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天玄神镜

更新时间:2020-02-13 10:56:42

天玄神镜 连载中

天玄神镜

来源:落初 作者:叶天浩 分类:玄幻 主角:莫道凤眼 人气:

《天玄神镜》由网络作家叶天浩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道凤眼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洛情,无意中获得一面奇怪的镜子,开始一段传奇的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营火熊熊燃烧,酒和肉芳香扑鼻,声音嗡嗡作响,火焰闪耀的地方似乎离黑暗的森林有两个世界之遥。

罗清把酒葫芦拿在身边草药医生的手中,毫不客气地喝了下去。这是草药医生酿造的当地葡萄酒。它的喉咙很辣,但也有香草的香味。它非常独特。

陆冰的视力确实值得信赖。他遇到的大多数人都是绝壁市的本地草药医生。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们曾多次往返于莫迪古城和决必城之间。他们是采摘龙草的专家,知道日间政府的一些根源。

这样的一群人,真的很难为了钱去杀人,安全会得到保证。

简单的晚餐后,双方20多人开始漫无目的地聊天。出于某种考虑,双方都有意回避对方的收获问题,但不可能完全忽视它们。结果,几经周折,一些来自绝壁城另一边的人谈论了白天宅邸的秘密消息和轶事,并不十分孤独。

话题围绕着龙舌草转,最后回到龙舌草,但讨论的是这种草药有什么药用价值。

出席的人中有一半以上是专业草药医生,即使他们知道一些药物特性,他们也不知道,可以胡乱猜测。所以你说你的药方,我说我的丹丸,二十个人,分成几个小组,逐渐从讨论到辩论,到争吵,气氛变得火热。

当几个争论在一起的时候,有人突然喊道,“都是放屁。怎么会这么简单!”

说话时,每个人都侧目而视。哭泣的人来自悬崖城的另一边。他似乎是李红。他可能喝醉了,脸色通红。恐怕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看到他喝得太多,他的同伴赶紧捅了捅他,让他清醒过来。然而,李红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他真的喝醉了。看到他正在制作大片,而谈兴越来越高,一个来自传闻的大秘密就浮出水面:“别相信,这龙舌草通常是治疗头痛和脑热的药方。然而,在他们看来,政府在白天做得很好。他们取出180块这种东西,这和路边的杂草没什么不同。为什么人们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雇佣我们来挑选它?

“说到底,在我们手里,这草是草,也是偏方,但是在天宫那里,却可以把石头变成金子……”

当谈到关键点时,他强调道,但却被困在这里,假装神秘。这种姿态只会激怒人们,但是对于这样一个酒鬼能做些什么呢?

这时,和他共用一个酒葫芦的罗清的草药医生笑得很低:“李老四有一个姐姐,她嫁给了一个白天在公馆里的侍从。他有最这样的道听途说……”

罗清听得很有趣,想知道更多。李红在那边卖了足够多的关子儿,感到很高兴。许多人催促他,他笑了:“没什么好说的。事实上,日间政府购买了这种龙舌草,因为它们可以制成药水。只要它们在里面浸泡大量的龙舌草,一段时间后,这些龙舌草就有最好的质量和最完整的一种很可能被活活浸泡……”

这时,有七八个人怀疑“泡沫生活”

“嘿,我不知道我是否活着。我只知道我姐夫说这种浸泡过的香根草会吸收其他草药的所有药性。如果药物足够,香根草就会再生和改变,就像毛虫变成蝴蝶,成为新的药草一样。那时,香根草不会被称为香根草,但是...香根草!”

“鱼龙草?“

篝火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很吵。他们首先问李红鱼龙草的用途,但是在这里,李红的肚子已经被给了7788。几乎没说几句话,他们就开始回答不相关的问题。然而,天气太热,人们无法得到明确的答案。他们开始放纵自己的想象力,在鱼龙草上安装各种神奇的能力,想象如果他们得到这些宝藏会有什么好处。

这时,他旁边的酒徒递过来葫芦,邀请他一起喝酒。同时,他笑着问他,“如果你有这种仙草,我不知道该换什么?”

你从哪里得到仙草的?那个人几乎喝醉了。

罗清怎么看他的一眼,不管他的酒友们憔悴的面容,他一口吞下葫芦里所有的酒,带着一股裹着药的葡萄酒的燃烧气味冲到门的顶部。他突然感到兴奋,笑了起来:“如果我想长生不老,谁能得到它?”

炉火周围突然一片寂静,接着是笑声和奇怪的哭声。十分之九的人认为罗青在开玩笑。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柯罗青不仅外表英俊,力气大,而且待人接物也很大方。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并不邪恶,并友好地哄骗他,把气氛推向高潮。

然而,有些人能感受到罗清的真实想法,至少明白罗清的人类野心非同寻常。另一边的陆炳举向这边示意,爱人也笑着回应道,一切都在。

温暖的气氛还在继续,但罗青自己也离开了,带着一丝不在场的神情盯着跳跃的篝火:如果他说实话这么容易,他也喝醉了。

还是他内心的渴望已经达到了这一点?

