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俊美王爷妖孽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6:18:51

俊美王爷妖孽皇 已完结

俊美王爷妖孽皇

来源:落初 作者:雪殇残曦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小姑娘 人气:

《俊美王爷妖孽皇》作者:雪殇残曦,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小姐小姑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大龄女青年一朝穿越成不知名国家的低智商王妃,教你如何运用阴谋诡计,开疆拓壤,成就人生自由,觅得一生挚爱,从不喜欢看虐文,也不喜欢写虐文,只写你心中的那一点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寞兰也感觉到了腰间传来的疼痛感,而且从他的表情上就看的出来他的狠意以及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

呵呵,寞兰微微一笑继而轻轻张口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给您带来伤害就可以了,而且既然王爷您已经知道了,所以请您以后……”

“本王怎么能确定你不会对本王造成伤害?”直接霸道的打断她的话,轩辕辰逸松手将她从怀里放出来。依旧靠着桌子用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谨慎的看着被自己丢出去几步远的人。

哼!寞兰轻笑一声,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又回到了刀刃上,对于这种生性多疑的人来说,最好的解释就是不解释。

“信不信由你了,如果王爷死活不相信,那我解释又有什么用呢。”寞兰说完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这料子好,不易褶皱。整完又接着自己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说:“所以既然王爷已经察觉了,就请王爷以后不要再到这儿来了,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王爷您意下如何呢?”寞兰好声好气的跟他商量,脸上始终保持着真诚的笑容。

沉着冷静,临危不乱,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轩辕辰逸回忆着与她的点点滴滴,又将她从头到脚的审视了一番,从她的眼神里根本就看不出来任何慌乱的神情,有的却是和自己一样的深不见底,琢磨不透。

如果她要是个男人,会不会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只可惜她是个女人。

审视了一番,轩辕辰逸还是决定要试一下。继而撇去脸上的冷漠,重新勾起唇角,媚眼轻挑,薄唇轻启笑着说道:“好呀!就为了证实你对本王没有伤害,那就把本王身上的寒毒清除干净吧!”

什么!这个人说了什么!清除寒毒!这得多长时间啊?别说他这种久病成疾的,就是刚中的寒毒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去调理加排毒的啊,而他这不得好几年啊!自己哪有时间跟他耗啊!

呵呵,呵呵,寞兰干笑了两声,一本正经的问了句:“王爷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你看本王,像是在跟你开玩笑的样子吗?”轩辕辰逸回答的倒是自然,反问了她一句,以证明自己的决心。

“哼,像您堂堂一个国家的王爷,想要什么样的御医找不到啊,偏偏来找我这样一个半路上都还未出家的人来给您治病,您不想活,我还不想死呢。”寞兰一口气说完,就算是傻子也听的出来,这是不可能的事。

“你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呢?还是,你害怕为此丢了性命呢?嗯?”轩辕辰逸一脸轻松的说着这句话,看着前面一脸倔强的女子,心头饶有兴趣。

“好啊,既然王爷都不担心,那我,还有何可担心的呢?”寞兰咬咬牙,攥紧了袖子里的拳头,故作轻松状算是答应了,随即又张口补了一句:“虽然我答应了为王爷驱毒,但是,等毒素清除干净之后,我想向王爷要一样东西,不过您放心,这个东西不会对您造成任何的损失。”

轩辕辰逸听了她的话后,挑了挑眉头,示意她说下去,看看她想得到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会不会就是她接近自己的目的。

“我要的不多,只要王爷您的一纸休书就够了。不知王爷意下如何?”寞兰定定的看着他,终于让自己等来了这个机会。

她知道在古代,如果想要获得婚姻上的自由,唯一的办法就是休书,虽然对自己的名誉不好,但是如果自己要离开,就必须要得到。

“那如果本王不答应呢?”悠悠的一句话从轩辕辰逸的嘴巴里传出来,依旧是慵懒的靠着桌子,托着下巴,眼睛微眯的打量着身前一脸镇定的人。

既然让他考虑,这个后果自己肯定也是料想到的,宽心一笑,寞兰泰然自若的张口说道:“那也没关系啊,一辈子住在这个地方,不愁吃不愁穿的,还有人伺候着,何乐而不为呢?”

“好啊,本王就答应你。”

“口说无凭,立个字据吧。”就在等他这句话,终于听到了。寞兰这次脸上算是露出了最真挚的微笑,不管时间有多长,至少有个目标了。

说完高兴的转身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等到出来的时候左手里拿了一张类似宣纸一样的东西,右手拿了一支毛笔还捏了一个小砚台。

寞兰小心翼翼的将右手里的砚台放在他身边的桌子上,然后将宣纸整齐的展铺在他面前。

“写吧!”寞兰双手支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直视着对面人那双冰冷的眸子,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写什么?”轩辕辰逸瞟了一眼面前为自己准备的东西,看着她无辜似的问了一句。

“就写你刚才的承诺。”寞兰说的有点咬牙切齿的,面对这种皇宫贵族最是不能松懈一分一毫。

承诺?就是那个关于一纸休书的承诺吗?哼!看她这么认真严肃的样子,轩辕辰逸目光中带着些许嘲笑,不免冷笑一声道:“本王既然已经答应了你,又岂会失信于你?”

