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匪朝伊夕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3:41

匪朝伊夕 连载中

匪朝伊夕

来源:落初 作者:骄伊诺 分类:言情 主角:童谣言家 人气:

完结小说《匪朝伊夕》是骄伊诺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童谣言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稀奇稀奇真稀奇,铁树开花二十一,母猪上树啃嫩梨,此奇不比言府奇,娶个山贼做儿媳!”  一首响彻街头巷尾的童谣,生生逼得言家老爷愁白了两鬓,言家主母哭花了眼睛。只因那镇外青山上的土匪头子看中了他们家如花似玉的俊哥儿,马上就要来抢亲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是的,一个男人呢怎么比女人还要婆婆妈***?”秋菊蹲下一个利落的肩扛,就把青竹扛在了身上还很顺手的颠了两下,“嘁,都还没有一头野猪重,也敢和我叫板,真是麻烦!”

就是不知道这人到底住在哪里?算了,还是随便先找间空闲的屋子安顿下来再说,要不等一会小姐酒醉发起疯来牵连了无辜可怎么好?

诶?你说姑爷怎么办?这个……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又是那样的可怜人,小姐她应该不会出手太狠,顶多就是摔个桌子挠个墙撒撒疯就过去了……吧?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有些心虚,越来越不安之下只好悄悄靠近窗户偷听,脚下却是维持在一个随时都能跑掉的方便姿势,只是这屋子里安静的很,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屋里,方才秋菊势如疾风的清场行为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待言律反应过来的时候屋中就只剩下他和韩渲两个人。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屋内龙凤双栖的红烛微光曳曳,到处都是喜字张贴,纱帐翻飞,那喜庆的红色晕染整个屋子,就连对面的人双颊处也染上浅浅的粉,但见她嘴角微勾,本是更加偏向于男子爽朗的样貌竟也柔和了几分,那双黑的纯粹的双眸此事雾蒙蒙的看着你,摹的就让言律想起了那句娇憨可人。

说实话,韩渲的模样实在不符‘娇’之一字,但那时的言律忆起方才喜娘说的‘新人两臂相交是为羁绊,无论以后遇到什么都要不离不弃患难与共,喝下交杯酒,这份羁绊便是长长久久,苍天见证永不分离。’忽而就想,若真的有永久,就这样娇养着眼前的女子,或也不可。

“韩渲?”言律先开口道,“那我唤你渲儿可好?”

他伸出手拂过女子的额头,又顺着眉眼一一划过她的脸庞,动作细致而温柔。

这是他画画的习惯,若是想要画什么,必先将其了解透彻,不论是每一寸皮肤,每一律毛发,亦或是每一道纹理,都要清楚了解了才会动笔。

而现在,他正在心里将这个女子,这个会陪着自己‘永久’的女子一点一点的描绘出来,她的骨,她的血,她的肉都由他全部印在心上。

言律这人向来都是无所谓的,像父亲的疼爱,长子的身份,言家的财富这些东西,朱氏看重且用尽了手段抢走,他置之一笑,甚至主动的全部奉上,不过是因为他没有将那些东西放在心上罢了。

可一个向来随心的人一旦执着起来,那股子偏执劲当真是恐怖的,更何况如今他主动将一个人放在心里,甚至是有着要融入骨血也绝不放手的冲动,或也是将来引发那场祸事的诱因之一,也不知多年之后孤单一人的言律想起如今的决定有没有曾后悔过?

不过不论如何,现在言律是真的想好好疼爱韩渲的——倾尽他所有。

而喝醉酒的韩渲脑子里混沌一片乱的像锅粥,虽然心里烦躁的很,有一团火苗正在蹭蹭的烧,很想‘运动’一下,出一身汗把这些火都发出来才爽快!

这时隐约感觉有双手搭在自己脸上,他的抚摸很温柔,韩渲感觉很舒服,心里的火就稍稍降了一些。又听得他好像问了什么,她没听清就抬起头疑惑的看他,见他一身红色喜服,脑中清楚了一瞬,隐约想起她今日事要成亲来着,而这人就是她的夫君。

可是‘夫君’又是什么玩意?

