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巫痕传

更新时间:2020-02-16 10:43:36

巫痕传 已完结

巫痕传

来源:落初 作者:山火之木 分类:玄幻 主角:小犬明珠 人气:

《巫痕传》由网络作家山火之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犬明珠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巫痕在无影湖荒废修行三百年。止非御剑而过时,遗落了一颗万象珠,从此命运交缠。阴谋接踵而来,她成了人人得以诛之的妖孽。仙家正派,天道正统,皆是笑话。她对峙众人,道:天若阻我,我便屠遍神魔,逆我之道,我就杀破这天穹!____________________【原文请关注起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内签作品,存稿已完结,请安心入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要干什么啊,我说。”

玄虺闪着粼粼水光的头从湖面钻了出来,巫痕才一露出脑袋就看见一团白影跳入湖中,激起浪花涟漪无数,连她也没能幸免被溅了满脸的湖水。

她摇晃了下脑袋,把几根水草从头上甩落下去,再一度埋头钻进了湖底。

巫痕在水底遍寻着云渊的身影,就在刚才云渊跳落的位置,水下的泥沙已经被她搅的混沌不堪,巫痕赶忙摆动起巨尾朝那方向游去。

在湖水里云渊完全找不到方向,呼吸也变得紧张起来,她并不通水性,扑腾了良久依旧任身体朝湖底直坠。

巫痕奋力游到那团混沌之中,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云渊的所在。

她探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将这只溺水的天狼托起,直把她托出水面。

此时的云渊不知是喝了多少的湖水,露出水面之时,整个精神都低迷了不少。

云渊被送到岸上,连连抖起身上的绒毛,无数的小水珠到处飞散,忙幻化成了人形躺在地上。

巫痕撑着半虺半人的身体在湖水中,看着精疲力尽的云渊,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还真是有点心疼。

“那湖心下面很深,我游下去的时候万象珠一直冒着光,看来有点好玩呢。”巫痕双臂扒在湖边撑着头,满脸的天真无邪,仿佛这并不是件多大的事情。

可云渊分明在水底时,看见从她的虺身上,流出一丝红色的液体,在她摆动后与湖水含混一起消散开来。

那深不见底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云渊心里开始慌了。

巫痕仰着下巴,阳光照在她的笑脸上,娇如夏花般绚烂。“我的小云渊,你可不要给我再添麻烦,姐姐我给你探个究竟,搞不好还会给你捞回点宝贝疙瘩。”

随着巫痕的笑声,只见她转过身去,巨大的虺尾从水中翻出,复又没入水中,朝那湖心的位置潜去。

云渊从头到脚湿哒哒的待在湖畔,连从地上爬起来时都显的格外沉重,白衣素裹在身上略显得她有些单薄。

她挪到离湖心更近的岸边,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巫痕潜下去的位置。

这一次,应该不会那么久了吧,至少巫痕应该熟悉了刚才游下去的路。

轰——

她还在想着,水底却传来一声闷雷一般的声响,周遭的密林中飞出数百惊鸟。

云渊只觉得脚下的石子都在躁动,一时间仿乎地动山摇站也站不稳,无影湖里的水一下子蒸腾起来一般,不停的翻滚荡漾。

云渊不敢置信眼前的情形,树木沙沙声不止,山石几近崩塌之相。她不敢想,只看着那湖心,似乎下一刻,巫痕就会被什么庞然大物叼出水面。

“巫痕!你出来!你快给我出来!”云渊红了眼圈,对着无影湖嘶吼起来。

云渊不禁自责起来,为什么没有拦住巫痕去冒这个险,那是自己要找的东西,为什么要让巫痕去探究。

此时懊悔已经不足以表达她内心的感受,她深深觉得,自己都不配做一个荒月族人,担当和勇气难道全部丢在脑后了吗?

她瘫坐在颤抖的大地上,开始哭泣,竟也不知道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变故是何时停止的。直到她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方才如梦初醒。

“……小云渊。”

云渊抬起头,眼里是熟悉的黑紫色,那条巨大的玄虺只喊了她一声,便轰然倒在了地上。

“巫痕,你醒醒,醒一醒啊。”云渊跪在石子地上,根本感觉不到疼,她只顾搂着玄虺冰冷的头,根本感觉不到一点温度。

她心里瞬间如刀绞一般,不住的低语抽泣。

“我还没死呢,……你哭个什么。”巫痕此时有些虚弱,可还算有说话的力气,被云渊刚刚那般摇晃,她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云渊见巫痕半张着眼皮,那琥珀色的眼睛睁盯着自己,她居然还活着。不禁呆愣了须臾,才缓过神来,脸上的泪痕还没干,早已经不见之前的冷漠和骄傲。

她抚摸着玄虺颈上的鳞片,光滑又坚硬,那光泽从未暗淡过。“你浑身冰凉,我以为你死了。”

“我身上永远都是凉的。”巫痕说完,就将眼睛合了起来。“让我睡会。”

她只是睡一会,云渊靠着玄虺心里默默的想着,依旧不离她寸步,生怕不知何时巫痕就会停止呼吸。

簌簌——

又是一夜,依旧有异响扰乱无影湖畔的宁静,云渊机警的耸动着双耳,朝着密林的方位仔细探究着。

有脚步声轻缓浅行,朝着她们的方向,渐行渐近。

大概就在云渊要现出本体的时候,一抹青袂伴着微光出现在了眼前,这不正是昨夜密林中的归一弟子么。虽然昨夜云渊并没有看清对方的模样,可这气味断然不会出错。

此刻的巫痕还在沉睡,云渊不得不提防起来。“你想做什么!”

对方看到眼前的景象,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向她们逼近。云渊晃身挡到玄虺的身前,不让那人在靠近半分。

来者止非,提着不灭灯终于停了下来,那俊朗的脸上带着略显讽刺的嘲弄。“我要想做什么,你能耐我何?”

云渊怎能受的了他这般讥讽,蓄势就要化身天狼,再睁开眼时瞳色已经比之前更浅淡了几分,耳后颈背之处马上就要钻出白色的硬毛来。

眼见她就要幻化本体却被对方动作止住,止非不由分手的将手中所提不灭灯递到她的手上,自己却上前蹲在了巫痕身旁,他的手放在玄虺那冰冷的身躯上,久久不愿离开。

“你不要碰她!”云渊的双眼已露凶相,在这夜里形同冥间幽光,被她盯着的人却并没有却步。

止非收回手,转过头对云渊轻笑道:“你救得了她吗?还是说你想看着她等死?”

“什么意思?她刚刚说只是睡一会,怎么会死?你不要胡说。”止非的话如利剑一样刺在云渊的心口,她不相信巫痕就这么死去,可显然巫痕的玄虺之体气息微弱。

云渊心里想着,这个归一弟子一定是心怀叵测来寻万象珠的,不然为何会无缘无故折返回来。

对了,万象珠还藏在巫痕身上,一定能蓄一些灵力给她,只要杀了这个归一宗的,巫痕就不会死了。

还没等云渊再纠结,止非就仿佛看透了云渊所想,毫不客气的将她拉开,“先让我把她救活,你要想杀我,咱们在单独比划。”

“你肯救?”云渊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小人之心了,可她还是不太信任这个归一宗的弟子,“要是你救不活又怎么说?”

“救不活,万象珠就赠与你。”止非盘坐在地头也没回,几乎不假思索的回了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