年轻时,罗清不明白“长生不老”的真正含义,但他清楚地知道长生不老的代价——两个仙人宫下的无数骨头是最好的解释。

起初,这只是恐惧,但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勇气的增强,恐惧逐渐消失。只有留下的深深的痕迹总是印在一个人的心底。此外,那两个叫风叫雨,飞向大地的神仙的魔力,就像一颗种子,深埋在印象中,发芽、生长,甚至在漫长的漂泊日子里,成为深深扎根于内心的参天大树。

不知不觉中,“长寿”已经融入他的血液,成为一种本能。本能地追求,而不是思考所谓的“意义”,因为不朽本身就是所有意义的集合。

罗清是如此理解。

烈酒激起了他的欲望。他非常想冲进这个世界。他的血液沸腾了,他试图突破无形的障碍,但他总是那么虚弱——他已经听到他头顶的盖子发出撞击声。

自从进入复苏的高级阶段并在黑暗中打开“精神之窍”以来,这种感觉从我感觉到自己的魅力以来就日益增强。这些天来,当地的墨谷甚至达到了丹炉沸腾和冲出的程度。

罗清知道这是突破的前兆,但碰巧他缺少机会。以他目前的力量,他还是有点矮。幸运的是,他有足够的耐心和韧性,在这个水平上积累力量,直到突破极限。

当他不在的时候,营火周围的人已经摆脱了他的“永生错觉”玩笑,回到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上。然而,经过长时间的讨论,他们仍然不明白这是真的使用龙脑还是鱼龙。经过长时间的无足轻重后,公众变得有些冷漠。当他们看到天要冷了,突然有人冷笑了一声:“不管是什么,你必须知道它值多少钱。”

简单地说。罗清也回到了绝对存在。他以为是李红又说了一句话,但他很快意识到这是错的。他说话铿锵有力,声音像金铁,与李红先前含糊的语调大不相同。

移开视线,他顿时恍然,原来是一个道士阎王。

此人也属于绝壁市集团,但他不是专职草药医生,而是加入了中途岛,这与罗清的情况有些相似。他也是一个道士,自称是一个道士,但他有一张粗糙的脸,一圈胡须,一圈像铃铛一样的眼睛和锐利的眼睛。罗清之前估计,在这群草药医生中,这个人是唯一一个有最好成就的人。他可能是一个开明的人,比别人优越。

人们的眼睛都盯着他。有人笑着说:“这草比得上三阳府剑吗?”

在自我介绍之前,颜道人承认他的目标是福建三阳,和罗阳一样,所以他这样说。

道士颜咧嘴笑道:“三阳府建?这不容易计算。我只知道十种鱼龙草可以换成冰冷的玉心丸。”

这一说,一圈人都不知所措,只觉得颜道士的话不知道所谓的。只有李红,他似乎已经失去了一些酒精的力量,开始装模作样,露出深思的表情:“你从哪里听说韩愈的洗心丸?”

“一定是在白天。”

颜道人咧嘴笑道:“日间府每年可建数百座三洋福建,这寒玉洗心丸只在府主手中三两盎司,要小心存放在密室里,由专人看守,以免被害虫偷走...嘿嘿,这就是它的意思。”

“嘶嘶!”

二十多人一起画出一幅相当壮观的寒意景象,洛感觉却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阎道石的笑容,他心里很难过,鼻子里也涌出一股特殊的味道。还没等他辨别出真相,阎道士又笑了起来:“不过,虽然冷玉心丸不错,但也够不着。我比不上三个杨福健。只要有一千株龙舌草,我就可以交换它们。我最好脚踏实地,循序渐进。”

嗯?他是什么意思?

罗清敏锐地抓住了严道观的变调。水平插入的“我”这个词真的很奇怪。他不是唯一聪明的人,陆冰也抬起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过去。

这时,鼻子的气味强烈到了极点。

“小心!”

罗清忽地大喝一声,趁其余人还不知所措,突地后退,就这样躺下了。不一会儿,一道红光涂在他的眼睛上,热浪袭来,使他前额的皮肤变硬。

接下来是一连串的尖叫声,阎道士肆无忌惮的狂笑。

“混蛋!”这是陆冰的声音,伴随着铿锵的剑声。

罗清再次翻身,走出了这个国家。直到那时,他才从地上跳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总是听到尖叫声。

抬头一看,我看到一具尸体躺在火上的悲惨景象。在营火旁,之前曾激烈讨论过的人们,此时,大多数尸体都躺在了现场,刚刚和他分享过酒的草药医生被分成两半。他们还没有死,在地上挣扎呻吟。巨大伤口的切面焦黑如炭,一半的血无法流出,但比五步溅血的场景更可怕。

