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北桥遗梦

更新时间:2021-10-22 06:14:15

北桥遗梦 已完结

北桥遗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烟波天客 分类:言情 主角:宋烨宋依涵 人气:

火爆新书《北桥遗梦》是烟波天客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宋烨宋依涵,书中主要讲述了:几场梦,几回歌,却道迟君三载过;她是清丽无双的商户贫女,他是淡漠冷酷的富家公子,她是学生,他是老师,她迟了他九年,他却霸道地要她用一生来偿还,就算宠她爱她九生九世也不够……真爱从不需要将就,没有所谓的宿命,且看他们在那乱世的烽烟中如何携手,共谱真爱的篇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丰城即墨府,门前高大的玉雕石狮子显示着主人的华贵。

北院内,即墨箫轻摇着玉骨桃花扇,半倚在贵妃榻上,眯着眼睛沐浴着阳光,似乎十分惬意的样子。这时倒看不出稍显臃肿的身材,远远望去,倒也是一个佳公子。只是他那嘴角阴险的坏笑与周围的风景格格不入,白白破坏了那种和谐的美感。

“二少爷,大少爷他回来了!”小厮不合时宜的声音想起。

“怎么这么快,不是说要等到父亲寿辰时才会回来吗?”即墨箫一脸惊诧,望着南院即墨笙的住处方向。

“听下人们说,是老爷要求的,而且老爷和杨参谋长希望大少爷和杨小姐在过完年后就完婚!”那小厮低声附在即墨箫耳边,一脸逢迎。

“过来,按我说的去做!”即墨箫一脸奸诈,低声给那小厮吩咐着,顺手给了他一只白玉簪子!簪子上面还刻着一个“涵”字,但那技艺就不怎么好了,若是细看,隐隐的还有裂缝呢!

傍晚时分的洛城,落日的余晖为其披上了一层薄纱,古老而美丽。

“姐,刚才有个陌生人让我把这个簪子交给你。”宋烨气喘吁吁地喊着,他还留了一句话,说:“即墨流年,笙箫不败!苏羽亭开,陌上如玉。”这个是什么意思啊姐?

宋依涵也是一阵狐疑,这句话倒是很明显,里面是即墨笙的名字,苏羽亭,难道他要约她去那里?还有这簪子,明显是她的名字!

苏羽亭,向来是洛城和丰城男女表达心意的圣地。有些男子为显示其诚意,会在河畔里采莲送于心上人,比喻自己对她的感情纯洁无暇,生死不悔。

“小烨,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宋依涵沉思着,这约她的人到底是不是即墨笙。

“九月初四!”宋烨稚嫩的声音响起。

“小烨,如果爹爹和娘亲问起来你应该知道该怎么说哦!”宋依涵半笑半威胁道,我先出去一趟,天黑之前会回来。对了,如果哥哥问起来,你可以说实话的!

不等宋烨反驳,宋依涵闪身离去。只留宋烨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苏羽亭,“二少爷,你说宋依涵她会来吗?”小莲一边帮即墨箫捶腿,一边问道。

“小莲,你也是我们即墨府的老人了,怎么连这点眼力都没有?”即墨箫得意的语调,处于情窦初开的少女,可是会为了自己的心上人不顾一切的。而且我那个大哥,可是全丰城和洛城女子心中的男神呢,本少爷还真不信她会不来。

“可是,万一她发现我们送的那只簪子是假的,只是临时仿做出来的,那可该怎么办啊?”小莲依旧喋喋不休,暴露出了她的忐忑。

“笨啊你!”你以为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会有什么玲珑心思,尤其是我大哥的邀请,她一定不会推辞的,你啊,真是个木讷的丫头!

“看吧,刚说到曹操,她就来了。”即墨箫一脸笑意,看着那款款而来的人儿。

近一看,眼前的少女清丽无双的脸庞挂着舒适的笑意,那双灵动的眸子仿佛有种魔力,摄人心魄。不管是容貌,气质,身材,都与杨惠蓉不相上下。如果说杨惠蓉是那国色天香的牡丹,那这个少女就是一朵清冷高贵的雪莲。一个千娇百媚,妖娆无比,一个清雅幽静,风华绝代。

这边即墨箫一脸痴痴地望着来人,那边宋依涵却是一脸疑惑。难道她理解错了,或者是约她的人根本就不是即墨笙?

“少爷,宋小姐来了!”小莲在一旁提醒着被美色迷惑的即墨箫。

收回思绪的即墨笙一脸不悦,表情转换了好多个,最后却是一阵阴险与嫉妒。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围着即墨笙转?看看,他的这些个红颜知己,哪个不是美人?一个杨惠蓉也就罢了,偏偏又多出一个宋依涵。哼,即墨笙,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凭什么好事都让你占尽了?

“请问这位公子,是用玉簪的名义约的我吗?”宋依涵疏离地望着即墨箫,隐隐之中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小莲,还不赶紧给宋小姐上茶!”即墨箫并没有先回答宋依涵,而是对着丫鬟命令道。以前他只是让下人监视着宋依涵,心想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罢了,没必要放在心上。但今天,他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这丫头,原来这么美!

即墨箫再一次开口,宋小姐好,我是即墨笙的弟弟,听闻你是我大哥在女子学院很在意的学生。由于好奇,又怕被宋小姐拒绝,才出此下策,以大哥的名义相约,相信宋小姐不会怪在下唐突吧?

