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珠缨传一梦浮生

更新时间:2019-12-19 14:38:31

珠缨传一梦浮生 连载中

珠缨传一梦浮生

来源:落初 作者:蒲烧鳗鱼 分类:言情 主角:魏庆泰冬婵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蒲烧鳗鱼原创的言情小说《珠缨传一梦浮生》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魏庆泰冬婵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生浮梦。雍正五年,魏佳氏出生,其父给其取名珠缨。宫女身份入宫,遇见比自己大十六岁的弘历,却不知一个他和自己小时候的一件事有关,后机缘巧合被封为贵人,开始了后宫的争斗之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在这后宫中,失眠的又何止嫔妃。养心殿的寝殿中,皇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珠缨看皇上的房间还亮着灯,李玉蹲在门口已经睡了。她没忍心叫醒李公公,便自己走了进去;弘历看到珠缨进来,原本没有的瞌睡便是更加没有了。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珠缨以为自己惊醒了皇上,赶紧跪下道:“皇上恕罪,奴婢以为您没睡。”

“朕是没有睡,朕睡不着。”弘历看着她说。

“皇上,您明天还要早朝,奴婢给您把蜡烛灭了吧。”珠缨道。

珠缨刚要转身灭掉蜡烛,弘历却拉住了她的胳膊。珠缨吓了一跳,却又不敢甩开,身体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

“你当真这样怕朕么?”弘历感觉到很无力。

“皇上,您是是天子,奴婢岂能不畏惧。”珠缨赶紧跪下。

“那你很厌恶朕么?”弘历小声的说。

“奴婢没有。”珠缨回答道。

“那你能陪陪我么?”弘历问道。

“奴婢帮您把恭贵人请来吧。”珠缨道。

弘历感觉到很失败,这宫中的女人;哪个不是对于自己的宠幸十分向往,哪个不是为了讨自己欢心而费尽心机。她们这一世的荣华富贵,家门荣耀哪一件不是自己说了算。可是魏珠缨,她怎么就什么都不在乎呢。

“朕只想你陪陪朕,你不是喜欢读书么,朕桌子上那本书,你读给朕听听吧。”弘历说道。

珠缨实在不忍心再拒绝他了,此时此刻的皇上在她眼中就像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无助又孤独;就算他拥有那么大的一个后宫,拥有那么多嫔妃,甚至还有自己的额娘在宫中,却又像什么都没有一样。

高处不胜寒,他居于山顶之上上,却是孑然一身。

“好,奴婢遵命。”珠缨温柔的回答。

珠缨拿起书,却是一本画册《海错图》。珠缨翻开画本,发现里面全是她没有见过的生物,每一页都画着一只鱼,然后附上介绍。珠缨心里更觉得这皇上虽都已经是孩子的阿玛了,自己却还像个孩子一般。

她想着想着却笑出了声,弘历本以为珠缨又是在自己的逼迫下不得不给自己念书听;却没想她倒自顾自的傻笑起来。

“你笑什么?”弘历问道。

“奴婢不敢说。”珠缨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大胆了。

“你但说无妨,朕又不会怪你。”弘历道。

“奴婢在想,皇上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看画册呀。”珠缨说道。

“珠缨,你知道么,这是父皇留给我的。这里面的鱼,都是海里的生物。朕拥有这江山,却没见过属于朕的大海;朕很向往大海。”弘历看向远方。

“你快念吧。”弘历催起她。

珠缨来不及细想,却见没念多久,这皇上的呼吸声逐渐均匀和沉重起来。她正准备起身走的时候,被书中的“人鱼”所吸引,没成想看着看着她自己也靠着桌子睡着了。

等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却在皇上的床上。她吓的赶紧摸了摸自己,发现自己衣衫完整,甚至连头发还盘着没摘。

进忠看到她醒了,便走了进来说:“魏姑娘您醒了,皇上上早朝去了。今天皇上醒的时候,把您抱到床上的,然后就走了;还吩咐奴才们不要吵醒您。”

