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腹黑状元的庶女妻

更新时间:2021-10-22 06:07:03

腹黑状元的庶女妻 已完结

腹黑状元的庶女妻

来源:落初 作者:彦泽 分类:言情 主角:沈沁武功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腹黑状元的庶女妻》的小说,是作者彦泽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沈沁她穿越了。不是剧情君眷顾的女主,也不是被虐的死去活来的女配,而是一个美丽而短命的女n号。好吧,只要脱离了剧情君的威胁,女n号还是安全的。她费心费力摆脱命运,奈何,不知何时冒出来个光芒四射的路人甲,装穷卖呆将她骗回去当娘子去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现在去找大小姐她们,还是……”巧儿弱弱的望着沈沁道。

“找她们做什么?”沈沁磨着小白牙,“回去把那棵刚长出来的苗苗拔走!”

“……”巧儿回想起那棵花树下面小小的苗苗,不过一指长,她家小姐怕养不活,打算下回再来拔。不过,为了避免自家小姐跑去找那云公子拼命,巧儿觉得,还是去拔花苗吧。

于是,主仆两个又沿着幽深的小路,回到那棵海棠下,沈沁怕巧儿伤了花苗的根,自己动手,连着底下的一团泥土一块挖了出来,装在来时放在袖里的竹筒中,等着回去移栽。那竹筒原是沈沁防备人家下毒,可以藏一藏东西的,不大,不过花苗也小,藏在里面也不怕压坏。

巧儿见沈沁脸色恢复正常,才算松了口气,道:“小姐,奴婢瞧见那边有个湖,小姐过去洗洗手吧!”

沈沁在沈家平安活到二十岁,自然不是个单纯的Xing格,让云臻惹怒了,这一会儿的功夫也平静下来了,将竹筒收好,跟着巧儿去洗手。心里对巧儿又满意了些,能随时随地为主子考虑,确实是个可以调教的。

静侯府里有两个湖,一个是大花园中的月湖,建了水榭、书斋,宴客邀请的时候,多半都在那边赏景游玩。另一个便是眼前的这个,比月湖小些,位置也偏一些,不过这边就是海棠园子,赏景的人也不少,不过,名贵的海棠都在湖的对岸,这边倒是清静得多,起码沈沁在这边耽误了这许久,就没见到第六个人。

往湖边走,沈沁虽然会武功,也会游泳,却也提了裙子,小心的靠过去,毕竟大家闺秀若是落水什么的,可不是小事。湖边长了不少垂柳,沈沁扶着柳树,靠到湖边蹲下洗手,巧儿便谨慎的跟在沈沁身边,准备随时拉住沈沁,突然扑通一声,沈沁抬头看去,却是对面一个姑娘落入湖中,溅起一片水花。

巧儿也吓了一跳,赶忙将沈沁扶起来,却见岸上的那丫头慌张的四下看了一眼,似乎并未发现隐藏在柳丝中的沈沁,竟不管掉入水中的姑娘,慌张的跑开了。

沈沁微皱眉,不大想管闲事,但看着人在湖里扑腾,一个如花妙龄的姑娘若这么没了,还真是可惜。当下沈沁四下查探了一遍,似乎要到表演助兴的时候了,这边没什么人,沈沁叫巧儿原地呆着,飞身一跃,点着湖面上的荷叶,将湖里扑腾的姑娘一把拽起来,落到对面的岸上。

那姑娘惊魂未定的抱着沈沁的胳膊,沈沁不喜欢人太过接近,微皱眉头拉开她的胳膊,指着不远的厢房,道:“那边有客房,你过去找人给你拿件干衣裳,这会儿这边没人,也不必担心叫人看到。”

“啊、哦,多谢姑娘相救,我……”

“快去吧,若是有人瞧见,免不了再生出些事端!”沈沁打断了她的话道。

“哦……”那姑娘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缩了缩脖子,也知道害怕,快步往前面的厢房去了。

“小姐,你怎么……”巧儿让沈沁突然的一招吓懵了,反应过来自然是赶忙跟过来,一拉沈沁得手,却见蜿蜒的殷红顺着沈沁的手流下来,“小姐,你受伤了……”

沈沁忙着救人没有发现,一低头,果然手臂上一道长长的口子,看样子是让湖中的石头划伤的,好在伤口不深,并没有大碍。见巧儿紧张的模样,沈沁自己倒不觉得疼,道:“没事的,皮外伤而已,包扎一下就好了。”

“可是……”

“哎哟,还真挺疼的,我们去找大夫包扎一下吧!”沈沁不想在这里耽搁,露出疼痛的模样,果真,巧儿立刻便不再问了,拿干净的帕子包住伤口,扶着沈沁往前面走。

主仆俩走开,高大的树上露出一颗脑袋来,正是骗走了沈沁一朵玉心海棠的云臻,看着沈沁离开的背影微皱眉,摸出一个小小的青瓷瓶,借着花园里树木的掩映,几个起落便赶到沈沁两人前面去了。

叶家一个大户人家,这样的寿宴虽说出事什么的不大吉利,但来的也都是数得上名号的人家,为了避免出什么意外,大夫那时随时待命的。沈沁和巧儿走到前面招呼客人的院子,便有大夫在,因为是内院,也是女大夫在候着,虽然医术未必多高明,但包扎一下伤口是不成问题的。

那大夫尽职尽责的掀起沈沁手臂上裹着的帕子,替沈沁清洗了伤口,道:“这是怎么弄的?这伤口可不小啊!”

“在后面赏花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让地上的树枝划伤的,大夫,这会不会留疤?”沈沁貌似一脸担心的问道,事实上,这样的小伤,她随便撒点药粉也就是了,至于留疤,她好歹是一流的大夫,哪能让自己留疤。之所以特意跑来找大夫,只是因为沈沁猛然记起,叶氏似乎说了要让她和沈轻一起表演古筝的话。

古筝,沈沁不是不会,只是同沈轻一道表演,且不说谁抢谁风头,单单会让太子见到这一点,便让她避之不及,有这样好的借口,她哪能错过,也不过是多受点皮肉之苦罢了。

“这伤口不小,好在不深,恰好今日得了好的药,应当不会留疤。只是最近怕是不能弹琴作画了。”女大夫是侯府的大夫,自然知晓今日这一场寿宴的安排,这大户人家是非最多,今日伤手伤脚的,已经不止一两个了,不由得为沈沁叹了口气。

“没关系的,原本琴棋书画什么的也就略知一二,歇一歇也无妨。”沈沁哪能看不出那大夫脸上的可惜,不过对她来说,却实在算不上什么坏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