“二少爷说笑了,依涵不敢!”宋依涵说着不敢,心里早已经把这人骂透了。害得她以为是即墨笙,还多跑一趟。

“宋小姐请坐,都是自己人,不必拘束!”即墨箫随口邀请到。

“宋小姐请慢用!”小莲端着茶水递到宋依涵手里,宋依涵投以一个微笑,算作是回应。

虽然传说中的这即墨二少爷风流不羁,臭名昭著。但好歹人家也是即墨笙的弟弟,自己此刻不能拂了他的面子。宋依涵只好轻泯一口,优雅如是。

“宋小姐若不嫌弃的话,在下想跟你交个朋友,不知宋小姐意下如何?”即墨箫一步步走着温情套路。

“叫我依涵就好,二少爷不必生疏!”

“那你就叫我箫哥哥吧!”即墨箫再一次得意到。

“不如叫你二公子吧,箫哥哥,有些太过了,你说呢?”宋依涵语气不耐了几分。

“好,如此甚好!”即墨箫向旁边的小莲使了个脸色,他突然改变主意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已在脑海中形成。随即拿起一只酒杯,倒了些许酒水,来,依涵,我敬你。

见宋依涵久久不接,即墨箫又说道“莫不是依涵不拿我当朋友,还是你怕我在酒里下毒害你?”不得不说,他这一招激将法加以退为进用得极好。

“二公子严重了,依涵不是这个意思。”宋依涵仰起头,想她和即墨箫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况且是初次见面,他应该不会暗害她。

只是有一句话叫做“人心隔肚皮”,她还是低估了即墨箫的卑鄙程度。

天空已经落下了帷幕,“时间不早了,二公子,我先回去了,告辞!”宋依涵坚决的声音传来。

“好,让小莲送送你吧”即墨箫一脸深意,顿时却让人猜不透。

“不必麻烦了,我自己走就好!”宋依涵拒绝道。

只是当她起身的时候,脑袋却是晕乎乎的,随即便不省人事了,正要摔下去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怀抱围住她,将她抱上了马车。除了那卑鄙的即墨箫还有谁,这时即墨箫笑得花枝乱颤。

“小莲,让马车去缥缈阁。”即墨箫吩咐道,一旁的咸猪手也未停下,抚摸着宋依涵那光洁清丽的脸庞。

“你说,要是我的好大哥知道你成了我的人,他会不会被气得吐血啊?”即墨箫阴险地喃喃自语,他肯定不会要你了吧?不错,他让小莲给宋依涵的茶里加了少量的迷情粉,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春药。本来打算在她药效发作时,找几个混混做做戏的。到时候让他的母亲三姨娘以偶遇的名义让即墨笙看到这一幕,之后的事,自然水到渠成地破坏了即墨笙和宋依涵,又帮到了杨惠蓉。简直是完美至极啊!

不过,当他看到宋依涵那美丽的容颜时,他突然改变主意了。因此就在她酒里下了迷药,看她那个单纯的样子,肯定没有防备。既然美人在侧,他又何必错过这个机会呢?而且,只要是属于即墨笙的东西,他都喜欢毁掉,也许,他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即墨笙生不如死。

另一边宋家的人却是心急如焚,本来宋烨答应了宋依涵帮她瞒着的,但天黑了也不见她回来。宋烨小小的身子也紧张起来,干脆就说了实话。

“哥哥,还没有找到吗?”宋烨稚嫩的开口,姐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怯生生的感觉又让人不忍心责怪他。

“爹,娘,还有一个地方我们没有找,小涵,有可能就在那里。”宋霄一脸严肃,语气里却又不乏担忧。我现在就去找她,你们先别自乱阵脚,等我的消息。

西北师军队里,即墨笙刚处理完事情,正准备回家。却迎来了宋霄怒气冲冲的模样,接着就是给他一拳头。此时已是夜晚,尽管看不清东西,但即墨笙那吃痛的表情却没逃过宋霄的眼睛。

宋霄抓着他的领口,怒吼道:“说!你把我妹妹弄到哪去了?”今天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即墨笙愣愣的表情,完全不明所以。

“你把话说清楚!”即墨笙淡漠的脸色终于有了裂痕,你的意思是丫头她不见了?

“别跟我装蒜!你傍晚时分不是派人送了个破簪子给小涵吗?还留了一句话,那时候她就出去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宋霄瞪着即墨笙,还不赶紧把我妹妹交出来!

“不是我,我下午一直在军队,从没有出去过。”即墨笙沉思着,宋霄看着他那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遭了!我们赶紧去找人!”即墨笙恍然明白了,拉着宋霄闪身而出。

缥缈阁内,即墨箫将昏迷的宋依涵放在床上,一脸变态的笑容望着宋依涵那迷人的样子,不禁一阵心猿意马,正准备欺身而上。门突然被掀开了,一股摄人的气息飞来一把小刀,不偏不倚正好扎伤了即墨箫的手腕。

“啊……啊”即墨箫痛得直叫,抓着手腕跪倒在地。大哥饶命啊,我……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再也不敢了!

即墨笙一身黑色军装,似乎要与这夜色融为一体。摄人的嗓音传来“她,是你动得起的吗?”若再有下次,我就直接送你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做大哥的不念手足之情!

“是,是!”即墨箫不甘地回答道。望着即墨笙抱着宋依涵的背影,眼神怨毒无比。

“丫头,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照顾好你!”即墨笙一脸懊恼,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否则我无法原谅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