珠缨一听,方才想起来自己昨天不小心睡着了;心里觉得很是懊恼,这事要是传出去,怕是又要生出什么误会了。

然而珠缨猜的没错,养心殿这一夜的事情,立马在宫中传开。

这一日的晨昏定高官春宫中热闹非凡。因着珠缨虽在皇上房中过了一夜,可是却迟迟没有听到侧封的消息;连一向沉默寡言的兰贵人也早早来到长春宫。

“皇上一早没有侧封直接去了早朝,是不是这魏姑娘昨夜又没有侍寝呢?”娴妃率先问道。

“这也是有可能的,这魏珠缨这样低微的身份;难道还需要皇上求着她了?”嘉嫔说道。

汪芙淳一向也心直口快:“嘉嫔姐姐说的太对了,这越是身份卑微呀,做出来的事情就越下作。”说罢还向恭贵人的方向看一眼。

恭贵人本想还嘴,但她看向慧贵妃,只见慧贵妃扶着额头;表情十分不快,怕她当众发作;只好不跟这汪芙淳计较。

“这魏姑娘是不是对皇上无意呀。”苏心悠说道。

兰馥这才开口回道:“我看姐姐这话说的有理,皇上九五之尊肯定是不会强迫于她的。”

“天子就是天子,皇上看上了的女人;岂能她说不就不。这只能说明,皇上对她也是无意。”富察月瑶说道。

话音一落,众人都站起身来,向下一福;异口同声道:“皇后娘娘圣明。”

其实大家都是惧怕的,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这样在皇上跟前,每日伺候洒扫不说;还频繁出入御书房;在皇上房中过夜。这要真成为了嫔妃,这后宫还不就是她的了?在所有人心里,都宁愿去相信,她没有得到宠幸;是因为皇上不喜欢她。

大家便心怀鬼胎,各自回宫了。

恭贵人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便跟着慧贵妃身后,随她进了坤宁宫。

“娘娘,臣妾想了,这皇后娘娘既然以香烛让您无子,咱们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林沛妤说道。

“妹妹的意思是?”高昕毓不解。

“这太子日日苦读,每天还要读书到深夜,这蜡烛便是必不可少的。”林沛妤道。

高昕毓便心领神会,让林沛妤下去准备了。

林沛妤回了咸福宫,觉得自己快累的散架了,为了准备这些东西;又为了找机会把这件事与魏姑娘扯上关系,她感觉到心力交猝。

但她又不得不争,不得不听从高昕毓的话。桔梗看她很是不舒服,便问她是否需要叫太医来看看。

她实在是难受,便点了点头。

然而太医的来了之后,却告诉林沛妤,她有喜了。林沛妤非常高兴,自己竟然在三五日之间就有喜了,皇上虽然给了她七天盛宠;但不知为何,自魏姑娘来给自己送了皇上赏赐的玉镯以后,皇上便不再像从前那样热情了。虽还是传召,但是总觉得皇上没了先前许多兴致。这下有了孩子,自己的恩宠也算是稳固了。

太医走后,狂喜的林沛妤渐渐平静下来,她犹豫了。从前是没有孩子,可如今肚子里有了孩子,自己又该如何将这双手沾满鲜血,这祸福的报应万一要是降到自己的骨肉身上又怎么办?

桔梗看她若有所思,道:“小主?咱们给皇上皇后传消息么?”