韩渲疑惑的歪了歪脑袋,脑子里忽然出现爹爹的大吼声和娘亲的细细叮嘱:“夫君是要一直陪在你身边照顾你的人,所以,同样的你也要对他很好很好才行,女子总是要乖乖听夫君的话才好。”

她虽然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别人照顾,可是娘亲说要听‘夫君’的话,照做就是免得她又要哭引出许多麻烦惹得她头疼。

所以韩渲很乖的点点了点头。

言律笑得更加温柔,“那渲儿,我们就此安歇了好不好?”

这次韩渲倒是听懂了,她现在全身都酸疼,脑子又涨涨的什么都不清楚,真是什么都糟糕的很,想着不如早点睡了明日起来又是生龙活虎的一天,所以更是乖乖的点了点头就站起来开始宽衣。

言律见她霍的站起来就开始**服,虽然愣了一瞬,不过很快又淡定下来,既不躲避也没有其他尴尬的心思,毕竟他们已是夫妻,而且身为女子的她都没有害羞,他一个男人又做什么扭捏的姿态?

不过很快他就不淡定了,因为韩渲是第一次穿女子的裙装,这身嫁衣更是精致华丽,也就是说脱起来很麻烦,所以失了耐Xing的这人,索Xing不知从哪摸出一把短匕就要裁衣脱身!

“哎,渲儿莫动手!”言律马上出口阻止,这般漂亮的衣服就这样碎成几段破布岂不可惜?

要说来还是这人的心Xing作祟,他最是舍不得看见那些精致的东西受到毁坏,更何况这是女儿家的嫁衣,极为珍贵,还是留下来以后也有个念想不是?

“乖,乖渲儿,你莫动,为夫替你脱下可好?”

韩渲闻言依然是乖乖的点点头,张开双臂甚至为了配合言律的高度微微蹲了蹲身子。

言律动作很轻,手指也甚是灵活,几下就将韩渲的纱衣、外套、襦裙一一解下,又一一叠好放在桌上免得被弄得脏乱。

又见韩渲乖巧非常,让抬手就抬手,让低头就低头,偶尔睁着雾蒙蒙的眼睛愣愣的看着你再轻轻歪一下脑袋,那模样真的是可爱极了,尤其如今她只着白色亵*衣,单薄的身子只想然人揽进怀里好生疼宠才好。

不过言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终只是屈起食指轻轻刮了刮韩渲的下巴,“渲儿真乖!”

韩渲眯着眼睛,舒服的受了。

然后言律发现......好像顺序有些不对?

若此时替韩渲穿上衣服,他再唤青竹来替自己换衣可还来得及?

只是还未等他作出决定,韩渲就已经站起来来到他身边,一手抚在他背后,一手撑在他膝下,双臂同时用力就将言律抱了起来。

言律:“......”

大概是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韩渲将人抱回床上,想着这人方才替自己脱了衣服,那么自己也该帮他脱回来才行,只她还记着这衣服有多么难弄,然后又不知从哪里摸出那只匕首,就开始比划着要从哪里下手。

那幅景象,好像言律就是块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她宰割一般,偏当事人都没有所觉,言律更是有趣的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儿,反正他的衣服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能让她开心也是物超所值。

而且。即使利刃在手,他也觉得这时的韩渲当真可爱的紧。

所以......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的......当真是没得救了。

比起言律的温柔,韩渲的动作干净利落,不过几道残影,言律身上的喜服就已经碎成布条散落在床下,她打了个哈切随手披过旁边的鸳鸯戏水锦被就倒了下去。

不过一会,又蓦地起来,眼睛都困得睁不开的模样,胡乱的在言律脸上亲了一下又倒了回去,“唔......晚安......夫君......”

言律:“......”

他愣怔的看了好久这个睡在自己旁边的女子,直觉的一直干涸空荡的心似有什么溢出填满,良久,才柔声道:“晚安......娘子。”

PS:存稿木有了,一更日更!

喜欢的话求收藏求小印记,让诺看见你好吗?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