“既然王爷这么肯定,我想~只是一纸凭证,王爷应该不会介意吧?”寞兰嘴角向上一挑,媚眼中带着笑意,毫不客气的回挑他的话,“而且王爷您公务繁忙,万一到时候忘记了,也好有个提醒,您说是不是?嗯,歧宣王爷?”虽然笑靥如花,但是从她嘴里出来的每一个字听到人耳朵里,就像根根银针似的,扎在人的身上,让人无力反抗。

这个女人不简单!轩辕辰逸又一次给面前的这个女人下了个定义,留与不留到底哪一个是对自己有利的?第一次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摆了一道。

“请吧,王爷。”寞兰伸手拿起被架在砚台上的毛笔,递给他,见他毫不情愿的伸手接过去,才又开口说道:“为了公平起见,这份凭证由我来说,您来写,委屈王爷了。”坚定的眼神看着对面慵懒的坐在桌子旁边的人。

见他没有什么意见,寞兰起身站直了身子,远走两步,背对着他淡淡的说道:“今轩辕辰逸在此承诺,一旦身上的寒毒尽解,便休书一封解除与落姘的夫妻关系,口说无凭,特此为据!然后写上时间和你的名字就可以了。”

听到毛笔被搁置的声音,寞兰才转身去看他写的东西,伸手拿了起来,干净的宣纸,干净的字迹,唯美中带着些许霸气,都说字如其人,光看这一手的好字就能想象的到写字的人是何等的俊美。

寞兰看着从右往左读了一遍,终归不是专修古文的,还是有几个字不认识,但是照着意思读下来是对的,算了,就这吧。

“还有什么不满的吗?”轩辕辰逸看着她眉头一皱一皱的,自己的眉头都跟着皱起来了,凭证自己都按照她的意思写出来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再给本王得寸进尺,信不信本王……

想着想着轩辕辰逸的眼神变得犀利,火气也跟着燃了起来,如果她下句话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的话,自己可不敢保证会做出来什么可怕的事情。

“很好,我在这儿谢过王爷了。”寞兰说着认真的将手里的纸张仔细的折叠好,一边折一边嘴里还不忘交代着:“我们从明天开始治疗,介于您是久病成疾,所以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不过我会尽量将治疗时间缩短,刚开始可能会有些难受,不过,我想这对王爷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手里拿着整理好的东西,抬头看着他,平静的问道,嘴角冲他微微一笑,。

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他的答复,寞兰只好转身朝房间里走去,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又嘱咐了一句:“哦,最重要的一点忘了告诉王爷了,就是在治疗期间,请王爷不要进行房事了,以免适得其反。”

虽然书上说尽量少行房事,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是尽量不要去祸害那些小姑娘的好。她承认她是故意的,对一个男人来说不准行房事就相当于是让他禁欲,这会是种什么样的折磨呢?

哼!寞兰轻笑一声,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进屋将凭证放好,又走了出来,并没有停留在那个男人身边,而是径直向不远处阴凉下的木盒子走去。

不要进行房事?这是在考验自己的忍耐力,还是真的是书上说的?轩辕辰逸冷眼盯着前方蹲着的女子,心里思索着,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相信这个女人?禁欲吗?

哼!轩辕辰逸冷哼了一声,起身朝院子外面走去,看都不看一旁的女人一眼。自己怎么可能会任由一个不熟悉的女人摆布,而且还是一个敢对抗自己的女人。

“王爷,按照您的吩咐,被禁止在房间了。”轩辕辰逸刚一进大堂大门,管家就急忙走上来小声的报给他消息。

“好,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轩辕辰逸说着就急忙往书房赶去,“哦,对了,把御医叫来。”说完就真的走了。

“是,王爷。”管家回复了一句,然后去吩咐下人去请御医。

“皇兄,真的要这么做吗?”一名女子对着走进房间的轩辕辰逸问道。

“本王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有什么不对吗?”轩辕辰逸温柔的说着,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张精致漂亮的容貌却要被安排到这样的命运上。

“可是……”女子说着停了下来,头也低了下去。可是他们不会放过你的,皇兄,要不然四年之前你也不会轻易舍掉那个位子。

“莺儿,本王已经决定了,就不会轻易放弃。”轩辕辰逸话说的很是郑重,双手紧握着女子的肩头,目光也变得温柔下来。

“好吧,皇兄。”被叫做莺儿的女子淡淡的回答了一句,算是认可了,但是却忽然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莺儿还是希望皇兄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那样的话,莺儿也可以一辈子待在皇兄身边了。”女子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几乎很难听到声音。

“放心吧,皇兄会好好保护你的。”轩辕辰逸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温柔的眸子里迸射出可怕的目光。

这是自己唯一的妹妹,虽然不是一个母妃但是却和自己的关系最好,如今也算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本来应该是无忧无虑的生活在皇宫之中,但是却差点成了这个国家的牺牲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