这一切都是阎道士造成的。

那个人笑着,手里拿着红色的芒,气喘吁吁。乍一看,他的身体看起来像一根发光的棍子,圆圆的,没有前面。然而,经过更仔细的检查,他发现火焰已经凝结,呼吸像剑一样锋利。随着光的辐射,会有更多汹涌澎湃的火焰涌出。在它们经过的地方,地面上的植物在没有风的情况下自然燃烧,迅速形成一个巨大的火圈,可以无限地上升和下降。

在火圈里,陆兵的脸扭曲了,看起来像个疯子。他猛烈地攻击严道人。他手里的剑又冷又亮。它不是任何类型的。这把剑像暴风雨一样强大,气势磅礴。然而,严道观对此并不重视。他的脚没有动。红芒在他手中微微颤抖,轻松挡住了刘兵的生命之剑。

而且,颜道长还是转过头来,对罗清笑了笑:“你很警觉,叶涛只是大声念出来,你会意识到的,否则你的小白脸会为我切成两半……”

罗清的眉毛上扬。凶手太傲慢了。

当然,严道观的确有自大的资本。他娴熟笨拙的剑术显然远远超出了陆冰的水平。然而,罗清并不害怕。他的脸很冷。虽然他手里没有锋利的武器,但他仍然能够领导绿灯和圣灵。他准备依靠伏法和刘兵攻击这个老。

颜道人见他平静,笑了笑,突然喊道:“停!”

话音落下,罗清看见一条红线从虚空中延伸出来。他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他就看到漫天剑光破碎了。刘兵和他的剑同时劈下,倒在燃烧的草地上生死攸关。

洛感正袖划操作员的手突然安定下来。

所有的尖叫和呻吟都消失了。除了罗清,其余20名草药医生都死在阎道师手下。凶手仍然不满意,他转过他的红眼睛,眼睛盯着罗清的脸。

“小白脸,为什么不上来?”

罗清发现他严重低估了严道观。

就身体成就而言,长呼吸状态和达到顶峰后的复苏状态没有很大区别。刘兵也精通剑术,他的战斗力也不逊色于他。但是这样一个人物被严道人用剑砍了。当然,它有火剑那种奇特而锋利的效果,但是阎道士自己的造诣肯定超过了罗清设定的标准。

超越启蒙的高级阶段,难道不是修士吗?

罗清什么也没说,往后一拉,跳了三丈。

颜道长呷了一口,不急着大步向前走去。

罗青撤退之前,他对地形很乐观。他跌倒的地方只是山的转折点。砰的一声巨响,碎石溅到了他的脚边。他的腿和脚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他用身体转过一个角度,以更快的速度转向堆积的岩石后面。

严道人哈哈大笑:“你能逃走吗?”

说话间,他匆匆走过拐角几步,转过身,却惊讶地发出一声巨响。

视线中,只有远处黑暗的山林摇曳的阴影,罗清的身影全部消失。

阎道石睁大了眼睛,一时不知所措。虽然天色已晚,但他的视线仍在一英里之外,这可能是人们可以躲藏的离树林的距离。虽然舞男很灵活,但不会有这么快的方法。

从这里到茂密的森林,一路平坦,几乎没有岩石植被覆盖,就是藏起来,可能会发现更多。严道长愣了很久,然后冷冷地叫了一声:“我的孩子很滑,但是道长作弊容易吗?”

他闭上眼睛,在神魂颠倒的控制下,一层无形的力量以波动的方式席卷了十丈的土地。很快,他的眼睛闪闪发光。

忽地脚下,轰的一声,他周围的一块岩石被踢了下来,露出身后半个人高的洞穴。洞穴是自然形成的,但是阻挡前面的岩石从其他地方移走,并用茅草矮树装饰。乍一看,它看起来像山的一部分。事实上,它可以从下面凹陷处的灌木丛中挤进一个人。

这种安排完全欺骗了人们的眼睛,但像严道观这样的人有时不需要眼睛来判断!

然而,严道观仍然有一个他不明白的问题。舞男显然是路人。他怎么会安排这样一个秘密的地方?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但是越是这样,他的杀戮心越是强烈,当下毫不犹豫的低头走进了山洞。

“即使一张小白脸变成一只大老鼠,他也逃不出叶涛之剑!“

虽然洞穴黑暗而光秃秃的,但它无法将红与红剑的光芒握在阎道人手中。他走了几步,突然里面变得宽敞了。确实有人们生活在里面的痕迹。严道人甚至看到碎片散落在地上。

然而,这时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微风从这里吹来,还有另外两个风向!

这个山洞里有三个出口,一个给他,两个给他。天知道罗青去了哪里。

“真的是老鼠在挖洞……”

颜道长恨恨一笑:“如果真的有人逃走了,可惜你见过我和王道长!”

他也不想浪费时间。他一闭上眼睛,就被再次驱赶,横扫两边的洞穴。罗青留下的残余气息就像微弱的火焰,显现了出来。严道人很快发现了一个洞,大步追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