林沛妤一惊:“传吧。”

盛宠过后的恭贵人又有了子嗣,皇上虽然没有原先那般宠爱她,但一切是因为珠缨的关系,倒并不是她哪里做的不好。所以皇上听到消息,还是高兴极了,当晚就去了咸福宫看望她。并且告诉她,待她生下孩子,就封她为嫔。

这厢高昕毓听到恭贵人有喜了,立马意识到这恭贵人若他日诞下孩子,要是母凭子贵了,怕是会不再这么好掌控了。便派了翡翠赶紧去给恭贵人施压。

“贵人,我们娘娘听闻您有孕,特意派奴婢给您送来一碗上好的安胎药。”翡翠打开食盒,放下那碗安胎药,道:“咱们娘娘希望您,平安生产。”

翡翠说完便意味深长地看了林沛妤一眼,福了一福便告退了。

“小主,这药咱们喝吗?”桔梗问道。

“你真当这是碗安胎药?”林沛妤看着她,道:“这是一碗堕胎药,只要我喝下去,孩子立马就会没有。”

桔梗显得十分惊讶,林沛妤看着她不解,又补充道:“这药,是慧贵妃娘娘专门送来让我知道,如果我不好好替她办事,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是不能生下来的。”

林沛妤知道自己受制于人,这慧贵妃娘娘是要跟自己做一个交易,如若不依附于她,为她做事,自己连自己的孩子都不保不住。

“桔梗,去讲药倒掉,不要让人瞧见了。”她望了望外面四角的天空,对桔梗道:“去取东西来吧。”

桔梗知道自己要为小主将东西从内务府掉包,为了做这件事;这几天没到深夜她都潜到内务府的库房转悠。为了寻求一个看守松懈的机会,因着内务府库房的门夜里也不锁,以防哪个主子宫中突然需要什么的东西。

这天夜里,从内务府踩点回来的桔梗在路上看到永和宫兰贵人的贴身丫鬟玉簪,她便悄悄跟着玉簪。谁知玉簪拐过几条长街,居然和皇后娘娘宫中的太监乐公公见面了。两人鬼鬼祟祟,很快窜至无人之处。

宫中太监和宫女対食虽然是常事,但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旦被发现;也是免不了惩罚的。更何况,奴才因为这种事情被发现,主子一般都会觉得脸上面子过不去,往往都会被主子以各种借口打发到慎刑司或者辛者库。更何况皇后娘娘向来重视颜面又治宫严格。

桔梗第二天待林沛妤醒了后,便将此事告诉于她。

“小主,您看这玉簪和乐公公対食的事,咱们直接禀告给皇上还是?”桔梗说道。

“这是老天再给咱们机会呢。桔梗,你悄悄将乐公公请来吧。”林沛妤道。

“那玉簪呢?”桔梗问道。

“慧贵妃娘娘的事要紧,而且咱们都告诉乐公公了,玉簪还会不知道?”林沛妤说道。

长春宫中,自从永琏被封为太子;便被富察月瑶严格的看管。每天刚过五更,永琏便要起床温书。待到天已经亮透才跟着其他阿哥一起到书房灯先生到来,下午还要练骑射和武术;忙完这些,阿哥们就可以回阿哥所和自己母妃处休息。而永琏,还需要在射场上练习射箭;有的时候,弘历甚至还会过来陪着。富察月瑶没到听到皇上来的消息,都会立刻赶往射场,与皇上一起看着永琏;这样跟皇上独处的时间,让这位皇后娘娘好像回到了在王府的日子。

永琏在射场练完后,还需要去养心殿给皇上背诵一天的所学的东西;再回长春宫自己的房中学习到三更方才能入睡。

小小的永琏在富察月瑶和皇上眼中,都是巨大的希望。他才九岁,却觉得自己活的三十九岁;每天沉重的担子压着他喘不过气来。

而永琏宫里的烛火是用的最快且最费的,每日点灯熬油到深夜;不日就要去内务府新领一回。

这乐公公便因着体恤海棠自动请缨,拦下了每过几日去内务府领宫中烛火的差事。

并在这一日,终于在内务府碰到了给皇上办事的魏珠缨了。他在库中翻出桔梗掉包好的蜡烛,就跑出去追上珠缨。

他便在珠缨身前倒下,继而又挣扎着起身,装作十分痛苦的样子捂着肚子。

“乐公公,您怎么了?”珠缨一边问,一边赶忙去扶他。

“魏姑娘,我肚子实在是太难受了,一下没走稳道。”乐公公满头都是汗,看样子真的十分痛苦。

“那公公就赶紧去太医院找个太医问问吧。”魏珠缨说道。

“不行呀,这蜡烛我必须这会送回宫里,咱们娘娘规矩严,可不允许我多耽误。”他急的又捂了下肚子。

珠缨想着,反正皇上也不管自己会出去办事多久;便对他道:“您去看看吧,东西我帮您送给皇后娘娘吧。”

