽散,纷纷往着边上避开了去。

一阵慌乱中,有些人一时不查,跌倒在地,摸爬滚打地忙往着边上滚了去,也顾不得散落的货物了。

而就是恰好,无比狗血地前方的路途正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孩子,不只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的,呆立着路途中,竟然是还纹丝不动。

随着马蹄声的越发逼近,已经在安全位置的人不由得闪过几丝同情和怜悯。几个胆小的妇人已经闭上了眼睛,生怕是看到了无比血腥的一幕。

钉了铁掌的马蹄飞快地抬起,眼瞅着即将在那个孩子的头上踏下,突然一道极快的身影猛然地一个纵身扑倒了孩子,在巨大的惯性下,只见一个青色的身影滚落在地,背后重重地撞上了边上放置着的货架。

“啊——”而随着马蹄的一声巨大的嘶吼,那匹原先鼻孔朝天,气势轩昂的马顿时高高地踏起,骑马的人被狠狠地摔了一个跟头,“哎哟——”

景娴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楼住怀中的孩子站立起来。边上的人见了慌忙地也是过来搭把手。

鬼夫子三步作两步地快速走了过来,神色凛冽,手指则是快速地搭在了景娴右手的脉搏上,略一沉思,还好,是皮外伤,一边用着责备的目光看向她,恼气她竟然如此的冲动。

景娴对着鬼夫子讪讪一笑,方才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反应。甩了甩胳膊,心中也是再次感受到了这具身子的孱弱,速度太慢,准头不行,好在年岁还小,塑造空间还很大。

“志儿,志儿——”孩子的母亲踉跄地跑了过来,跪在了地上,紧搂着孩子,面色一阵凄厉,后怕,这可是她的命根子啊。天知道,刚才瞧见了那一幕,简直快要晕了过去。要是孩子真出事了,她也不活了。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妇人一边搂着孩子,一边对着景娴感激地磕着头。

孩子也不知是不是终于寻到了母亲的怀抱,确认安全后也不经嚎啕大哭起来,娘儿俩纷纷哭作了一团儿。

“大嫂,你快起来吧。”景娴轻扶着妇人起来,淡淡地露出了和煦的笑意,看着孩子还挂着泪珠的可怜小模样儿,摸了摸他的头,“以后可不得在街上乱跑了,快回家去吧。”

“哎,哎。”妇人忙不迭地应答,看向了景娴身后的一处,有些惊恐地敛了面色,紧紧抱着孩子站在了一处,低着头,好像在使劲缩小的身子,半掩身在景娴的身前。

景娴回头,眸色一暗。

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哀声了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的爬起来的纵马男人,阴狠着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睛,在小厮的搀扶下捂着摔破了皮的手,看着四周,高声骂咧着。

“哎呦,该死的,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的惊了本大爷的马。”

------题外话------

某潇:为啥我的收藏那么那么地少,再不给我,我就不活了~

潇粉:那你就去shi吧!

某潇:苍天啊,大地啊,快来道雷把我劈‘聪明’把。天理何存啊~

评论区置顶有某潇的亲亲群号,喜欢的亲请加入某潇的大本营,某潇任何文中的人名,均可通过验证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