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品疯女:浴火嫡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0:02

一品疯女:浴火嫡妻 已完结

一品疯女:浴火嫡妻

来源:落初 作者:叶拂 分类:言情 主角:许雨令冯鸿宝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叶拂的原创小说《一品疯女:浴火嫡妻》,主角许雨令冯鸿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是二十一世纪一个超级大bug,上天入地,酷拽狂霸,唯我独尊,捏转乾坤,那都是扯淡!真相就是一个既怂又蠢还自恋的女人被厉害的父亲弄的很惨,然后为了报仇,这个胆小如鼠,蠢笨如驴的女人用自己的生命来化解这一场恩怨,反正最后是挂了。大概是黑白无常弄错时辰,这个女人又重生获得新生,在异世寻找高富帅的的道路上,正巧很幸运的遇到一个极其吊炸天的高富帅,然后他们就十分幸福恩爱的生活在一起干架!女主:“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你千万不要随我而来,我会内疚。”男主:“放心,绝对不会。”女主:“我凑,分手吧,我们不合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雨令想着想着就有些着急,看了看对面两个比她大了五岁左右的少年,连忙从靠窗的小柜子里拿出一碗肉圆子,递到二人面前,“求你们帮我一个忙。”说完诚心低下了头,暗想自己脸皮真厚。

秦旭一直很难理解许雨令的处事方式,见她这一大连串动作,有些反应不过来,满脸疑惑。

“我婆婆脑子有点问题,到现在这个时候她还没回来,我怕她出事,你们能不能和我一起去找找?”许雨令尽量放低了姿态,等待他们的回复。

秦旭一听,大手一挥,连肉圆子也顾不得吃了,拉起许雨令就道:“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平生很不情愿的被自家公子拖走,暗道自家公子这善心什么时候能收收,现在他们都自身难保了,还不知道明天怎么去文津书院报名呢。

许雨令感激的看着秦旭,现在也不说什么感恩的话,先找到婆婆要紧,领着二人分别去了婆婆经常去的地方,之后分头找,最后听一个村里人说,婆婆去了海边。

海边离村里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许雨令二话不说连忙赶了过去,在海边找到一件破烂的衣服,这是婆婆的。

许雨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草屋的,过了半夜,直到秦旭都以为许雨令不会再说话了,许雨令却说,“我知道有条小路可以到文津书院,明天一大早我带你们去。”

秦旭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也没问许雨令为何知道他们要去文津书院。

一夜无话,快过丑时,许雨令就带着二人向文津书院的路走去,一路上秦旭似乎想安慰安慰许雨令,可硬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道:“我叫秦旭,你有事可以来文津书院找我。”

许雨令看了看他,苦笑一声什么都没说。

接下来七八天,许雨令发了疯似的找婆婆,周围的几个村落,县里,还借了村里渔民的渔网去海里打捞,可除了一开始发现的一件破衣服,婆婆的踪迹全无。

这期间秦旭来看过她几次,给她送了好些东西,许雨令除了感动就是感激,差点就以身相许了,只是不知他肯不肯收。

日子就这样一日一日过来了,人总要有一个目标、念想,不然都不知活着为何,空心的人最是可怜。许雨令的目标就是找婆婆,她有目标,从精神层面来讲,至少她不可怜。

今日许雨令准备去县里找点活干,不然就凭那点抢来的东西,根本不够她生活,况且抢别人东西总是不得已而为之。

上一世,许雨令总是很在意穿着,这一世虽依然如此,不过似乎阶级不同,她在意的穿着反而只要干净就好,如果给她锦衣华服,她倒不乐意穿了。

人,就是这么一个复杂的动物。

今日为了找到好工作,她很认真扎了一个丸子头,即使粗布麻衣到处都是补丁,但倒干净,面色不如一开始,渐渐红润,虽说还是一样的瘦骨嶙峋,摇摇欲坠,但明亮的眸子给她整个人增添了几分光彩。

Bingo!完美,这么美也是没谁了,许雨令就带着这么一股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大摇大摆的上县城了,刚进县城,许雨令不知道看到谁了,立马就撒开腿狂奔,好像后面有狗追着一般。

“小疯女,你等等我,别跑啊!”身后的“狗”紧追着她不放,许雨令没办法只好停下来,把狗先赶走,这么追着总不是个办法。

“你为什么老是跟这么我?我跟你说了我不会再抢你家公子的包子啦,你懂什么叫改邪归正,没错,就我是了。”许雨令再次纠正,这家丁每次她一来县里就紧追着她不放,再这样她就真的生气了。

“还有,你叫谁小疯女?你才小疯女呢,你全家都小疯女。”说完不等丁右说话就要跑。

“哎,你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丁右被许雨令说了一通,想要说的话已经被打乱,想要再次组织起来,却见许雨令又准备走了,再不把这小祖宗请回去,他真的就混不下去了。

“我们公子想要请你去府上。”终于,丁右说出了重点,这几天纠缠下来,他也算知道许雨令的厉害,这小妞会点功夫,自己打不过她。

许雨令一听这话立马又想跑,丁右这次像是算准了,立马抢先一步,把她拦了下来,“你不要跑嘛,有什么事好好说行吗?”丁右第一次知道原来也有武力解决不了的事。

许雨令不信他,指着丁右一脸Jian诈道:“你是不是想报上次我打你的仇,你又想用板砖拍我?我告诉你!没门!”说完手就下去了,把丁右劈的七荤八素。

见时机正好,许雨令又成功跑路了。

许雨令正想着怎么赚钱时,身后一个人拍了她一下,吓得她立马使出她的看家本领,防狼术!心里想着这家丁什么时候又追过来了,看来今天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想着归想着,手下是一刻都没停下,下一声尖叫许雨令如愿听到了。

“哎哟!”

不过听到声音这一刻许雨令就知道自己弄错人了,有些不自然视线向下,顾安。

顾安算是除了土匪朋友之外,第二个要跟她做朋友的,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跟自己炫耀穿着,许雨令永远都记得顾安那一脸笑意,简直堪称完美!一看她就是那种幸福家庭下的小孩,虽然不富裕,但碎花粗布棉衣,头上顶两个小花髻,娘亲亲手做的小蝴蝶绣花鞋,这些就足够她羡慕一辈子。

不过世界上总没有完美的东西,知道顾安家是买猪肉的,许雨令差点笑的岔气,真的难以相信顾安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竟然会有那样一对肥头大耳的父母,而且吝啬,小气,邻里关系处得怎一惨字了得,许雨令想,应该她父母把从外面搜刮过来的不好的东西全部转化成了爱给了顾安。

“好啦,别装了,我刚刚根本没用多大的劲。”许雨令把手挽在胸前看着地上演戏的顾安。

“臭零零,你明明说的前天就来找我玩的,怎么到现在才来?”顾安一咕噜爬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朝许雨令抱怨道。

许雨令抑制住想要打她的冲动,心里暗骂,你特么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闲着没事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