“那真是千恩万谢了。”乐公公将手里的蜡烛和其他的东西交到珠缨手上就赶紧踉跄的跑了。

珠缨走进长春宫的时候,正好遇到海棠。她福了一福,将东西交给了海棠,并说明了来意。

几天后的夜里,永琏觉得眼前书本上的字很是模糊,他揉了揉眼睛,觉得好一点了。便又继续读着书,不知不觉中到了二更天;他发现自己快要看不清四周了,挣扎着站起来想张嘴喊嬷嬷,却没来得及开口就晕倒了。

永琏被一阵哭声吵醒,他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四周一天漆黑;可是皇额娘的哭声却那么清晰的在耳边响起。

“皇额娘,您在哪,您为什么在哭?”永琏说道。

“孩子,本宫的孩子,你醒了?”富察月瑶抹了抹眼泪。

“皇额娘,我醒了,我怎么看不到您?”永琏的声音还是那么稚嫩。

“孩子,我的孩子,太医告诉皇额娘,你的眼睛再也看不见了。”富察月瑶道,“你这个孩子,眼睛不舒服,为什么不早点找嬷嬷通报皇额娘。”

永琏睁着眼睛,眼神空洞,却大滴大滴的向下掉眼泪;道:“皇额娘,我怕您觉得我偷懒,以为自己只是累了,所以不敢打扰您。”

太医来回禀皇上的时候,隐隐觉得事情不像是用眼过度造成的。但是苦于找不到证据,又不敢贸然向皇上进言;只能作罢。

皇上乍一听此事,便觉得是自己害了太子。作为父亲,在他这么小的时候就封他为太子,对他如此严格,每天安排给他的课业压的他每日每日的挑灯夜读。

他赶到皇后的宫中,对皇后说,自己一定会派太医好好医治太子,为太子复明。但他心里却知道,这个孩子若是无法恢复;便已经不能再胜任太子之位了。富察月瑶便又开始日日照顾自己的爱子,用了各种方法每日每夜的熬了药汤来给太子敷眼睛。

可是足足过了月余,太子依然是看不见任何东西。而皇上,却越来越频繁的留宿长春宫,富察月瑶知道,皇上放弃永琏了。

永琏还小,便也没想那么多;本来还为皇额娘高兴着,却在这日听到嬷嬷嚼舌根;“说是皇上频繁来长春宫,不过就是为了中宫再降嫡子,好再立新的太子。”

而另一个嬷嬷则说:“皇后娘娘的身子;别人不知道,这么多年咱们能不知道么;怕是早就生不出孩子了。而且这小太子,怕是不能好了,皇后娘娘这些天也不吩咐咱们熬那些苦的要死的汤药了。”

永琏乍一听此消息,骤然受了惊吓,自从失明以后。他日日做噩梦,生怕皇阿玛放弃他,自己就此变成一枚弃子;而如今甚至连皇额娘也放弃了自己。可能是再也没有人能将自己从这深渊中拉出去吧。

嬷嬷第二天打开太子的房门,准备扶他出门晒晒太阳,然而她走到太子床前的时候,却发现太子用缎带系在床棱上,已经上吊身亡。

嬷嬷下着坐在了地上,反应过来又赶紧爬起来尖叫着往皇后的寝殿跑去。

皇上来的时候,富察月瑶已经抱着永琏小小的身子,眼泪不停的向下掉,却没有啜泣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